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三章劍光魔火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三章 劍光魔火

    “前輩,誤會,都是誤會,就算借我們幾個膽,晚輩又哪敢冒犯虎威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前輩,還請手下留情,不管提出什麼要求,晚輩都一定答應。”那宿儒見師兄都跪下來了,哪還敢強硬,也是一副奴顏媚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哼!”林軒見了此景,略略感到有些意外,雖說仙道艱難,除了實力,想要化險為夷,也需要能屈能伸的油滑心理。

    可對方修為不低,居然能一見不對,就毫不猶豫的奴顏屈膝,這份臉皮,倒也令人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套,在自己麵前是行不通地。

    越是這種能夠忍辱負重的敵人,越可怕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又豈會為自己留下後患?

    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,林軒抬手一招。

    從他的衣袖麵,飛出大片的光霞,滴溜溜一轉,風雲雷動,演化出數十道青蒙蒙的劍光。

    破空之聲連成一線,不絕於耳邊,聲勢浩大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兩個儒門的修仙者臉『色』狂變,這威風,這氣勢,他們甚至興不起一絲反抗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那少年舉子一聲大叫,有如鬼哭狼嚎,化為一道白『色』的遁光,激『射』像天邊的方向。

    宿儒的表情也難看到了極點,然而他的反應要稍慢一拍,想要逃走,劍光卻已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恐懼猶如『潮』水一般的襲來,麵對元嬰期老怪,他明知絕無幸理,但又那肯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伸出手來,狠狠的在後腦一拍,一道耀目的紅光,從口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與身前的紅光連在一起,卻是長短不一的兩柄子母飛劍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宿儒衝著法寶一點指,同時口中噴出一口精血,在他秘法的一催之下,兩柄飛劍合二為一,化為了一蛇身虎首的怪物,口中噴著紅『色』的血霧,向著林軒衝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師兄快走,日後為我報仇!”

    這人倒也悍勇,眼見自己已經走不了,就想要為同伴爭取時間了。

    可惜是徒勞!

    若在數年之前,他雖然不是林軒的對手,但抵擋一二還是做得到,然而如今的林軒,魔嬰已然大成,就神通來說,並不比普通的元嬰期老怪物遜『色』,豈是他一個小小的凝丹期修士可以抵擋?

    螳臂當車是最好的形容,那青『色』的劍光與虎首蛇身的怪物撞上……

    靈芒大放,爆裂聲如驚雷一般狂響,虎首蛇身的怪物非同小可,然而在這劍光麵前卻有如紙糊,幾乎是一個那就被打回原形了。

    宿儒大驚失『色』,忙伸手入懷,想要掏出別的寶貝,可劍光已然及體,護罩被輕易撕裂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夾雜著他的驚呼,被劍光絞成了漫天血霧,林軒抬手放出了一個火球,這位浩然宗的高手做夢也不曾想到,自己的下場,會與剛剛滅殺掉的馬天鳴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天道循環,報應不爽。

    而這片刻的功夫,那少年舉子居然已經激『射』出了數之遙。

    以他的神識,自然也知道後麵發生了什麼事,心中驚怒交集,但更多的是畏懼。

    怎麼會這樣?

    難道剛才看見的異常,並非對方在修煉詭異魔功,而是凝結元嬰的天象?

    可不對啊,與書上描述的完全不同,究竟是哪出錯?

    此人乃是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,而且頗有心計,總覺得這件事情另有隱秘!

    他倒也心思細膩,即使在這種危難時期,也很快發現了疑點,敵人確實強大無比,但與自己以前所見到的元嬰期老怪,卻又略有差別,隻是差別究竟在哪,他又說不清,道不明……

    心中充滿了疑『惑』與恐懼,不管如何,對方絕非自己可以力敵。

    想到這,他張開口,噴出了一團精氣。

    那精氣並非靈力所聚,而是儒門修仙者所獨有的浩然之氣。

    用一點少一點,此物對他們而言,重要『性』自不待言。

    隨後又一掐訣,渾身靈光耀眼,與浩然之氣混在一起,遁速翻了一翻。

    遠處,林軒眯了眯眼,他並沒有動身去追,但對方跑得再快,又哪能夠掏出他神識的感應範圍。

    “還不錯,就試一試我這新修煉出的碧幻幽火。”

    林軒冷冷的笑著,抬起手來,輕輕一翻,一團雞蛋大小的碧綠火焰在他的掌心中出現。

    那顏『色』清幽至極,自從將火魅煉化以後,林軒還來不及試驗牠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手腕一抖,那火焰頓時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,如長鯨取水一般,追像了少年舉子的後麵。

    速度迅疾,言語實不足以描述其萬一。

    那年輕舉子的臉『色』難看無比,心中更是閃過一絲絕望的情緒,原本他對自己的遁速信心十足,可對方魔火的速度更是詭異難測……難道今天真的是在劫難逃麼?

    一咬牙,他伸指向上一點,那盤旋於頭頂的書卷頓時變大擋在了後麵。

    這人倒也果決,明知道這麼做無異於飲鴆止渴,但居然將本命法寶也舍得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也不知道究竟是讚賞還是嘲諷,經由他神念的『操』控,那碧幻幽火一閃,化為了一支尺許長的羽箭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書卷紅光一閃,碎裂聲傳來,在牠上麵,多出了一指頭大的小孔,羽箭穿過防禦以後,呼的一下重新還原魔炎,此時他離目標已然不遠。

    少年舉子臉『色』煞白,這書卷雖不能說是頂尖法寶,但在自己的體內,已培養了數百年,神通也是非同小可,論防禦力足以讓一般修士咋舌,居然這麼輕易就被毀掉了。

    尤其可怕的是,對方一件法寶未出,僅僅是隨手用法力凝出的劍光與魔火,就將自己『逼』到了絕路,這份神通,便是門內的太上長老,也未必有的。

    心中的驚駭無法形容,時事比人強,看來想要逃掉已是奢望。

    一咬牙,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決絕之『色』,眼眸深出,隱隱還有瘋狂。

    轟的一下,竟然選擇了自爆。

    血雨漫天,可在無盡的紅『色』麵,卻有一絲黃芒。

    很淡,若非林軒此刻的神識,已經超過了元嬰初期的修士,恐怕還不會發覺,他眉頭一挑,眼中閃過一絲疑『惑』,卻毫不猶豫的催動神念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13:59:36  ExecTime:0.4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