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六百二十一章血色
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一章 血『色』

    “說。”林軒眯了眯眼,表情平淡。

    馬天鳴一見,自然不敢再拐彎抹角的耽擱時間,雙膝微曲,已然跪了下去:“不瞞前輩,晚輩最近修行,實是遇到了瓶頸,難有寸進,還望前輩指點『迷』津。”

    林軒聽了,不置可否,而馬天鳴也沒有再開口多說什麼,隻是臉上的表情充滿了熱切與懇求。

    心中忐忑自不必說,如今他的修為已到了築基初期的頂峰,別看距離中期隻有一步之遙,但這中間的差距可就有天淵之別了。

    運氣好,或許用不了幾天就能突破,但更大的可能是,在這個瓶頸上被耽擱數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仙道本就艱難,而自己的資質,實在說不上好。

    馬天鳴也是彷徨無計,才想到了求助於這位前輩的法子。

    畢竟對方可是凝丹後期修士,又身份尊崇,懷有大神通,隻要肯出手,這件事情,不過舉手之勞。

    林軒看著滿臉惶恐的馬大少,神『色』依舊淡淡的,伸出手來,在儲物袋上一拍,一道白光從麵飛了出來,是一豌豆大小的『藥』丸。

    “給你。”

    馬天鳴愣愣的接過,不敢多說,但臉上的表情,卻『露』出一縷疑『惑』: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一股香甜從那丹『藥』上飄散了出來,鑽入鼻端,馬天鳴的表情頓時變得狂喜起來:“這……這是上品築基丹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你的資質雖然一般,但有此物相助,突破進入中期應該不難。”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謝前輩成全。”

    馬天鳴翻身就拜,築基丹雖然不算什麼,但上品的卻遠非自己所能接觸,傳說功效逆天,自己修為大漲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此人欣喜之下,馬屁聲不絕於耳,直到林軒微『露』不豫之『色』,才非常聰明的施禮告辭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今天怎麼這麼大方?”

    馬天鳴離開以後,銀鈴般的笑聲傳入耳朵,月兒已飛出了衣袖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胡說什麼,難道少爺我以前很吝嗇,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,既然接受了對方的禮物,自然要出手相助。”林軒不以為然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可我總覺得與少爺以往的作風不同,您明明喜歡低調,何必為一株萬年靈草就拿出寶貴的丹『藥』,若是中品的倒也罷了,可上品丹非同凡響,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覬覦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“過去我修為尚淺,做事情自然要事事小心,如今魔嬰已然成型,雖不能說從此高枕無憂,但也不需要再如履薄冰,戰戰兢兢。”

    “此話聽來有理,但是……”月兒還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妳放心,我心中有數,雖然如今已能力敵元嬰期的老怪物,但並不會就此張揚的,之所以會給出上品丹『藥』,是因為對方進獻的也不是普通的靈草。”林軒掂了掂手中的玉盒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神秘的道。

    “少爺你莫非在開玩笑,這明明就是普通的萬年人參,我怎麼沒有看出來有何蹊蹺?”

    “月兒,妳錯了,此物並不是人參,要寶貴得多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眉頭突然一挑,臉『色』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?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距離這約數十的某無名孤峰。

    此山高約千丈,靈氣充足,山勢也較為平緩,放眼望去,鬱鬱蔥蔥的一片,蒼天古樹之間,隱約可見不少亭台樓閣,正是馬家的總壇。

    自從有了林軒這座靠山,馬家的勢力膨脹很快,雖然新近入門的,大多是低階弟子,但這附近的人氣,也漸漸的旺了起來。

    山峰之上,開辟了不少簡陋但實用的洞府,修士們正在麵打坐,為提高實力拚命的努力著。

    馬峴是其中一個,他今年已快三十了,從五歲開始修仙,如今已二十餘載,雖然還在靈動中期徘徊,但他從不氣餒,隻要自己努力,總有一天會成功築基。

    仙道艱難,上至元嬰老怪,下至靈動期菜鳥,不論修為高低,每個人總用自己的方法進行著努力。

    最近的修行還算順利,馬峴做了一次大周天循環,正想稍事休息,突然表情一僵,兩股可怕的靈壓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令人驚悚的感覺,他的身體甚至不能動彈,便是家主也遠遠不及,難道竟有凝丹期修士來到了這?

    可那位李長老明明僅形單影隻,這可怕的靈壓卻來自兩個不同的個體。

    馬峴心中疑『惑』,同時又有一種莫名不安的感覺,正想要出去看看,一道紅光突然從外麵飛『射』而來。

    速度極快,更是耀眼到了極點,他來不及有絲毫反應,就覺頸部一涼,頭顱已經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這種情形,並不是個例,整個馬家總壇,籠罩在一片腥風血雨,無數低階修士,甚至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,就已身首分離。

    馬老兒的表情更是難看無比,此時他的麵前站著一二十餘歲的儒袍修士,意態閑散,然而馬老兒的眼睛卻要冒出火來。

    “我馬家與閣下無冤無仇,你為何要下毒手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浩然宗的兩位長老之一,聞言笑而不語,可他的笑容麵,也包含有無盡的寒氣。

    “閣下這麼做,難道不怕引起旋崆島兩大勢力的戰火?”

    儒袍修士依舊沒有什麼表示,卻抬起手來,輕輕一指,一道刺目的紅『色』光華從他的衣袖飛掠而出,馬老兒大驚失『色』,他雖然心中憤怒,但也知道對方凝丹期頂峰的修為絕不是自己可以力敵。

    為今之計,隻有去那山穀,像李長老求助。

    這個想法固然沒錯,然而卻已來不及實現了,眼見紅芒到了身前,他張開口,噴出一麵小小的盾牌,想要抵擋一二。

    可刺啦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那盾牌有如紙糊,被劈為了兩半,可憐馬老兒身為一家之主,依然沒有逃脫隕落,連屍體也被對方化為灰燼了。

    “師兄,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過?”光華閃過,宿儒也來到身前了。

    “哼,量小非君子,無毒不丈夫,若不將馬家滅門,我們就算殺了那魔幽門的長老,身份也同樣會暴『露』,那樣會為宗派引來麻煩,所以滅殺此人之前,自然要先將雜魚清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1 10:55:12  ExecTime:0.4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