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六章修煉魔嬰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六章 修煉魔嬰

    “什麼,少爺,真的假的?”月兒瞪大了美眸,須知在修仙界,境界的差距幾乎不可逾越,林軒能屢屢從元嬰期老怪手逃脫,多半還是有運氣的因數,若論真實實力,他自然要稍遜一籌。

    當然,如今有符寶在手,那可是離合期修士遺留下來的,憑著此物,林軒倒也不懼元嬰期老怪物,但符寶威能雖然非小,可麵的靈力用了卻無法補充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總有耗盡的一刻,那時候,自己碰見元嬰期老怪物,豈不是又隻有落荒而逃?

    林軒自然不願這樣,可短期結嬰,又沒有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隻有等天塵丹煉製成功,再配上孔雀仙子在自己體內留下的本命靈光,把握才有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俗話說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林軒自然不在乎多等上這一時三刻。

    當然,這段時間,他也不會閑著。

    見林軒聽了自己的話,不僅沒有回答,反而在那兒定定的發呆,月兒有些不滿,噘起了嘴巴:“少爺,你怎麼不理人家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林軒這才回過神來,見了小丫頭的神情,眼神中閃過一絲寵溺:“月兒,妳是否還記得我們在淪陷區的一番奇遇?”

    “淪陷區?”月兒秀眉微皺,數著指頭開始思索:“那時候發生的事情也很多,就不知道少爺是指哪一件了?”

    “還有什麼,當然是有關血魔尊者。”林軒不以為然的提醒說。

    “血魔?”月兒眼中閃過一絲厭惡,想起了在靈『藥』山分壇發生的諸多糾葛,可還是不明白少爺所指是什麼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『迷』糊丫頭。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笑容,話已至此,他也就不再賣關子:“還記得我們宰的那兩個欺師滅祖,與血魔勾結的凝丹期長老麼?”

    月兒到底不是胸大無腦的女孩,聽到這,心中已經了然,眼中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:“少爺,你想要修煉魔嬰訣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這魔嬰訣可是上古秘法,修煉以後,雖不能真正結嬰,卻可以在體內培育出一個與元嬰類似的魔嬰來。

    “可是少爺,魔嬰的神通雖然非小,遠在凝丹期修士之上,但與真正的元嬰期老怪相比,還是相形見濁。”月兒想到了此功法的漏洞,臉上的興奮也漸漸斂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這一層林軒也已想到:“那又有什麼關係,魔嬰確實無法和真正的元嬰相比,但少爺我又豈是普通的修士,隻要一旦培育成功,憑借著九天明月環與碧幻幽火,不靠符寶我也能與那些老怪物平分秋『色』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月兒點了點頭,對於林軒的本事,她是一清二楚,倒不覺得有誇大什麼。

    “可那魔嬰訣真的可靠麼,畢竟是另辟蹊徑的方法,中間可不要出什麼差錯。”月兒又有點擔心的說。

    “放心,真偽我還是辨識得出,雖然修煉的時候,是有一些凶險,但少爺我還應付得過來,何況就算是道家神功,難道就沒可能走火入魔,修仙冒一冒風險,那是再正常不過。”林軒不以為然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婢祝少爺早日馬到功成,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月兒離開以後,林軒左手一翻,從懷中取出了一枚玉筒簡,當初滅殺了周冕,曾對他的夫人施以搜魂之術,隨後將魔嬰訣的修煉之法,全部刻入了玉筒簡中,此刻林軒自然是將神識沉入,逐字逐句的開始研讀。

    當初得到這秘法魔功,林軒僅僅是大略看了一看,如今想要修煉,當然要好好的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直到太陽落山,林軒才重新抬起頭來,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,他也不過將此功法讀完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不過沒有關係,如今有的就是時間。

    林軒雖然在月兒麵前表現得信心十足,但以他的『性』格,又豈會『毛』『毛』躁躁的開始修煉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天知道當初血魔尊者給周冕夫『婦』的修煉之法有沒有問題,畢竟那老魔可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覺,半個月過去,林軒放下手中的玉筒簡,鬆了口氣,這些時日以來,他逐字逐句的推敲,此功法簡直令人拍案叫絕,並沒有什麼大的隱患。

    於是這天,林軒打坐了半個時辰,將精氣神一番調整,就開始了修煉。

    雙手各掐了一道法訣,施展內視之法,將神識沉入到了丹田麵。

    那是人體的氣海,如鴻蒙宇宙,無邊無際,隻有一絲絲的青『色』氣體,此為林軒苦修多年的法力。

    而在丹田中心,有無數的藍『色』光點,緩緩旋轉,美麗猶如星海,在星海上方,則是一個金『色』的珠子十分紮眼,那就是修士的金丹。

    林軒先做了一次大周天循環,發現渾身的經脈沒有絲毫不暢,隨後才開始修煉起魔嬰訣來。

    當初周冕夫『婦』修煉此功,需要血魔為他們灌注魔氣,但林軒的情況卻又不同,他可是身兼正魔之長的,心念一動,魔氣翻湧,無數的黑霧源源而出,將他包裹,而且那些黑霧與眾不同,如有實質一般,從表麵上看,就像是一個黑『色』的蠶繭。

    這種秘法的修煉,從表麵上,也看不出什麼,而且花費的時日極多,林軒早已辟穀,這樣一動不動的打坐,就是兩年之久。

    中途月兒也來看過幾次,並沒有絲毫不妥,於是也就漸漸的放下心來了。

    然而這天,那黑『色』的魔繭一陣翻湧,竟然冰消瓦解,破裂了開來,與兩年前相比,林軒似乎沒有什麼不同,隻不過眉宇之間,多出了一豆大的黑點,臉上的表情也顯得十分痛苦,此時此刻,魔嬰訣的修煉正到了緊要之處。

    真正的修士元嬰,乃是由金丹變化而成,不過這魔嬰訣卻另辟蹊徑,要先將金丹分離出一部分,隨後再將其轉化成魔嬰。

    然而這個過程說起來簡單,真正做的時候卻是萬般為難,就說這金丹分離,一個不好,就有可能前功盡棄,落個丹碎人亡的下場。

    當初周冕夫『婦』是有血魔老祖使用秘術相助,然而林軒現在,則隻能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1:54:12  ExecTime:0.5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