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六百一十章黃山


    第六百一十章 黃山

    白袍儒生似乎也感應到什麼,緩緩的睜開雙眸,看了看那精鐵鑄成的小獸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邪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拍了拍手,片刻後,一個高大的人影走進了洞府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赫發老者,生著大大的鷹鉤鼻,卻眼小如豆,看上去容貌頗為凶惡。

    “參見門主。”

    “王師弟,不必多禮,你看這十二本命獸,有一個已經找到了寄主,看來我們這個計劃是可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本門長老之位相誘,還怕那些凝丹期修士不趨之若鶩,何況拍賣過程之中,還能為本門賺取了大量晶石,師兄這一石二鳥之計,高明至極。”赫發老者的臉上滿是佩服,此人的修為也非同小可,同樣是一元嬰期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師弟謬讚了,為兄這麼做也是不得已,總不能拿本門弟子祭旗,不過當初拍賣會傳來消息,是渾圓那老怪物買下了令符,倒真的令我擔了不少心事,這本命獸雖然神奇,可沒有本事將元嬰期修士的魂魄也攝取,差點壞了大事,隻是後來怎麼又落在了一凝丹期修士的手?”

    “此事確實有些詭異,應該是渾圓將令符送給了子侄,隻是師兄,這樣一來,會不會留下後患,雖說要等十二塊令符全部認主以後,這本命獸才會發揮作用,可將那些修士的魂魄攝取,渾圓老祖會不會找上門來,我聽說他可是非常的護短。”

    “師弟多慮,渾圓雖然也達到了元嬰期,畢竟隻是孤家寡人而已,難道還敢與我魔幽門過不去,何況這件事情我們準備了幾十年,用本命獸收取十二位凝丹期修士的魂魄,也僅僅是其中一環,想要執行這個計劃,至少還需要七八年的光景,有什麼可擔心?”中年儒生抖了抖衣衫,胸有成竹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師兄說的是。”赫發老者眼珠一轉:“那我就安排屬下將剩下的十一塊令符也拿去拍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軒自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是一塊燙手山芋,隻是發作還需要時間而已,此刻他已成功對令符進行了認主,並將神識沉入其中。

    片刻後,林軒抬起頭。

    這令符之中,刻有魔幽門的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做為旋崆島兩大勢力之一,該派確實有著足以自豪的實力,共有三位元嬰修士,且門主已達到了中期。

    與幽州的情形相同,這種強大的門派自然有不少小宗門與家族依附,共同構成了統治該島魔道的參天大樹。

    雖然名義上已是魔幽門長老,但林軒可沒有心情去總壇摻和什麼,畢竟得到此身份的過程也太詭異了,雖然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看出什麼不妥,但以林軒小心謹慎的『性』格,自然是要提防一二了。

    閉上眼睛,將看來的消息在腦海一一梳理,片刻後,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似乎已胸有成竹,化為一道遁光,飛向東北的方向。

    元天城是位於旋崆島東部的一座大城,交通便利,頗為富庶,在此城居住的凡人不下三四十萬之多。

    在此城以西,有一座大山綿延迤邐,麵多飛禽異獸,起初,不少人獵戶慕名而至,然而凡是進入此山的人,十有八九不見回轉,少數幸運的家夥,也是一臉後怕之『色』,說這麵的猛獸與其他地方大不相同,會吞雲吐霧,蹈水弄火,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普通的凡人能夠對付,久而久之,再沒有人敢踏足此地。

    好在隻要不進入深山,麵的怪獸也不曾出來,歲月慢慢流逝,也算相安無事。

    不過此處倒是常常看見神跡,一些仙風道骨的高人禦風而行,甚至施展出讓天地變『色』的大神通。

    於是陸地神仙之說,漸漸在這流傳開來。

    其實這一界哪有真正的神仙,那些玄而又玄的傳說不過是偶爾路過此地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因為這座大山綿延的地方有一頗為不凡的靈脈,被一姓馬的修仙家族占據,並開枝散葉了起來。

    說起這馬家,其實隻是修仙界的底層而已,整個家族的修士,也不過百餘人的樣子,原本這座黃山的靈脈頗為不凡,還有一小小的晶礦資源,不少勢力比他們強大的宗派家族都眼紅,絕輪不到他們享用。

    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,心懷不軌者頗多,卻從沒有人敢持強搶奪,究其原因,卻與馬家家主頗有幾分關係。

    此人是一築基後期修士,靈根資質平常以極,然而卻有一美貌如花的閨女,而魔幽門之主雖是一代梟雄,無奈其子卻貪花好『色』,於是馬老兒將其閨女敬獻給了少門主,並成為其最寵愛的姬妾之一。

    有了這層關係,其他宗門家族雖然眼紅,卻也隻能狂吞唾沫,畢竟他們都要仰仗魔幽門鼻息的。

    然而靠女子維持家族的繁榮,畢竟不是什麼長久之策,最近馬老兒就愁眉不展了。

    “天鳴,張家真的也敬獻了一位美貌女子給少主,並且能與你姐姐爭寵?”馬家的正殿之中,一坐一站著兩名修士,坐著那人大約五十餘歲年紀,身材矮胖,看上去就像一員外富家翁,此人正是馬家之主。

    “是的,爹爹,姐姐雖然沒有失寵,但也隻能與那張家妖精平分秋『色』,少主已經放出話來,不管我們兩家的爭鬥了。”站立那人要年輕得多,容貌還算英俊,身穿一件土黃『色』的袍子,同樣愁眉不展的說。

    “這可如何,沒有了少主支持,我們根本就不可能與張家分庭抗禮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要不然……”馬天鳴猶豫了一下,終於的開口了:“我們既然都不過張家,幹脆就放他們進來,這靈脈頗為寬廣,足可以容我們兩家並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好輕鬆,所謂一山不容二虎,張家勢力遠比我們強大得多,你以為他會容許我們在這兒生存下去麼?”馬老兒搖了搖頭,兒子想得太輕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相對無語,正彷徨無助之際,一道傳音符飛進了屋,馬老兒看了,表情瞬間變得古怪以極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2:06:36  ExecTime:0.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