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六百零九章靈龍之氣


    第六百零九章 靈龍之氣

    “前輩快人快語,晚輩自然願意割愛,隻是不知道老祖準備用什麼東西交換?”

    聽林軒這樣一說,渾圓老祖臉上『露』出喜『色』:“,道友通情達理,放心,本祖師豈會占你便宜?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伸出手來,掌心一翻,一塊藍幽幽的令牌頓時從衣袖中滑落出來。

    林軒目光一凝,神『色』間『露』出幾分詫異:“前輩,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剛才在拍賣會之時,我觀道友對魔幽門的令符十分屬意,故將其拍賣下來,與你交換靈木,不知道道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軒無語了,這老怪物在拍賣會中的奇異舉動,原來是為了這個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萬年靈木固然非同小可,但此令符價值三十萬晶石之巨,兩者倒也勉強可以相抵。

    見林軒低頭思索,渾圓老祖也不催促,臉上毫無不耐之『色』,就這麼笑意盈盈的在一旁站著。

    若換一個人,林軒自然不會輕易鬆口,怎麼,也要敲詐一番才幹休。

    但聰明人做事,自然懂得審時度勢,眼前乃是元嬰期老怪,林軒又豈會傻傻的節外生枝?

    貪心容易招來禍事,林軒深明見好就收的道理,反正這個交易自己並沒有吃虧,既然如此,也就順水推舟的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“老祖一番好意,晚輩豈有不從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,道友果然快人快語,本老祖朋友不多,今後算你一個。”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笑容,自然不會將對方這話放在心中,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一道白光飛掠出來,落下以後,卻是一尺許大的玉盒。

    林軒將其拋給渾圓老祖,老怪物也是很上道的人物,同樣將令符遞到了林軒的手中。

    二人檢視無誤,嘴角邊各自『露』出滿意的笑容,也算是皆大歡喜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若無要事,晚輩告辭。”

    “,道友請便就是,老夫不遠送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抱拳行了一禮,化為一道青芒在天邊消失。

    望著他的背影漸漸遠去,渾圓老祖的臉『色』的笑容也隨之收斂,突然回過頭,一聲厲喝:“什麼人在一旁鬼鬼祟祟的,給我滾出來!”

    此人外號笑麵虎,可一旦發怒,臉『色』猙獰,看上去也著實讓人心驚。

    “,渾圓老弟何必動怒,在下不過是適逢其會罷了,難道你要與我這老朋友翻臉動手?”

    半空之中傳來一聲長笑,靈光閃爍,不遠處的大石出現了一位高瘦老者,此人身穿道袍,看上去頗有幾分仙風道骨,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可以判斷出,這又是一位元嬰期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灰鶴道友。”渾圓老祖怒容斂去,拱手為禮,然而眼眸深處,卻有一絲精芒閃過。

    灰鶴上人,同樣是散修出生,平日行事亦正亦邪,然而在這附近的一片雲海,卻享有好大的盛名,因為他同樣是一位元嬰期的老怪,此人與笑麵虎渾圓老祖,倒也有著不小的交情。

    “在下有事路過此地,並不是有意偷窺道友與人交易,隻是區區一凝丹期小子,道友何必如此大費周折,他既有萬年靈木,搶過來不就行了?”灰鶴上人拱手還禮,語氣之中卻透『露』出十分的好奇,他與渾圓老祖認識也有百年的光景,別看此人笑容可掬,心腸之毒根本就不在魔道巨梟之下。

    而修仙界根本不會講禮義廉恥,殺人搶寶不過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,他雖然沒有見到拍賣會時的光景,但渾圓老祖以元嬰期修士之尊,卻這樣善待一凝丹期修士,顯然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難道那小子竟有什麼不得了的背景?

    可李耀天之名陌生得緊,七星島雲海之中,更沒有聽說哪個大勢力有這麼一位少主?

    看見灰鶴上人滿腹疑竇,渾圓老祖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:“,道友就不必『亂』猜了,那小子的身世來曆,在下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老怪物,你不願說也就算了,何必用這等謊言來誆騙老友,不知道那小子的身世來曆,你會對區區一凝丹期修士如此客氣?”灰鶴上人一拂衣袖,臉上現出怫然不悅的表情來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還是如此『性』急,我騙你有何意義?”渾圓老祖依舊是憨態可掬:“我確實不知道此人的來曆,但你應該清楚,除了木屬『性』功法以外,我還精通卦術。”

    卦術?

    灰鶴上人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了。

    所謂卦術,也就是替人算命,以此為職業的人,世俗界就有,然而大多都是騙取錢財罷了。

    渾圓老祖人品並不如何,但身為元嬰期老怪物,自然不能與那些騙子一概而論的,他所說的卦術,乃是修仙百藝之一,簡單的說,就是預測未來,看破天機……說起來有些玄而又玄,但修道本就是逆天,像他們這種修為的人,神通已不啻於陸地神仙,有這樣的本領,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然而卦術聽起來雖然拉風,願意修行的卻沒有幾個,一來是太深奧了,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鑽研,二來天機這種東西,本來就虛無縹緲,就算是精通此藝的大師,預測的結果也是大部分出錯,修仙最注重的還是境界與神通,這種雜學自然沒有幾人會看重,簡單的說,棄之可惜,拾之無用,根本就與雞肋差不多。

    灰鶴上人的表情卻變得凝重:“難道你替剛才那小子算過卦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,原本我僅僅是一時好奇,凝丹期修士卻擁有萬年靈木這種東西,於是卜了一卦,你猜我看見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有話就明說。”灰鶴上人有點不耐煩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他身上看見了靈龍之氣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靈龍之氣?”灰鶴上人身體一顫,臉上『露』出震驚加羨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可明白老夫,為何對此子如此看中?”混元老祖淡淡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錯,古老相傳,靈龍之氣貴不可言,身上有此天兆之人,極有可能衝破元嬰期,甚至度過三九小天劫,飛升靈界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到了,這七星島雲海廣袤無邊,據說在某處不為人知的荒島,就隱居著離合期的高人,隻不過沒有把握度過天劫,故而依舊滯留在我們這一界,這小子福緣之深厚,還超過了那些前輩,你說我會去做與其為敵的蠢事麼?”渾圓老祖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話是不錯,可這卦術本就詭異難測,道友又有何把握自己一定算得準呢?”沉默良久,灰鶴上人突然有些詭異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,老夫也沒說過我一定算得準,但錯了又如何,我付出晶石,拿到寶物,這交易可是半點虧也沒有吃,這種事情,本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灰鶴上人模了『摸』胡須,深以為是,別看元嬰期老怪平時一個個扯高氣昂,囂張無比,其實同樣是欺軟怕惡的東西,所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活到了幾百歲,哪一個不是『奸』猾無比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何況還有一件事情,兩個老怪物都心知肚明,剛才交易的時候,林軒麵對一位元嬰期修士,卻沒有『露』出半分畏懼,光是這份沉穩,這份氣度,就已經很耐人尋味了。

    若換一個凝丹期修仙者,不嚇得渾身發抖,就很不錯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渾圓老祖是算過卦的,那這份信心是從何而來,就很值得推敲了。

    總而言之,那小子雖然僅僅是凝丹期修士,但絕對招惹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兩個老怪物在這交談的時候,林軒早已飛出了百之遠,今天的事情,他也很意外,猶如做夢一般,那笑麵虎為何對自己如此和善?

    想了半天依舊沒有半點頭緒,林軒也就不再浪費無謂的時間。

    現在他遁光一緩,在某處荒涼的小山上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管對方是否意圖不軌,這已經出了他神識籠罩的範圍,林軒也就不再擔心什麼。

    左手一翻,那藍幽幽的令牌被取了出來,林軒先仔細查看,確定此物沒有被做下手腳,這才將神識沉入麵。

    結果卻被反彈了回來……

    林軒一怔,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,嘴角邊反而『露』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屈指微彈,嗤嗤嗤幾道劍氣激『射』出來,在地上刻畫下了一個簡易的法陣,林軒又從儲物袋中取出晶石材料,將其布好。

    一道法訣打上,此陣法頓時開始運轉,一團白光將他包裹在麵,隨後林軒才不慌不忙的在小拇指上一劃,一滴鮮血沒入到了令牌之中,完成了認主。

    林軒不知道的是,與此同時,遠在萬之遙的某處大山,那兒景物雖然秀美異常,整座山卻隱隱有魔氣縈繞。

    霧蒼山,這兒正是魔幽門的總壇。

    在某個靈氣最為充足的地點,有一座寬闊異常的洞府,洞府的練功室中,一白袍儒生盤膝而坐。

    此人看上去也不過三十出頭罷了,文質彬彬,儀態瀟灑,然而眼角的魚尾紋卻出賣了他的真實年紀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魔幽門主,一元嬰中期的老怪物,看他的情形,似乎正在吐息打坐。

    在他的麵前,有一座高台,高台上擺著十二座精鐵鑄成的小獸,在林軒讓令牌認主的一那,其中一座小獸的眼睛突然亮了……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2 08:54:27  ExecTime:0.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