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七十六章符寶


    第五百七十六章 符寶

    此女說走就走,留下屍嬰滿麵愕然,表情不由得陰沉了下來,過了一會兒,牽了牽嘴角,小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冷笑:

    “哼,妳不來也好,趙某一人,同樣可以取寶,反而不用與人分享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屍嬰張開口,吐出一道灰白『色』的氣體,包裹住身軀,像前方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林軒停下了腳步,臉上滿是凝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?”

    林軒沒有開口,而是轉頭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,什麼異狀也沒有,難道真是自己多心了?

    然而不知為何,林軒心中有一種不安的感覺,說不出緣由,就像有什麼危險快要接近似的。

    俗話說,小心無大錯,但總也不能因為這虛無縹緲的感覺就半途而廢了,於是林軒一邊提高警惕,一邊繼續像前走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,林軒看著眼前的景物,深深的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此時他身處一片濃濃的霧氣之中,那霧有些粘稠,更古怪的是居然有屏蔽神識的效果,但又說不上是什麼禁製,林軒曾經幾次施展神通,想要將其驅散,但不消片刻,又重新聚攏了來。

    但這還不算什麼,畢竟一路走來,玉玄宗本就處處透著古怪,可是追了這麼久,那屍嬰依舊蹤影全無,林軒不由得開始懷疑,自己是否走錯了路?

    或者幹脆就中了那個怪物的詭計了。

    林軒眼中精芒閃爍,顯然正處於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股驚人的靈氣突然衝天而起,林軒大吃一驚,忙轉頭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看就讓他暗叫不好,想也不想,立刻化為一道遁光,向後退去,可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靈光一閃,一層黃『色』的護罩憑空出現,那護罩呈圓形,將方圓百餘丈的空間都籠罩在了麵。

    林軒表情一寒,袖袍一拂,已將飄雲落雪劍祭出,一道法訣打在上麵,此劍迎風暴漲,化為了一道藍『色』的厲芒,狠狠劈下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數尺長的劍芒,看上去聲勢非凡,然而卻有如泥入海,那護罩甚至不見一絲波瀾。

    林軒的表情變得很難看,就算是元嬰期老怪的護體靈光,也不可能硬扛自己的攻擊而毫無反應,這究竟是什麼陣法,防禦如此變態。

    然而他根本就沒有思考的時間,一團血紅『色』的光影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,那光影閃爍不已,隨後化為了一巴掌大小的符籙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眯了眯眼,此符與自己以前所見過的完全不同,不僅符紙的材質十分特殊,而上麵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更是到了驚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上麵繪製著一柄寸許長的小劍。

    這絕非五行符籙,也不是一般的特殊靈符,究竟是什麼東東?

    林軒也算見多識廣了,但也半天頭緒也無……

    正驚疑間,那符籙突然無風自燃,化為了一柄寸許長的小劍,接著此劍靈光大放。

    一柄造型古樸的仙劍出現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林軒距離牠有數十丈遠,可驚人的靈壓已讓他呼吸不暢,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滴,臉『色』慘白如紙。

    難道此物是……

    林軒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,心頭大震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東西難道是符寶?”

    “月兒,妳也想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陰魂少女點了點頭,俏臉上隱隱竟『露』出了絕望之『色』,林軒的表情也差不多,難道自己真要隕落於此麼……

    當初被鬼帝追殺,或者是落入孔雀仙子的手,林軒也不曾有這種挫敗的情緒,可當初的遭遇,與現在相比,都不值一提……

    符寶,如今的修仙界,恐怕就算是元嬰期老怪,也極少有人聽過與牠有關的傳說。

    嚴格說來,這本不是人界之物,而是離合期修士才有的特殊神通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在這一界有存留,是因為那些達到離合期的高手,因為擔心無法渡劫,而選擇滯留在這一界,並煉製了此寶。

    以化形期妖獸的皮『毛』為載體,並輔以十幾種珍稀材料,用秘法加以煉製,而製作出來的,不過是特殊的符紙。

    隨後離合期的高手,將自己本命法寶的一部分威能封印在其中。

    注意,隻能是心神相連的本命法寶,其他的寶物並不滿足要求。

    最後,再用真火在體內培養年許,一張符寶才算製作成功。

    其過程之繁複,需要材料之多,一般的離合期高手根本不會去做,無他,符寶對於他們來說,根本就沒有多大用途。

    不過對於其他修士而言,卻是無法想象的寶物,要知道,麵封印的,可是離合期修士法寶的威能哦!

    雖然無法和真正的離合期修士驅使法寶時的大神通相比,但據說,即使是品次較低的符寶,威能也不會小於元嬰初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如果有人能手持此種寶物,幾乎就變成元嬰老怪一般令人敬畏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當然,此寶的缺陷也不少,一是要凝丹期修士才能驅使,二是與符籙一樣,麵封印的威能雖多,畢竟有著限額,損耗後又不能補充,換句話說,總有用完的一刻。

    何況仙道艱難,凝丹已經不易,結嬰對大多數天才而言,也不過是奢望而已,至於離合期……根本就是想也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而願意費心勞力,煉製符寶的高人更是鳳『毛』麟角,在這一界幾乎已經絕跡,就算是有,也多半被某些宗門,或者家族,當作傳承的寶物,在祖師祠堂供奉著,若不是遇見滅門大禍,絕不會拿出來使用的。

    腦海中與符寶有關的資料一一浮現而過,林軒嘴角邊的笑容越發苦澀了。

    麵對這種傳說中的寶物,又被困在這古怪的光罩之中,自己是否還有化險為夷的機會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當林軒陷入恐怖的殺陣之時,在距此很遠的一不知名的峽穀,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一頭數丈高的石獅,猛然身形一頓,接著牠的眉心紅芒一閃,一柄尺許長的飛刀從麵激『射』出來,以此為中心,無數細紋遍布石獅的各處,轟然一聲,化為大小不一的碎石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7 11:07:42  ExecTime:0.4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