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七十一章猜測

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一章 猜測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尖耳修士翻了幾個筋鬥,但落地以後,依然立足未穩,蹬蹬蹬退後數步,才總算站住。

    吃了點小虧,好在並無大礙,這狡猾的家夥看著眼前的建築沉『吟』了起來。

    禁製,而且是無形的那種,這可有些麻煩了。

    他屈指一彈,一粒火球帶著尾焰,向著前方激『射』出來,距離大門還有半尺,空氣突然如水波般晃動起來,一下子將那粒火球反彈。

    他表情一動,接連又試了數種神通,完全沒用,尖耳修士不由得有些懊惱了起來,略一躊躇,他在儲物袋上一拍,將一精致異常的玉盒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劍幽宮失竊的那件寶物。

    將玉盒捧在手中,他的表情十分鄭重,先是打出一道漂浮術,隻見藍光狂閃,此盒徐徐浮於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接著此人一掐訣,小心翼翼的將盒蓋打開,一玉佩隨之漂浮了起來。

    約有巴掌大小,上麵藍芒閃爍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尖耳修士口中連連有詞,又是一連數道法訣打出,玉佩吸收以後,突然迎風漲大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尖耳修士衝其一點指,玉佩滴溜溜一轉之後嗡鳴不止,從其表麵彌散出無數白『色』的霧氣。

    那些霧氣聚集在一起,翻湧著,向著前方建築的大門湧去。

    奇異的事情發生了,那些霧氣居然沒有受到禁製的阻隔,輕而易舉的就穿了過去,接著大門吱呀一聲自己打開。

    就像這玉佩本來就是控製此處陣法的令牌。

    見到此幕,尖耳修士臉上現出狂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果然是玉玄宗的令符。”他招手將玉佩收回了掌中:“原先我僅僅是猜測,現在終於證實,劍幽宮主費盡心機得到此寶,做夢也不會想到反而替我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,他也不再耽擱,遁光飛進了眼前的院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邊,林軒出了那山坳以後,卻是一鋪著青石台階的小路出現在了眼簾。

    顯然已經進入玉玄宗的外門地帶。

    所謂外門,是相對於內門而言,就如同世俗的一些富貴人家,所居住的地方也分為內宅外宅,修仙宗派的情況與此相似,一些大的宗門,也有內外之分。

    那青石台階很長,蜿蜒曲折,看不到盡頭之處,林軒將神識放出,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,於是也就向前走去了。

    大半個時辰以後。

    林軒依舊在沿著台階向前走,然而表情卻顯得有些沉重,他並非什麼心軟之人,自從踏入仙道以來,更是不知道經曆過多少血雨腥風,光是直接隕落在其手中的修士就不下數百之多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路走來的景象,還是讓林軒暗暗搖頭。

    到處都是屍骨!

    就如同先前在廣場上看見的景象差不多。

    廝殺之慘烈,便是林軒,也聳然動容,一路行來,他甚至看見不少修士的屍骨糾纏在一起,從姿勢推斷,顯然是使用了某種同歸於盡的秘法。

    而且越往前走,隕落修士的水準越高,林軒甚至搜羅了不少靈『性』未失的法寶,顯然牠們的主人,最低也是凝丹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雖然與己無關,但林軒也不由得推測,在百萬年之前的上古時代,這玉玄宗內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故,可惜線索太少,讓他無從推測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會兒,一個石亭映入了眼簾,林軒表情一僵,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少爺,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月兒的聲音傳入耳朵,雖然到處都是死人屍骨,但這丫頭本來就是陰魂之體,自然不會害怕什麼。

    林軒沒有回答,而是身形一閃,下一刻已經來到了亭邊。

    隻見在亭子麵,兩名仙風道骨的修士盤膝而坐,雖然已經隕落了百萬年,可卻肌肉飽滿,容顏有若生前。

    月兒不由得瞪大了眼:“怎麼可能,這麼多年,屍身都沒有腐壞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稀奇,據我所知,一些修煉特殊功法的修士,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。”林軒淡淡解釋,人卻走到了兩名死者的身前。

    雖已死去多年,但從兩人的衣著打扮,依舊可以看出他們身前的不凡,林軒怔怔的望了幾眼,突然歎了口氣:“月兒,我想這玉玄宗並非遭遇了外敵,而是覆滅於內『亂』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妳過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軒沒有多做解釋,月兒在兩人的背後,無法看清他們的容顏,此刻聽了少爺的言語,身形飄忽,已轉到了麵前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兩人是孿生兄弟。”月兒眨了眨美目,俏臉上滿是不能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這兩人盤膝而坐,卻各自將一柄小劍『插』入到對方的身體之中,顯然是自相殘殺而亡。

    這也就罷了,畢竟林軒一路上已經看見了不少糾結在一起的屍骨,可他兩人法身保存完好,容顏卻一模一樣,這不由得讓林軒感覺到有些心寒。

    手足相殘!

    修真者雖然大都自私自利,但既是孿生兄弟,又有同門之誼,這種情況還互相施展辣手,可是十分少見。

    而林軒還注意到,兩人的衣飾雖然大體相同,但袖口處卻略有區別,左手邊之人嗅著一口栩栩如生的鼎爐,另一個則嗅著寸許長的短劍。

    顯然兄弟倆雖是同門,但卻屬於不同的派係。

    這也是林軒斷定玉玄宗覆滅於內『亂』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聽了林軒的解釋,月兒點了點頭:“少爺說得有理,不知道該門當初發生了什麼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天曉得,何況與我們又有什麼關係,也許是爭權奪利,也許是搶奪什麼寶物靈丹,總而言之,肯定是讓眾修士大為動心的東西。”林軒撇了撇嘴,不以為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倒覺得是寶物的可能『性』大一些,畢竟修仙者還是較為淡泊名利,就算有人覬覦宗主之位,也不會輕易殺得血流成河。”月兒微笑著說:“就不知道寶物最終被誰所得了,還是兩派同歸於盡,依舊遺留著。”

    林軒聽到這心中一動,這丫頭說得,也有那麼幾分可能啊!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11:13:47  ExecTime:0.4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