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五十九章苦大師
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九章 苦大師

    與此同時,距離冰火島約數十的雲海某處,方麵大耳的耿姓修士,與那身穿紅衣的妙齡女子,領著十幾名築基期弟子,正與幾頭雲獸惡鬥不止。

    除了剪刀魚,霸王魔章以外,又有幾頭等級不一的雲獸加入了戰團,這讓眾人暗暗叫苦,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好在這些人訓練有素,兩位凝丹期的長老放出各自的法寶,分別擋住了最厲害的兩頭雲獸,其餘的築基期修士,則每人手中拿著一麵藍『色』的陣旗,晃動之下,一圈圈如海浪般的波紋,以他們為中心向著四周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與此相對應的,雲獸雖然凶猛,卻不懂得配合,各自為戰,一時之間,倒也無法將眾修士的防禦攻破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『操』縱一柄尺許長的短劍,雖然並不起眼,卻靈動異常,瞅準空擋,劍上寒芒大放,突破霸王魔章的護體妖光,血花迸濺,刺入了牠的左眼。

    眼見得手,女子臉上『露』出喜不自禁的神『色』,然而很快,就轉為了駭然。

    若是人類,哪怕境界到了元嬰期,受此重創,恐怕也隻有退卻一途,然而雲獸的凶猛強悍,卻大大超出了她的意外。

    一隻眼睛被弄瞎,疼痛難忍,可這反而激發了魔章的凶『性』,八條黃桶般的觸手狂舞不止,每一次揮動,所附帶的靈壓都讓女子心悸。

    突然這家夥張開大口,一團漆黑的墨汁從麵噴『射』。

    “二妹,快躲。”

    遠處耿姓修士勃然變『色』,其實他便是不說,紅衣女子也絕沒有硬接的道理,渾身靈光閃動,已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同時一點指,將一錦帕狀的法寶祭出。

    而這是為了做萬一的考慮,此女倒也心細。

    原本她見機得快,躲過怪物的反撲應該沒有問題,可那魔章僅剩的眼睛中,卻閃過一絲戾氣。

    一股血腥的味道以牠的身體為中心向四周彌散出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嗜血術?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所謂嗜血術,顧名思義,原本是一種陰毒的魔道功法,施展此術的修士,可以在短時間內,大大提升修為。

    當然,後患也不小,不過麵對強敵的時候,絕對是一種十分有用的保命神通。

    隻要對手不是太離譜,至不濟也可以與敵人拚個魚死網破。

    不過除了人類的魔修,據說還是一些妖獸的天賦技能,而且一旦施展,提升的空間往往比魔道修士更勝一籌。

    腦海中轉過這些念頭,紅衣女子已是花容失『色』。

    三階妖獸靈智未開,然而此刻,魔章臉上卻顯出一副很人『性』化的猙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嗖嗖……

    牠的觸手一下子變細了許多,然而與之相對應,長度卻驟然暴漲,後發先至繞到了此女身後,與那口墨汁,形成了前後夾擊之勢。

    “二妹!”

    耿姓修士正與剪刀魚火拚,但也分出一縷神識注意著這邊的情景,顯然他對紅衣女子極是關心,然而雙方相距甚遠,根本就來不及出手救援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處境堪憂,然而她並沒有多少慌『亂』之『色』,雙手各劃了一個圓,隨後檀口輕啟,噴出一口精氣。

    那精氣離體以後,迅速被錦帕吸收。

    此物雖談不上珍稀,卻也還是一件不錯的護身法寶。

    立刻毫光大放,化為一麵屏障,將女子遮擋。

    墨汁噴在其上。

    錦帕上麵的靈光立刻像是遇見了克星一樣,迅速萎靡,變得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這東西居然可以汙濁我的法寶。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臉『色』大變,但此時已不是心疼寶物的時間,她咬了咬牙,身體表麵竟然冒出尺許長的紅『色』靈光,颯然化為一道驚虹,像上方逃去了,看不出此女姿『色』一般,諸般手段卻是不凡。

    可惜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魔章僅剩的右眼中閃過一絲怨毒,早已蓄勢,張口又是噴出一道墨汁。

    這回時間拿捏得極巧,女子躲無可躲,唯一的空當下方,魔章的觸手有如怪蟒一般的舞動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要在這隕落?

    女子心有不甘,然而卻沒有了應付的手段,臉白如紙,隻能閉目待死。

    千鈞一發之際,一道白光出現在了遠處的雲海,距離這還有百丈之遙,然而速度卻快得不可思議,閃了幾閃,就來到了麵前。

    後發先至,居然搶在那墨汁之前,包裹住了女子。

    隨後著墨汁噴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那層白光不過是護體靈氣而已,魔章惱恨這不速之客壞了自己的好事,想要將他一起腐蝕,可這一回,牠的神通變得不好使。

    “孽畜,居然敢在老夫麵前放肆!”

    白光中,傳來一老者的斷喝,聲音不大,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,接著驚人的靈壓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原本氣焰萬丈的魔章一下子『露』出了畏懼之『色』,發出一陣怪鳴之後就向後退縮。

    “想走,晚了!”

    從那白光之中飛出一道雲霞,一個轉折之後,驟然漲大,化為了一柄數丈長的厚背砍刀,呼嘯著向怪物當頭劈下。

    魔章自然不肯坐以待斃,將嗜血術施展到極致,從口噴出更加濃密的墨汁,那些墨汁匯集在一起,形成了一朵畝許大的黑雲,像砍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聲勢似乎不小的樣子。

    然而卻是徒勞的掙紮,砍刀勢夾勁風,那魔雲在牠麵前有如紙糊,伴隨著恐懼的嘶吼,魔章被一刀兩段,變成了屍體。

    接著砍刀一陣扭曲,化為了巨手,狠狠『插』下,在屍體中一陣翻找,取出了一顆『色』澤暗黑,拳頭大小的珠子來。

    妖丹!

    見霸王魔章被屠,其他的雲獸也不由得『露』出畏懼之『色』,牠們靈智雖然尚未開啟,卻也明白對方與自己有著太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一陣咽嗚,四散而逃,做鳥獸散。

    那白光中的人影似乎也沒有追的意思,光華收斂,顯出了一老者的容顏。

    中等身材,然而那駭人的靈壓卻表明這是一位元嬰期的老怪。

    也隻有這樣的高手才能舉手投足間就滅了一頭三階雲獸。

    然而此人的容顏卻與普通的修仙者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雖然修仙界有著駐顏奇效的功法大都適合女修,但一般說來,修為到達元嬰期,就算年紀已老,也應該童顏鶴發,精神矍鑠,看上去一派仙風道骨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老怪物卻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那張臉看上去已不知有多大的年紀,如果要用一件事物來形容,就像千年的古樹,皺紋與皺紋都重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而且雙眼無神,看上去就像要隨時倒斃在路上的那種,如果不是神光內蘊,靈氣外吐,著實不會有人相信這是一位到達元嬰期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苦……苦大師!”

    若非此人相救,紅衣女子早已魂歸地府,然而此刻,她的臉上卻絲毫看不到劫後餘生的慶幸,甚至比剛剛還要蒼白了兩分。

    嬌軀都在微微發抖,不過此女倒也玲瓏剔透,強忍著恐懼,斂衽一禮:“多謝苦大師救命之恩,小女子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耿姓男子與其他的築基期修士也遙遙行禮,不過表情都十分恐懼。

    這老怪物怎麼來了?

    難道異寶丟失不僅大小姐震怒,而且驚動了宮主,所以才派來了這老怪物?

    也難怪眾人忐忑,他們乃是七星島九大勢力之一劍幽宮的修士,宮主修為深不可測,百餘年前就已進階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宮內高手如雲,當然元嬰期的究竟有多少他們也不清楚,但這苦大師絕對是最令人忌憚的一個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說在元嬰長老中苦大師有多麼出眾,而是此人素以殘忍出名,俗話說殺人不過頭點地,可此人卻喜歡折磨對手。

    隻要落在他的手,不管你是凝丹期,築基期,還是靈動期,他都可以很沒有高人風範的一一折磨,看著對方痛苦哀嚎取樂。

    至於為何會如此,各種傳聞也很多,有的說他是天『性』涼薄,但更多也較為可信的說法是與他所修煉的功法有一定關係。

    此人是罕見的由佛入魔者。

    所謂由佛入魔者,是指他本來所修煉的,乃是佛門神通,然而因為修煉出錯,被心魔入侵,可卻罕見的沒死,反而境界暴增。

    這種情形,在修仙界十分罕見,但別羨慕,他並非是因禍得福,恰恰相反,被心魔控製以後,原先的苦大師可說已死,現在這個人,卻已『性』情大變,殘忍好殺。

    據說他原本在一個寺廟出家,一夜之間,方圓數十,不止是寺院,附近的其他門派,全都被血洗。

    修仙界雖然講究弱肉強食,但做下這種天怒人怨的事自然也免不了被追殺,但此人卻已進階成為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他原先所在的不過一三級島嶼,自然沒有高人能將他製服,反而招來的此人的血腥報複。

    可憐那座三級嶼,不止修仙者,連凡人也跟著一起遭殃,此人掀起的腥風血雨,將那變成了一片修羅鬼蜮。

    好在事有湊巧,雲海九大勢力之劍幽宮宮主恰好從此地路過,這位可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哦,施展驚人神通,這才將苦大師降伏。

    對於別人來說,一位已經入魔的元嬰期老怪自然危險無比,但以劍幽宮宮主的神通卻不放在眼,物盡其用,成為了他的一條忠狗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15:20:25  ExecTime:0.57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