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五十五章有滋有味的修煉生活
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五章 有滋有味的修煉生活

    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感興趣的表情。

    身形一閃,就像這座島嶼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驚喜的發現,此島上麵竟有一條頗為不凡的靈脈。

    於是,林軒下定決心,就在此地開辟洞府。

    雖然他修煉提升境界主要依靠『藥』石之力,但在靈氣充足的地方,還是要更加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何況此島在海圖上沒有標注,換句話說,是尚未被其他修士發現的。

    在這閉關,被打擾的可能『性』不大。

    至於那座冰火山,等以後有了時間,倒不妨前去一探。

    做下決定以後,林軒立刻就開始動手。

    首先他放出神識,將整座島嶼搜索了一遍,尋找適合開辟洞府的地點。

    此島不大,但地形卻十分複雜,當林軒重新睜開雙眸,已是成竹在胸,身上青芒一起,像小島的東部飛去。

    那兒有一座小山,僅有兩三百丈高的樣子,雖談不上瑰麗雄奇,倒也滿山碧綠。

    山腳之下,有一潭數十畝的小湖,湖水清澈透明,平滑如鏡。

    而湖岸的另一邊,則是一片小小的森林,奇花野草遍地。

    林軒的表情十分滿意,這兒不僅環境清幽,且較為隱秘,將洞府設在這,隻需要布下一些幻術禁製,就算有人無意間闖入,隻要不是精通陣法的大師,應該都不會發現自己的洞府。

    細細的做了一番評估,林軒袖袍一拂,飄雲落雪劍魚遊而出。

    林軒伸指一點,此劍微微輕顫,七八道如同匹練般的藍『色』劍光,從上麵分離出來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林軒一聲輕叱,劍光勢若驚龍,切割山石有如豆腐,不消片刻,一座寬敞舒適的洞府就初具規模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將仙劍一收,十指分彈,其他神通施展出來,石凳,石椅,還有一些必備的家具。

    林軒雖不打算在這兒常住,但三年五載還是要待的,故而洞府也要精雕細琢。

    這一忙,日頭已漸偏西,林軒總算完成了手的細活。

    “少爺,好了?”

    月兒早已出來,這丫頭聰明伶俐,可惜卻不是心靈手巧的主兒,越幫越忙,林軒隻好讓她在一旁待著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林軒搖了搖頭,隨即伸出手來,在腰間的儲物袋上一拍,幾杆陣旗出現在了掌間。

    林軒將牠們布置在洞府的周圍,利用陣盤啟動,這才表情一鬆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飛到空中,觀察自己的勞動,看了一會兒之後,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,我覺得已經不錯。”月兒有點不解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話是這麼說,但如果再有一套幻陣遮蔽就更完美了。”林軒撓了撓頭:“可惜我的陣法就隻有這麼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我記得在青葉山的仙礦之中,你曾經得過一卷《璿璣心得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:“那東西到手的時間已經不短,可惜在幽州之時,我一直東奔西走,哪有時間研究?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,幽州少爺需要分心的事情太多,很難靜下心來,不過現在,可有的是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境界穩固以後,我會研究一下璿璣心得,陣法大師不敢奢求,但至少一些簡單的布陣器具,一定要學會製作。”

    林軒說到這,抬眼看了一下身前的少女:“還有月兒妳,同樣要好好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少爺不說,我也會的,等進階元嬰期以後,我就可以重塑身體。”月兒的臉上,『露』出幾分向往與笑意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一邊說,一邊飛回了洞府。

    此時天『色』已晚,林軒沒有馬上忙著修煉,急也不急這一天。

    他來到起居室,呼呼大睡了起來,正式的努力,明天才開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軒就來到了練功房。

    先盤膝坐在地上,吐納半響,隨後左手一翻,掌心中多出了一個玉筒簡。

    這是林軒在環施水閣購買,此刻他將神識沉入麵。

    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無數文字,林軒一邊讀,一邊領悟。

    這一坐,就是大半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終於,林軒放下手的玉筒簡,表情也明顯大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玉筒簡,介紹的是一金屬『性』的頂階功法。

    林軒將牠和幽州的頂階功法進行了對比。

    應該來說,兩者相差仿佛,很難分出誰強誰弱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此地雖然幅員遼闊,高階修士的數量遠比幽州為多,但從修真水平來說,卻與幽州差不多。

    得出這個結論以後,林軒大為心安。

    起初,他還擔心這頂階功法到處都是,那樣自己雖不至於無法立足,但遇見強敵的可能『性』可就大大增加了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不過是虛驚一場,這一萬晶石,花得倒也不算冤枉。

    憂慮盡去,但接下來,一個疑問卻又出現在了林軒的腦海。

    既然七星島雲海功法的水平也與幽州類似,那名叫蘭兒的少女為何會天然魅『惑』這種頂尖神通。

    林軒記得,那可是傳自上古的第一媚功。

    別說豔影門隻是二級島上的一個小門派,就算是元嬰後期大修士的親傳弟子也未必有這種福緣。

    有古怪!

    林軒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他站起來,到洞府外走了一圈,看著幽靜的湖水,傾聽著噴發火焰的冰山,林軒突然啞然失笑,自己何必自尋煩惱。

    那蘭兒是福緣深厚也好,還是什麼大修士的嫡親後人也罷,與自己又有何關係了?

    自己來到這,除了有月兒陪在身邊,根本就無牽無掛。

    所謂一人吃飽全家不餓,就算有什麼陰謀劫難,自己也可以笑著旁觀。

    想到這,林軒臉上表情輕鬆以極,笑著回到了洞府,將玉筒簡丟到一邊,開始了自己的閉關修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一天天過去。

    林軒的生活變得極有規律。

    首先是煉丹。

    在幽州之時,他收集了大量的奇花異草,此時都變成了一粒粒可以增進修為的丹『藥』。

    林軒利用體內的藍『色』星海,將丹『藥』麵的雜質一一提純出來,這樣,丹『藥』的品級自然提高,也有了更加神奇的療效。

    當然,提純偶爾也會有失敗的時候,但總體說來,他可是大賺特賺。

    如今的林軒,已不比當年,托墨月族的洪福,利用他們的仙『藥』也凝煉出中等品質的靈根了,加上有大量的丹『藥』吞服,穩固境界不過是輕而易舉的。

    僅僅數月以後,林軒就達到了自己的初衷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並沒有就此出來。

    難得有大把的時間,自然要再接再厲,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當然,對於自己的生活,林軒也稍微做了改動。

    光是修煉的話,未免也太枯燥了。

    故而林軒每天都抽出幾個時辰,研究璿璣心得。

    還別說,陣法之道不愧是修真百藝中最難的幾種,起初的時候,林軒可是吃足了苦頭。

    盡管璿璣心得有很詳盡的描述,林軒還是如聞天書,看得雲霧,幾乎大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好在他心智堅韌,很快就拋棄了這個念頭,強迫自己每天繼續研究。

    大約一年以後,這種情況才稍有好轉。

    而這其中,月兒功不可沒。

    小丫頭進展很快,修煉之餘,也會找主人聊天。

    看見小丫頭這麼閑,林軒頓時起了很邪惡的想法,俗話說同甘共苦,於是將月兒也拉來研究璿璣心得。

    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,有人討論研究,怎麼也好過自己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原本這是林軒的初衷,沒想到月兒在陣法一道還很有天賦。

    很快就賽過自己這個主人了。

    林軒汗顏之餘,也頗為心喜。

    於是就變成了兩人共同學習陣法之道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,還有一些別的小『插』曲。

    比如說林軒從天煞魔君那得來的獸卵,孵化以後,卻是一『毛』茸茸皮球樣的家夥,這麼多年以來,也不見牠展現出什麼神通,怎麼看都像是寵物多過了妖獸。

    林軒也幾乎死心了。

    不過畢竟帶在身上這麼久,多少還是有了一些感情,所以林軒還是給小家夥開辟了專門的靈獸室,反正也不過舉手之勞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不久以前,林軒偶然發現小家夥開始了異變。

    牠就像桑蠶一樣,從口中吐出無數銀『色』的絲線,將自己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起初見到這種情景時,林軒還真是大吃了一驚,多年沒有動靜的靈獸,終於顯『露』出了一些不凡。

    林軒能夠感覺到那個繭麵,散發出微弱而古怪的靈力波動,林軒也曾試過與小家夥交流,可惜連他的神識,都無法將那銀絲穿透。

    驚訝之餘,林軒不惱反喜。

    值得期待啊!

    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。

    雖然稍嫌枯燥了一點,但也很充實。

    冬去春來,可惜這奇異的島嶼上看不到歲月的變遷。

    但林軒記得很清楚,一轉眼,已經過去了三年。

    要說這修仙,確實很不簡單,特別是到了林軒這種等級,想要再進一步,除了持之以的努力,還需要機緣。

    當初,僅花了數月而已,林軒就成功穩定了境界,可這三年來,進展卻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倒也不急,想要修到凝丹期頂峰哪有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估計就算順利,也要再吃『藥』苦修個十幾年。

    而算算自己的年紀,到那時也還年輕得很,如果運氣好的話,或許可以百歲之內成嬰,就算運氣差,兩百歲以內,必能元嬰大成。

    這種速度,就算是比之百毒神君那種逆天的怪物,似乎也不逞多讓了。

    人貴知足!

    而除了自己,月兒的修煉也頗為順利。

    這丫頭的天資,才真是讓林軒這當主人的暗自佩服不已,想必便是那驚才絕豔的雲中仙子,也要稍遜一籌。

    如今已到了凝丹中期的頂峰。

    說起秦妍,林軒偶爾也會想起在幽州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的情景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想起昔日的人和物,除了殺戮與牽扯,有時也會是旖旎的綺夢。

    林軒倒也不曾自責,七情六欲是誰都免不了的,不過雙修之道,還是等到元嬰期最好。

    這日傍晚,經過一天的刻苦修煉,洞府的石門轟然打開。

    林軒和月兒從麵飛出來。

    所謂苦修,除了衝擊瓶頸等特殊時期,倒不一定要一直打坐個不停,畢竟修仙者的身體雖然經過易經洗髓,卻也不是鋼鐵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適當的放鬆,反而有利於突破進境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就是勞逸結合,隻有傻瓜才會一直苦修。

    “少爺,我們今天又打算做什麼?”

    林軒修煉之餘,倒也很會尋找樂子,比如說到雲海之中,獵殺雲獸。

    一方麵可以練習道法,另一方麵還能增長見識,除此以外,還能獲得數量不菲的晶石。

    畢竟雲獸與妖獸其實沒有什麼不同,牠的皮,肉,骨頭,還有妖丹,既可以作為修煉材料,也可以賣錢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深明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,小島方圓十以內的雲獸,他可是一隻也不動。

    無他,這附近有利害的怪物出沒,就算偶爾有修仙者闖入,也肯定被嚇跑了,這樣自己洞府就更加的安全。

    秉承著這個想法,林軒甚至故意從遠處,捕獲了一些雲獸,將牠們或打暈,或用道法禁製,然後帶回冰火島附近,放生。

    聽說世俗界的一些富貴人家,會養猛獸看門,自己雖然無法馴服這些雲獸,但讓牠們在這附近遊弋,一樣起到了為自己看護山門的效果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林軒放鬆心情的方法還有很多,比如說打打野味,烹飪成美味食物,林軒雖然早已辟穀,但偶爾滿足一下口腹之欲也不錯。

    總而言之,林軒修煉雖然也很刻苦,但日子,卻比一般的苦修之士過得滋潤得多。

    此時聽月兒相詢,林軒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暫時他也沒有想到什麼新奇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少爺,幹脆我們去探索冰火山。”月兒理了理秀發,微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林軒聽了,臉上『露』出沉『吟』之『色』,說起這會噴發火焰的冰山,林軒雖然已在小島待了三年,卻從未靠近過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相安無事,但並不意味著,林軒就認為此山僅僅是自然界的奇觀,以他凝丹期修士的神識,總能感到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此刻聽了月兒的提議,林軒也不由得開始動心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1 07:06:54  ExecTime:0.5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