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二十七章險


    第五百二十七章 險

    速度之快,讓林軒一陣心寒,這些元嬰期的老怪物,果然都有通天徹地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迦卻連眼皮都沒有眨,身上靈光一閃,一層黑『色』的保護膜出現。

    金劍斬了上去,兩道不同顏『色』的異芒交織,略一相持,金劍明顯占上風,孔雀仙子一喜,正想增強妖力,那傀儡卻揚起頭,眉心中間的尖角一伸一縮,一道烏黑的閃電從上麵激『射』出來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伴隨著令人牙酸的聲響,金劍居然被擊得潰散了開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孔雀仙子臉『色』一白,這一回是真的感覺到了意外,元嬰初期的傀儡,原本她並不放在眼,沒想到對方神通之古怪,遠比自己想象的難纏。

    不愧是洪荒時期的傑作,倒不能當做普通的敵人對付,怕,自己固然是不怕的,然而耽擱久了,等雪參丸的效力一過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,孔雀仙子纖手晃動個不停,身形曼妙,動作優雅,伴隨著這舞蹈一般的施法,她的身前出現了數十個顏『色』各異的光點,開始僅有拇指大的一點,很快,就膨脹到拳頭那麼大。

    每一個,皆散發著驚人的靈氣,別說數十發一起攻擊,林軒相信,普通的凝丹期修士,根本就無法擋住其中任何一枚的攻擊。

    那迦也不示弱,揚起頭,發出一聲示威的怪嘯以後,伸出兩隻胳膊,在腰間一拍,林軒這才發現,牠的身上,居然也懸掛著與修仙者類似的儲物袋。

    先是一麵形狀古怪的盾牌,接著牠的兩手握住了一柄造型古樸的兵刃來。

    巨斧,上麵符文閃爍,精美的花紋構成了一精巧的法陣,林軒的見識非同小可,一眼就看出這兩樣東西乃是千錘百煉的寶物,即使在古寶之中,也算是頂階的了。

    傀儡術林軒隻在書上見過,但也知道大部分傀儡都隻憑借著本體攻擊,能夠驅使法寶的不是沒有,但絕對是萬中無一,堪稱精品。

    想到這,他心中一沉,而孔雀仙子則沒有管這麼多,區區泥塑木雕之物,就敢和自己一對一,一種被小視後的憤怒,油然而起。

    “疾。”

    玉指點出,隨著她神念的驅使,那些顏『色』各異的光球頓時呼嘯著像對方衝去,那迦眼中紅芒一閃,同樣一道法訣打在眼前的巨盾上麵。

    大片的黑霧從上麵湧現出來,光球被黑霧一衝,頓時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孔雀仙子見了,卻並不驚惶,區區雕蟲小技,就想化解自己的攻擊,傀儡畢竟是傀儡,就算修為能夠與元嬰期修士相比,也同樣沒有靈智。

    口中一聲清叱,那些光球如同蛋殼,表麵碎裂開,從麵飛出一隻隻小鳥來,每一隻鳥兒都隻有巴掌那麼大,卻尖牙利爪,靈氣盎然。

    林軒看得眉飛『色』舞,眼中充滿了佩服,都說妖族更加擅長五行法術,傳言果然沒有誇大之處。

    以林軒現在的修為,也可以將靈力化為實體,但與孔雀仙子相比,依舊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,相信就算是元嬰期的老怪物,也絕對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不過這倒也並不稀奇,人類修士善於驅使法寶,妖族則對於法力的運用,有著更大的天賦。

    腦海中剛剛轉過這個念頭,場中的形勢又發生變化了,隻見那迦表情凝重,牠共有四隻手,除了兩隻握住巨斧,另外兩隻不停揮動,同時張開口,吐出猩紅『色』的舌頭。

    林軒表情一動,這家夥真的沒有靈智麼?

    那兩隻舞動的胳膊,看似雜『亂』,其實卻暗含玄妙在頭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那盾牌烏光大放,伴隨著刺目的黑芒,居然變成了一兩丈來長的怪物,形貌猙獰可怖,有點像老虎,不過要凶惡得多。

    林軒一愣,這是什麼神通,與變幻寶物形狀的化形術似乎有些不同,但這時候已沒有時間去深究,那怪物張開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一條大得不可思議的舌頭從麵彈『射』而出,一伸一卷,已將那些光球變化出的鳥兒吸入到了肚子麵。

    這一回,連孔雀仙子都有些呆,對人類而言,妖族的法術已是變化萬千,可這家夥的神通居然更琢磨不透,難道真是強中自有強中手?

    那迦可不會給她時間思考,身形一晃,化為一道精芒,狠狠的撲向了對方,同時手中的巨斧高高舉起,狠狠的劈刺下來。

    伴隨著令人膽寒的氣勢,一片血紅『色』的月牙在兩人間閃現。

    近身肉搏!

    人類修士不用說,化形期的妖獸,也早已不用這種野蠻的打法了,孔雀仙子雖然心中憤怒,卻也不會傻到跟對方硬碰硬的。

    玉手一掐,一朵五彩祥雲浮現出來,血『色』月牙沒入,卻僅僅是引起牠一陣翻湧,隨後,從雲霧之中,變化出七八條巨大的觸手,似怪蟒,又似長蟲,惡狠狠的朝著傀儡纏上。

    那迦也怡然不懼,手中巨斧『亂』劈,那鋼鞭似的尾巴左右抽動,額頭上的尖角更不時有兒臂粗的閃電發出……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動,半憂半喜,雖然暫且看不出勝負,但這傀儡顯然已被孔雀仙子纏住,隻不過要擊敗牠似乎並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    自己沒有時間在這等下去!

    雖然來之前已調查過,這藏寶閣周圍並沒有修士巡邏,但這麼大的動靜是否會驚動徐師叔也很難說。

    或者被其他人發現異樣也同樣麻煩大了。

    修仙者多寡情薄義,林軒做事情也向來是無利不早起,但畢竟在靈『藥』山待了這麼久,多少還是有一些感情,若非萬不得已,他也不想與昔日的同門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像今天的舉動也是沒有辦法,林軒曾旁敲側擊的多次,可通羽真人根本就沒有流『露』出將天塵丹配方給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可是能否凝結元嬰的關鍵,自己一定要掌握主動權,所以林軒才退而求其次,采取偷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想與本門弟子交惡,但等下去,隻會事與願違,要不然,趁著孔雀仙子纏住這怪物,自己先一個人去找尋寶物。

    這誘人的想法進入腦海之中,不過隨即,林軒又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前兩關已經這麼難過,萬一後麵的危險更可怕那又該如何,以自己的修為,能否應付?

    這藏寶閣的危險林軒已充分領教過,沒有孔雀仙子做保鏢他也沒有多少把握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等,可這傀儡的神通顯然遠勝一般的元嬰初期修士,而孔雀仙子隻能發揮出九成左右的實力。

    拖住沒有問題,可想贏卻並不是那麼輕易。

    這還真是一個左右為難的選題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並沒有考慮多久,他的修仙之路本就遠比常人艱難得多,多少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,又豈能在這猶豫不決呢?

    俗話說,富貴險中求,這個道理在修仙界也同樣適用。

    想要有所獲得,又豈能在這畏首畏尾的?

    想通了這點,林軒抬頭望了一眼前麵,巨大的爆裂聲不停的回響於耳邊,光芒閃爍,兩位元嬰期的怪物依舊打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林軒身形一閃,化為一道青虹,像另一側的出口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那迦視若無睹,或者說被孔雀仙子纏住了分身乏術,然而牠的眼中,卻隱隱有惡毒的光芒閃過,林軒果然沒有猜錯,這家夥確實是有靈智的。

    這間石室雖大,但以林軒的速度,自然是眨眼之間就到了洞『穴』的另一頭,林軒雖然急著趕路,但卻也小心的用神識掃過,並沒有危險,地上僅散落著一些殘骸。

    他與孔雀仙子剛到這時,麵的傀儡共有十幾具,除了這可怕的那迦以外,其他的不過都是築基期,自然不放在兩人的眼,已在他們的一擊之下,化為了碎屑。

    此時,林軒的腳下,就有一狼首傀儡,這個東西原本是人身狼頭,腰部以下已經完全被打爛了,僅存的一隻胳膊抓著一根長矛,那東西說不上是靈器還是法寶,但顯然也鋒利非常。

    原本已是毫無生息的殘肢斷臂,可在林軒掠過牠頭頂,那殘破的傀儡紅芒一閃,居然詭異的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手中長矛猛然一送,夾雜著尖銳的破空之聲,長矛化為了一道烏芒,就像假死反噬的毒蛇一樣,狠狠的刺向林軒的小腹。

    風聲勁急,光芒耀目,那一擊,哪還是築基期傀儡能夠發出來的,分明可以和凝丹期的修士相媲美了。

    若是平時,林軒不會放在眼,然而此時此刻,以有心算無心,這個威脅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五彩祥雲麵,孔雀仙子臉『色』一變,她倒不是與林軒有多麼深厚的交情,隻是兩人現在是一損俱損,一榮俱榮,命運休戚與共,如果這個少年隕落於此,沒有他帶路,旌陽神丹取不到暫且不說,自己體內的劇毒又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念及至此,孔雀仙子自是大急,然而事發突然,即便是她,也不可能出手救援,更何況那迦也不會讓她那麼做。

    林軒雖然在典籍上看過傀儡術,但了解畢竟不多,在元嬰期傀儡之中,有極少數在製作的時候,因為某些不明原因,會產生靈智。

    隻不過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少了,即便是精擅此道的古修士,除了寥寥幾位大師,其他人也並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很不幸,眼前那迦就是這種極品之物。

    不僅靈智足以與人類相比,而且還陰險狡猾,那小子算是完了,趁著孔雀仙子擔心分神,牠除了揮動巨斧,另外兩隻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又取出一柄鋸齒彎刀古寶來。

    氣焰滔天,狠狠的向著祥雲劈刺下來,轉瞬之間,形勢逆轉,孔雀仙子雖然沒有落敗,卻也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卻說另一邊,見那長矛狠狠的刺向自己,林軒確實吃了一驚,剛才為了遁光迅速,敵人又有孔雀仙子拖著,所以他已經將符文古盾收了起來,此時自是後悔莫及。

    然而這時候鬱悶解決不了問題,林軒神經繃緊,猛然吸了口氣,青光一閃,九天靈盾已然開啟。

    做為凝丹期修仙者,所會的防禦類法術自然也有十幾種之多,然而能夠隨著神念,瞬間護身的隻有兩個。

    一個是靈力護盾,這是林軒初學的第一個法術,就是最低階的靈動期弟子,也非常熟悉,然而此盾防禦太弱,高階修士一般都棄之如草芥了。

    九天靈盾,則是九天玄功中的不傳秘法,有靈力護盾的優點,防禦卻強上百倍還多。

    然而對方那毒蛇反噬般的一擊,能否擋下來,林軒沒有絲毫把握,但他臉上同樣沒有懼『色』,表情更是絲毫慌『亂』也沒有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烏光撞了上去,兩種不同顏『色』的光芒交織在一起,很快,九天靈盾就被破開了一條口子。

    時間之短,不過瞬息而已,但千萬別小看了這一點點時間,有了緩衝,林軒已可以從容應付,重新將古盾祭出來顯然是來不及,林軒右手一翻,一團雞蛋大小的碧綠『色』火焰在掌心中浮現。

    法力一催,此火呼啦一聲熊熊劇燃,開始蔓延,將林軒的整個手掌包裹了起來,然而他一咬牙,狠狠的向著那刺向自己小腹的烏芒抓下。

    那傀儡不僅陰險狡詐,而且殘忍好殺,雖然正全力攻向孔雀仙子,可依舊分出一縷神識,注意著林軒這邊的舉止。

    牠伸出血紅『色』的舌頭,『舔』了『舔』不知道用什麼材料煉成的烏黑嘴角,眼中紅芒閃爍,一副興奮以極的神『色』,等著看林軒血濺五步。

    然而這少年反應之快著實讓牠大感意外,但那有如何,雖然他能瞬發如此堅固的光盾讓牠有些吃驚,但依舊逃不過隕落,所有的掙紮全都是徒勞的。

    用手去抓,他以為自己是元嬰期的修士嗎?

    那迦殘忍而愉悅的想著,好久,自從被那可惡的天塵真人抓到並禁錮於這已經過去了三千年的歲月,終於又再次看見鮮血。

    牠興奮得渾身發抖,神識在林軒臉上掃過,準備欣賞他絕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而入目所見,卻讓這變態的傀儡一愣,林軒臉上隻有沉穩,至於慌『亂』,一絲一毫都不曾顯現。

    那長矛確實驚人,輕而易舉就擊破了九天靈盾,可下一刻,林軒卻絲毫不慌的將牠抓在了掌中。

    原本他手該廢掉的,可惜有碧幻幽火,即使與元嬰期老怪的嬰火相比也沒有絲毫遜『色』。

    可怕的劇毒,還有著令人難以想象的腐蝕效果,那長矛不僅被林軒握住,而且烏光與那詭異的綠『色』的一接觸,立刻開始融化了。

    先是表麵的光芒,接著長矛的本體,靈『性』大失,發出陣陣的哀鳴,最後化為一堆廢鐵。

    那迦目瞪口呆,怎麼可能?

    而對於林軒來說,卻是時不再來,他看都沒有看身後的傀儡怪物一眼,身形一晃,繼續化為遁光,已飛出了石室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“想跑,留下命來!”那迦氣急敗壞的大喝,與之相反,孔雀仙子卻是驚喜以極,這個少年果然不是普通的凝丹期修士,怪不得當初在淪陷區,能夠先後從自己與昊天鬼帝的手逃走。

    那時候恨這小子滑如泥鰍,這時候則暗讚不已,畢竟心境不同,所以反應完全是背道而馳。

    咯咯的嬌笑聲傳入耳朵:“想追他嗎,別忘了,你的對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磅的妖力已沛然而出,祥雲一陣翻湧,頃刻間變大了一圈,將那迦裹在麵,爆裂聲越發的劇烈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更是抓緊時間,飛出了洞『穴』,外麵陡然變得寬敞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了孔雀仙子,林軒更是絲毫也不敢輕心大意,遁光一緩,慢慢了落了下來,飛行太危險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襲擊,相對來說,走要安全得多。

    很快,前麵就出現了一道暗河,水是黑『色』。

    散發著陣陣惡臭的氣息,更加詭異的是,整個河道的上空,都彌漫著濃濃的黑氣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忙將護盾打開,同時將符文古盾也祭了起來,小心無大錯,剛才吃了一次虧,他有點草木皆兵了。

    沒有風,可那霧卻像能夠感覺到生命一樣,朝著這邊飄了過來,很快就將林軒的身形淹沒,刺鼻的臭味陣陣衝來。

    這東西有毒……

    林軒先是臉『色』一變,隨即又舒展開,若是以前,這第三關還真不好過,但為了煉化碧幻幽火,林軒絕毒丹也服用了一爐。

    雖不能說百毒不侵,但至少對大部分毒術,免疫力是增強了許多,然而即便如此,林軒也不敢耽擱,身形閃了幾閃,就到了河的對岸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緩,為了這次藏寶閣之旅,他準備還是頗為充分地,麵一共有三道關卡,具體是什麼,自己也不清楚,但顯然都已平安度過。

    這次拉上孔雀仙子還真是對了,否則第一關,第三關自己不怕,但這第二關的那迦……

    搖了搖頭,林軒繼續向前走,前麵果然是一片坦途,一盞茶以後,一座小小的宅院般的房子出現在了眼前,那就是藏寶閣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喜,正要晃身過去,突然隱隱有人聲傳入耳,不由得臉『色』一變,身形一下子隱沒起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9 18:59:04  ExecTime:0.7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