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五百零七章兩魔較心機


    第五百零七章 兩魔較心機

    當然,此秘術雖然奧妙,但區區一個附身之體,也隻能發揮出三分之一左右的神通。

    但饒是如此,極惡魔尊法力之深,也不是連行動都受到限製的血魔可以抵擋的。

    一番大戰下來,血魔飲恨落敗。

    但這個老家夥,畢竟是上古邪修,一身魔功驚世駭俗,極惡魔尊想要將其滅了,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。

    兩個老魔都是聰明人,這種兩敗俱傷的事情自然不會去做。

    於是魔尊退而求其次,將血魔封印後帶回自己的洞府,此時看著這個半人半獸的怪物,他的眼中精芒閃爍,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。

    反觀血魔尊者,與數月前相比,他顯得更加虛弱了些,醜陋的身體傷痕遍布,沒有修士的血肉與精魂,他根本就無法恢複。

    “道友來此,可是想好了與我合作?”血魔的聲音充滿了誘『惑』:“還是道友遇見了難題,需要我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可以讓老夫突破瓶頸,進入元嬰後期?”魔尊聲音毫無感情。

    “當然,老夫又怎會騙你?”

    “哼,血魔,別以為本魔尊對與你一無所知,我已經查閱了不少上古典籍,在百萬年前的洪荒時期,還真有你這麼一號人物,曾橫行一方,讓人聞之變『色』,不過,就算你全盛之時,也不過元嬰中期,你自己都沒有進入後期,又怎敢誇下海口,能夠讓我突破瓶頸,成為後期的大修士?”魔尊聲音冰寒,明顯有些不信的道。

    “極惡道友無需動怒,這中間的緣由老夫自然可以解說清楚。”血魔充滿自信的開口了:“老夫以前,確實隻是元嬰中期的修士,但你不要忘記,我曾經被困百萬年,這麼長的時間,老夫身體雖然不能動,但心神卻是絲毫沒有受損,以我的才智,自然不會白白浪費時光,一直在思索功法奧妙,終於讓我勘破璿璣,找到了如何繞開瓶頸,直達元嬰後期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夫怎麼知道你所說的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這話有些言不由衷啊!”血魔笑了起來:“以魔尊的聰明才智,豈會連真假都不識,如果我拿假東西騙你,豈不自討沒趣,道友無需拐彎抹角,你今天既然來到這,自然是下定決心要與我合作,有什麼條件盡管開出來好了,又何必在這囉哩囉嗦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道友快人快語,那我也就將話挑明了,我可以提供修士精血,讓你恢複神通,但你必須將如何步入元嬰後期的心得,全部告訴我,一字不漏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,此議本來就是在下提出的交換條件。”血魔臉上並無意外,一口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但僅僅這樣是不夠的。”極惡魔尊說到這,左手一翻,掌心之中已多了一麵烏黑發亮的木牌:“道友還必須將一魂一魄,封印進這魂器麵,交予在下保管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血魔勃然『色』變,臉上現出憤怒以極的表情:“極惡,你是不是走火入魔,腦袋犯糊塗,居然想要本尊者聽命於你麼?”

    別看那個木牌不起眼,卻是魔道一種出了名的歹毒法器。

    可以容納修士元神,而持有者隻消將麵的精魂抹去,修士雖然不會因此斃命,但神識受損,修為必定狂降,就算跌落一兩個層次,也毫不稀奇。

    乃是魔道馭下的一種常用之物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那麼激動,老夫並無此意。”極惡魔尊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無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你拿出這禁神法器又是為何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過以防萬一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防萬一?”

    “不錯,老夫說過,我已經查過與道友相關的典籍,你雖是魔道修士,但所作所為,卻人神共憤,不止正道修士欲除之而後快,便是我魔道的道友,也同樣視你為蛇蠍,避之唯恐不及,道友名聲如此狼藉,本魔尊又怎麼不提防一二,留點後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用這禁神法器控製老夫?”血魔尊者冷笑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控製談不上,隻是不想道友恢複法力以後,被你反咬一口。”極惡魔尊雖然神通廣大,被譽為幽州修仙界的第一人,但對於這蠻荒時期的老怪物,心中還是頗為忌憚的。

    “若老夫不答應呢?”

    “不答應,那道友就繼續留在這兒,直至壽元耗盡,要麼將一魂一魄交予我,老夫可以對上界真魔起誓,必定善待道友,絕不敢輕慢分毫的。”極惡魔尊無所謂的道,他相信以自己的靈根才智,多花個一兩百年,必定也能衝破瓶頸,步入元嬰後期,能夠節省時間固然好,但他不會給自己留下如此大敵。

    “究竟該怎樣選擇,道友自己考慮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血魔尊者大怒,呼呼喘氣,但他也知道多說無益,眼睛中充滿了怨毒,極惡魔尊毫不退讓的與他對視著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好吧,老夫虎落平陽被犬欺,就答應你的要求,不過極惡道友也要記清楚了,老夫畢竟是一方梟雄,形勢所『逼』,為你所用,但你不可以欺人太甚,否則你就算掌握著我的一魂一魄,老夫拚個魚死網破,你也不會好過。”血魔聲音中充滿了怨毒,一字一頓的說。

    “,道友多心了,老夫豈敢不善待尊者,你我聯手,正道也好,靈『藥』山也罷,或者陰魂小醜,都不足畏懼,這幽州修仙界,還不是你我的天下。”極惡魔尊絲毫不在意對方仇恨的目光,『摸』了『摸』胡須,一臉的得意。

    兩個老魔既然達成了協議,下麵的事情也就沒有什麼好說,血魔萬分不願,但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事到如今,他沒有選擇,隻能在禁神牌中,交出了自己的一魂一魄。

    “,從此以後,我與道友就是自己人了。”魔尊將魂器收好,又取出了一個玉筒簡來:“還請血魔老兄將如何繞開瓶頸的心得告知在下。”

    血魔歎了口氣,將神識沉入玉筒,把心得刻印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的修士精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兄放心,小弟一會兒就會找人送來。”

    望著極惡魔尊的背影消失,血魔的眼中卻流『露』出一絲狡詐之意,禁神牌麼?那家夥又怎麼知道自己魔功的神妙,誰主誰奴,現在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6 03:43:43  ExecTime:0.4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