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四百九十一章昔日同門


    第四百九十一章 昔日同門

    林軒本不想多管閑事,但此女既是飄雲穀修士,看著她身死,似乎也有點說不過去。

    何況林軒還有些問題要從此女口中得知。

    想到這,林軒不再隱藏修為,體內靈力流轉,一股驚人的氣勢頓時散發開,那修魔者本已抬起手來,想要將這礙事的凡人除去,突然的變故,讓他目瞪口呆,表情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不過這位反應也是極快,忙彎下腰去,深施一禮:“晚輩極魔洞弟子沈洋見過前輩。”

    極魔洞?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也沒有心情去辨識對方之言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如今魔道勢大,極惡魔尊被公認為幽州第一人,不少其他門派的修魔者也常常謊稱自己是魔尊的手下。

    招搖撞騙之徒,不僅凡人世界很多,修士也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可惜這名頭對別人有用,林軒卻根本不放在眼中,便是魔尊唯一的親傳弟子,也與自己稱兄道弟,眼前這可笑的家夥,還想扯著虎皮當大旗?

    林軒本不想以大欺小,但更沒有習慣放虎歸山,歎了口氣,也不多言,抬起手來,輕輕一彈,一道耀目的劍光從指間飛『射』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修魔者臉『色』大變,忙雙手一拍,同時噴出一口精血,祭起了一形狀古怪的防禦靈器。

    可惜是徒勞的掙紮而已,以林軒如今的實力,即便是隨手一擊,又豈是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可以抵擋的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那靈器與劍光相觸,有如紙糊,輕而易舉就被劈成兩半了,修魔者來不及逃,那劍光在他脖子上一繞,血雨滿天,一具沒有頭顱的屍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林軒根本看都沒看,就像是做了件無足輕重的小事一般,左手一拂,一顆拳頭大的火球飛『射』而出,將對方化為灰燼了。

    整個動作一氣成,看得那少女瞪大了眼睛,看向林軒的目光充滿了複雜的感情,麵有感激,也與畏懼……

    在這位大神通前輩的麵前,自己弱小得就像一隻螞蟻。

    好在林軒絲毫沒有為難她的意思,反而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玉瓶,拋在少女的手:“服下去。”

    許佳一怔,拔開瓶塞,倒出兩粒粉紅『色』的『藥』丸,一仰頭,吞入肚中。

    幹脆利索,並非許佳對這位救命恩人有多麼的信任,而是以對方的神通修為,想要對付自己,根本就不需要毒『藥』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服下以後,感覺一股暖意在腹部升起,許佳心中一喜,忙掙紮著坐了起來,雙手平放於膝蓋,回複起法力來。

    林軒給她服的,並非珍稀靈丹,但效果也是不凡,僅僅過了一盞茶的時間,少女的氣息就變得平穩起來,法力恢複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由於她本身修為不高的緣故,像林軒這樣的高階修仙者,可沒有如此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少女睜開雙眸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意,像林軒行了一個大禮:“謝謝前輩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並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姑娘不必多禮,起來說話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許佳顯得十分小心,凝丹期修士她現在也沒有見過幾人,而且這個少年修為之深,似乎還遠勝過了掌門真人。

    更不可思議的是如此年輕,想到這,她不由得多看了林軒幾眼,可這一看不打緊,越看越覺得這張貌似平凡的麵孔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似乎與記憶中的某人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然而不可能啊!

    雖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太荒謬,但許佳還是忍不住衝口而出:“前輩可是姓林?”

    林軒一陣無語,對方竟認出了自己,難道女人都有這麼好的記『性』?

    按理說,自己當初在飄雲穀,應該是默默無名。

    雖然覺得有些詭異,但事已至此,林軒倒也不打算否認,微微一笑:“許師姐別來可好?”

    這一回輪到許佳愣住,她剛才那話根本就沒有經過大腦,脫口以後自己也感覺好笑,沒想到居然蒙對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林軒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換。”

    許佳用手捂住了小嘴,當年她與林軒是同一期入門,對於這位師弟印象深刻,不過不是因為林軒資質出眾,被師長青眼,恰恰相反,此人乃是出了名的愚笨。

    聽同門說,他沒有靈根,入門也是因為巧合,然而這種凡人走上仙途,成就注定是有限的,大部分也就在靈動期一二層徘徊而已,就算特別刻苦之人傾畢生精力,也最多達到靈動中期。

    當年這位師弟在門派受盡白眼,很多師兄弟都將他當作傻瓜戲弄,師長視他為空氣,但在同階弟子,名氣之大,足可以與幾位天才相比。

    許佳雖然從來沒有欺負過林軒,但耳濡目染,卻也常常聽到與他有關的傳言。

    據說他起初也很刻苦,但後來見修煉無望,就去討了一份廢丹房的差事,漸漸淡出人們的視角,後來更徹底從門派消失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廢物一般的弟子,是死是活,飄雲穀自然是毫不在意,這麼多年過去,許佳也早將這一段經曆,漸漸忘記。

    可沒想到今天,對方颯然出現,不僅救了自己,而且修為更是暴漲到凝丹期。

    怎麼可能,別說對方沒有靈根,就算是資質絕頂的天才,能夠在不到一百年的時間,進軍凝丹期,也是鳳『毛』麟角。

    將對方的表情看在眼,林軒嘴角微微上翹,也想起了昔日那難忘的精力,所謂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昔日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同門,恐怕做夢也不曾想到自己會有成為前輩的一天吧!

    不過此女還算好的了,至少在記憶,她沒有奚落過自己,這也是林軒願意出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兩人陷入回憶,大眼瞪小眼了半天,還是林軒先回過了神來:“許姑娘感覺可好了點?”

    “謝前輩掛懷,晚輩已無大礙。”

    許佳眨了眨眼,盈盈下拜,此女倒也乖巧,林軒雖曾與她同門學藝,不過對方已今非昔比,一身本領通天徹地,她哪還敢與對方平輩論交,自然是按照修真界的規矩,身份決定於實力。

    林軒沒有與她客氣,這聲前輩自己當得起。

    “姑娘既無大礙,那林某可否請教幾個問題?”

    “前輩請說,小女子隻要知道,絕不敢有絲毫隱瞞的。”許佳取出一塊晶石,握在手中,一邊繼續恢複法力,一邊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飄雲穀不是地處兗州嗎,許道友怎麼會在這與人爭鬥?”林軒有些好奇的開口,若是以前,還情有可原,可現如今,此地與兗州之間,隔著陰魂肆虐的淪陷區,對方隻築基初期的小修士而已,怎麼看也不像有本領橫穿平安到達這。

    “前輩有所不知,兗州早就變成了修羅鬼蜮。”許佳神『色』黯然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林軒大吃一驚,臉上『露』出駭然的表情:“你說陰魂已經將兗州占領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慢慢坐了下來,開始消化這個可怕的消息。

    說起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,確實有些奇怪,不論幽州還是兗州,都是趙國的一個州,但如今幽州這麼『亂』,不論凡人還是修仙者,卻都沒有出逃,不是不想,而是根本就沒有地方可逃。

    因為在幽州和兗州的邊緣,是一望無垠的大海,具體有多寬,沒有人知道,反正即使是修仙者,也是無法飛躍的。

    為什麼一個國家的州,會被海所隔絕呢,這是因為趙國根本就不是現在存在的,這個龐大帝國存在的時間,乃是比洪荒時期更早的白堊紀時代,近今上億年,那時候還沒有修仙者,不過凡人數量卻是極多,建立了龐大得不可思議的帝國。

    那時候帝國的版圖是連在一起的,可後來經曆了可怕的天災,天崩地裂,山塌河陷,最後帝國分裂成了幾塊,地殼運動,隨洋漂流,恰恰幽州與兗州是連在一起的,可其他的州府,卻不知道飄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雖然趙國早就不存在了,不過人們還是沿用了以前的稱呼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林軒才恢複了常『色』,回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修:“給我講講事情的經過,兗州是如何淪陷的?”

    許佳臉上的表情越發黯然,仿佛陷入了痛苦的噩夢,但還是理了理秀發,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前輩,是這樣的,您想必也知道,兗州和幽州雖然連在一起,但土地貧瘠,向來被視為蠻荒之地,修真界的水平更是不可同日而已,修士間很少往來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昔日他出生飄雲穀,這些情況自然是一清二楚:“廢話就不要說了,直接講重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許佳低下頭,整理了一下思緒,重新開口:“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,自從兩年前,陰魂傾巢而出,占領鬼羅城以後,就分兵兩路,一路自然是像幽州腹地推進,而另一路則取道兗州。”

    “對方實力很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許佳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尷尬之『色』:“對我們而言是的,這路陰魂大軍,一共由五十位鬼王率領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20 15:42:36  ExecTime:0.5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