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四百八十八章天晶滅絕
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八章 天晶滅絕

    見老魔如此托大,林軒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譏諷,雙手急速揮動,仙劍的去勢越發勁急,刺啦一聲,已與那綠『色』的鬼手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勢如破竹,鬼手僅僅抵擋了數秒就被劈成了雲霧,紅粉老魔勃然變『色』,瞳孔微微收縮,自己太輕敵,對方使用的居然是古寶這種犀利的東西。

    但他不愧是縱橫幽州數百年的魔道梟雄,雖然失了先手臉上卻毫無驚慌之『色』,腮幫一鼓,吞雲吐霧,大口粉紅『色』的煙霧從口中噴吐而出,化為一麵積畝許的詭異紅雲,將他包裹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仙劍所化的藍『色』匹練卻已毫不遲疑的紮了進去。

    刺啦……

    仿佛裂布撕錦的聲音,起初還頗為順利,但片刻後就感覺阻力越來越驚人,仙劍不僅未能建功,反而被對方的詭異神通困住。

    林軒哼了一聲,倒也並不意外,對方享名數百年,假如一個照麵就被自己除去,那才真叫詭異。

    神識探出,『操』縱仙劍繼續掙紮,同時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摘。

    掌心之中已多了一個黑『色』的口袋,林軒看了一眼,將牠像頭頂拋去。

    鬼哭之聲大起,從袋口之中噴出無數黑霧,麵影影綽綽,竟似有無數怪物出現了。

    “煉屍?”

    驚愕的聲音響起,紅粉老魔無比詫異,雖然從一開始,他就看出這少年並非普通的凝丹期修士,可他身上的氣息,顯然是出身道家的樣子,怎麼會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就算是修魔者也很少精擅此道啊!

    鬼修之中通曉此類神通的也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“小子,天屍上人與你是何關係?”

    紅粉老魔滿臉懷疑,難道大水衝了龍王廟,據他所知,除了極惡魔尊,能夠『操』控如此多高階煉屍的也隻有天屍上人。

    而那家夥,正是他臭味相投的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“天屍上人是我師弟!”

    林軒的回答讓老魔一愣,而鐵甲屍已毫不客氣的撲到了近前,口吐屍氣,手中的長戈更是狂舞不止,狠狠的向著紅雲攢刺。

    這些上古煉屍的修為非同小可,不僅力大無窮,而且神通不弱於築基後期的修仙者,三十幾頭一起攻擊,所產生的破壞力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那紅雲一陣翻湧,竟隱隱有要潰散的先兆了。

    林軒臉『色』一喜,卻並沒有就此放鬆警惕,左手一翻,取出了一打符籙來。

    趁他病,要他命,對待敵人一定不可以手下留情,老魔一時不察,處在了下風,林軒自然要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手腕輕抖,法力注入,符籙化為了無數的火球,呼嘯著像對方砸去了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先將對方的魔雲破去再說,就算不能將對方重創,也會將他的信心打擊不少。

    暴風驟雨般的攻擊,讓老魔眉頭一皺,但臉上卻沒有絲毫驚慌,雙手掐訣,渾身的靈力沛然而出,那魔雲一收一縮,化為了一層紅『色』的護罩。

    然而護罩卻與尋常的有所不同,並非光幕,而是一種類似水晶般的詭異固體,其表麵,更是布滿了密密麻麻,長短不一的尖刺。

    林軒也算見多識廣,但這樣的護罩卻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火球轟在其上,並不能損其分毫。

    老魔伸出舌頭,『舔』了『舔』嘴角,眼中閃過一絲殘忍的光芒,雙手一掐,如幻影般急速揮舞,口中輕喝。

    “爆!”

    聲音聒噪難聽,有若金鐵交鳴。

    而那水晶的表麵,卻靈光大盛,尖刺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林軒臉『色』大變,不暇多想,忙伸出手來,衝著頭頂的靈鬼袋一點,一道霞光從麵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可惜為時已晚,那些晶瑩的尖刺有若萬箭齊發,伴隨淒厲的破空之聲,已然爆『射』了出來。

    叮叮當當一陣『亂』響,屍血漫天,三十幾具煉屍成了第一道殉葬品,被打得七零八落,林軒眼中閃過一絲痛惜之『色』,但這時候也沒有什麼心情去多做計較了。

    那些冰晶快若閃電,幾乎是一眨眼就來到了麵前,好在林軒在動手之前,就已經將符文古盾祭起,這時候隻消往麵注入靈力。

    林軒並不慌『亂』,他雖然年輕,但有自信,此盾乃是古寶,擁有驚人的防禦,隻要不出意外,應該可以擋住這如迅雷閃電般的攻擊。

    可惜這回是林軒輕敵,老魔乃最令人痛恨的邪修之一,若沒有兩把刷子,早就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那些冰刺看似普通,單個威力還遠勝一般的法寶,如此多的數量,就算是元嬰期老怪沒有提防也會被打得狼狽而逃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的思維,兩人鬥法,最初肯定是試探試探,他做夢也不曾想,自己一出手就是絕招。

    隻是這樣一來,那兩個小妞可惜了點。

    但凡事不能兩全,這個少年身家如此豐厚,滅了他,自己可以發一筆小財。

    在林軒驚訝的目光下,古盾所化的光幕劇烈顫抖,很快就出現一條條清晰的裂紋了。

    嘩啦……

    有如玻璃破碎,光幕在連續的打擊下,終於不堪重負,化為了虛無。

    天空,都被閃亮的冰晶布滿了,牠們有若洪水一般,頃刻間,將林軒和兩女吞沒。

    紅粉老魔的嘴角邊『露』出得意的笑容,這少年神通不弱,可惜不該與自己動手。

    然而這個家夥同樣沒有高興多久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眉頭一皺,顯得茫然而驚愕,怎麼可能,對方的神識並未消失,別說他,甚至連那兩個小丫頭都好好的活著。

    自己這招“天晶滅絕”神通並非普通的法術,乃是用天晶珠這頂階的古寶催發本身近三分之一的真元才成型的。

    其威力之大,當初追殺自己的那元嬰期老怪都曾吃了不小的苦頭,這小子居然……

    紅粉老魔又驚又怒,隱隱覺得自己今天招惹這小子有些輕率了,然而事已至此,他但總不能掉頭離去。

    何況自己想走,對方還不一定願意。

    要麼不做,要麼做絕,既然已經撕破臉皮,那就要斬草除根才可以。

    老魔的表情凝重無比,依舊懸浮於半空,狂風吹過,衣袖獵獵飛舞,雙手疊於胸前,掌心之中,托著一晶瑩透明的寶珠。

    此物就是天晶珠古寶了。

    剛才那一擊,乃是他的必殺絕技,威力無比,就是太耗真元了些,老魔略一躊躇,從懷中取出一粒猩紅似血的丹『藥』。

    此丹約有杏仁兒大小,散發著一股刺鼻之氣,老魔一仰頭,將牠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『藥』顯然不是普通之物,服下以後,老魔滿臉通紅,猶如要滴出血來,但很快就恢複了常『色』,而他原本已經損耗了的真元,居然在一瞬間補滿,甚至與剛才相比,修為還略提升了幾分。

    能夠恢複法力的丹『藥』不少,可如此神效的卻聞所未聞,上古時期或許有,但也要差上一籌。

    老魔服用的血煞丸乃是取巧之物,乃是數萬年前一位魔道的煉丹大師研製出來的,雖然有快速回複法力並提升修為的效果,然而後遺症也很大。

    輕則元氣大傷,重則掉落一個境界。

    老魔得到此丹已有百年,一直妥善保管,即使被一線峽眾修士追殺之時,也不曾用,可這回,他心中有一股強烈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說不清楚此征兆從何而來,但老魔相信自己的直覺,所以一狠心,服下了『藥』丸。

    感覺渾身法力補滿,修為恢複到巔峰狀態,他這才心中大安的凝神像前麵望來。

    這一看,再次滿臉愕然。

    林軒與兩女完好無損的懸浮在那,身上哪有半點受傷的痕跡。

    令他心驚的是以林軒為中心方圓百丈的範圍,居然是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,寒氣肆虐。

    不少冰晶一進入這個範圍,就被凍住,變成了一根根可笑的白『色』冰柱。

    假如僅僅是這樣,還不足以讓老魔動容,最多說明對方精擅冰屬『性』的功法罷了。

    讓他感覺不可思議的是,寒氣如此冰冷,可以將自己的攻擊凍結,可在那漫天的寒氣之中,還懸浮著數十個頭顱大小的火球。

    熊熊燃燒,組成了一麵耀目的火牆,有少數特別強壯的冰晶,並未被凍住,卻一頭紮入了火牆之中。

    嗤嗤聲響,被化為了嫋嫋青煙。

    紅粉老魔不由『舔』了『舔』嘴角,這是什麼神通?眾所周知,水火不相容,可那些寒氣與火球,卻似乎互不影響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看不出喜怒,表情平靜無波,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的,可老魔的目光,很快就落在了林軒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的左右手,各持有一銀環,銀環不大,直徑僅有尺許,可表麵卻流曳著非同一般的靈光,正是九天明月環法寶。

    人的名,樹的影,紅粉老魔曾與太白劍仙齊名,雖然後者已經隕落在自己的手,但慘烈的戰鬥依舊讓他心驚。

    林軒並不想再經曆一次這種夢魘般的鬥法,所以將剛剛煉好的法寶也祭出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和老魔對視一眼,伸出手來,對著前麵一點。

    原本七零八落的煉屍掙紮著站起,搖搖晃晃的像這邊飛了過去,紅粉老魔略一猶豫,並沒有阻止。

    林軒皺眉打量了一下煉屍。

    僅剩下不足二十具,且千瘡百孔,甚至斷手斷足,還好是不死的怪物,否則就算元嬰期老怪受此重創也早魂歸地府。

    不過沒有關係,隻要待在靈鬼袋多休息一些時間也能恢複如初。

    “好,老夫還真是小看了道友,沒想到閣下還真有如此逆天神通,不如我們休戰如何?”紅粉老魔略一躊躇,出人意料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休戰?”林軒眉頭一挑,不置可否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說起來我與道友無冤無仇,隻不過是有一些誤會罷了,君子不奪人所愛,既然道友對這兩女如此看中,那我也就不再強求,我們就此罷手。”紅粉老魔已恢複了平靜的神『色』,顯然剛才的交手讓他對林軒也有那麼幾分忌憚了。

    “哼,閣下說得輕鬆,你先是居心叵測,跟蹤林某,交換不成就動手搶奪,現在說停下就想停下麼?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,頗有幾分得理不饒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紅粉老魔氣得胸口起伏,向來隻有他蠻橫無理,沒想到今天碰見更會顛倒黑白的人物。

    自己是動過交易不成就訴諸武力的念頭,可還沒來得及行動……明明是眼前的少年先動手。

    然而狡辯沒用,修真界講究的是拳頭,對方如此是想要獲得一些好處,紅粉老魔畢竟是活了幾百歲的人物,很快就將怒氣壓下來了。

    這個少年的實力深不可測,雖然打下去自己不一定失敗,但勝算也並不高,略一權衡,他決定暫時退讓,日後打聽清楚了對方的底細再報仇。

    想到這,他臉上恢複了平靜之『色』:“那道友意欲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,道友想要罷手也並無不可,但些許補償總該要表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老夫雖然並不富裕,但多少還是有一些晶石,這一萬就算是賠償閣下的損失。” 紅粉老魔哼了一聲,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個箱子。

    陸盈兒兩女麵麵相覷,這形勢變化得也太快了些,同時也為對方的大手筆震撼不已,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拋出上萬晶石。

    要知道像她們這樣的低階弟子,辛苦供門派驅使,勞心勞力,一年也就能賺十幾塊晶石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並不滿意。

    “道友誤會了,在下並不缺晶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麼?”老魔眉頭一皺,表情陰厲無比,以前都是他敲詐別人,如今反過來,自然感覺十分憋氣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動怒,既然是補償,總要拿出一些誠意,林某胃口不大,道友隻消將剛才那塊高階晶石贈予在下,我就心滿意足,絕不敢再糾纏古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紅粉老魔滿臉驚怒,仰天狂笑了起來:“好,看來閣下真不將古某放在眼,還是以為我真的怕你?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他雙手一舞,變幻了一個法訣,那天晶珠在胸前旋轉,靈光大放了起來。

    轟隆隆,飛沙走石,天『色』驟然昏暗,雖然還不清楚對方要施展何種逆天神通,但看這先兆,絕對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20 10:43:17  ExecTime:0.4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