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四百六十一章魔嬰訣與絕毒丹

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一章 魔嬰訣與絕毒丹

    血魔尊者想要恢複昔日修為,需要大量生靈的精血,凡人亦可,不過修士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他在夫『婦』二人身上種下禁製,讓他們奉自己為主,然後偷偷將門下弟子帶來,給自己做血祭之用。

    當然,做為交換,他也給了二人不少好處,傳授了一套威力非凡的魔功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曹月擔心的也正是這個,她咬了咬嘴唇,有些擔心的開口:“師兄,以前我倆的主修功法,雖非正宗的道門玄功,但也是頗為有名的正道功法,如今突然改修魔道邪功,你真不怕出問題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周冕略一遲疑,才苦笑著歎了口氣:“若是普通的魔功,為夫自然不會涉險,可這《魔嬰訣》實非一般的功法可比……”

    天下之大,奇人輩出,據血魔尊者所言,這《魔嬰訣》乃是百萬年前某位不知名的前輩所創。

    那位前輩才智通天,然而修仙的靈根卻隻能算是一般而已,雖然憑著種種際遇,修到了凝丹後期,但受資質所限,別說結嬰,就算想要再進一步,達到凝丹期頂峰也是奢望了。

    雖然悲哀,但也沒有辦法,人力有時而盡,強求不得。

    然而這位前輩卻不甘心,於是剩下的一百年,他收集了許多魔道典籍,想要創立出了一種另辟蹊徑進入元嬰期的方法。

    此人的野心不可謂不大,然而魔道邪功,雖然注重取巧,可元嬰期又哪有那麼容易達到。

    不過這位前輩倒也真的才智通天,雖然最後並未成功,卻也創出了《魔嬰訣》這種前無古人的驚人神通。

    修煉此功法以後,雖然並不能如願以償的真正結嬰,但在大成以後,卻可以在體內培養出一個類似於元嬰的魔嬰出來。

    魔嬰的神通,和真正的元嬰期老怪相比,自然是相形見絀,但卻遠非凝丹期修士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算是打破了修仙界境界的分級,介於元嬰與凝丹之間的一個存在。

    血魔尊者也是無意間得到了這本功法,不過他那時已經是元嬰期修士,所以並沒有在意,但對於周冕來說,誘『惑』則是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唯一的障礙,是夫『婦』二人乃正道修士,而這《魔嬰訣》卻是邪道秘法,分屬陰陽靈力,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周冕大為沮喪,不過血魔尊者不愧是見多識廣的上古老怪,居然提出了一個解決的方法,由他本人,親自像二人的身體,灌注精純魔氣,這樣以他的魔氣為引,慢慢的汙染同化二人體內的靈力,讓其能夠逐漸適應並修煉魔功。

    可這種方法真的安全嗎?

    曹月最近修煉的時候,常常感覺體內熱血如沸,雖然與走火入魔不同,但也絕非什麼好兆頭。

    “師妹,妳多慮了,尊者不也說了,這是我們體內靈力尚未完全被侵蝕同化的緣故,隻要尊者修為恢複,為我們多灌注幾次魔氣,不良反應自然會消失,一旦《魔嬰訣》大成,除了那少數幾個老怪物,這幽州修仙界不還是任我們縱橫?”周冕說到這,眼中閃過一絲狂熱。

    看著丈夫興奮的表情,曹月也隻好選擇沉默,雖然擔心,但師兄說得對,開弓沒有回頭箭,既然當初做下了決定,如今是對是錯,也都隻好硬著頭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師妹,妳也無需太擔心,尊者還用得到我們二人,何況……”說到這,周冕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傲然:“為夫雖然不是元嬰修士,但還有些見識,這《魔嬰訣》確實是罕見的驚人神通,灌注魔氣的方法雖然有些駭人聽聞,但依靠牠,我們不也煉成了《魔嬰訣》的第一層,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,隻要小心一些就,何況仙道本就艱難,冒一些危險也是不可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但願!”曹月歎了口氣,將這件事情暫時拋下:“但林軒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為兄自會像尊者解釋,暫時不能用門內弟子血祭,待我去找些凡人,雖然他們的血肉精魂遠遠無法和修士相比,但至少可以平息尊者的怒氣。”

    “也隻能如此了,那師兄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中有數,倒是師妹,妳要多多留意林軒,千萬不能讓他看出什麼。”周冕臉『色』一沉,有些不放心的叮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可他與那兩個私逃的女弟子一起回來,這分壇中發生的事情,肯定已經聽說。”曹秀眉微皺,有些不放心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沒有關係,那些低階弟子除了惶恐,本身也不知道內幕,何況林軒既然來到這,就算那兩個丫頭沒說,遲早也會從其他弟子口中聽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曹月點了點頭,而就在這時,一道火光從窗外飛了進來,曹月沉入神識,略一掃視,表情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師妹,出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師兄,我們安排的眼線回報,說那兩個丫頭,剛剛去了林軒的閣樓一趟,待了約有一個時辰之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周冕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沉『吟』起來:“可知道是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林軒在閣樓周圍布有禁製,眼線無法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來我們這位少門主,可不是一位簡單的人物,年紀雖輕,做起事情,卻滴水不漏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要不找機會除去那兩個丫頭,我總覺得,將她們留下來,會是一個禍害?”別看曹月是女人,心可不是一般的狠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這兩人絕不能動。”周冕卻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為什麼?”曹月有些不解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師妹,妳好糊塗,林軒既然與她們有牽扯,那殺了兩女豈不是打草驚蛇,這樣做是最愚蠢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留下她們,萬一養虎為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養虎為患?,師妹,妳也太高看劉芯與陸盈兒,區區兩個靈動期的低階修仙者,我們動動手指就能將她倆滅了,難道還能翻得起天來麼?”周冕臉上『露』出一絲輕蔑的笑容,隨即話鋒一轉:“當然,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管,適當的找人監視一下就行了,重點還是要放在林軒,但願他能早點離開分壇。”說到這,周冕的臉上已滿是無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同一時間,林軒則在刻苦修煉,雖然是在別人的地盤,但已經布下陣法,所以絕對安全。

    閣樓周圍的幾雙眼睛,雖然隱藏得很好,但又如何逃得過林軒神識的掃描,他隻不過是故作不知罷了。

    居然派人來監視自己,看來那對凝丹期的夫妻,確實心中有鬼,可惜這種方法太愚蠢。

    此時林軒盤膝坐在地上,而他的身前,則擺滿了大大小小數十個錦盒,盒蓋開著,麵裝著各種各樣的草『藥』。

    然而這些可不是煉製丹『藥』的天材地寶,無一例外,全是劇毒之物。

    當初在奎陰山脈,趁著混元老祖與昊天鬼帝大打出手,林軒偷偷潛入天星宮,結果在遇見百毒神君之前,先經過了一個『藥』園。

    麵栽種的,就是這些劇毒的草『藥』。

    雖然當時林軒也沒想到會有什麼用途,但既然遇見了,豈能放過,當然是先搜刮了再說。

    那時隻是存了占便宜的心理,現在想想,還真是僥幸,假若沒有這些毒草,這玉筒中的功法,自己雖然已經參悟,卻也隻能看著幹瞪眼。

    據百毒神君所言,這上古殘篇乃是墨月族的鎮族之寶。

    當初他正是修煉了上麵的幾種神通,才將幽州攪得天翻地覆,甚至以凝丹期修士的修為,硬拚太虛真人這位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勝負如何,眾說紛紜,但據林軒所知,應該沒有落下風,這可是開創了曆史的先河,即使上古時期,也從未發生過這麼離譜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凝丹期大圓滿與元嬰初期表麵上雖然隻差了一個境界,但兩者的神通修為,卻天差地別,換一個凝丹期頂峰的修士,能夠在太虛真人手上堅持兩三招就已經燒高香,由此可見,百毒神君是多麼彪悍。

    而這玉筒簡中記載的,乃是一種毒焰。

    簡單說是以自己的本命真火為基礎,在麵加入種種不可思議的劇毒提煉而成的。

    在修真百藝,用毒隻是末流小技,但在巫師的修煉體係,則隻能用博大精深來形容。

    這種毒焰威力之強,令人匪夷所思,元嬰以下修士,幾乎是沾之立斃,甚至連法寶,也能腐蝕融化。

    當看到這段介紹之時,林軒心中大喜,與同階修士相比,他不論神通還是法寶,都遠在對方之上,然而遇見厲害的對手,還是常常陷入苦鬥,比如說不久前,對上太白劍仙,究其原因,就是缺少殺手。

    九天玄功和玄魔真經中做為頂階佛那功法,麵自然也記載有不少厲害的秘術,比如說林軒上次偶然施展出來,幾乎救了自己一條小命的移形換位神通。

    但一來,這類秘術對法力要求過高,以他現在的境界,還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,二來,兩本功法中真正厲害的神通,乃是元嬰期才能修煉,他現在雖然心癢,但也隻能看著眼饞。

    何況林軒知道,自己雖然同時兼修兩本頂尖功法,但不論哪一種,與墨月族的鎮族之寶相比,都還是要稍遜一籌。

    那上古殘篇才是真正逆天的東西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身前的諸多毒草,林軒再次將神識沉入玉筒簡中,過了好一會兒,歎了口氣,臉上滿是為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,這毒焰難道很難練?”月兒緩緩睜開了雙眸,有些不解的開口,與林軒朝夕相處了這麼久,少爺做事情向來幹淨利落,很少看見他這麼猶豫不決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林軒搖了搖頭,眉頭卻依舊深鎖:“這毒焰雖然威力非凡,但卻並不難練,甚至可以說很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那少爺為什麼為難?”月兒聽得一頭霧水,俏臉上滿是奇怪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將手中的玉筒簡遞了過去,月兒一怔,心懷疑『惑』的注入神識,她沒有像林軒那樣看得仔細,但僅僅是略一瀏覽,表情就陰沉了下去:“修煉此神通,居然要服食絕毒丹。”

    絕毒丹為何物,在這種毒焰修煉方法的後麵,做了清楚的注解。

    顧名思義,乃是用數十種劇毒之物,精心煉製而成的,珍貴無比,其價值不在提升修為,突破瓶頸的丹『藥』之下。

    乃是天下有名的奇毒之一,無解,元嬰期以下的修士中了,必死無疑,便是元嬰期老怪,雖然能用其精深的修為將毒『逼』出來,但也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,且會元氣大損不少。

    當然,既然是作為一種修煉的手段,玉筒簡中自然有如何避免被絕毒丹傷害的方法。

    如何運轉靈力,將絕毒丹包裹起來,不讓牠的毒『性』危害身體,反而慢慢的與本命真火融合,修煉這種驚人神通。

    然而說說容易,這個過程卻是難『操』控以極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出差錯,那時候可就真正陷入萬劫不複了。

    百毒神君那老家夥,究竟安的什麼心,給什麼不好,偏偏讓自己修煉這種危險的東西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破口大罵不已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道,百毒神君此舉,自然是有他的用意,目的是考驗他的膽識。

    修煉此神通,要冒生命的風險,但收獲也絕對夠豐厚,同樣的,林軒以後若要想真正開啟那上古殘篇,就不得不挑戰混元老祖,必須擊殺掉這個元嬰期老怪物,並且取得他的精血,風險與回報也是同樣的。

    百毒神君希望林軒日後為他報仇,所以才故意挑選這麼一個危險的神通,磨練林軒的膽識,也算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練,還是不練,對於林軒來說,是一個很難的選擇。

    猶豫了一會兒,林軒的表情逐漸變得堅定起來,拿起玉筒簡,將神識注入麵,再一次參悟起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真要修煉?”月兒的俏臉之上,滿是擔心之『色』:“依小婢看,不如算了,這毒焰雖然威力非凡,但以少爺的手段,其實並不需要冒這個險。”

    “月兒,妳錯了,我修煉此神通,並非僅僅是因為魔炎的威能,還有別的理由。”林軒放下玉筒簡,麵『露』詭異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月兒一怔,依舊不懂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23:14:07  ExecTime:0.47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