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四百五十八章巫術神通與血契
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八章 巫術神通與血契

    林軒盤膝坐在靜室,雙眸緊閉,渾身青芒閃動不已,雙手各掐了一道法訣,平放於胸前。

    而他的頭頂三尺之處,則懸浮著一個翠綠欲滴的玉筒簡。

    少頃,林軒睜開雙眼,伸手一招,那玉筒青光一閃,飛回到了他的掌間,

    林軒將此物貼於額頭,神識注入……

    這次出行,林軒可謂曆經風雨,但收獲也是極其豐富,特別是在奎陰山脈,與百毒神君一番交易,林軒得到了墨月族傳承千年的東西。

    可惜那功法殘篇需要混元老祖的精魂才能開啟,這玉筒中記載的僅為其中的一種神通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威力也是非同小可,練成了足可讓自己的修為暴漲一大截。

    當然,如今這短短的時間,林軒也沒有精力修煉,不過是忙偷閑,稍加參悟而已。

    約一盞茶以後,林軒放下玉筒,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“少爺,怎麼了,難道此功法還不能修煉?”玥兒清脆的聲音回響於耳邊。

    “不,百毒神君沒有騙我,隻不過……”林軒話音未落,突然一道火光從外麵飛了進來。

    是傳音符!

    林軒伸手取出,用神識一讀,又轉頭看了看窗外的天『色』,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笑容:“那兩個丫頭倒也不傻,無需我吩咐,就知道自己過來,倒也是可造之才。”

    喃喃低語了一句,讓玥兒回到衣袖,然後取過陣盤,屈指一彈,將禁製打開。

    很快,兩位苗條秀麗的女子,蓮步輕移,進入了視線。

    正是陸盈兒與劉芯兩女。

    “參見少主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目光落在兩女的身上,陸盈兒還好,雖然臉『色』有些發白,但表情還可算是鎮定,至於劉芯,與她師姐相比,心理素質則明顯要差上一些,兩隻小手,緊緊的拽著衣服,雖然沒有發抖,但緊張之情也是顯『露』無疑了。

    “別怕,若要滅了妳們,我不會等到現在才動手。”林軒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少門主言重了,今天若非您出手,我姐妹二人早已魂歸地府,對於少主,隻有感激,絕不會有任何不敬的心理。”陸盈兒再次斂衽一禮:“隻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麼疑問盡管開口,不用遲疑,即使說錯了,我也不會怪妳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陸盈兒起身,理了理有些紛『亂』的秀發:“屬下隻是有些不解,我和師妹隻是靈動期的低階修士而已,少主何以青眼有加?”

    此女雖然聰明,但這一點卻怎麼也想不通,她可不會花癡的認為少主是看中了自己和師妹的姿『色』。

    雖然平心來說,自己和芯兒也算美女,但也絕非國『色』天香的那種,而林軒不僅身份尊崇,且已經凝丹成功,他若想要收些姬妾,大把『色』藝雙全的女子會趨之若鶩,根本就不可能看上自己這兩個青澀的小丫頭。

    可回想與少主見麵的經過,他對自己和師妹一直非常照拂,甚至頗有幾分看重,這究竟是為什麼?

    陸盈兒雖入門未久,但關於這位少主的傳說,平日也聽師兄妹們議論了不少。

    說句不敬的話,雖然很神秘,但有一點大家卻分析得非常清晰,林軒做事情像來皆有目的,屬於無利不早起。

    自己和師妹隻是靈動期的低階修士,身上能有什麼被他看中的東西?

    但林軒救自己兩人肯定有他的目的,這一點乃是確定無疑,所以盡管少主沒有對自己和師妹種下禁製,可一到天黑,陸盈兒和劉芯還是悄悄溜了過來,等待謎底解開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我喜歡聰明的女子,既然妳話已經說到了這,那我也就不再遮遮掩掩,開門見山。”

    “還請少主吩咐,屬下這條命都是您救下的,若有什麼需要,弟子一定赴湯蹈火。”陸盈兒神『色』堅定的說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滿意之『色』,又將目光轉向另一位少女了。

    劉芯有些緊張,但也沒有絲毫猶豫,顯然來之前已經將一切想得很清楚:“少主,芯兒不會說話,但我與師姐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”

    林軒詭異的笑了笑:“正如妳們所言,今天若非我援手,妳倆已魂歸地府,比起隕落,成為我的奴仆,這個要求,似乎並不為過。”

    “讓我們奉您為主?”兩女對視一眼,表情皆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並非普通的效忠,而是要用妳倆的一縷精魂,與我簽下主仆血契。”林軒說到這,手一翻,掌心之中已經出現了一龍眼大小的黑『色』圓珠,正是可以容納人精魂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少主這是何意?”陸盈兒表情一變,但臉『色』又有些茫然:“您是本門未來之主,我倆本來就會效忠。”

    “哼,妳說靈『藥』山嗎?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:“我不覺得這個少主的身份有何尊崇,何況通羽真人那老家夥已經準備結嬰了,如果不出意外,起碼還能夠再活個五六百年,什麼時候能夠輪得到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聽著這番大逆不道的言語,兩女目瞪口呆,過了半響,才反應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少主的意思,是想要建立忠於自己的勢力,可為什麼會找上我倆,我與師妹法力低微……”陸盈兒還是滿頭霧水,林軒就算想要拉幫結派,目標也應該是高階修士才對。

    “這些妳就無需『操』心了,我自有道理,隻問一句,妳倆願不願意,答應之前,我也會將話說清楚,一旦成為我的手下,就絕對沒有反悔一途,從此妳們的『性』命,就歸我所有,不管是刀山火海,隻要我需要,妳們就都得跳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的表情有些陰沉,一番話已說得兩女臉『色』大變,不過隨即,他的聲音又和緩起來:“當然,妳們也無需害怕,剛才我也不過打個比方,若非萬不得已,我不會置於自己的手下於險地,相反,平日妳們反而會得到諸多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好處?”

    “不錯,對於自己人,我從來不會吝嗇,修行上的指點不用說,一些靈『藥』晶石本人還是有的,何況,我既是本門少主,暗中自然會對妳們二人多加照拂,相信用不了多久,妳們就會在一同入門的師兄妹中脫穎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就是如此,妳倆可以考慮考慮,一炷香後回答我是否願意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林軒閉上了雙眸,又重新開始打坐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時間自然是轉瞬即過,林軒雖然沒有睜眼,但神識也將兩女表情的細微變化掌握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管是陸盈兒還是劉芯,表情都陰晴不定,也難為了兩個丫頭,這麼短的時間,就要做下如此重大的決定。

    這也是林軒故意的,算是對兩女心智的一番考察了。

    “好,時間到了,妳們可已經想好?”林軒聲音低沉的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,屬下可否先問你一個問題?”陸盈兒傳音和劉芯商量了幾句,略帶遲疑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和師妹不同意,您會不會殺人滅口?”小丫頭倒問出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,不過說這話也確實需要幾分勇氣,好在林軒倒並沒有生氣。

    “哼,今天妳倆確實看到了也聽到了一些本不該知道的事情,如果我說就這樣放過妳們,未免太虛偽,我說過,本少主不想撒謊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這,兩女已臉『色』大變,哪知道林軒接下來的話語,又讓她們愕然。

    “但我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可少主你不是說……”陸盈兒的表情明顯不信。

    “哼,你當本少主真是嗜血狂魔,雖然踏上仙道以來,隕落在我手中的修士著實不少,而且其中不乏無辜倒黴之人,但我出辣手,總都有一定的理由,至於妳們兩個丫頭,不殺,我也有解決的辦法,不用『亂』猜,誓言本少主從來不信,但一些去除記憶的神通我還是會的,所以用不著一定要殺妳倆。”

    林軒說到這,歎了口氣:“好了,言盡於此,妳倆作何選擇,奉我為主,還是被抹去這一段記憶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少主直言,奴婢願將身家『性』命交予主人,終身不悔。”兩女對視一眼,盈盈下拜。

    “哦,這麼肯定,一會兒簽了血契,可就真的不能反悔。”林軒並沒有『露』出歡喜之『色』,反而提醒起兩女來。

    “主人放心,小婢已經想得很清楚,絕非一時衝動。”

    陸盈兒微微一笑,她所說乃是實情,之所以答應奉林軒為主,乃是綜合考慮了各方麵的利弊,才最終做出的決定。

    既非為了報恩,當然也不是因為傳說中的王八之氣,別看陸盈兒法力不值一提,心機可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仙道艱難,特別對於女子,更是如此,幽州有名有姓的高階女修,數量極其稀少。

    近萬年來,還沒有出現元嬰期前輩,便是當代較為有名的凝丹期女修,也僅有歐陽仙子等寥寥數人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,雖然機緣巧合,得以拜入了靈『藥』山這樣的名門大派,可自己與芯兒的靈根資質,隻能算是一般。

    說不上壞,但也並不出彩,按照正常的修煉軌跡,在門中默默無聞的苦練個數十載後,大約有半成的機會築基。

    不用懷疑,沒有看錯,這就是修仙界的現實,每進一步,都是千難萬年,即使是名門大派,除了少數天才,普通弟子,每一百人,也不過有五六人能夠步入築基。

    而靈動期的低階修士,除了會一些粗淺法術,並不算真正踏上了仙途,甚至連壽命都與凡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才會出現一些低階修士,自暴自棄,結交官府,隻圖一時的安樂,為同道所不齒。

    不是他們在深山之中耐不住寂寞,而是修仙之路真的太難了。

    與其這樣默默無聞下去,不如搏一搏。

    雖然這僅僅是與林軒第二次見麵,但對於這位少主的人品,兩女卻已經信得過。

    假如他僅僅是為了『操』控自己,根本就無需這樣麻煩,自己和師妹已經違反了門規,他大可以用這點做為要挾,讓兩人俯首聽命。

    並且在兩人身上下一些歹毒的秘法,讓兩人就算心生怨恨,也不敢背叛。

    可林軒沒有這樣做,將一切攤開說清楚,甚至未來可能赴湯蹈火也沒有絲毫隱瞞。

    至少這一點,少主很真誠,就如他所言,如果不到萬不得已,相信主人也不會輕易犧牲自己。

    有得到必然會有付出,總的來說,這是一場公平交易,兩女覺得,對自己而言,利大於弊,當然,每個人看問題的角度有差異,少主不是白癡,心機更遠非自己兩人所比,他這麼做,肯定有自己的考慮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不反悔,這是最後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倆已經深思熟慮。”兩女的表情都堅定無比。

    “好,每人都有三魂七魄,妳倆隻需要交出其中之一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林軒微笑著遞出了手中的法器,當初自己和月兒也簽訂了主仆血契,但小丫頭乃是陰魂之體,而現在的情形則並不相同,人類之間要簽訂這個契約有幾個必要條件。

    一是身為仆人的一方要交出精魂的一部分,而是必須在完全自願,沒有絲毫抵觸的情況下。

    否則,有一方不願意,就算是元嬰期的修士,也無法強迫一名靈動初期的低階弟子。

    畢竟,這個契約傳承自遠古時期,苛刻無比,主人的一方對仆人擁有的權利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生殺大權不值一提,由於掌握有仆人的精魂,主人能夠輕易施展幾種秘法,讓對方求生不得,求死不得,那種痛苦,無法用言語描述。

    而且即使仆人日後的修為遠遠超過了主人,這個契約也沒有辦法強行解除。

    所以修士之間,願意簽訂這個契約的,即使從洪荒時期算起,也寥寥無幾,可以忽略不計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陸盈兒雖然身材苗條,容顏秀麗,貌似弱不禁風,其實『性』格卻很果決,既然做下了決定,也就不再有絲毫猶豫,像林軒行了一禮,從他手中接過法器,左手輕捧,右手則捏了一個法印。

    張開檀口,一核桃大小的綠『色』光團從嘴中吐出,那光團在空中滴溜溜一轉,然後從麵分離出了指尖大小的一點,被吸入到了寶珠麵,然後剩餘的光團重新回到了少女的身體。

    被取出了一縷魂魄,陸盈兒臉『色』有些發白,略顯疲憊,然後她將法器遞給旁邊的師妹。

    從『性』格來說,劉芯與師姐相比,要膽小內向一些,但行事風格卻頗為相似,少女同樣眼神堅定,施法取出了自己的一縷精魂。

    過程一模一樣,唯一的區別,是她的精魂是純白的,但這沒什麼好奇怪的,魂魄的顏『色』,本來就是隨機。

    林軒收回法器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滿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,接下來我們簽訂契約,妳倆,不可有絲毫抵觸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兩女乖巧的點了點頭,林軒微微一笑,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拍,從麵取出幾件必須的東西,然後輕而易舉的布置了一個簡單的陣法,讓兩女站上去。

    林軒雙手各捏法印,變幻個不停,很快,地上的陣法亮了起來,並從麵噴湧出赤橙黃綠等七彩光環,將兩女在包裹其間。

    隨後,林軒口一張,噴出一道細若發絲的青『色』劍氣,割破手指,分別取了兩滴血『液』,灑在了兩女的額頭之間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林軒一聲輕叱,那血『液』忽閃忽閃,竟變成了純金的顏『色』,然後沒入皮膚,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取過寶珠,深深吸了口氣,一青一白兩粒拇指大小的光團從麵飛了出來,被林軒吞入了腹,成功完成了血契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擺了擺手:“以後沒人的時候,不用這樣稱呼,直接叫我少爺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兩女齊齊點頭,顯得十分乖巧。

    “好,現在過來,讓我查看一下妳倆的靈根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爺。”

    陸盈兒蓮步輕移,走了過來,大大方方的遞過來一隻皓腕,而劉芯則要羞澀一點,雖然同樣乖巧的將手伸出,但臉上已經多了一層紅暈。

    林軒啞然失笑,先替陸盈兒號脈。

    將法力注入,略一探查,心中就有了大概,然後又握住劉芯的纖手,片刻後放開。

    “少爺如何?”

    兩女的臉上同時『露』出關注之『色』,雖然入門的時候肯定已經檢查過,不過負責的仙師,不過是區區築基初期而已,如何能何眼前的少門主相比。

    “嗯,盈兒是水屬『性』,芯兒是金屬『性』,雖然沒有出類拔萃,但還是中等偏上的資質。”林軒淡淡一笑,臉上的表情無驚無喜。

    然而兩女卻大感失望,這樣的結果,與剛入門時的情況一樣。

    林軒也是從低階修士走過來,而且當初麵對的情況更糟,自然知道兩女為何煩惱,微微一笑,安慰道:“不用灰心,若是按照正常,以妳倆的資質,能夠築基成功的希望自然不大,但如今有我照拂,情況自然大不一樣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少爺,你有把握讓我們將築基的幾率提高?”兩女又驚又喜的道。

    “哼,提高幾率算什麼,隻要妳倆不偷懶,刻苦修煉,築基,不過是小事一件而已!”林軒臉『露』傲然之『色』的道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6 02:16:15  ExecTime:0.5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