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二百九十九章璿璣心得


    第二百九十九章 璿璣心得

    這個推斷並不難。

    林軒要想辦法找到另一個儲物袋。

    不是為法寶,也不是為麵可能有的煉器材料,而是玉筒簡。

    在修真界,陣法師可是比煉丹術更加稀有的職業,且敝帚自珍,在坊市中,隻要有晶石,總還能買到一些粗淺的煉丹術。

    但與陣法有關的資料,卻絕無僅有,最多也就有一些垃圾的陣符出售。

    對於此道,林軒心儀已久,眼前機會自然不會錯過,可對方的儲物袋不知道藏哪去了……

    林軒撓了撓頭,眼中閃過一縷異『色』,肩頭微抖,渾身黑芒閃過,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詭異起來了。

    這陰陽訣確實妙用無窮。

    林軒以手做爪,虛空一抓,一團漆黑如墨般的鬼霧憑空出現,將兩具修士的遺骸包裹在其間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現出凝重之『色』,雙手掐訣,念念有詞,身體周圍的陰寒之氣飄忽不止……

    少頃,其中一個骷髏頭飛了過來,在林軒麵前停下。

    更多的黑氣從林軒身上冒出,將那個骷髏頭包裹,伴隨著淒厲的鬼吼,一縷殘魂從那骷髏頭的天靈蓋中飛出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喜『色』,屈指一彈,一道黑『色』的光帶將牠卷了回來。

    此刻林軒施展的是《玄魔真經》中所記載的秘法。

    不愧是魔道第一人所修煉的神通,麵的種種秘術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比如說一般正道的功法,雖然也有讀取人記憶的搜魂之術,但也就對活人或者剛剛死去地生靈有用,而《玄魔真經》中的秘法,卻可以憑借一截骸骨,就將此人生前的一些殘存記憶讀出。

    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。人有三魂六魄,死後要墮入幽冥地府,但總有一縷殘魂寄存在生前的軀體上,舍不得離開。

    此秘術的原理就是將這殘魂找出來。

    當然,人死得也不能太久,如果過了百年,殘魂會自己消散。

    林軒看著被鬼霧所困住的綠『色』光點,僅有指頭那麼大。明顯靈智已失,但願牠還有生前的記憶。

    林軒口中念念有詞,放出神識……

    半響,林軒渾身黑芒一斂,又變得正氣凜然,那所餘魂魄地記憶雖然殘缺不全,好在倒找出了玉筒簡。

    林軒轉過頭,看了一眼左側的山壁。黑漆漆的,乃是鐵石。

    此物與凡間的精鐵硬度相似,對於修真者來說,卻沒有什麼用途,不過林軒從一本書上看到過。鐵石還有屏蔽神識探測的效果,可惜不是很明顯,故而容易被忽略。

    略一沉『吟』,林軒虛空一抓。一隻巨大的青『色』鬼爪,狠狠的紮進了鐵石麵。

    轟隆隆巨響傳出,此物雖硬,但在林軒的仙術麵前,卻有如豆腐,不一會兒,山壁上就被開了一個深不見底地大洞。

    林軒將神識探入其中,少頃。臉上出現了一絲喜『色』,意念動處,青『色』鬼爪裹著一物飛回來了。

    手中握著玉筒,看了一眼那由青『色』鬼爪開辟出來的大洞,足有七八丈深,也不知道當初那陣法師是如何將牠藏進去的,更不明白對方臨死之前這麼做又有何意義。

    林軒喜滋滋的將神識沉入玉筒簡。

    璿璣心得!

    僅僅看了開篇的四個字林軒臉上就『露』出了驚訝之『色』,難道……

    壓抑著喜悅地心情繼續往下讀。

    一盞茶以後。林軒收回神識。將玉筒簡放入儲物袋,然後邁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雖然臉上的神『色』平靜以極。但林軒的心情卻是狂喜。

    他僅僅看了千餘字,全都是對於玉筒簡主人身份的介紹,原本他以為對方隻是一位普通地陣法師,哪知道卻是這樣的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璿璣散人!

    如果放在三十年前,對於幽州的修仙者,這絕對是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幽州陣法師中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他雖然是散修,然而卻備受幽州各大門派的尊敬。

    就算是正道三巨頭的護派大陣出了問題,也是請他修繕改進。

    他所製作的陣盤陣旗,更是極端搶手地東西,此人吃香的程度,與靈『藥』山相比,也毫不遜『色』。

    陣法師本來也是地位超然的存在哦!

    甚至三巨頭的太上長老,那幾位元嬰期的老怪物都與璿璣散人平輩論交,由此一點,足可見他受重視的程度。

    通常,陣法師修為都不是很高,在修真百藝中,此道本就以博大精深聞名,想要精通陣法,修煉的時間自然不多,然而此人卻是天才,對於陣法一道,能夠舉一反三。

    他也是數千年來,幽州唯一一位凝丹成功的陣法師。

    林軒手中地玉筒簡,就是璿璣散人生平所學,尤其寶貴地是,麵的每一種陣法,都有他地點評心得。

    這一次算是撿到寶了,此物的價值,絲毫不比幽冥寒鐵遜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不動聲『色』,快步向前走去了,剛才耽擱了那麼久,可不要讓莫莽獨吞了寶物。

    按照地圖上的記載,穿過數條岔路,林軒來到了一寬廣無比的空間。

    兩旁是陡峭的山壁,一眼望去,足有數千丈高,顯得氣勢磅以極。

    而莫莽站在一處山壁的麵前,一動不動,仿若發呆。

    聽見腳步聲,莫莽轉過了頭來。

    “莫兄,怎麼了?”林軒打量了前麵的山壁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應該是古修士儲藏寶物的地方之一,可我卻沒有辦法將其開啟。”莫莽搖了搖頭,臉上『露』出一絲無奈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林軒走到近前,果然有一扇巨大的石門擋在前麵。

    林軒『摸』了『摸』,又冰又涼。沒有什麼異常,用手使勁一推,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林軒歪了歪頭,略一思索,將手收回,屈指輕彈,一道劍氣激『射』而出。

    那石門光暈一閃,一層藍芒浮現。輕易的將劍氣攤開。

    林軒皺了皺眉,不過倒也並不感到意外,重新伸出手來,呼的一下,掌心中燃燒起了淡金『色』的純陽丹火。

    “林兄,沒用地,你來之前,各種方法我都已經試過。對這古怪禁製都沒有效果,也不知道究竟是元嬰期的古修士,還是我們妖族化形期的前輩設下來的。”莫莽歎了口氣,有些無奈的低語。

    兩人雖然各懷鬼胎,但尋寶之前。還是需要通力合作,這幾句話,林軒還是相信對方,不過總要試上一試。

    將包裹著丹火的手掌向著石門貼去。

    尚未觸到。那詭異的藍芒再次出現了。

    金藍兩次的光芒交織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林軒隻感覺手掌上傳來一股巨力。

    轟地一下將他彈開,林軒體內靈力流轉,毫不容易才將其化解,眼中流『露』出一絲駭然。

    這東西明顯不像是陣法,倒像是是古修士憑借逆天神通所設下來的石門禁製。

    更詭異的是過了百萬年之久依然完好無損的運行著。

    倒是可以用蠻力將牠破除,但至少要求凝丹後期的修為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和那妖修聯手,也要花費數月之久。

    林軒可不想耽擱,他不知道田小劍如今的境況究竟如何。假如掛了倒也罷了,萬一那小子福大命大,沒事回到了這,甚至將極惡魔尊帶到這,那時候別說尋寶,恐怕連湯都喝不到了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的臉『色』不由得難看以極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他注意到石門的旁邊有著一些古怪地小字。

    字體不大。若非心細倒還真是不易發覺啊。

    林軒湊了過去。

    莫莽一愣。也麵帶喜『色』的圍了過來,不過隨即。卻『露』出一副茫然之意:“這是什麼,並非我們妖族的文字,在下不識。”

    林軒沒有開口,依然仔細辨認,臉上的表情忽憂忽喜。

    “怎麼,難道林兄認識?”

    “勉強能識一二。”林軒淡然的抬起頭。

    這是遠古時期,人類很生僻地一種文字,如今認得的人可以說萬中無一,然而恰巧,林軒是靈『藥』山少主,喜歡博覽丹書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些上古流傳下來的奇方,就是用這種文字寫成的。

    林軒雖不敢說全識,但也能大體讀懂這上麵所寫地東西。

    “林兄真是奇才啊,怎麼樣,找沒找到破解這們借口禁製之法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需要一位化形期妖族和一位人類凝丹期以上修士的鮮血。”林軒微笑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化形期?”莫莽皺了皺眉:“在下因為種族特殊的緣故,憑著三階之身,就可以化為人形,但嚴格說來,並不算真正的化形期,不知道可不可以。”莫莽眉頭一皺,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但現在又能怎麼辦呢,隻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,難道還真去找一化形期的妖族。”

    “林兄所言不錯,但願老天爺垂憐吧!”

    莫莽說到這,倒也並不遲疑,刷的一下,右手的指甲伸長,猶如利爪一樣,大股地鮮血立刻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林兄,夠了麼?”

    “不用這麼多,一滴就夠了。”林軒的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譏諷之『色』,袖袍一拂,一縷青光將對方的鮮血包裹,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啊?”莫莽表情一呆,連忙從懷中處處一張靈符,貼在左臂上,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林軒也取了一滴自己的鮮血,看著眼前的石門,臉上滿是凝重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2 14:50:52  ExecTime:0.5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