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二百五十九章群敵環視


    第二百五十九章 群敵環視

    “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,當務之急,是去奇『藥』穀看看,那乃本門的樞紐所在,如果一旦出了問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師兄,下法諭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位天目派的高手七嘴八舌,然而枯木真人卻一直閉著眼睛,充耳不聞,眾人雖然心中驚疑,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,卻不敢擅自行事。

    一來自然是掌門師兄威信素著,二來則是奇『藥』穀乃本門禁地,除了常年駐守於那的弟子,其他人,不得掌門法諭,是不準擅自闖入滴,故而即使是出了這樣的大事,他們也要先來枯木真人的洞府請示。

    正當幾位凝丹期修士焦躁不安的時候,枯木真人終於睜開了眼睛,然而臉皮卻抽搐了一下,聲音寒冷無比:“劉師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劉師兄真的遇害了?”

    雖然眾人多少已有些心理準備,可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表情還是難看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肯定,會不會是搞錯了?”

    麵對寧天宇的置疑,枯木真人並沒有顯出怒意,反而苦笑著歎了口氣:“我倒也希望是自己的法術出了問題,可我剛才一連像劉師弟發出了三道傳音符,都有如泥牛入海,若非已經遭遇不測,他怎麼會對我的詢問不理不睬。”

    眾人也都默然了下來。

    過了半響,寧天宇才重新開口了:“師兄,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去奇『藥』穀看看,但大家注意,不要走散了,對方能於重重禁製中殺了劉師弟,神通肯定非同小可。說不定會是元嬰期的老怪物。”枯木真人聲音陰寒的說。

    “嗯,說不定也有可能是內『奸』混入。”寧天宇『摸』了『摸』下巴,若有所思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也許吧,但不管怎麼說,小心總是沒有大錯,如今劉師弟已死,奇『藥』穀也情況不明,本門正麵臨最危險的處境。各位師弟更要好好保重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謹尊掌門法諭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起躬身行禮,枯木真人的大袖一甩:“出發!”

    各『色』遁光騰空而起,向著奇『藥』穀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靈氣地異常波動,不止是驚動了幾位長老高手。

    整個天目山,人聲鼎沸,築基期,甚至是靈動期的弟子都紛紛從自己修煉的地方跑了出來,驚疑不定望著天空中的氣團。

    有的驚恐。有的茫然,但更多的卻還是不安……

    或幾個好友聚在一起竊竊私語,或獨自一人長大了嘴巴木然呆視……

    也有不少機靈的,開始尋找自己地師長,想從前輩那了解一些情況。然而卻颯然發現本門長老居然一個都沒有出現,更大的不安開始在人群中蔓延。

    迎賓樓。

    住在這的都是來參加交易會的凝丹期高手,原本想等到明天一早再下山的,可睡至半夜。那驚人以極的靈氣波動卻將他們一個個都驚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天目山中人,但這些外來的高手既然全都金丹大成,哪一個不是大風大雨闖過來的,眼前這驚人地預兆代表著什麼,無不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時他們望著漂浮於天空中的青『色』氣團,有的驚訝,有的歎息,但幸災樂禍之人也著實不少。

    雖然不能就此肯定這附近靈脈的泉眼已經被徹底破壞。但天目派接下來地日子肯定難過以極,弄不好就會麵臨派毀人亡的危機。

    這些人中,散修僅有一兩個而已,至於其他的,背後也都有各自的門派與家族,尤其是距離天目山不遠地,此刻眼珠『亂』轉,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。

    二樓的某個房間。窗戶打開。清冷的月光照『射』下來,在房間的桌子旁邊。坐著兩個修士,一人穿黃衣,另外一個則青衫罩體。

    兩人乃是師兄弟,其中黃衣人名叫嶽通,青衫客則姓傅,單名一彪表字。

    此二人也是幽州北疆的修士,所屬宗派“雪影門”距離天目山不過二百餘,雖然實力無法和天目派相比,但擁有凝丹期修士,自然也就不容忽視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看那些青『色』的雲團,天目派的靈脈泉眼一定是被人毀壞,我們的機會來了。”傅彪雙手握拳,有些興奮地說道。

    然而嶽通望了望外麵,表情卻有一些遲疑,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傅彪見了,臉上閃過一絲不以為然之『色』:“師兄,你還在猶豫什麼,本門難道被天目派欺辱得還不夠麼?”

    “師弟,別『亂』說,我們兩派素來交好,什麼時候摩擦過。”

    “交好?”傅彪冷笑一聲,嘴邊滿是譏嘲:“那是建立在我雪影門忍辱負重的基礎上,這天目山的靈脈如此寬廣,綿延數十,就算容納數個門派修煉也是綽綽有餘,可天目山卻偏要一家獨大,將所有的靈脈全都占為己有,他們不過區區兩千多名修士,用得著這麼廣的靈脈嗎,可就算是浪費,也不願意分給我們分毫。”

    “這數十載來,師兄刻意與他們修好,恕小弟直言,說是曲意迎奉也不為過,可他們除了虛與委蛇,表麵上給你一點尊重外,什麼時候施舍過本門一點好處,師兄你數次提出,希望將雪影門的總壇搬到天目山的邊上,他們哪一次不是一口駁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難道你還要執『迷』不悟嗎,這天目派自私自利,且像防賊一樣的防著周圍地同道,為什麼?他們還不是拍我們有了好地修煉之地後,有更多的弟子能夠進階成為高階修士,從而對他們構成危險,甚至將天目山搶去?”

    “以前,我們是沒有辦法,雲海裂光陣威力無邊,可泉眼毀掉地話,此陣就算不破,也必定神通大減,我們何不……”傅彪越說越怒,但後來,更是激動起來了,整個人的臉上,都罩上了一層興奮的紅光。

    然而嶽通做為雪影門的門主,則要老成持重一些,雖然聽了師弟的一番陳述,同樣十分動心,可依然猶豫著道:“就算雲海裂光陣威力大減,可天目派的實力也遠在本門之上,冒然行動的話,無異於以卵擊石啊!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1:53:10  ExecTime:0.8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