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二百二十五章護派大陣

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五章 護派大陣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林軒起了個大早,與別的外來修士一起,在那位“仙客來”掌櫃的帶領下,離開小鎮,直奔天目山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禦器飛行,但也僅花了小半個時辰,就來到了主峰的山腳。

    林軒打量了一眼同行之人,居然有近兩百之多,其中自己這樣的散修僅僅占了少數,大部分都是宗門或者家族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且築基期修士居然有三分之一左右。

    “,兄台也是來參加交易會的嗎?”

    一清朗的聲音傳入耳朵,然而所說的內容卻純粹是廢話,想要搭訕的意思是顯『露』無疑啊!

    林軒回過頭,就看見一身穿白衫的青年,大約二十左右,星眉朗目,英姿挺拔,一看就是出身世家,然而表情卻略帶著一點拘束,應該是很少出門的那種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此青年看上去比自己還小上一兩歲的樣子,可修為居然也到了築基期,這著實讓他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原因無他,像自己這種是屬於特殊情況啊,放眼天下,誰能夠將靈丹當作是糖丸,便是元嬰期老怪的後人,也做不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少了『藥』力的幫助,想要在三十歲以內築基成功,據林軒所知,也就隻有寥寥幾位天才而已,眼前之人,究竟是何來曆?

    雖然心中好奇,但林軒可不想節外生枝,自己此行是想要收購萬象草而已,所以他僅僅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聲之後,就對身後那人不睬不理。

    “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,小弟姓田名小劍。乃是一名散修,兄台可願與我結伴同行?”

    散修?

    林軒心中冷笑一聲,不知道對方是故意裝傻呢,還是對自己有所圖謀,他這副打扮哪像是散修,別的不說,就這小子手拿的折扇一看就不像凡品,雖然林軒不知道具體有何功用。但肯定是價值不菲的寶物。

    幽州修真界的散修,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富有?

    一邊在心中揣摩,表麵上林軒卻絲毫不動聲『色』,笑道:“如此甚好,在下叫做林軒。”

    倒也沒有捏造假名,反正認識自己的人就那麼寥寥幾個,何況世上同名同姓之人甚多。

    見林軒點頭應允,那少年頓時滿臉喜『色』:“太好了。終於有人願意與我結交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,小哥以前難道沒有朋友?”林軒眉『毛』一挑,裝作不經意地道

    “,不瞞大哥,小弟以前所接觸的修士雖然不少。但大多都是我家的晚輩或者下屬,一個個說話畢恭畢敬的,實在是沒趣得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無語,這人剛才還說自己是散修。這會兒卻冒出來什麼下屬,前言不搭後語,這謊也撒得太爛了些。

    田小劍隻是沒有什麼處事的經驗而已,人倒也不笨,這句話一出口,頓時知道要糟,滿臉通紅,訕訕的看了一眼林軒。

    自己這樣當麵撒謊。生怕對方拂袖而去,那麼自己所結交的第一個朋友就又泡湯。

    “,小兄弟不用介意,想必你是某一世家子弟,受不了家管束才跑出來的吧,這種情況,林某見得頗多,那點小謊無需放在心上。”林軒卻淡淡一笑。毫不在意地說。

    “。謝謝大哥,謝謝大哥!”

    那田小劍卻如蒙大赦。對於林軒更是好感大增:“沒想到大哥不僅修為高深,連胸襟也如此寬廣,你這個朋友,我是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修為,我這點算什麼,旁邊那些道友,才要深厚得多。”

    此時林軒倒也放下心來了,此小子的言談舉止都顯得太過笨拙,怎麼看也不像是工於心計的樣子,對自己應該沒有什麼惡意,也就一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哼,那些人算什麼?”

    田小劍瞥了一眼旁邊的修真者,就算是兩位假丹境界的高手,他竟也像是絲毫沒有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林軒的瞳孔微微一縮,自己剛才絕沒有看錯,就在那一瞬間,這小子的身上竟放出一股……

    雖然很快就隱去了,但還是被林軒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“怎麼,小哥難道竟看不起那些道友?”林軒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呢,隻是與那些人話不投機吧了,他們比我們大得多,一個個老氣橫秋,一點意思也沒有。”田小劍表情黯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是,不過小哥想結交朋友也不難啊,隻要找些與我們年歲相仿的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台此言差矣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們修真界什麼都講究實力,小弟不才,可半年前卻也踏入了築基之境,田小劍的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得意的表情:”可與我們同齡的修士,大多都還在靈動期徘徊,小弟倒是不講究這些地,願意折節下交,可對方卻一口一個前輩,叫得我渾身不自在。“

    田小劍歎了口氣,但很快,又十分高興的抬起頭來:“小弟可是好不容易,才遇見你這麼一位大哥,年齡相仿,就築基成功了,不過兄台真的是散修麼,據我所知,散修的境界都比較低,更別說,這麼年輕,就能踏入了築基之境。”田小劍說到後來,表情又比較懷疑。

    “我隻是運氣好而已,在下早年,曾經機緣巧合地服食過一異種仙果,修為就莫名其妙的狂漲了,否則現在恐怕也就靈動期五六層左右。”

    林軒所說絕對是最好的借口,反正修真界數萬年來總有這樣的傳說,當然具體是真是假就無從考究,但不少修道者卻對其深信不疑的。

    田小劍的眼中也閃過一絲羨慕:“原來如此,沒想到大哥還有這樣好的仙福,那也是運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正在聊天,突然山腳下的濃霧卻劇烈地翻湧了起來,而附近的靈氣,更是仿佛收到什麼牽引一樣,劇烈波動不止。

    見到此景,林軒不由眉頭一挑,旁邊的修士也都三五成群的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是天目山的雲海裂光陣!”

    “雲海裂光陣?”林軒轉過頭,看了一眼田小劍:“小哥難道認識?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呢,我僅僅湊巧是聽說過而已。”望著眼前滾滾的霧氣,田小劍竟顯得有些失神,既像是在回答林軒的問話,又像是在喃喃自語;“這雲海裂光陣,傳說是數千年前,天目派開山祖師所布置的禁法,此陣依托山腳地底下地靈脈,能夠將方圓幾十內地的靈氣全都調動起來,威力無比,如果運用得當,甚至能夠困住元嬰期修士?”

    “什麼,困住元嬰期修士?”林軒不由得聳然動容:“小哥怕是弄錯了吧,元嬰期前輩神通廣大,舉手投足間就能移山填海,豈能受困與一座小小地陣法?”

    “,我可沒有弄錯,想必大哥修煉刻苦,對於外界的事情了解不多。”田小劍又恢複了常『色』:“小弟別的愛好沒有,卻是很喜歡搜羅奇聞異事,以及看書,對於各門各派出名的東西,倒也都多少知道一點,想必大哥也知道,每一個門派,甚至規模稍大點的修真家族,都會在其總壇設下護派大陣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對於陣法,他還是下過一番功夫了解的,陣法分為兩類,一類是給自己這種單個的修真者使用,困敵,或者是保護洞府,隻要有陣盤,一個人就可以『操』縱,相對來說,這種陣法較為簡單,威力也稍弱,但優點也很明顯,那就是使用方便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種,則構造複雜,通常要數人,數十人,甚至上百人才能『操』控,這種陣法威力非凡,然而卻有一個很大的缺點,布下以後,就不能拆除,這一點,倒有一點像簡化版的陣符,當然,兩者的威力是不可同日而語的。

    根據它的這個特點,這種陣法通常是被做為門派保護總壇的護派大陣使用,畢竟,一個門派隻要確定在哪紮根以後,若沒有極端重要的理由,輕易是不可能搬遷的,那麼此陣布下後不能拆除的缺點也就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雖然陣法難得,精通此藝的修真者比煉丹師還要稀有,但以一個門派的力量,窮百年甚至上千年之功,以及花費大量的財物,最終肯定要是能夠尋到一套不錯陣法做為保護山門之用。

    而且通常情況下,實力越雄厚的門派,布下的護派大陣威力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19 18:50:52  ExecTime:0.5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