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百九十一章買藥


    第一百九十一章 買『藥』

    當各大勢力的修士被僵屍圍攻之際,林軒卻已經安然出了峽穀。

    這也是靈『藥』山的勢力範圍,林軒曾經來過多次,對於山穀內的地形,自然熟悉無比,加上用隱靈丹收斂了靈氣,以及鬼霧包裹住生人的氣息,林軒並沒有引起僵屍的注意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身後的峽穀,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然後就遁光飛向了天際。

    霧氣僅僅是在穀中,所以這沒有幹擾飛行的禁製。

    想必跟蹤自己的大部分修士,都會葬身在這,不過林軒卻絲毫也沒有擔心之意。

    自己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即便以後追查起來,也隻能歸罪於僵屍。

    誰讓他們如此囂張以極,否則自己也不會使出這借刀殺人之計!

    兩個時辰以後,林軒身上光華一斂,徐徐降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座大的坊市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在這附近,有幾個中等規模的門派,這坊市就是他們聯合所開。

    由於地處要道,來靈『藥』山煉丹的修士常常在這兒歇腳,所以坊市的規模雖然不大,卻十分的繁華。

    各種材料,尤其是煉丹所需的靈草,雖不能說應有盡有,但種類也十分的繁多。

    後麵已經沒有了跟蹤的尾巴,林軒將一顆隱靈丹服下,然後施展天魔擬容術……

    他化身成了一三十歲左右的黑瘦漢子,容貌普通以極,丟進人叢中誰也不會認識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要買的幾種毒草並不引人注意,但如今靈『藥』山附近龍蛇混雜,小心無大錯啊!

    然後林軒又換了一身衣服,這才放心大膽的走入到了坊市之中。

    說起來。修真界坊市的格局,也都大同小異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分為幾個區域。

    東邊賣書,包括一些低階功法,煉丹製器等各種雜學,不過珍貴的東西很少,那些頂階的秘籍都被各大門派壟斷,輕易不會流傳出來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麼散修地實力較低!

    他們沒有好的功法。也曾有人想過打宗派弟子的主意,活捉一人,『逼』其吐『露』口訣,可那人卻寧願自己兵解,原因無他,擅自泄漏本派秘法,元神會被活活的祭煉啊!

    那是修真界最殘酷的刑法之一,求生不得。求死不能!

    而那個散修的下場也悲慘無比,被各大派聯合追殺,活捉後被抽魂煉魄,此事犯了各大宗派之忌,不論正道魔道都不允許。並聯合發出聲明,下次再有人敢這麼做,不論圖謀的是哪一派功法,都是與正魔兩道所有的宗派為敵。

    他們地用意很簡單。此惡劣的先例絕不能開!

    故而宗派的頂階功法不可能流傳出來,坊市中賣的都是一些入門的東西。

    而坊市的西邊,則出售各種製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當然,主要以煉製靈器的為主,但偶爾也會出現像玄鐵之母一類地珍貴法寶材料,但都是天價,而且很快會被宗門之人收刮走。

    南邊則賣各種靈草,西邊出售與符籙有關的東東。

    四個方向。涇渭分明,而在坊市最好的中心位置,則留給了一些背景極深的大商鋪,有的就是各大門派開地,有的則有孝敬入股,這些商鋪有一個共同特點,麵積極大,而且所賣的東西範圍極廣。包括了修真的各個方麵。

    林軒看著眼前地坊市。略一沉『吟』,就向著南麵而去。雖然中心位置的商鋪貨物更加齊全,但林軒情願低調一點,自己所買的毒草並不算稀奇之物,這些小鋪子應該就有。

    雖然僅是坊市一角,但也擁有數條街道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掛著一個個招牌的鋪子,林軒啞然失笑,倒還真有幾分世俗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也沒有怎樣刻意去挑,隨便選了一家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前輩,請問你需要些什麼?”

    掌櫃是一胖乎乎的中年人,留著兩撇小胡,林軒用神識一掃,靈動期第五層的修為,難怪對自己這麼恭敬。

    “嗯,你們這可有百年蜈蚣的觸須?”

    “百年蜈蚣,有,有。”掌櫃略一沉『吟』,就滿臉堆歡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須樹的根呢?”

    “也有。”

    林軒一連報了幾種『藥』材的名稱,對方都連連點頭,林軒臉上不由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將一個玉筒扔到他的手中,照著麵的記載,每種『藥』材給我抓上半斤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前輩,您稍等。”掌櫃點頭哈腰,生怕得罪了這位築基期的大高手:“小二,快將前輩帶到偏廳用茶。”

    隨即又轉過頭:“我將這幾種『藥』材配好了,就給你送來。”

    林軒不置可否,不過見小二前麵領路,還是站了起來,正欲挪步,突然一陣吵鬧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滾,你又跑到我們這來幹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仙師,求求你了,我用這玉筒換一株輕靈草,你絕對不吃虧的。”一聲音苦苦哀求著。

    “都說讓你滾了,再不走我不客氣了。”店內的夥計卻絲毫不為所動,聲『色』俱厲。

    正準備進屋抓『藥』地掌櫃也走了過去:“吳立,都說過幾次,讓你不要再來胡攪蠻纏了,你這垃圾玉筒怎麼夠換一株輕靈草呢,你幾次來這無禮取鬧,如果不是看在與你過世地父親我那麼幾分交情,我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與林軒說話時和顏悅『色』不同,此時的掌櫃神『色』極凶,麵對那青年地苦苦哀求,絲毫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4 15:24:12  ExecTime:0.4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