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百八十八章錯綜複雜


    第一百八十八章 錯綜複雜

    痛苦沒有什麼,與凡人相比,修真者大多心智堅韌,然而據陰陽訣記載,此疼痛要持續數天之久,且修煉者必須忍著這種疼痛,繼續行功,不能出任何差錯,因為陰陽靈氣的轉化本就危險以極,隻要走錯一步就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。

    人非聖賢孰能無過,平時打坐練氣,即使是在沒有任何打擾的情況下,也有可能出一點小茬子,何況是在這種非人的痛苦下……

    修士們不怕疼痛,可出錯後形神俱滅的後果卻沒有誰願意承受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也『露』出了一絲躊躇。

    將修煉此功法的好處以及可能發生的危險都在心中一一揣摩。

    良久,林軒站了起來,臉上閃過一絲堅毅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對於自己的毅力,他向來還是有信心滴,當然,林軒不是莽夫,做事情向來謀定後動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風險,如果沒有把握,他是不會輕易嚐試的,但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,以前看過的丹書曾有記載,一種叫做“七心丹”的靈『藥』可以護住心神。

    隻要靈台保持清明,不被痛苦弄暈,林軒相信憑自己的毅力,應該能夠完成陰陽靈力轉化的過程。

    沉『吟』了一下,林軒來到另一間石室中。

    麵堆滿了玉筒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與煉丹有關的各種奇書。

    林軒用神識掃了一下,隨即輕輕招手,一個有些古舊的玉筒簡就飛入到了他的掌心中。

    將神識注入進去,果然找到了與“七心丹”有關的記載,就是它沒錯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喜『色』,不過看到配方一欄,表情則有些錯愕。

    略微沉『吟』了一會兒。他走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少頃,一道驚虹從青山上飛『射』而出,迅捷以極的像東南方向而去,惹得不少來靈『藥』山煉丹的修士側目,但看清楚隻是一個二十餘歲的少年後,就紛紛不在意地收回神識了。

    離此不遠的一座峽穀。

    白霧縈繞,兩個淡淡的人影隱藏其中。

    雖然已盡力隱藏修為,但從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。依然可以判斷出,凝丹期高手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可以說與林軒相熟,三縷長須,一臉正氣,大約四十餘歲年紀,正是三巨頭之首,碧雲山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太白劍仙也來到了這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人,身材矮小。可眉宇間充滿了靈氣,一看就聰明以極。

    馮遠!

    在碧雲山的凝丹期修士中,他的實力隻能算中等,然而卻以足智多謀著稱。

    以兩人神識,自然遠遠的就發現了林軒。

    太白劍仙地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異『色』。隨即就恢複如常了,但這點變化,已落入到了馮遠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師兄認識此人?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過一麵之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馮遠的臉上『露』出一副驚奇的表情。以太白劍仙的修為身份,居然會認識一小小的築基期修真者。

    “,師弟可不要小看此少年。”張太白像是沒有注意到馮遠異樣似的輕笑起來:“他可不簡單,靈『藥』山少掌門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那是一條大魚啊,要不要讓人跟上去?”

    “,師弟自己拿主意就可以,你是我碧雲山的軍師。兩位師伯也說了,此行以你為主。”張太白樂地笑著,一絲嫉妒的表情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師兄這是說哪話來,長幼有序,何況師兄處事的經驗遠遠超過小弟,我當然聽你的意見。”馮遠眼珠一轉,微笑著推托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派人看看吧。小心無大錯。千萬不能負了兩位師叔所托。”張太白沉『吟』著說,然後袖袍一拂。一道傳音符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數之外,某築基後期的修士接到傳音符,臉『色』凝重,從懷中掏出一追蹤地靈器,略略辨識方向,便也遁光消失在天際。

    正如林軒的猜測,當種種關於靈『藥』山還有天塵丹的流言傳出以後,正道與魔道的幾個老怪物雖然九成不信,但事關重大,卻也沒有不聞不問地道理。

    畢竟萬一是真的,落入對頭的手,豈不是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本就是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

    而修真界弱肉強勢,比世俗還要殘酷,假如這種事情落在其他一個小門派身上,不說滅頂之災,肯定早就被正魔雙方明目張膽是欺上了門來。

    可靈『藥』山不同,地位超然,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,僅僅是捕風捉影的傳言,沒有修士會傻傻去得罪煉丹師,所以正魔雙方都采用了較為溫和的方式。

    一方麵派遣機靈的弟子,以煉丹為名,入靈『藥』山打探虛實,假如傳言是真的話,肯定會有一些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一方麵派遣高手,在暗處監視。

    總之在有確鑿地證據前,他們都不想撕破臉皮。

    這就是目前的形勢。

    而碧雲山的情況,還要更加複雜一些。

    太白劍仙上雖然『奸』猾,可兩個元嬰期老怪更是目光如炬,隻不過以前僅僅看出他喜歡沽名釣譽,還沒想過他與魔道有勾結的嫌疑。

    然而這次奎陰山脈之行後,聽了歐陽琴心的密報,兩個老怪物的心中豈能沒有懷疑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築基期弟子肯定早就施以搜魂之術,但張太白畢竟是凝丹期高手,不能這麼粗暴。

    雖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,但兩個元嬰期老怪可沒有這麼好的耐心,恰巧天塵丹的流言又在修真界傳開。

    於是他們將計就計,將太白劍仙派了出來,明著是委以重任,讓他監視靈『藥』山,可暗地,卻是一番考察,如果張太白真與魔道有勾結地話,馮遠肯定能夠看出一二啊!

    那小子可是本門地智多星,論修為不及張太白,但耍心機,應該遠勝之。

    而就在張太白甩出傳音符的同時,幾個並非碧雲山地修士也出現在了半空,並悄悄的像林軒追去。

    張太白不由哼了一聲,按理說,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不該讓他那麼掛懷,他可是一點也不相信靈『藥』山還有天塵丹,不過這林軒卻總讓他有一點點忌憚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怎麼能從苗矮所設的圈套中脫身,當時所布的局應該是天衣無縫才對……

    奎陰山脈,一向冷漠的歐陽琴心卻與這個少年很親熱的樣子,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係?

    原本他想假公濟私,借監視靈『藥』山的名義讓本門弟子探查一下林軒的虛實,哪知道其他勢力也來攪局……

    而馮遠表麵不在意,其實卻暗中觀察著張太白的一舉一動,心中也不知在打著什麼注意。

    林軒離開靈『藥』山後,就一直向東南方向而去,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那應該有一個坊市,而且規模頗大。

    想要煉製“七心丹”,自然需要買進相關的『藥』材。

    原本靈『藥』山也有自己的『藥』園。

    可林軒卻絲毫也沒有將它列入考慮的範疇,這倒不是怕引起懷疑,而是煉製七心丹的『藥』材那根本沒有。

    並非這種丹『藥』太珍貴了,它的效果僅僅是護住心神而已,對修真者來說,用到的地方有限以極。

    可它的原料卻頗為奇特,是七種劇毒的草『藥』。

    修真門派的『藥』園,有的天材地寶,誰會吃飽了撐的去種毒『藥』,故而林軒根本就沒有想過去找。

    駕馭著遁光,一路飛向坊市的方向,表麵上看,林軒沒有絲毫的異樣,可他的心,卻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謹慎,以及遠勝同階修士的神識,豈會沒有發現有人綴在自己後麵。

    才剛一離開靈『藥』山,他就發現了幾條“尾巴,”隻不過林軒是故作不知啊!

    倒不是膽小怕事,隻不過一番權衡之後,林軒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搭理。

    幾個築基期的修士,憑著自己的法寶心機,料理他們林軒還是有把握,隻不過那樣反而會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此行,不過是買幾種劇毒的草『藥』而已,沒有必要保密,那幾個修士隻會看得雲霧。

    相反,這次他們沒有從自己身上發現什麼,以後隻會疏忽大意,這對自己,顯然是有好處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1:36:37  ExecTime:0.4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