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百六十九章神秘少年
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九章 神秘少年

    “程兄,程夫人,聽說兩位的陰陽玄火功威力極大,就由兩位先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雷雲山莊的雙修道侶對視一眼,倒也沒有推辭,既然確定了聯手,再拖泥帶水就是很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兩人站了出來,靈力運轉,無數火球在他們周圍飄了起來,隻不過火球的顏『色』比較奇怪,程夫人的是青『色』,而她丈夫的是藍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兩人手掐法訣,同時對著身前的火球一點,那青藍二『色』的火球頓時兩兩相觸,開始融合。

    而新生成的火球是紫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陰陽玄火?”

    連魔功通玄的血妖老祖也流『露』出了一絲忌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夫『婦』二人修煉陰陽玄火二十餘載,雖然無法和元嬰期前輩的三味真火相比,但在凝丹期修士的火屬『性』功訣中,卻也自信不弱於人。”那程姓女修傲然一笑,反而是她的丈夫表情木訥,一言不發,但在場的都是識貨之人,那男修的功力與妻子相比,明顯還要勝上一籌的樣子,隻不過此人不善言辭,但絕沒有人敢小視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兩人同時伸出手掌,向前徐徐推出,火球頓時化為一縷縷紫『色』的流星,向著劍棘虎呼嘯而去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巨響,前麵幾頭妖獸被陰陽玄火擊中,炸得血肉橫飛,旁邊的妖獸即使僅僅被火星沾到,也燒得痛苦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眾人的臉上皆『露』出了欣喜的表情,陰陽玄火,盛名果然不是憑空輕至,這劍棘虎雖然僅僅是二級妖獸。防禦卻強得離譜,即使是法寶,也很難將其重創。

    火焰已經打開了一條通道,眾人並沒有從天空走,因為劍棘虎也是會飛的,而且在天上更加的難纏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出了峽穀,到了空曠地帶。以法寶地飛行速度,想要擺脫它們也並不難,但前提是,要先衝出包圍,來到外麵。

    與人不同,妖獸更加的凶猛,悍不畏死,見了同伴的慘狀。劍棘虎不僅沒有絲毫的退意,反而紛紛咆哮著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百毒童子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,胖乎乎的小手在胸前一拍,數縷黑『色』的光華就從其懷中飛了出來,在其頭頂盤旋。嗡嗡作響,卻是一群黑『色』的馬蜂,足有數百隻左右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百毒童子臉上閃過一絲猶豫,但還是手掐法訣。向著那馬蜂一指,頓時,黑雲將撲到身前地幾頭劍棘虎罩住。

    一陣淒厲的虎吼,數秒後,黑雲離開,號稱百毒不侵的劍棘虎卻七竅流血,哀鳴著倒了下去,但仔細一點。同樣可以發現黑雲的體積也減小了一些,不少怪蜂從天空中掉落。

    “霸毒蜂!”

    “不錯,正是此毒蟲,百毒童子倒也舍得,恐怕這是他的殺手,居然也拿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好奇怪的,那老鬼向來好強,見我等都有手段滅殺劍棘虎。他卻束手無策。自尊心受損,會比殺了他還難受。偏偏劍棘虎又能抗毒,除了世間少有的幾種毒素,其他的都沒有用處,他這也是不得已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道修士地議論沒有錯,百毒童子雖然指揮靈蟲不停的滅殺妖獸,心中卻肉疼不已,霸毒蜂不比其他毒蟲,雖然擁有驚人的威力,但『射』出毒刺以後,就會很快死去,用一隻少一隻,而且此蟲的孵化又十分艱難,他現在也僅有千隻左右,現在卻一次就用去了三分之一……

    除了百毒童子與那雙修道侶,其他凝丹期修士也各施手段,風雷上人的雙屬『性』飛劍,歐陽琴心地音波功,至於血妖老祖則更加詭異,化身為一朵數丈的血雲,將撲近的兩頭妖獸裹住,片刻後,從血雲中扔出來的妖獸隻剩下皮包骨頭,看得眾人一陣心寒,這老怪……該不會連妖獸地血也吸吧!

    太白劍仙則長笑聲中,化為一縷白光,將眼前的妖獸一刀兩斷,人劍合一,這家夥的人品暫且不談,道法確實已經通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魔聯手,與妖獸打得天昏地暗的時候,林軒則緊張的注視著天煞魔君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這與他的計劃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原本林軒是想等正魔雙方的高手與魔君兩敗俱傷地時候,自己再來渾水『摸』魚,漁翁得利。

    雖然從表麵上來,天煞魔君勢單力孤,雙方的實力,不再一個等級。

    但林軒心中清楚,正魔人手雖多,其實卻是互相牽製,其實別說修真者與修魔者本就水火不容,就算是三巨頭內部,或者幾個老魔之間,分屬不同的門派,也不過是表麵和睦,各懷鬼胎。

    更不用說,太白劍仙更是狡猾『奸』詐之輩,身為碧雲山長老,卻與魔道關係曖昧,到時候他會站在哪一邊,還難說得緊。

    人心不齊,互扯後腿自然辦不好事,此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林軒可是親眼見過天煞魔君的本領,此人雖然不是元嬰期修士,但功法怪異,心機沉穩,難對付的程度比起那些元嬰期的怪物,恐怕也不會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在林軒看來,雙方最後兩敗俱傷,魚死網破的幾率實在是不小。

    然而現在,計劃被打『亂』了。

    幾個凝丹期修士,被引到了劍棘虎的巢『穴』,最後就算能夠脫身,恐怕也無法找到這。

    而自己雖然運氣“不錯”,與魔君在這巧遇,可勢單力孤,以築基期地修為,想要從魔君手謀取天塵丹……林軒搖了搖頭,他還沒有自大到如此程度,更不想自己地修行之路,就在這結束。

    但離去卻又心有不甘,天塵丹的逆天功效,實在是莫大地誘『惑』。

    權衡了一番之後,林軒決定既不走,也不忙動手,就守在這,看看情況再說。

    他小心收斂著自己的氣息,甚至連神識也不敢放出去,好在雙方離得不遠,用肉眼就可以看見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飛到了一處絕壁的麵前,默然了一下,然後伸出手來,黑霧縈繞,按在那山壁上麵。

    嘰咕嚕念了幾句咒語,臉上青光閃過,大喝一聲:“開!”

    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,那山壁一陣模糊,然後如水波般晃動,眼前哪還有山,反而出現了一棟懸空的精美樓閣。

    “幻術!”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驚,自從修仙以來,各種障眼的幻術他見過不少,但這麼高明的還是第一次體驗,對魔君的神通,更多了幾分忌憚。

    這就是天煞的秘密洞府?

    魔君身形滴溜溜一轉,化為一道黑光,毫不猶豫的飛進去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跟上呢?

    林軒腦海剛冒出這個念頭,就將它否了,那太危險,憑借隱靈丹和九天玄功中的斂氣秘法,躲在這不動的話,倒也不用擔心被發現,可一旦使用法力,十有八九會暴『露』身形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,林軒還是選擇靜觀其變穩妥一些。

    就這思量的時間,那樓閣就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林軒閉上眼睛,開始休息,同時放出一縷神識,以免天煞魔君悄悄走了自己還懵懂無知。

    然而轉眼過去了數個小時,始終不見魔君從麵出來。

    林軒不由皺了皺眉,暗自思索起來,此處雖然隱蔽,但畢竟不是可以安然藏身的地點,難道魔君準備躲在麵不出來。

    不會,正魔雙方遲早會找過來,天煞魔君不可能不知道這點。

    可他為什麼還安然躲藏呢,究竟是有所倚仗還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?

    就在林軒胡思『亂』想的時候,突然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渾身僵硬起來,可他甚至不敢回頭,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。

    一道遁光落下,光芒散開以後,一個身穿青衫的少年不急不緩的飄然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大約二十餘歲年紀,容貌普通,看上去毫不起眼,修為似乎也隻有築基期,然而林軒的呼吸卻幾乎都凝滯了。

    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這個少年的法力明明不是很高,可給自己的感覺,卻極端的危險。

    甚至,他身上有一種無形的威壓,讓人心驚膽戰,隻能仰視。

    這樣的感覺,別說歐陽琴心,就算是凝丹後期太白劍仙與一代人傑的天煞魔君身上,自己也不曾感受到,這少年究竟是誰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2 14:32:43  ExecTime:0.4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