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百六十六章脫險


    第一百六十六章 脫險

    然而天煞魔君一代人傑,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隕滅,盡管月魔蜘蛛恰好可以克製元神魂魄,但他卻用一種秘法苦苦堅持,不被對方同化吞食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也僅能堅持數天而已。

    說來也巧,月魔蜘蛛回洞後就被林軒與三個築基期修士滅掉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大喜,他也是死馬當活馬醫,元神立刻占據了妖獸的屍體,並用魔道的一種煉屍秘術,暫時讓妖屍可以活動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種奪舍,但人類修士的元神占據妖獸身體,修真界曆史上,還沒有出現過,天煞魔君也是迫不得已,勉強一試,沒想到竟然僥幸成功了。

    但隨後,他就感覺到了不適,太過濃重的妖氣,對他的元神開始排斥。

    恰好這時,兩個原本是大盜的修真者,『露』出了猙獰麵孔,想要殺人搶寶,周良已遭了他們的毒手。

    而魔君又想到了一種秘術,雖然有些凶險,但這時候也顧不得,將妖屍與周良的屍體進行融合。

    沒想到又僥幸成功了。

    他滅了兩個修真者,可林軒卻借助陣法與他相峙。

    雖然不想暴『露』行蹤,但時間耽擱久了,對自己更不利,於是魔君在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,抽身隱去。

    可已經晚了,正魔兩道已經得到了消息,派遣精銳進入了這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再次走上了逃亡的老路。

    然而他法力雖然大損,可憑著聰明機變,倒也有驚無險,一路上看見那些修士們心懷鬼胎,自相殘殺,天煞魔君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本意,隻要悄悄逃回自己的秘密洞府。將放置在麵的天塵丹和幾件寶物帶走,然後尋找一無人的地點,苦修個七八十年,一旦結嬰成功,自然就完事大吉。

    到時候,再出來報仇,憑借元嬰期的修為,一定可以將這些趁人之危地宵小之輩。殺得屁滾『尿』流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惡狠狠的想著,可沒過多久,他就笑不出來,軀體開始不聽使喚,這讓魔君臉『色』大變,畢竟是妖獸與人類修士屍體融合而成的古怪身軀,出狀況也是正常之事。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元神出竅不是聰明的選擇。

    修士除非是達到元嬰的境界以後,才可以無所顧忌的神遊萬。否則普通的修士元神一旦離開軀體,會迅速衰弱下去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雖然已是假嬰的修為,但依然無法突破此限製。

    當務之急,是重新找到一新地修士。奪舍其身體。

    然而說說簡單,真正『操』作起來卻比登天還難。

    奪舍畢竟是逆天之舉,天煞魔君雖然功法特殊,又有異寶。但也最多再奪舍一次,也就是說,這次選定了軀體,就不能再變了。

    那麼,就必須鄭重以極。

    首先,那人的修為不能太低,這打個比喻,假設魔君的元神奪舍了一個築基期修士的身體。那麼他雖然神識強大,但修為,卻也會立降至築基期。

    雖然可以重新修煉回來,但天煞魔君可沒有耐心重花數百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那麼,就奪舍凝丹期修士好了,可正魔兩道的凝丹期高手,哪一個不是擁有驚人的神通,如果是身體未毀之時。天煞魔君倒也不放在眼。可現在,找上他們。無異於羊入虎口……除非,是對方不在意。

    而且這還僅僅是其一。

    魔君可是還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凝結元嬰,那麼此人的天賦就不能差了,靈根屬『性』,最好能與自己地魔功相配合。

    種種掣肘,讓這此奪舍變得難於登天。

    他悄悄潛伏在密林中,等待獵物,可時間流逝,卻並沒有合適的,這具妖屍對元神的排斥搖了搖劇烈,萬般無奈之下,他正想退而求其次,奪舍一名築基期修士。

    哪知道就在這時,歐陽琴心與赤目老怪卻來到了這,並且大打出手,魔君大喜,這赤目老怪不僅有凝丹後期的修為,而且是金屬『性』的靈根,與自己所需地條件,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他『舔』了『舔』嘴唇,像一條毒蛇,盯住了獵物。

    這可是天賜良機,趁兩人打得最激烈,注意力全在對方身上的時候,奪舍。

    當然,以赤目老怪的修為,還是有一定風險,但權衡利弊,冒這點險,絕對值得。

    何況他自持神識的強大遠在對方之上,十層地把握不敢說,但成功的幾率應該也有百分之八十左右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情景,就如林軒所見到的一樣,天煞魔君功法詭異,成功奪舍掉了赤目老怪的身體,然後追了上來,雖然現在他的法力遠沒有恢複到巔峰時期,但滅掉歐陽琴心與那小子還是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不能讓他們將自己的行蹤泄漏。

    赤目老怪,不,應該是魔君的嘴角邊流『露』出一絲殘忍地笑容。

    飛了數分鍾,那黃芒突然一頓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表情凝重的放出神識,搜索這一片區域。

    什麼也沒有,不對,按自己的速度,早就應該追上了,除非是……他們躲了起來。

    沉『吟』了一下,天煞魔君抬起手,一柄墨綠『色』的飛劍被他祭了起來,同時吸了口氣,聲音遠遠的傳了出去:“歐陽丫頭,還有那小子,你們倆以為躲起來就能逃出老夫的手心麼?”

    “別做夢了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衝著飛劍輕輕一指,頓時那法寶顫動起來,嗡嗡作響,竟然分出了數百道劍光。

    “還不出來嗎,好,那就讓你們嚐嚐本魔君這極魔天道劍的滋味兒!”

    然後便看見他伸出手。向下一按。

    嗤嗤聲響,劍光如雨點一般的落下,方圓數,劍氣縱橫,轟鳴聲不絕於耳,在天煞魔君地威能之下,山崩地裂,塵霧繚繞。猶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地景象。

    可林軒和歐陽琴心依然不見蹤影,天煞魔君的表情越發陰厲。

    默默不語,又向前飛了一段距離,然後繼續用劍光轟炸……

    片刻後。

    天煞魔君突然抬起頭,臉『色』凝重地望了一下東邊,隨後,又像感應到什麼似地,望了一下其它的方向。不甘之『色』在眼底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化為一道黃芒,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消失在了密林的遠方。

    而這時,前方被轟得一片狼藉的土地。突然詭異的如水波一樣的晃動起來,一男一女以極曖昧的姿勢摟抱在一起,徐徐地從土冒了出來,他們的頭頂上。還懸浮著一麵造型古樸的銅鏡,一層銀『色』的光韻,從古鏡放出,將兩人罩住。

    出了地麵以後,那女子立刻臉『色』緋紅的將少年推開,神情滿是害羞與不自在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被魔君追殺的歐陽琴心與林軒。

    事急從權,這麵乾天鏡雖然是威力強大的古寶。然而所放護罩所能覆蓋的麵積卻小,不得已,兩人隻能以摟抱地姿勢躲避,歐陽琴心還從來沒有與男人如此親近,自然是羞澀不已。

    但她到底是凝丹期的高手,很快,神情就恢複正常了,看了一眼林軒:“道友剛才給我的是什麼丹『藥』。竟然具有如此神奇的斂氣功效?”

    “隱靈丹。”

    “隱靈丹?”歐陽琴心皺了皺眉。從來沒有聽說過,但此丹確實神奇。以天煞魔君的強大神識,近在咫尺,居然也無法發現自己。

    “這是小可自己煉製地一種丹『藥』,除了收斂氣息,也沒有什麼用處。”

    聽了林軒的解釋,歐陽琴心一愣,隨後就為之釋然,對方是靈『藥』山少主,精通煉丹之術,再正常不過。

    櫻唇微啟,正準備開口,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,抬起臻首,而林軒幾乎也在同一時間轉過頭,這讓歐陽琴心大感驚訝,對方不過是築基中期的修為啊,神識的強大居然隻比自己差了一線而已。

    天邊什麼也沒有,但片刻後,就出現了一道刺眼地劍光,落下以後,現出了太白劍仙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師妹,你沒事吧!”

    見歐陽琴心俏生生的站在那,太白劍仙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『色』,不過隨即,就很好的掩藏起來了,貌似關心的開口:“這兒出什麼事了?”

    歐陽琴心的俏臉冷若冰霜,硬生生的道:“謝師兄關心,小妹還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上次被苗矮上人暗算,林軒就提醒過自己要小心太白劍仙,但畢竟是同門,且師兄一向為人正直,所以歐陽琴心並沒有聽進去,最多有一點點懷疑,可經曆了今天這事……

    林軒在旁邊看見此景,心中不由得暗暗歎息,這歐陽仙子,為人也太直爽了些。

    “,看來師妹一定是對愚兄有所誤會。”太白劍仙『揉』了『揉』鼻子,一點也不生氣,反而脾氣很好地解釋:“師妹可是因為愚兄見了你的求救信號,沒有立刻趕來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歐陽琴心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“,不是愚兄不來,而是剛才,愚兄恰好遇見了一頭三級上品妖獸,分身乏術。”太白劍仙苦笑著說。

    這個理由不錯,三級妖獸,這兒是奎陰山脈深處,遇見這麼厲害的怪物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的表情和緩下來。

    林軒一怔,這位仙子,該不會……胸大無腦吧,這麼爛的解釋也相信。

    正感著急,耳邊卻聽見了悅耳動聽的傳音:“道友無須為我擔心,琴心隻不過將計就計,穩住這家夥而已。”

    林軒舒了口氣,看來是自己杞人憂天了些,原來歐陽仙子這樣聰明,也是,經曆了剛才之事,如果還表現得對太白劍仙信任無比的話,那才惹人懷疑。

    恰當地表現出一些不滿,再由對方解釋,然後“消去”疑心,這樣才自然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是小妹誤會師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,沒事,沒事,沒有能及時趕來救師妹,愚兄已經愧疚死。”張太白此人,確實油嘴滑舌,他轉頭看了一眼林軒,狐疑之『色』一閃兒現:“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位道友名叫林軒,乃是通羽真人地徒弟,靈『藥』山的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林道友,幸會幸會。”

    太白劍仙抱了抱拳,在幽州,靈『藥』山地位超然,正魔兩道都吃得開,而丹『藥』對修真者重要無比,所以太白劍仙雖然是前輩高人地身份,卻也絲毫不擺架子。

    而以林軒的城府,自然更加不會『露』出絲毫的破綻,完全是一副初次見到對方的表情,執禮甚恭:“晚輩久仰太白劍仙的威名,今日一見,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,少掌門客氣了,道友年紀輕輕,就已經有今日的成就,前途無量啊!”

    “前輩謬讚了,以後還請多多提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歐陽琴心秀眉微皺,她自認冰雪聰明,喜怒不行於『色』,可今日一見林軒的城府,才知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望塵莫及啊!

    但並沒有一絲的不滿,反而『露』出了欣賞之『色』,越是這樣的人,越能在修行路上走遠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6 17:43:07  ExecTime:0.5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