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百三十三章極魔洞
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三章 極魔洞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一清冷的聲音傳了進來,在空氣中『蕩』開,悅耳動聽,卻冰冷以極。

    頓時,整個仙客來安靜了下去。

    伴隨著細碎的腳步,從樓梯口走來一絕『色』的女子,從表麵上看,她不過二八年華,卻神光內斂。

    “歐陽仙子!”

    有人驚呼了出來,頓時,整座仙客來一陣『騷』動,歐陽琴心,碧雲山長老,放眼幽州,進入凝丹期的女修士也屈指可數,而她正是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此女的法寶也比較特殊,乃是一優雅的豎琴,然而配合她的功法,卻犀利以極,要遠勝同階的修士。

    再次見到這位歐陽仙子,林軒眼中閃過一絲異『色』,卻並不驚慌,以自己的修為,除非是元嬰期的怪物,否則,無法看穿天魔擬容術。

    茶樓很快重新安靜了下來,修士們都悶不做聲,唯有剛才那大言不慚,做儒生打扮的年輕人,麵『色』如土,身體都開始微微的顫抖了。

    “你剛才說什麼?”

    歐陽琴心緩步走了過來,如玉的嬌顏上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結結巴巴,猶豫了幾下,突然雙手一掐法訣,化為了一道黃光,飛向了窗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見到此幕,林軒臉上流『露』出一絲憐憫之『色』,一個靈動中期的散修,憑借著一件低階靈器,就想要從凝丹期的歐陽琴心麵前逃走,豈不是癡人說夢?

    這是再愚蠢不過的行為了!

    煩惱皆因多開口,禍事皆由強出頭,無所顧忌的胡說八道本來就是取禍之道,偏偏事情發生了處理得又這麼糟糕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逃走。而是誠心誠意的道歉求饒,以歐陽琴心凝丹期前輩的身份,想必也不會真地為難他這麼一個散修,也就小小的教訓一下,然而現在……

    歐陽琴心秀眉微皺,臉上閃過一絲怒『色』。

    也不見她出手,僅僅是袖袍一拂,一根細若銀針的紅光就飛『射』而出。

    後發先至。

    紅芒準確擊中了那散修的遁光!

    一聲慘叫。然後便看見那儒生從半空中落了下來,在地上不停的打滾,滿臉痛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動,用神識掃描了一下,發現那儒生的身上已經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,他的修為被廢除,由修真者被打落為普通人了。

    歐陽琴心已經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否則以修真界地弱肉強食,換一個凝丹期修士。遇上這麼不開眼的小子,恐怕就不是廢除修為,而是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見識了凝丹期修士的手段,所有人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待歐陽琴心坐下以後,立刻有人結賬告辭了。

    林軒略一猶豫之後。也離開了茶樓。

    然後他沒有多做停留,出了坊市的地界以後,立刻就遁光飛走。

    雖然在這遇上歐陽琴心,讓林軒多少有些好奇。這位碧雲山大名鼎鼎的女修此行有何事,會不會與七星草被盜有關係,但隻要對方沒有懷疑上自己,也就不用驚疑,還是回山煉易經丹,提升修為是大事。

    傍晚,林軒在一處荒原降落下來。

    周圍百了無人煙,又隻有『露』宿荒郊野外。不過對修士而言,這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放出神識,在附近搜索了一圈,確定沒有危險,林軒找了一避風的地點,合衣躺了下來。

    半夜時分,睡得正熟的林軒突然睜開了眼,臉上閃過一絲意外與凝重之『色』。然後他就毫不猶豫的取出隱靈丹服下一顆。

    收斂修為。盡量隱藏靈力波動。

    然後林軒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張隱身符,將其貼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他地身影從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剛做好這一切。一道白光就出現在了天邊,並且迅捷以極的朝這邊飛了過來,林軒皺了皺眉,這白光讓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,似乎在哪見過。

    光芒在距離林軒約十五六丈遠的地方落下,散開以後,一身穿月白道袍的中年人叢麵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披頭散發,卻毫不淩『亂』,反而給人一種瀟灑地感覺。

    比較引人注意的是,他隻有一條左臂。

    太白劍仙!

    林軒的心咯一下,腦子卻飛速的思量了起來,不到一天地時間,先後遇上碧雲山的兩位重要人物,真的僅僅是因為七星草被盜麼?

    不過麵對一位凝丹後期的修真者,林軒可絲毫不敢大意,小心隱藏著自己的神識,好在這隱靈丹的效果比未加煉製的紅綾草綠『液』,要勝上一籌,加上林軒修煉的九天玄功,其中也有一種收斂靈氣地秘術。

    兩者混合使用,倒也不怕『露』出破綻來了。

    張太白落下遁光以後,就隨意找了一處地點盤膝打起了坐來,林軒當然不會認為他會發神經跑到這荒原修煉什麼功法,看情形,倒像是在等什麼人哪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大約一刻鍾後,又從天邊飛來了一道紫『色』的遁光,從麵走出來了一麵貌有點猥瑣的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長得極醜,小眼,塌鼻,扇風大耳,胸口的衣服上還繡著一猙獰的骷髏頭。

    尤其給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身上散發著驚人的煞氣。

    修魔者!

    林軒皺眉打量著這詭異地一幕。

    碧雲山地重要人物,以嫉惡如仇著稱的太白劍仙,居然會在深更半夜,了無人煙地荒原與一個修魔者私會,說出去也沒有人信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苦笑,顯然對方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,正好被自己撞上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他更是大氣也不敢喘,一旦暴『露』,鐵定是會被殺人滅口啊。

    別說太白劍仙,這修魔者也是凝丹中期的修為,自己在他們手,絕對沒有任何逃匿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,張兄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太白劍仙睜開雙目,眼中閃過一絲不滿的神『色』,也站了起來:“你來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,不好意思,有點事,耽擱了。”

    太白劍仙的表情更是難看,不過稍一猶豫之後,卻又壓下了火氣:“不說這些,先講正事,東西帶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那修魔者也收起了嬉笑之『色』,神『色』凜然的將一個儲物袋拋到太白劍仙手中。

    “此物可是極惡魔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才從西極之海中獲得。”

    張太白沒有理會對方所說,而是將神識注入到儲物袋中,查看一番之後,才滿意的將其收入了懷。

    “太白兄,魔尊所托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經約了歐陽琴心,半個時辰之後,她就會來,魔尊想要的之物,就在她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在此女手上?”修魔者臉上閃過一絲興奮,但事關重大,還是確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打聽的很清楚,歐陽琴心,正是三百年前,被滅門的歐陽家族唯一的遺孤,那天極圖當然是在她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,如此甚好,隻要我們將天極圖獻予魔尊,就是大功一件,魔尊答應了,會立太白兄為我極魔洞的副洞主。”

    極魔洞,隱在暗處的林軒,聽了這個名字,不由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顧名思義,極魔洞是由修魔者組成的一個門派,然而在幽州的眾多勢力中,僅僅是中等偏上而已,遠遠不及三巨頭,太白劍仙身為碧雲山長老,位高權重,豈會貪圖一個小小的極魔洞副洞主。

    “謝謝魔尊的好意,我提供天極圖的信息,他將滄海藻賜予給我,我們已經兩清了,對於副洞主的職位,請恕在下不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聽了此語,苗矮上人的臉上閃過一絲怒『色』,但隨即就消匿無形了,笑道:“張兄可是看不起我們極魔洞,,自從魔尊百年之前成為洞主,我們修魔者臥薪嚐膽,實力可已經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平時展示出來的,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,我們極魔洞雖然比不上你們三派合力,但如果一對一,就算是碧雲山,也要甘拜下風。”

    太白劍仙雙眉一挑,他這次與極惡魔尊交易,也僅僅是因為對方手的滄海藻能夠治愈自己的隱疾,並沒有與修魔者同流合汙之意,聽對方這麼吹噓極魔洞的實力,將信將疑。

    “張兄可以為我說的是假話,總之魔尊一番好意,極魔洞隨時歡迎你來,好自為之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張太白沒有多言,化為一道遁光,消失在天際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4:08:39  ExecTime:0.4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