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再遇葉瓶兒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 再遇葉瓶兒

    “姑娘,明知道逃不了,你又何必一定要頑抗呢,螳臂擋車沒有好處,你如果願意束手就縛,我等絕不會為難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有些沙啞的聲音傳入耳朵,然而語氣卻充滿了誠懇之『色』,說話的是一名身穿黑衣的修仙者,長著四方臉孔,可渾身卻有邪氣冒出。

    “哼,束手就縛,你們當本仙子是白癡麼,我與你等無冤無仇,你們為何要襲擊我?”

    葉瓶兒已不是百年前剛剛出道的散修,百年風雨的磨礪,讓她已懂得區分人心險惡,這三個厚顏無恥的家夥,無非是想劫財劫『色』,束手就縛,那等於是送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葉瓶兒又不是傻瓜,怎麼會做那樣的蠢事來啊!

    “三位也是凝丹期修仙者,何苦要做那宵小之事呢,佛曰,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,我們無冤無仇,三位不要欺人太甚了。”葉瓶兒冷冷的開口,她一邊說,一邊從懷中掏出一張火紅『色』的符籙,往傷口處一拍,血流頓時減緩。

    不過心中卻隱隱感覺有些不妥,對方為何要放任自己裹傷呢?

    難道他們真是良心發現,準備收手?

    這個念頭尚未轉過,卻感覺一陣麻癢從傷口處傳來了。

    非常難過。

    葉瓶兒大驚失『色』,忙將符籙揭開,隻見傷口已經發青了起來。

    有毒?

    此女又驚又怒,但眼底深處,隱隱的,已經帶上幾分惶恐。

    傷上加毒,對手又人數眾多,難道自己真要在此隕落。

    畢竟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,天生媚骨,如果落在對方手中,肯定會被當做鼎爐。

    與其生不如死,葉瓶兒情願自爆算了。

    死得轟轟烈烈,也絕不有辱葉家的門風。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鬥量,葉瓶兒天生媚骨,然而『性』子卻是非常剛烈的。

    眼中閃過堅定之『色』,然而就在這時,旁邊卻有清冷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哼,殺人搶寶不算稀奇,不過三個大男人欺負一弱女子可就無恥之極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四人的表情都狂變了。

    隻不過反應各不相同,葉瓶兒是又驚又喜,雖然不知道來人身份如何,但顯然對自己沒有敵意,何況如今情況已經不妙以極,再差又能差哪?

    而那三名邪修,則無不大驚失『色』,眼看買賣就要成了,卻有人來橫『插』一手。

    “誰,是誰在那胡說八道,難道沒有聽說過我們蒙山三雄的威風,識相的就少管閑事。”說話的是一身材矮胖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不錯,難道閣下想要英雄救美,那也要先看一下自己實力如何,強出頭可是要將小命丟掉的,對待敵人,我們三兄弟從不留手,閣下難道想被抽魂煉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身材矮胖的修仙者就被一耳光抽飛掉了。

    接著又有劈劈啪啪的聲音傳入耳朵,瞬息間,這家夥就被打成了豬頭。

    “哼,將我抽魂煉魄,已經好多年沒有人敢對林某這麼說,你以為你是什麼,離合後期的修仙者,在本少爺的眼中,不過一螻蟻罷了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冷冷的聲音傳入耳朵,隨後一股可怕的靈壓從天而落,那感覺,無法形容。

    葉瓶兒沒有什麼,畢竟林軒對此女頗為照顧,而其他三名邪修就要麵對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噗通,噗通……

    三人直接從天空中摔落,掉進了沼澤。

    “咳,咳,咳……”

    當然,凝丹期修士是不可能會被淹死的,但當三人爬出沼澤,已經吃了一肚子的爛泥,形貌更是狼狽到極處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此刻,他們哪還管得了許多。

    滿臉恐懼的望向天空中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對方給他們的感覺隻有一個。

    強大,強大到深不可測!

    光是那靈壓仿佛就能夠讓他們化為齏粉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元嬰期修仙者絕不可能帶來這麼可怕的感覺,莫非……莫非對方是傳說中的大修士麼?

    念及至此,所謂的蒙山三雄已毫無血『色』,如篩糠一般的不停發抖。

    “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。”

    老大根本不管沼澤地充滿惡臭,噗通一聲跪下就不停磕頭。

    ***老三一呆,也連忙跪了下來,磕頭如搗蒜。

    螻蟻尚且偷生,更何況是人。

    與凡人相比,修仙者其實還要更怕死一些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不僅磕頭,還劈劈啪啪的狂扇起自己耳光來了,不消片刻,就雙頰紅腫,徹底變成了豬頭,再加上滿身的稀泥,看上去著實可憐以極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依舊神情冷漠,俗話說惡人自有惡人磨,對壞蛋是不需要同情的。

    別看蒙山三雄此刻狼狽以極,天知道他們平日多麼傷天害理,這不過是報應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用表演了,識相的就自爆魂魄,還可以少收一些苦楚。”林軒冷冷的聲音傳入有耳朵。

    “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那矮胖修仙者抬起頭,可觸到林軒的眼神,求饒的話卻自己吞進去了。

    對方神情冷漠,絕對是心狠手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難道自己真要隕落?

    他不甘心,眼中一抹厲『色』閃過,二話不說的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張符籙懸浮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無風自燃,隨後被他貼在胸口表麵。

    金光大作,此人竟化為一縷金芒激『射』像遠處。

    其速度之快,絲毫不比元嬰老怪遜『色』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嘴角邊卻浮現出一絲譏嘲的笑容:“金遁符,道友以為這樣就能逃走麼,你不願意自裁,那林某隻好送你一程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嘴上說著,手上卻沒有分毫動作,然而接下來,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。

    隻見遠處空間波動一起,一柄丈許長的刀光憑空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略一閃爍,便割下了此人的頭顱,不用說,這攻擊是天地元氣凝成的。

    另兩名邪修目瞪口呆,原本他們也取出了準備逃遁的符籙來,可看了同伴的下場,卻僵在了原地,逃跑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還想求饒,林軒已懶得與他們囉嗦下去,眉頭一挑,靈壓狂漲,兩名邪修抵擋不住,僅僅是威壓就讓他們爆成了血霧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不遠處,葉瓶兒已看得目瞪口呆,清秀的俏臉同樣有些發白了,打了這麼久,她當然知道這三名邪修神通不弱,可眼前之人舉手投足……不,正確的說是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動過,就將他們全部滅殺掉了。

    正如他剛才所說的那句話,凝丹期,不過是螻蟻。

    此人究竟是什麼等級的修仙者,居然有如此逆天的法術。

    對於太過強大的事物,人們總是心存畏懼的,雖然林軒化解了自己的危機,但此刻葉瓶兒心中卻忐忑以極。

    麵對那三名邪修,她還可以選擇自爆,可眼前之人若是不懷好意,恐怕生死都由不得自己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不過表麵上,葉瓶兒卻不敢流『露』出分毫不敬之『色』,見那神秘的修士飛了過來,她忙斂衽一禮,深深的拜了下去:“晚輩給前輩見麵,多謝您救命之恩,小女子一定謹記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經曆的事情那麼多,眼光自然是一等一的,抬眼掃過,如果看不出此女表麵雖然恭敬以極,內心卻忐忑無比。

    不過與百年前相比,不論風姿氣度,都成熟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葉姑娘不必害怕,沒想到再次相逢,道友已凝結金丹成功,莫非上次一別,你絲毫也不記得林某。”林軒笑了笑,和顏悅『色』的開口。

    他倒不相信對方會將救命恩人忘了,畢竟在妖靈島之時,林軒也曾出手救過此女一次,百年雖長,但修仙者練了五行法術,絕大部分也都有過目不忘之能。

    何況葉瓶兒雖天生媚骨,但怎麼看,也不像忘恩負義之徒。

    “前輩認得我?”

    聽林軒這麼說,葉瓶兒除了驚愕還是驚愕,滿麵訝然的抬起頭顱,大著膽子像他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有些熟。

    似乎在哪見過,但一時片刻卻又想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這也不能怪葉瓶兒的,修仙者記憶力再好,百年也絕不算短的。

    何況林軒長得又實在普通,屬於丟進人堆就記不住的那種,加上她此刻心中忐忑,一時想不起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莫非忘了,在妖靈島玄鳳門總舵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葉瓶兒腦海中靈光閃過,颯然想起來了:“林前輩,是你。”

    當初自己被昆楠老祖座下的惡徒所『逼』,就是這位前輩救了自己,而且分別之前,他還贈予自己丹『藥』,否則自己根本就不會那麼快築基。

    想到這,葉瓶兒心中忐忑之意盡去,取而代之的是親近與慚愧之意,恩公早年就救了自己,這回相逢,又再次相助,自己卻認不出,實在太不應該了。

    “前輩,對不起,瓶兒不是有意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此女卻毫沒征兆的發起抖來了,而她的臉上,更是多出一團黑氣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不用說,是此女剛剛所受的毒傷發作,林軒當然不可能不管不顧,袖袍一拂,一玉瓶飛掠而出,拔開瓶塞,到處一粒猩紅『色』的『藥』丸。

    屈指一彈,此『藥』被一層靈光托著來到葉瓶兒的麵前。

    “此丹雖不能解去百毒,不過對付一凝丹期修士的毒功還是沒有問題的,你先將牠服了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3 11:54:37  ExecTime:0.5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