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月兒收靈蟲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 月兒收靈蟲

    贏了!

    月兒眼中滿是喜『色』,然而林軒臉上的表情卻要凝重許多,剛剛那一爪確實擊中,但卻並未能夠滅掉對手。

    畢竟能夠進階離合,又哪有那麼容易隕落。

    在千鈞一發之際,對方使用了某種壓箱底的功夫,雖然具體情形如何,林軒也不太清楚,但顯然與魔道“替身渡劫大法”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對方逃了。

    林某眉頭一皺,忙將神識放出,很快就有了收獲,袖袍一拂,九天明月環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天地元氣隨之湧入,一邊是大雪飄落,另外一邊卻是熊熊燃燒的烈火。

    五行相生相克,誰說水火就一定不容,如果能夠將其共同使用,威力還會暴增許多。

    雙屬『性』寶物?

    百蟲真人聲音嘶啞到極處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他的身上滿是血汙,左手已齊肘斷去了,剛才雖僥幸逃脫,但又怎麼可能不付出一點代價?

    此時他距離自己大約有千丈遠,那紫『色』的光罩就在老怪物的身前。

    原本再過不久,就可以將這些詭異的蝴蝶收服,不過如今哪還顧得了這許多,保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臉上閃過一絲躊躇,但很快就被狠辣所代替了。

    伸出右手,一指向前點出。

    同時他嘴唇微啟,隱隱還傳出玄妙而古樸的咒語。

    啵……

    仿佛氣泡被撕破,那紫『色』的光罩颯然碎裂掉了。

    懸浮在其中的古鍾,化為一道紫『色』的驚虹,飛回到了百蟲真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壞了老夫的好事,氣焰囂張以極,現在麵對這些妖蝶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過人的本事。”百蟲真人聲音淒厲,說出仿佛詛咒一般的話語,但手上卻沒有閑著,通寶訣流轉,一層紫『色』的護罩颯然將他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這次鬥法,他一時輕敵,最終差點陷入萬劫不複的結局,但做為離合期修仙者,又執掌禦靈宗達百年之久,眼光還是非常毒辣的。

    這種妖蝶,自己也未曾聽說,十有***是上界之物,而且若不是有百靈鍾輔助,自己也別想收服。

    如今身陷危機,隻能采用禍水東引之計,可惜妖蝶一旦被放出,再想將其捕獲就難上加難了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妖蝶已鋪天蓋地的向著三人飛過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,他當然更認不出這是什麼怪物,但心中卻戒懼以極,這種妖蝶給自己的威脅遠非天魔蟻可比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這老怪物太狡猾了。

    他自己有百靈鍾護體,居然利用這種未曾收服的魔蟲來對付自己。

    心中固然驚怒,但此刻勢成騎虎,林軒也隻有硬著頭皮上了。

    不能施展九天微步,林軒右手一拂,漫天的水元氣風起雲湧,一根根晶瑩剔透的冰針出現在了視線中。

    對付魔蟲,飛針類的法寶最有用,林軒雖然沒有趁手之物,但既已進階離合,用天地元氣幻化也是輕而易舉的。

    天空中密密麻麻,冰針足有數萬之多,將林軒周圍方圓十丈全都布滿了。

    寒光閃爍,看上去委實非同小可,林軒雙手大開大闔,接連數道法訣向著身周打出。

    頓時令人牙酸的破空聲傳入耳朵,漫天的冰針如被強弓硬弩發『射』,狠狠的向著那蜂擁而來的妖蝶激『射』。

    其勢如疾風驟雨,所有的妖蝶全部被籠罩了進去,至少從場麵來說,對林軒十分有利,然而不知為何,他心中那危險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。

    千餘丈的距離,瞬息及至,那些妖蝶居然毫無躲閃的念頭,一隻隻全都被冰針擊中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大喜,但下一刻,笑容卻在臉上凝固。

    攻擊完全沒有效果。

    難道說……

    這些妖蝶對冰屬『性』的攻擊完全免疫麼?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林軒也不多做思索。

    右手抬起,一道法訣打了出去,隻見九天明月環藍光一閃,漫天的鵝『毛』大雪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的烈焰。

    這本來就是雙屬『性』寶物,而大海深處的火元氣雖然不多,但總是能夠聚集到那麼一點的。

    全部向著雙環中湧入。

    隨後一隻隻的火鳥在天空中成型了。

    每一個僅有拳頭大小,但數量眾多,也有千餘,向著前方的蟲雲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小子還能***縱火元氣。”

    光罩中,百蟲真***驚失『色』,他的身體周圍,同樣被數以千計的蝴蝶包裹,但有百靈鍾守護,那些妖蝶隻是上下盤旋飛舞,不知為何,竟仿佛對那紫『色』光罩有些畏懼似的。

    “通天靈寶,正魔妖兼修,還能***縱五行元氣,這小子究竟繼承了誰的衣缽,逆天到這個程度,加以時日,超過望亭樓也是有可能的。”百蟲真人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『色』,驚怒背後更多的是羨慕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他的臉『色』又重新變得猙獰起來:“就算是天才又如何,這一次我看你如何從這些妖蝶的口中逃脫,水元氣沒用,你以為火就能行麼?”

    仿佛要印證他的說法,話音剛落,火鳥與蟲雲也相遇了。

    那些火鳥張開口來,噴出一道道紫『色』的火焰,僅有拇指粗,但威力卻足以與元嬰中期修士的嬰火相比,畢竟麵融合了天地元氣。

    然而那些蝴蝶視若無睹,也紛紛張口噴出一團團的黑霧。

    火焰被凍住,居然化為了一根根黑『色』的冰柱。

    剩餘的黑霧則像林軒席卷而來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大驚失『色』,妖蝶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難對付得多。

    二話不說,忙一道法訣像身前打出,烏金龍甲盾一閃,一層銀『色』的光幕在身前出現。

    少頃之後,黑霧便襲過來了。

    剛一接觸,烏金龍甲盾的靈光就變得黯淡以極,林軒眉頭一皺,魔緣劍又出現在了手心。

    與林軒這邊遇到麻煩不同,另一側,麵對蟲雲的接近月兒臉上卻『露』出『迷』離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蝴蝶她肯定沒有見過,但不知為何,內心深處,卻莫名其妙的湧起一股熟悉的感覺……難道也是因為前世的記憶麼?

    “冰月蝶!”

    小丫頭輕輕喃呢,竟吐出了一個好聽的名字,她的腦海中莫名其妙的多了許多東西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小丫頭會惶恐,不過如今,僅僅是『迷』離之『色』一閃而過,這樣的經曆她已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雖然想逃避,但阿修羅王的身份卻是事實,月兒咬了咬貝齒。

    突然檀口張開,一道厲芒從小嘴中噴吐出來。

    然後抬起玉手,在皓腕上輕輕一繞。

    鮮血灑落,月兒再一口精氣噴出,與那鮮血相混合,隨後的一聲爆開,一團直徑丈許的血霧出現在了麵前。

    還在不斷的擴散,很快就有了畝許方圓。

    櫻唇微啟,吐出晦澀而古樸的咒語。

    那血霧一陣翻湧,隨後迎像了前麵的魔蟲。

    古怪的是,並沒有血腥之氣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香甜的氣息。

    而那些蝴蝶仿佛看見了最可口的食物,一下子變得瘋狂起來了,雙翅一展,便沒入了那血霧麵。

    然後貪婪的大口吞食了起來。

    月兒臉上閃過一絲喜『色』,腦海中莫名冒出來的東西果然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那血霧便仿佛有魔力似的,不僅月兒身周,很快,蜂擁像林軒的妖蝶也被吸引,掉頭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林軒原本已取出魔緣劍,看見這種情景不由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難道這些妖蝶是陰司之物,與前世的阿修羅王有什麼特殊的關係麼?

    心中很自然的猜測,不過多想也沒有意義,如今的重點是危險解除,隻見小丫頭將玉手伸出,妖蝶們圍著她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這種情形就仿佛認主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的驚愕消失,取而代之是歡喜,虛驚一場,沒想到最後是如此完美的結局。

    百蟲真人咬牙切齒,若不是親眼目睹,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這麼荒謬的一幕。

    然而事實就是事實,鬱悶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
    不僅沒有解決強敵,還將這寶貴的魔蟲白白贈與。

    林軒的臉上閃過一絲戾氣,手中的魔緣劍狠狠的向著對手劈去。

    月兒自然不會讓少爺一個人對敵,玉手翻轉,幻月玄光劍再次出現在麵前。

    百蟲真人臉白如紙,他已使盡渾身解數,這一次,再也沒有本事扭轉乾坤了。

    可憐堂堂離合期老怪物,威震雲州達數百年之久,如今卻成了砧板上的魚,最後的抵抗不過是徒勞的掙紮而已。

    短短幾息的功夫,慘叫聲便傳入耳朵,麵充滿了怨毒,這次他不可能再使用替身渡劫大法之類的秘術。

    肉身隕落,隻剩下一個元嬰還在半空,高隻有寸許,但與元嬰修士的元嬰相比,形體的穩固則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元嬰並沒有逃走之意,因為結界符讓他不能施展瞬移。

    林軒右手抬起,正想一掌劈過去,此元嬰依依呀呀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你不能殺我,本尊的元神燈還留在宗內的,你若殺了我,自然會有秘術將仇人的名字傳出,那時候,我禦靈宗與天涯海閣,可就成了不死不休之仇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林軒臉上果然『露』出一絲遲疑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百蟲真***喜,正想巧言令『色』,卻發現林軒表麵遲疑,眼底深處卻閃過深切的譏諷之意,不由警兆大起,可躲閃已經來不及,頭頂空間波動一起,一隻青『色』怪手浮現而出,將他抓在了掌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21 21:49:31  ExecTime:0.4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