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可怕的蝴蝶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 可怕的蝴蝶

    “參見師祖。”

    一位年輕秀美的少女盈盈一福,俊秀的俏臉上滿是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妳來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目光在少女身上掃過,眉頭不經意一皺,百年前在靜月島初見此女,她大約是靈動中期,如今百年過去,也不過築基初期的頂峰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的資質雖說不上差,但在天涯海閣,也沒有分毫出奇。

    李芝蘭的臉上同樣滿是忐忑,她之所以能夠加入天涯海閣,乃是與這位林師祖有莫大關係。

    然而兩人從身份來說,實有天淵之別,他突然召喚自己,不知是福是禍。

    當然,表麵上,此女卻不敢『露』出分毫異『色』,低垂臻首,一臉的恭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丫頭,妳不用害怕什麼,本座今天召喚你,僅僅是想請教幾個問題,妳的回答若能令我滿意,本座不會虧待妳。”

    “師祖請說,弟子在用心聽著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妳可記得,百年前我們靜月島相遇,本座曾在妳手中買了一些東西?”

    “弟子自然記得。”

    李芝蘭點了點頭,若不是林軒的緣故,自己根本不能加入天涯海閣,兩人初識的一幕幕,她早已烙印在腦海深處,想忘也是忘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嗯,那些紫『色』的米粒,據妳所說,乃是父母的遺物,那妳可記得,妳父親母親,是在何處得到這些東西的?”林軒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師祖問這個,那時候芝蘭還小,不過大體方位,倒還是有印象的。”李芝蘭鬆了口氣,嘴上說出謹慎的言語。

    “哦,那妳將方位標出,本座自然會給妳好處。”

    林軒袖袍一拂,一米黃『色』的玉筒飛掠而出,懸浮在此女的身側,麵裝有雲州外海的海圖。

    “是,師祖。”

    李芝蘭伸出纖手,將玉筒握住,然後神識沉入。

    過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,她抬起頭:“師祖,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也不見他有多餘的動作,那玉筒就掉頭飛回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神識在麵掃過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隨後伸手在腰間一拍,兩個玉瓶從麵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“林某從不虛言,這麵的靈丹對妳大有好處,妳既然加入天涯海閣,那修煉就一定要刻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謝師祖。”

    李芝蘭忙盈盈一福,隨後才伸手將玉瓶取出,拔開瓶塞,芳香滿溢,直飄入鼻端。

    “中品丹?”

    李芝蘭的俏臉上滿是驚訝之『色』,雖然知道師祖身為離合期修仙者,出手肯定有不凡之處,但也沒想到會大方到這個程度。

    驚喜之餘,又恭恭敬敬的像林軒跪了下去,磕了三個頭,然後才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望著此女的背影消失,林軒幽幽歎了口氣,他也是從低階修士一步一步走過來地,當然知道其中不易,但願此女不要辜負了自己的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準備去尋找那紫『色』的米粒?”清脆的聲音傳入耳朵,有如黃鸝出穀,香風亦然,不知何時月兒已來到了身旁。

    “不錯,玉羅蜂乃上古奇蟲,如果能夠培育成熟,威力絕對非同小可,隻是牠們進階的條件實在太難了,那紫『色』的米粒既有效果,我又怎麼能不去探測一番呢。”林軒轉過頭,如此這般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少爺準備什麼時候離開天涯海閣?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遲,明日就走,除了玉羅蜂,我還要回一趟拜軒閣,也不知道盈兒她們怎麼樣了,畢竟與天涯海閣結盟的事情,由我親自去說,較為穩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兒點了點頭,對於林軒的決定,小丫頭向來不會反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一道驚虹劃破蒼穹,離開了瀛洲島。

    對於林軒的離開,夢如嫣既不意外,也沒有出言阻攔。

    做為一個門派的太上長老,並不是說,就一定要留在宗門之中。

    尤其是離合期修仙者,僅僅是用他的威名做一種震懾。

    畢竟實力到了他們那樣的等級,根本就不會去打理俗務,除非遇見百年前那種關乎門派生死的大事,否則平時根本就是自在逍遙的。

    林軒的離開,並不會對天涯海閣的利益造成任何損害,入宗大典已經舉行,消息也傳遍了十二州府,天涯海閣依舊可以快速擴張下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後,雲州外海深處,一隊修士正在天空中飛遁著,大約有十幾人之多,修為參差不起,大多是凝丹期,但為首的一男一女,卻是元嬰期的高階修士。

    與雲州內陸相比,這外海修仙界的水準要略遜一些,除了天涯海閣,元嬰修士數量並不多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修士看服飾裝束,應該是來自同一宗門家族,有兩名元嬰期修仙者,規模應該很大了。

    “韻秋,妳說俊兒就是在這一帶失蹤的?”一略含煞氣的聲音傳入耳朵,說話的是那名身穿黃衣的女修仙者。

    此女容顏還算秀麗,偏偏臉頰上卻多出了一塊胎記,看上去憑空添加了幾分猙獰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的,師母,少爺曾經留言,說他會到這一帶冒險,獵殺妖獸取丹,不知道是不是因此遇見了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,這海域方圓萬,也隻有一些三階妖獸而已,俊兒雖然僅僅凝丹中期,但有我與妳師母賜下的寶物,就算遇見了強敵,但逃命絕對沒有問題。”說話的是那元嬰期的男子,三縷長須,容貌清瘦以極,看上去大約三十餘歲年紀。

    話音未落,突然一陣古怪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縹縹緲緲的,聽上去有幾分像仙樂,又有幾分像鬼哭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為何,卻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    難道是妖獸來襲麼?

    兩名元嬰修士對視一眼,臉上皆『露』出驚疑不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伸手在腰間一拍,將各自的法寶祭了起來,至於其他的凝丹期修仙者,更加的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    然而所謂的妖獸並未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可驚悚的感覺不僅沒有消失,反而越發的濃烈起來。

    連海中的生物也感到不安,魚紛紛遊遠。

    “伍哥,這……”

    元嬰期女子話音未落,那古怪的聲音越發的清晰起來了,可神識放出,依舊什麼也沒有,直到一群蝴蝶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這是什麼魔蟲,居然能逃避神識探測?

    難道除了肉眼,別的方法不能將牠們發現?

    除了驚愕還是驚愕。

    那群蝴蝶大約有數百之多,與普通的蝴蝶相比,簡直美麗到不可思議,翅膀上的花紋,充滿了玄妙與古樸之意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靈蟲?”

    做為元嬰期修仙者,那對夫妻也算見多識廣的人物,然而此時此刻,卻是一臉的駭然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這些妖蟲絕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是野生,還是受人驅使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此刻,想這些已沒有意義了,先殺出重圍再說。

    兩名元嬰修士瞠目大喝,而下麵的弟子哪還用他們吩咐,或驅使法寶,或施展五行秘術,想要將那群可怕的蝴蝶滅殺了。

    十幾名高階修士出手,聲勢非同小可,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隻見仙劍劈出,卻從那蝴蝶的翅膀上滑落,至於其他的五行法術,同樣沒有效果。

    普通的蝴蝶非常脆弱,然而眼前的靈蟲,卻將這個認知顛覆掉了。

    牠們不畏火,雷電同樣沒有作用,而刀槍劍戟一類的法寶,牠們都能動作靈活的躲閃掉。

    不僅是十幾名凝丹期修士的攻擊沒有效果,連那兩名元嬰期老怪物也遭遇同樣的尷尬了。

    而且即使真的劈中,那蝴蝶的身體也堅硬到極處,有幾分像是刀槍不入。

    這究竟是什麼魔蟲?

    所有修士的臉上皆『露』出駭然之『色』,而蝴蝶已從四麵散開,將他們重重包圍在了麵。

    其中一隻張開口,一團蒙蒙的黑霧噴吐而出。

    不對,那不是霧,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了.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旁邊的修士躲避不及,他的右手被擊中,在此人恐懼的目光中,他的右手變成了一根冰柱。

    黑『色』的冰柱,閃爍著詭異的光澤,仿佛來自幽冥地府。

    此人大聲慘呼,整個右手失去了作用,而這僅僅是開始罷了,其他蝴蝶也口噴寒霧。

    黑『色』的寒霧。

    數百隻一起攻擊,很快十幾名修士就全都隕落在了這片未知的海域,被黑『色』的冰封住,元嬰也無法遁出。

    而殺戮並非僅僅發生在這一處。

    此地西南,距離約百之遠。

    罡風肆虐,波浪滔天,巨大的轟鳴與晴天霹靂相比,也沒有分毫遜『色』,海麵上,是一渾身墨綠的巨蟒,身長足有百丈,光是頭上的角就有兩尺長。

    牠的氣息與妖族不同。

    古獸!

    牠活了已有數百萬年之久,此時正在化龍。

    一旦蛻變成功,牠的實力將爆升數倍有餘,足以與離合修士相比,甚至有可能飛升到靈界去。

    可俗話說,人倒黴的時候,喝涼水都會塞牙縫,古獸也是一樣的,就在牠蛻變化龍最為關鍵的時刻,偏偏與一群詭異的蝴蝶相遇了,而且數量規模,而遠遠不是剛才那對人類修士可以相比的。

    足有上萬之多。

    口噴可怕的寒霧。

    巨蟒自然不會束手就縛,牠雖然沒有化龍,但力量也非同小可,然而半個時辰以後,卻被整個凍住,等冰化開以後,隻剩下屍骨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19 18:05:59  ExecTime:0.5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