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林軒的影響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 林軒的影響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大恩大德,事情是這樣的,晚輩有一獨生愛子,資質不錯,乃是異靈根的擁有者,可正因為如此,我與拙荊平時都太寵他了,導致那孩子心高氣傲,修煉***一味貪圖迅速,結果走火入魔,百脈俱廢,如今半身不遂。”聽林軒這麼說,獨孤謀臉上『露』出大喜過望之『色』,忙接過小妹的話頭,神『色』恭敬的開口。

    他身後的紅衣美『婦』,嘴上雖不敢『亂』說,但眼中也滿是希翼之『色』,畢竟對方至少是元嬰後期大修仙者,說不定還進階到了離合,若願意出手相助,那愛子的傷根本就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“練功走火,那你們來這是為了獵殺妖獸,為那小子煉製治傷的靈丹了?”林軒眉頭一皺,無驚無喜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前輩目光如炬,我夫妻查閱了許多典籍,確實隻有雪緣獸的妖丹能夠治療卓兒的傷勢,可我們買的情報卻是白鯊幫派人假造,如果再沒有靈丹吞服,犬子可就不僅僅是癱瘓了,說不定還會魂歸地府。”

    獨孤謀說到此處,眼中先是淚光閃過,隨後又變得咬牙切齒起來了,那可惡的賈胖子,見利忘義,這次回去一定要將他抽魂煉魄才可以。

    “哼,雪緣獸是三階水屬『性』妖族,這麼說,你們兒子應該是築基期修仙者,既然擁有異靈根,那麼修煉的多半也是冰屬『性』***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目光如炬。”

    聽了林軒的言語,獨孤謀一呆,隨後臉上『露』出又是驚喜又是佩服的表情來,自己不過說了一句雪緣獸的妖丹,林軒就將愛子的境界與修煉的***全部猜清楚,其見識之強,簡直令人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還望前輩慈悲,救救我那侄兒。”獨孤夢的聲音傳入耳朵,此女也在一旁打起了邊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天高地厚,導致走火,這種人,死了也是咎由自取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兄妹倆已是目瞪口呆,那紅衣美『婦』更是臉『色』發白。

    “前輩,犬子少不更事,還望您發發慈悲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前輩,您如果願意救救卓兒,不論有什麼吩咐,我兄妹倆都絕不會推托,即便赴湯蹈火……”宮裝少女臉『色』惶急的說。

    至於那紅衣美『婦』,因為與林軒不熟,不敢胡『亂』多說,卻的一聲跪下來了,連連磕頭,還算清秀的俏臉上滿是淒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其餘低階修仙者,見師父師母這副表情,更加不知所措,也隻好紛紛跪下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如果是素不相識的修士,他肯定甩手就走,生怕最討厭那些因為資質不錯,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家夥。

    可百餘年間,與這獨孤氏兄妹見了兩麵,相互間也算有緣,這樣不管總有點……

    罷了,反正對自己來說,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。

    可憐天下父母心,雖然看不慣那小子,也幫他一次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伸手一拍,白光一閃,一小巧的玉瓶飛掠出來,被一層靈光包裹,飛到了獨孤謀麵前。

    “這麵有三粒用妖獸材料煉製的靈丹,治療令郎的傷勢沒有問題,不過林某隻會幫這一次,讓他好自為之……”林軒冷冷的說。

    “是,多謝前輩大恩大德,以後若有什麼吩咐,愚夫『婦』一定赴湯蹈火。”獨孤謀的臉上『露』出大喜過望之『色』,小心翼翼的將玉瓶接過,恭恭敬敬的衝林軒深施一禮的說。

    林軒擺了擺手,隨後化為一道驚虹,破空而走。

    以他的遁速,自然驚世駭俗,雖然沒有全力施展,但落在那些低階修士眼,簡直能夠媲美瞬移,前一刻還在身側,下一刻,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
    在場修士臉上無不『露』出驚喜之『色』,雖然受那賈胖子之愚,但最後還是達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與小妹曾與這位林前輩相識,他真是傳說中的離合修士?”愛子傷勢複原有望,紅衣美『婦』心情極好,轉過臻首,表情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,百餘年前,林前輩就曾救過我與小妹一次,那時候,他不過凝丹中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凝丹中期,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好奇怪的,現在想想,當初與林前輩第一次見麵,他一定是隱藏了修為,至於他是不是傳說中的離合期老怪物,我也不清楚。”獨孤謀搖了搖頭,眼中隱隱有『迷』茫之光閃過。

    “夫君也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獨孤謀微微歎息,嘴唇微啟,說出自己的分析:“如果是普通的元嬰後期修仙者,為夫自信也能夠分辨得出,但這位林前輩身上卻一絲靈壓也無,看上去就跟普通的凡人差不多,這種情況可就不同尋常了,要麼是傳說中離合期老怪物,要麼修行的***有獨到之處,可你剛才看他連手都不動,就憑空凝聚飛刀滅殺了白鯊幫的修仙者,如此神通,絕非普通的大修士可比,所以不管他是不是傳說中的離合期,對我等來說,都遙不可及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言之有理,不管這位林前輩境界如何,對我等都是有大恩,可惜你我修為太弱,今生今世,也沒有機會報道了。”紅衣美『婦』點了點頭,臉上滿是感激之『色』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師母,這位林前輩真有你們說的那樣了不起麼,可談到為獨孤師兄治病的時候,為什麼他卻一臉的不以為然之『色』,看表情,似乎對天賦優異的修士一點好感也無,難道這位前輩本身的靈根很差麼,所以才嫉妒天賦好者。”一嬌柔的聲音傳入耳朵,說話的是一名黃衣少女,看上去不過十五、六歲年紀,但也達到了築基期。

    三名凝丹期修士聽了此言,卻無不臉『色』大變,獨孤謀右手一拂,一道光霞飛掠而出,隨後從頭頂一落,竟形成一隔音的護罩來了。

    “紅兒,妳太大膽了,且不說林前輩幾次三番出手相助,對我等有大恩大德,我等無以回報也就算了,妳居然還議論起恩人的是非來了。”獨孤謀轉過頭顱,雙眼中滿是怒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師母……”那黃衣少女平時很是得寵,被師傅毫不留情的當著同門訓斥,頓時眼睛一紅,像平時最疼愛她的師母撒起嬌來了。

    “妳師父說得沒錯,就算林前輩與我等素無瓜葛,他那種等級的修仙者又豈是妳一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可以議論的,簡直不知死活,對方一個小指頭就能讓妳魂飛魄散掉的,紅兒,看來是我們平時太寵妳了,幾乎釀成大禍,這次回去以後,妳給我麵壁思過,沒有十年,不許踏出天鏡島一步。”出乎少女的預料,美『婦』這次不僅沒有流『露』出分毫偏袒之意,反而聲『色』俱厲,一邊訓斥還一邊轉過臻首,望向林軒離開的方向,眼底深處,擔心之『色』毫不掩飾的流出。

    黃衣少女聽了,先是一呆,隨後也變得老實了起來,她雖然有些任『性』,但並不傻,這一次,師父師母顯然是動了真怒啊。

    至於其他的低階修仙者,更是束手而立,連最受寵的紅師妹也被懲罰,他們豈能不噤若寒蟬啊!

    斥了徒兒以後,獨孤謀轉過頭,卻見小妹一臉古怪之『色』,望著林軒離開的方向,獨孤謀一呆,隨後輕輕歎息了起來。

    兄妹倆相依為命多年,他豈會猜不到自家小妹的心意,俗話說,美女愛英雄,兩次救命之恩,恐怕小妹已對那位林前輩心動。

    可惜這種相思注定沒有結果,畢竟雙方的身份修為相差太遠了,自家妹妹雖然也算美女,但遠遠沒到傾國傾城的程度,別說是雙修道侶了,就算是做妾也不夠格。

    那位林前輩若想納妾,不知道有多少美貌女修願意倒貼。

    “小妹,走吧,我們先回去再說。”腦海中念頭轉過,獨孤謀卻並沒有將妹妹的心意點破,否則她會越發難過。

    仙路漫漫,相信過一段時間,小妹自己會從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而此時此刻,林軒卻早已在萬之外了,他自然不知道一不過兩麵之緣的少女,已對自己那生情愫,也不知道那名叫紅兒的築基期小修士,因為一言不慎,被罰麵壁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林軒正飛向天涯海閣。

    一來想更多的了解一下百年前那場大戰的內幕,二來自己若從聚靈空間出來,不在外海也就罷了,既然湊巧就在此處,於情於理,當然要拜訪一下姐姐的。

    既然進階離合,接下來,自然就要為破碎虛空做準備了。

    然而除了知道飛升靈界的時候會遇見天劫以外,其餘的情況,林軒卻一點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無他,與離合期修士有關的東西,上古典籍記載的也寥寥無幾,即使有,也不過寥寥數筆,根本一點也不詳細。

    自己『摸』索,費時又費力,找人請教,無疑是最省事的捷徑之一。

    而其餘的離合期老怪物,自己並不熟,就算五『色』仙子,林軒與她也沒有多大關係,最親近的隻有夢如嫣,所以林軒將她列為最優先的人選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接下來該做些什麼林軒已有一定的謀劃了,渾身青芒閃過,遁光的速度不由得又快三分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5 14:43:27  ExecTime:0.5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