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白鯊幫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 白鯊幫
  三年後,雲州外海,某不知名的海域,十幾道驚虹劃破蒼穹,低低的破空聲傳入耳朵,不用說,是修仙者。
  這些修士之中,以築基期居多,但也有三名凝丹期高手。
  一男兩女。
  那男子看上去大約四十餘歲年紀,容貌並不出『色』,但氣質卻穩重成熟,居然已到凝丹後期的境界了。
  他的身側,是一名身穿紅衣的少『婦』,二十七八左右,與男子神態親密,十有***應是夫妻。
  不過此女的修為僅僅凝丹初期而已。
  “哥哥,嫂嫂,那雪緣獸真在附近嗎,我們已出海半月有餘,卻絲毫沒有牠的蹤跡,不會是情報有誤吧!”說話的是一正當妙齡的少女,麵容清秀以極,雪白的宮裝更襯得她肌膚如玉。
  雖說不上絕『色』美女,但也當得起秀『色』可餐這句評語。
  “妹妹妳不用著急,這雪緣獸的情報為兄可是足足花了一千晶石,妖獸本就行蹤詭秘,我們一時找不到也是很正常地,但牠肯定在這片海域。”那男子歎了口氣,嘴上雖然說著寬慰的言語,但表情卻不受控製的陰霾了下去。
  其實他心中也有些疑『惑』,但與那賈胖子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了,按理說,他不可能欺騙自己。
  難道說雪緣獸已經遷徙?
  不會啊,這個季節,正是該妖獸的繁殖期,牠不會輕意離開巢『穴』地。
  腦海中念頭轉過,該男子卻已將神識全力放出,擴大範圍,細細搜索。
  紅衣美『婦』見了丈夫的臉『色』,表情也有些難看了,畢竟做了多年的夫妻,豈會猜不到他的心意。
  說起來這次出海也是不得已,他們的獨生愛子因為練功走火,現在已半身不遂了。
  甚至『性』命都已危在旦夕,能夠挽救他的隻有雪緣獸的妖丹而已。
  不過作為三階上品妖獸,實力比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還勝上一籌,雖然他們夫妻聯手,再加上幾名得意弟子相助,打敗此獸是沒有問題的,但想要將其滅殺取丹難度卻要大得多,所以不得不請丈夫的妹妹相助。
  然而與他們夫妻不同,夢妹可是內宮弟子,向來很得師叔器重,不可能長久遊曆在外的,那會耽擱她的修行功課,偏偏出來這麼久了,雪緣獸卻一點蹤跡也無。
  難道真是對方拿假情報糊弄自己夫『婦』?
  紅衣女又驚又怒,假如情況真是如此,她發誓一定將對方抽魂煉魄。
  這個念頭尚未轉完,一陣獸吼的聲音卻傳入了耳邊,隨後遠方那水天交接之處,出現了幾道亮麗的水線。
  開始尚遠,一轉眼就變得清晰了起來。
  “不好,是白鯊幫的家夥。”
  中年男子一呆,隨後臉『色』狂變了起來,他身後那宮裝少女的俏臉,更隱隱有些發白。
  可此時此刻,走顯然已經來不及了,很快,那水線就已經分開,呈半圓形將他們圍了起來。
  也是一隊修仙者,數量與他們差不多,然而這群修士不僅法力明顯高上一籌,而且每個人還乘騎著一形貌凶惡的海獸。
  那海獸長七八丈的樣子,看上去很像放大後的鯊魚,然而牙齒卻要鋒利得多,雙眼也做血紅之『色』,更可怕的是,每頭海獸的額頭,都有一半尺來長的獨角,上麵電弧纏繞。
  藍電鯊!
  從等級來說,這些都是二級上品妖獸,築基期頂峰的修士也不是對手,更何況每一頭藍電鯊的背上,還站立著一名凶神惡煞的修仙者。
  從他們所穿的服飾,可以看出是白鯊幫的修士,為首的修仙者大約三十出頭,錦袍玉帶,做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,然而此人不僅容貌極醜,而且還是獨眼龍。
  如果穿戴得粗獷一點,說不定還讓人覺得順眼,偏偏要東施效顰,反而引人作嘔。
  可俗話說,人不可貌相。
  別看他醜,卻是凝丹期頂峰的修仙者,其法力深厚程度,比那中年男子還要勝上一籌。
  “駱道友,你攔住我等的去路,想要做什麼,莫非想與我天涯海閣為敵麼?”中年男子眉頭一皺,神『色』不善的開口。
  “,獨孤兄不用生氣,但也不要動不動就抬出天涯海閣,我小小的白鯊幫豈敢招惹,但你也不過是娶了該派的一名外事弟子,建立了修仙家族,可算不了天涯海閣弟子的。”那醜陋男子哈哈一笑,滿臉譏諷道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獨孤謀大怒,但想了想卻又將氣忍下了:“姓駱的,你不要在這婼瑽豸f舌,攔住我等去路,想要做什麼?”
  “,獨孤兄何必拒人與千堣坏~呢,我的心意令妹難道還不清楚,在下可是一片深情,想要娶她做我白鯊幫的少夫人罷了。”
  “哼,閣下既然有美意,何不去瀛洲島,像小妹師尊提親,攔住我等去路,難道還想搶人不成?”
  聽了對方的言語,獨孤謀眼中先是閃過一絲怒氣,但隨後又強忍了下去,冷冷的開口。
  俗話說,好漢不吃眼前虧,此時此刻,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的,與其動手,可不是聰明人選擇。
  但他又怎麼可能將妹妹嫁給眼前這駱姓男子呢,倒不是嫌對方長得醜,而是這位白鯊幫少主,根本就是一惡棍般的人物,貪花好『色』,而且還是喜新厭舊之徒。仗著家堛熄掑O,欺男霸女,聽說光是小妾,就娶了十幾個。
  小妹嫁給他,豈不是一朵***『插』牛糞上了。
  “去瀛洲島像貴派長輩求親,哼,駱某可有自知之明,別求親不成丟了『性』命。”
  “那你為何攔住我等去路?”聽對方這麼說,獨孤謀的表情越發警惕起來了。
  “很簡單,求親沒把握,在下隻有強搶了,如果各位識時務,就乖乖的跟我走,以後都是親戚,傷和氣可就不好了。”駱姓男子以手撫額,嘿嘿嘿的『奸』笑起來了。
  “你好大的膽子,這樣做,不怕我天涯海閣滅了你白鯊幫麼?”那宮裝少女一呆,忍不住驚怒的嬌聲喝叱了起來。
  “怕,當然怕,本幫在雲州外海,雖然也算名門大派,但與天涯海閣相比,根本就不是一份等級,所以我才讓賈胖子出賣情報,將你等引誘到此地。”
  “什麼,是你指使的賈胖子?”獨孤謀又驚又怒,這才清楚,從一開始,自己幾人就踏入對方精心算計的圈套了。
  “如何,各位還想反抗麼,天涯海閣我是惹不起,但在這堭N各位滅殺了又怎麼可能走漏消息?”白鯊幫少主越發得意,轉過頭來看向那身穿宮裝的少女:“獨孤仙子,妳還是跟我走吧,難道真想看見妳哥哥嫂嫂橫屍當場?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獨孤夢一呆,臉『色』變得躊躇了起來。
  誰說修仙者就一定寡情薄意,他們兄妹百年來一直是相依為命地,她確實不想連累哥哥嫂子,但自己又怎麼可能委身給這麼一個敗類渣滓。
  左右為難,兄長粗豪的聲音已傳入了耳邊:“小妹,別傻了,就算你同意,這家夥為了不走漏消息,一樣不會放過我與你嫂子,事到如今,還有什麼好說,與這家夥拚了。”
  “哼,獨孤兄倒是一明白人,但掙紮是徒勞的,你以為自己有機會麼?” 駱姓男子哈哈大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臉上更閃過幾分猙獰之『色』:“動手,除了獨孤夢,其餘之人全部殺了。”
  “是,少主。”
  白鯊幫本來就喜歡殺人越貨,雖是修仙者,但更像一群亡命徒,聽了駱姓男子的吩咐,眾幫眾的臉上一分猶豫也無,紛紛將各自的法寶靈器祭出。
  而駱姓男子並未動手,雙手倒背,一副悠然自得。
  與獨孤謀對上的是一紅發老者,同樣凝丹後期,驅使著一分水峨嵋刺,渾身陰氣磅,居然是一鬼道的修仙者。
  獨孤謀不得不小心應付,而他的妻子同樣被一凝丹期的修士纏上了,其餘的白沙幫眾,也各自找到了對手,因為是有心算無意,他們的實力本來就要比對方強一些,更別說還有藍電鯊相助。
  這種妖獸生『性』凶猛,獨角噴出的電芒更是穿透力極強,有兩名修士正與對手打得不亦樂乎,一不留神,就被電蠻擊中,慘叫聲中,護罩被攻破,直接化為焦炭了。
  其餘之***驚失『色』,這才明白表麵上對方人數與自己這邊差不多,然而實際上,對方有妖獸幫忙,卻相當於以二敵一,處境不利以極。
  白鯊幫少主臉上滿是得意,徐徐像那宮裝少女飛了過去,以後期對初期,將對方生擒根本就不算什麼問題。
  獨孤夢咬了咬貝齒,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求饒逃走都沒有用處,隻剩下硬拚一途。
  後期修士又如何,自己可是天涯海閣的修仙者。
  少女玉手一拂,一柄青光閃爍的仙劍已飛掠而出,而她的另一隻手中,則多出一麵鏡子形狀的寶物,式樣古樸,一看就有不凡之處。
  做為凝丹初期的修仙者,按理說,有一件法寶就不錯了,但她畢竟出身天涯海閣,而且深受門內長老器重,這青竹劍與八極鏡都是師尊賜予她的。
  法力注入,那仙劍盤旋飛舞,頓時變化出數以百計的幻影來了,真真假假,想要分辨是很不容易的。
  “疾!”
  獨孤夢一指向前點去,那些幻影頓時與真正的仙劍一起,狠狠的向著對方斬去。
  白鯊幫少主一呆,臉『色』也不由得凝重起來,一扯腰帶,一件法寶也被他祭了起來,是一魚鱗形狀的盾牌。
  滴溜溜一轉,頓時變化出一銀白『色』的光幕擋在他的麵前。
  攻擊斬在上麵,幻影自然沒有效果,仙劍的本體也就顯現而出,駱姓男子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『色』,張開口,噴出一烏黑顏『色』的寶物。
  形狀奇特以極,就像放大了許多倍的魚鉤。
  隨後轟鳴聲傳入耳朵,兩寶在半空中纏鬥起來了。
  獨孤夢大急,正要將八極鏡祭起,那白鯊幫少主的臉上已閃過不耐之『色』,祭出了一黑『色』繩索。
  然後一道法訣打出,那繩索頓時變化為一條大蛇,靈活以極,將獨孤夢給纏住。
  “妹妹。”獨孤謀大驚失『色』,但在紅發老者的狂攻下已自身安保了。
  就在此刻,一晴天霹靂般的聲音傳入耳朵,天空毫沒征兆的陰沉下去了,海麵前一刻還平靜無波,可轉眼間卻形成了一直徑百餘丈的巨大漩渦,惡浪更是蜂擁而起,簡直可以說是連天接地。
  “這,這是怎麼回事?”
  這詭異的變故,將兩派修士都驚呆了,愣愣的停下了手堛滌囮@,他們雖然僅僅是築基或者凝丹期修仙者,但也感覺天地元氣異動起來了。
  人人不由得大驚失『色』,紛紛將各自的護罩祭出,然而此時此刻,卻仿佛大海中的一葉扁舟似的,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傾覆。
  連不可一世的白鯊幫少主也臉白如紙了。
  異象持續了足足一盞茶的功夫,然後距離他們千餘丈遠處,突然憑空湧出了無數五彩的雲霧。
  與之伴隨的是一股令人心悸的靈壓衝天而落。
  無聲無息!
  可那威壓之強,卻遠遠超過了眾人了想象,海麵那百餘丈的巨大漩渦,頃刻間就平覆掉了。
  “大哥,這是怎麼回事,難道有異寶出世?”
  此時,兩隊修士已各自聚在了一起,聯手將護罩祭起,否則光是那威壓,就足以讓他們爆體而亡。
  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  獨孤謀的臉上滿是凝重之『色』,這種異象已經遠遠超越他們的想象了。
  特別是那靈壓,更是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,在他的記憶中,隻有百餘年前,本門與萬佛宗還有厲魂穀大戰,如嫣師祖對方敵方的離合期老怪物,威壓才與這個相似的。
  難道說……
  這個念頭尚未轉過,那雲霧又發生變化了,先是劇烈翻湧,然後像兩邊散開,接著周圍的空間瘋狂的扭曲了起來。
  一條直徑丈許的裂縫出現。
  “空間縫隙!”
  獨孤謀差點嚇暈過去,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曾經在典籍上見過這種可怕的東西。
  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,更讓他瞠目結舌,一道青虹居然從那空間縫隙中飛掠而出。
  略一閃爍,光華散開,一名麵容普通的少年出現在了麵前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9 04:06:21  ExecTime:0.0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