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鎮魔塔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 鎮魔塔
  自己果然沒有料錯,對方雖然將肉身自爆了,但元嬰卻想借此逃脫。
  畢竟做為後期修仙者,奪舍是很容易的。
  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以他做事的風格,當然不會讓對方稱心如意了。
  袖袍一拂,身前頓時浮現出一式樣古樸的長戈。
  伸手握住,林軒將其狠狠向下揮落。
  噗的一聲傳入耳朵,一縷青芒朝著前方激『射』。
  與普通攻擊不同,此青芒可以斬碎虛空。
  依依呀呀的驚呼傳入耳朵,兩個元嬰在半空中摔了個跟鬥,臉上皆滿是驚惶之『色』。
  高寸許,眉目與空晦極為相似。
  唯一的不同之處,是左邊一個元嬰肌膚呈淡金『色』,右邊一個則漆黑如墨。
  果然是雙元嬰修仙者,怪不得法力深厚到如此程度。
  林軒點點頭,看來自己最初的猜想沒錯。
  身形微動,他已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,不用說,是九天微步神通。
  將兩個元嬰去路堵住,林軒右手抬起,衝著虛空一握。
  元嬰的頭頂之處,空氣頓時如水波般晃動起來了,一隻青『色』巨手浮現而出,一把將兩個元嬰握住。
  空晦又驚又怒,兩個元嬰的小臉上皆浮現出怨毒。
  做為萬佛宗一派之主,本宗與林軒的恩怨他自然心埵頃ヾA落在對方手堙A肯定生不如死。
  與其飽受折磨,不如魂飛魄散算了。
  寸許高的元嬰頓時膨脹起來了。
  “還想自爆麼,太天真了。”
  林軒冷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俗話說,吃一塹,長一智,對方剛剛已肉身自爆了一次,這回林軒怎麼可能絲毫防備沒有?
  神念微動,那青『色』大手一閃,兩根同樣顏『色』的靈絲出現,分別紮入兩個元嬰的百會『穴』媊恁C
  霎時間,元嬰隻覺頭昏目眩,神識無力,隨後林軒雙手揮舞,接連幾道法訣打出,元嬰頓時動彈不得,渾身的法力也被禁錮,想要求死都變成奢望了。
  渾身上下,隻剩眼珠還能轉動,可惜目光是不能殺人的。
  林軒取出一個玉盒,將元嬰塞在媊恁A對方乃萬佛宗之主,身份尊崇,一會兒說不定還有大用。
  空晦隕落,整個戰局頓時驟然改變了。
  剩下的幾名元嬰期修仙者,無不驚慌失措,而天涯海閣的女子則歡欣鼓舞,士氣此消彼長。
  “啊!”
  一聲慘呼傳入耳朵,與姬月如對戰的是兩名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本來就有些抵擋不住,此時更是半點戰意也無。
  其中那名黑臉老者,一不留神,被姬月如隨手一道劍氣刺穿了頭顱。
  眼見同伴隕落,剩下的那名老『婦』臉都白了,再也不管不顧,轉身就想逃脫,姬月如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嘲弄。
  兩手一掐訣,從那玉梳之上,爆出一團金芒,有如飛針法寶一樣,老『婦』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呼,就被打成篩子了。
  至於另外幾名老怪物,下場也都仿佛,不是死於天涯海閣女子的手中,就是被林軒輕易斬殺掉了。
  前後不到一頓飯的功夫,敵人就全都魂歸地府。
  “多謝師叔相助,大恩大德,本派必銘記於心的。”姬月如躬身行了一禮,其餘的女子臉上也滿是恭敬之意。
  “行了,都自己人,還這麼客套幹什麼。”林軒擺了擺手,此時此刻,他可沒有心情虛與委蛇:“現在情勢如何?”
  “這……弟子也不清楚。” 姬月如俏臉微紅的說。
  “什麼,妳也不清楚?”林軒不由得一愕:“這怎麼可能呢?”
  “是真的,弟子哪敢欺瞞師叔,如今瀛洲島打了個一塌糊塗,通訊的傳音符一旦發出,也會被對方擊落,所以情況如何,月如確實並不知道的。”
  “原來如此。”
  林軒點了點頭,其實趕到天涯海閣總舵以後,他已不是第一次出手,隻不過以前相救的,都隻是凝丹期弟子,她們不了解形勢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  而姬月如不同,此女位高權重,沒想到連她都稀婼k塗,這事情可有些麻煩了。
  通過搜魂之術,林軒已經知道,這次萬佛宗與厲魂穀,一共有三名離合期老怪物。
  姐姐實力雖然不弱,但獨力難支,現在可還平安無事。
  見林軒臉『色』陰霾以極,姬月如也吸了口涼氣,不敢隨便『亂』說,至於其他的女子,更是噤若寒蟬了。
  氣氛一時顯得有些凝滯,而就在這時,一道火龍出現在了視線堙C
  林軒一愕,是傳音符,居然不曾被敵人擊落。
  雖心中疑『惑』,但還是二話不說的將其接過來了。
  閉上雙眸,林軒將神識沉入其中。
  幾息之後,林軒抬起頭,臉上的表情卻陰晴不定起來了。
  “師叔,出什麼事了?”姬月如小心翼翼的說。
  林軒沒有開口,而是袖袍一拂,將火龍遞到姬月如的手中。
  “是蘇師姐發過來的傳音符,她所守衛的鎮魔塔受到了離合老怪物的圍攻。”
  “鎮魔塔,難道那媄鰫蒫菑偵簼ヰ奎隉H”
  “不是的,師叔,鎮魔塔並沒有怪物,然而那堳o是九宮須臾劍陣的陣眼,一旦被攻破,本派基本上可以算戰敗了。” 姬月如滿臉惶急的說,看像林軒的目光更充滿了哀求之『色』。
  離合期修仙者,除了如嫣師叔,能夠與其放對的也就隻有眼前的林前輩了。
  雖然對方也是元嬰後期,但實力卻與傳說中的離合老怪相差無幾。
  林軒卻有著自己的考慮,如果隻有一名離合期修仙者,自己倒並不害怕什麼,即使打不過,自保還是問題不大的,何況與月兒聯手,林軒相信贏麵還是很大的。
  然而傳音符中說得清楚,圍攻鎮魔塔的老怪物卻是夫妻兩個,不僅修為皆達到了離合,而且擅長分進合擊之術。
  如此一來,可就很難對付。
  該怎麼辦呢?
  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開始權衡起利弊來了。
  如果自己不趕去援助,鎮魔塔肯定失守,一旦九宮須臾劍陣無法開啟成功,即使萬佛宗與厲魂穀的大隊人馬已被拖住,這勝負如何,依舊是兩說。
  如此結果,絕不是自己願意看到的。
  而趕去援助,固然多少要冒一些風險,但隻要小心一些,自保應該還是沒有多大問題。
  不入虎『穴』,焉得虎子,為了最後的勝利,冒一些風險也是值得地。
  林軒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之『色』:“不用說了,妳給我瀛洲島的地圖,我這就去鎮魔塔援助。”
  “多謝師叔。”
  姬月如聽了,臉上『露』出又驚又喜之『色』:“您且稍等,晚輩這就幫您繪製地圖。”
  話音未落,此女伸手在腰間一拍,取出一空白的玉筒簡,隨後將神識沉入媊恁C
  做為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用神識鏤刻一些東西是非常容易的,不過幾息的功夫,就完成了。
  姬月如恭恭敬敬的遞過此物。
  林軒神識一掃,臉上『露』出了然之『色』,隨後渾身青芒大起,向著前方飛掠而去。
  與此同時,距離這堿鸗U堣宏貌漪Y地。
  一片荒蕪,目光所及之處,隻能看見碎石以及一些枯黃的敗草樹木,一座孤零零的寶塔在荒漠上矗立著。
  四周的靈氣非常稀薄,誰又能想到這奡N是天涯海閣護派大陣的陣眼之處。
  由閣主蘇絳唇在這媬辿萓u衛著。
  除她以外,還有八名元嬰期長老,再加上附近的禁製,幾乎可以說得上萬無一失。
  然而世界上沒有絕對之事,此時此刻,不僅禁製被攻破,八名元嬰期長老,也陣亡了五個,隻剩下蘇絳唇與另外三人在苦苦支撐。
  這還是因為劉瑩師妹趕到了此處,否則她們的處境會更加艱難的。
  然而即便如此,也支撐不了多少工夫,兩名離合期修仙者,實在太可怕了。
  悅耳的嬌笑傳入耳朵,與蘇絳唇放對的是一正當妙齡的少女,雖然說不上傾國傾城之『色』,但也美貌到極處。
  然而其外號卻讓人頭皮發麻。
  蛇蠍仙子!
  死在她手中的修仙者不計其數,此女『性』格暴虐到極處,濫殺無辜對她來說再平常不過。
  此時此刻,蛇蠍仙子連法寶也沒有祭出,仿佛貓戲老鼠,然而蘇絳唇已受傷多處,雪白的宮裝,已染成了豔麗的紅『色』。
  不過相對來說,她情況還算好了,劉瑩師妹麵對的是那僵屍怪物,清源屍王渾身被一層陰氣包裹,舉手投足,皆有威力極大的神通電『射』而出。
  剛剛她們發出了求救的傳音符,原本是死馬當作活馬醫,然而對方居然沒有攔截之意。
  蘇絳唇先是欣喜,但仔細思量,表情卻越發的陰霾了下去,對方有恃無恐,對本宗來說,可絕不是什麼好兆頭。
  但此時此刻,她自身難保,也沒有時間多做思量。
  慘呼聲傳入耳朵,卻是又有師妹隕落,短短幾息的功夫,就隻剩下她與劉瑩兩人了。
  難道自己也要死在這堙H
  這個念頭尚未轉過,蘇絳唇突然動彈不得,附近的空氣仿佛變成了枷鎖,將她渾身的氣機鎖住,堂堂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居然絲毫還手之力也無。
  “,天涯海閣之主,幹脆拿來喂本宮的靈蟲好了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1 07:55:28  ExecTime:0.0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