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震海神鍾與金身羅漢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 震海神鍾與金身羅漢

    曆經千辛萬苦,終於取回了天涯海閣失落的寶物,當亭樓渾身浴血的來到總舵,如嫣仙子也感動了。

    生平第一聲叫出“姐夫”。

    那時候,夢如嫣非常感激望亭樓。

    隻不過後來因為***的緣故,亭樓為了將瓶頸突破,不得不借助雙修,侍妾是娶了一個又一個,隨後如嫣仙子才與他交惡。

    但此時此刻,看著定海神鍾,想著昔日亭樓的好處,夢如嫣心,也不由得泛起一絲落寂。

    隨後想到姐姐,心中更是酸楚以極,假如如冰仙子還在這,天涯海閣絕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動地。

    不過失落的情緒也僅僅是一閃而過,很快,夢如嫣的表情,就重新變得清明起來了。

    大敵當前,哪有懷舊的時間,當務之急,是怎樣對付眼前的禿驢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夢如嫣玉手抬起,五顏六『色』的法訣向著身前的銀鍾打去。

    “”的一聲傳入耳朵,低沉古樸,表麵上沒有什麼出奇之處,但麵卻隱隱含有別致的韻味兒在頭。

    聲音遠遠傳開,隨後那銀鍾沛然暴漲起來。

    化為百丈之巨,遠遠望去,便與一座小山相似。

    而在銀鍾表麵,則有無數古樸的符文飄散出來,銀光耀眼,一股驚人的靈氣向著四周擴散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夢如嫣一聲輕叱,那些符文一閃,各種稀奇古怪的飛禽走獸從麵變化出來。

    假若林軒在此處,肯定大驚失『色』,因為以她見識廣博,這些奇獸也大半沒有見過,不用說,肯定是靈界之物。

    當然了,眼前不過是用法力幻化而出。

    另一側,老和尚也沒有閑著。

    大悲金輪盤旋飛舞,佛門梵唱的聲音傳入耳朵,方圓數,都籠罩著佛光法力,看上去莊嚴肅穆以極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這次佛號卻不是從慧玄口中發出,一金身羅漢的法相出現在他的身側,磅的威壓令人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此法相卻不是憑空幻化而出,乃是以大悲金輪之力,借來上界高僧的佛力。

    在魔道之中,也有類似的法術——真魔降世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就是以秘術隔界借來一些大能古魔的魔氣附體。

    然而魔道的真魔降世,固然可以讓施術者修為大漲,但魔氣也會侵蝕他的身體,後患大極。

    而眼前以大悲金輪借來的佛力,不僅沒有後患,且威力,也遠不是些許真魔之氣可比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夢如嫣一點指,那變化出來的飛禽走獸,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凶厲,向著慧玄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咄,在羅漢尊者麵前,區區妖魔小醜,還敢逞能麼,待我降妖除魔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話音未落,那羅漢法相已一掌向前劈出,動作輕柔,不帶一絲人間煙火。

    然而虛空之中,卻有無數掌影幻化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噗的聲音傳入耳朵,那些修為不下元嬰期的飛禽走獸全部被輕易滅殺掉了。

    離合期修仙者,手持靈寶,即便是仿製之物,威力依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進攻受挫,夢如嫣的臉上卻沒有畏懼之『色』,隻是目光變得越發的冰冷了。

    玉指輕扣,一拇指大小的靈光飛『射』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隨後那靈光一閃,驟然暴漲起來,化為頭顱大小,沒入了銀鍾麵。

    咚……

    古樸的鍾聲傳入耳朵,一圈肉眼可見的音波出現了。

    以銀鍾為中心,向著老和尚攢『射』。

    頓時爆裂聲接連傳來,一道道罡風憑空浮現,白『色』的氣流如魔蛇『亂』舞,而這偌大的征兆不過是音波與佛手對轟所產生的餘波。

    老和尚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凝重了,自己雖然是中期,但畢竟才剛剛晉級,而如嫣仙子的神通法力,還遠遠超出了自己的預期。

    雖然不敗有把握,但想贏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天地元氣,變得越發的混『亂』以極,兩人暫時停止了攻擊,重新開始對峙。

    然而這將是更加激烈鬥法的開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瀛洲島以西。

    一座高山挺拔以極,如一柄利劍,直***雲霄。

    蒼淩峰,一直便是天涯海閣的禁地。

    然而山上有什麼,別說普通弟子,便是姬月如這位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也並不清楚,不過此時此刻,她卻奉命在這守衛著。

    做為本門最重要的禁地之一,此處如嫣仙子看重以極,除了姬月如,還有三名元嬰期修仙者,凝丹期弟子更是有近兩百之多。

    按理說,這樣的規模不可謂不強大了,然而此時此刻,蒼淩峰卻處於風雨飄搖之中,附近的禁製隨時有可能被攻破。

    敵人倒也不多,七八人罷了,然而為首的,卻非同小可,乃是萬佛宗主持,空晦大師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此人也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今年已經八百歲年紀,雖然還未進階離合,但一身神通也神鬼莫測。

    傳說此人乃是厚積薄發的那種,將近四百歲才結嬰成功,但從此以後,卻仿佛慧根開竅,不僅修行一日千,而且所會的法術玄妙以極。

    從元嬰初期到元嬰中期隻花了區區五十載,從中期到後期也隻用了不足百年。

    更厲害的是,此人還是元中修士的時候,就能力拚後期大修仙者,其神通如何,自然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師尊,我們現在應該如何?”一身材瘦小的凝丹期女子臉『色』發白的開口了,不止是她,幾乎所有守衛此處的弟子,臉上都帶著畏懼之『色』,敵人攻勢太猛了,而空晦做為萬佛宗主持,聲名也太過令人畏懼。

    “發傳音符,向附近的同門求助。”

    姬月如歎了口氣,看了一眼搖搖欲墜的光幕,沉聲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下麵的弟子二話不說,紛紛揚手發出了傳音符,僅憑他們現在的人手,確實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火光閃了幾閃,才剛剛飛出百丈遠,就被對方擊落,所有人的臉『色』越發難看了,對方打算甕中捉鱉麼?

    姬月如的表情越發陰霾,然而就在此時,一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入耳邊,麵夾雜著女子的驚呼,竟是禁製大陣已被攻破。

    “哼,天涯海閣好大的名氣,也不過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沙啞的獰笑傳入耳朵,說話的是一黑臉老者,然而姬月如的目光根本就沒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,而是轉過臻首,一身披袈裟的老僧映入了眼簾中。

    身材魁梧,臉上帶著蠟黃之『色』,額頭外凸,容貌頗醜,然而卻有寶相莊嚴之氣從他身上散發而出。

    “空晦?”

    姬月如瞳孔微縮,緩緩轉過了頭顱,自己雖然也是元嬰後期,但與對方相比,則明顯不是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放眼天涯海閣,除了如嫣師叔,能夠正麵對上眼前賊禿而不落下風的,恐怕隻有劉瑩師姐一個。

    然而退是不可能的,師叔吩咐,這蒼淩峰,無論如何也要守住,隻能拚了。

    仇人見麵,分外眼紅,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也沒有什麼好說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也不知誰發一聲喊,乒乒乓乓的聲音傳入耳邊,雙方已展開混戰。

    人數,自然是天涯海閣多一點,但敵人無一不是元嬰期修仙者,沒有陣法作為掩護,天涯海閣的弟子大多落在下風。

    沒幾個回合,就有弟子被斬下頭顱。

    姬月如又驚又怒,但也明白事不可為了,悄聲吩咐:“傳令下去,讓弟子們不必死戰,瞅準機會突出重圍,傳音符發不出,隻有自己想辦法去請援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少女應聲而去,姬月如則渾身青芒大起,向著眼前的和尚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月如仙子別來無恙,妳能進階元嬰後期,也頗為不易,老衲的神通,想必妳心中有數,明知打不過,何必做那雞蛋碰石頭的蠢事呢,如果願意束手就縛,老衲絕對會以禮相待的。”空晦的聲音傳入耳朵,麵明顯帶著幾分誘『惑』。

    修仙的目的不過長生而已,所以越是高階的修士,往往越怕死。

    “哼,大師不用多費唇舌,月如明白敵你不過,但師恩深重,本仙子絕不會背叛天涯海閣,有本事,你盡管放手過來好了,隻要月如但有一口氣在,就絕不會容你在瀛洲島撒野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,仙子何必如此執著,既然妳願意玉石俱焚,那老衲也就不攔著妳了。”

    空晦話音未落,雙手開闔,一股磅的法力洶湧而出,也不見他祭出什麼寶物,身上的佛光卻一下子衝天而起,在頭頂形成了一朵金『色』雲彩形狀的古怪光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空晦口中念念有詞,聽聲音,卻像是在誦讀佛經似的。

    姬月如深深呼吸,自然不會容對方從容施法下去,玉手抬起,在腰間一拍,一象牙玉梳形狀的法寶卻被她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咋一看沒有什麼起眼之處,然而上麵所散發出來的靈壓卻令人側目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此女玉手輕抬,向前點出,從那玉梳之上,爆『射』出千萬道讓人心悸的寒光,有如飛針法寶,向著老和尚激『射』過去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施主還在執『迷』不悟,須知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『露』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……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8 09:59:21  ExecTime:0.5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