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天一真水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 天一真水

    萬佛宗、厲魂穀、天涯海閣。

    做為天雲十二州七大勢力之一,在過往漫長的歲月,三派互相護持,同氣連枝。

    然而事易時移,如今卻到了不共戴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三派的高階修仙者,血腥搏殺,一方占據天時地利人和,另外一方則高手眾多。

    轉眼戰鬥已持續了數個時辰之久,卻依舊難分勝負。

    在某布滿冰晶的山穀,兩名元嬰初期的女子同時隕落,看服飾,屬於天涯海閣,而下手的,卻是一鬼氣森森的家夥。

    厲魂穀,除了人類修仙者,還有大量陰魂鬼物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鬼帝,已是元嬰中期,修為自然不是兩名剛剛結嬰不久的女子可比。

    距此不遠的某潭小湖,激烈的戰鬥同樣剛剛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一身穿白衣的女子赤著雙足,清秀的容顏仿佛不帶人間煙火,然而手中握著的寶劍卻有鮮血滴落,兩名元嬰期的和尚被她斬下頭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一望無垠的碎石荒漠,三名修仙者正滿臉驚惶的奔逃著。

    飛在最前麵的是一披發老者,另一胖大和尚與麵容陰厲的老『婦』則緊緊的在後麵跟著。

    三人皆是元嬰中期的老怪物,然而不僅渾身上下血跡斑駁,那和尚的一條手臂也被卸下來了,一看就吃了不小苦頭。

    “哼,三位道友既然來我瀛洲做客,又何必急著馬上要走?”

    清脆的聲音傳入耳朵,動聽溫柔,然而三人卻仿佛被馬蜂一蟄,臉刷的一下就慘白了。

    隨後遠處天邊光芒閃動,一團銀光徐徐出現在視線中。

    麵人影閃動,隱約可見一妙齡女子被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初一看,那速度似乎並不快,然而銀光一閃,卻掠出百丈之遠。

    就算比不上瞬移,也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三人魂飛魄散,然而任憑他們使盡渾身解數,雙方的距離依舊在迅速縮短。

    幾息之後,那銀光就擋在麵前。

    光芒收斂,『露』出一年輕女子的容顏。

    這是一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然而長相卻十分奇特,如果隻看左邊臉孔,堪稱傾國傾城之『色』,即使與如嫣仙子相比,也還要略勝一些,然而她的右半邊臉,卻有如幹枯的樹皮。

    別說皮膚沒有光澤,連肌肉都深深的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鬼臉仙子!

    如果將夢如嫣排除,這位劉瑩堪稱天涯海閣第一高手,法力神通,比閣主蘇絳唇還要勝上一籌。

    怪不得以一人之力,就能完勝三名元嬰中期。

    眼見退路被擋住,三名老怪物又驚又怒,但少頃之後,臉上卻閃過一絲濃重的戾氣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敵人強大無比,但他們可不願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那披發老者吸了口氣,伸手在後腦一拍,將一吳鉤形狀的法寶祭了起來。

    老『婦』則厲『色』一現,龍頭拐杖已出現在了掌間。

    和尚的動作還要幹脆得多,二話不說,就將身上的袈裟脫下來了。

    望著三人的動作,劉瑩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譏諷,此女甚至沒有祭出本命寶物,而僅僅是玉手一拂。

    頓時從她的衣袖中飛出一團粉紅『色』的香霧。

    那霧氣伸縮吞吐,麵仿佛藏有活物,同時一股香甜彌散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毒。”

    披發老者大驚失『色』,然而想躲已經晚了,霧氣將他們籠罩住,隨後幾名美女出現在視線中。

    柳腰擺動,仿佛在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那舞姿美妙無比,仿佛帶有詭異魔力,三人明明心中有數,看多了肯定不妥,但不知為何,目光卻怎麼也挪不開了。

    瞬息間,那幾名跳舞的美女已經來到麵前,卻驟然一變,由絕代佳人,化為了累累白骨。

    紅粉骷髏!

    劉瑩所修煉的《枯容訣》本就是魔道之術,其詭異之處,比起厲魂穀的諸多邪術,也是不逞多讓的。

    從骷髏的嘴巴中,噴出碧幽幽的陰火,同時牠們身體其他部分的骨骼,則幻化成骨箭,向著三人攢『射』。

    骨箭的頂端之處,帶著一縷香甜。

    然而卻聞者『色』變,此乃怨屍之毒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那披發老者最先被洞穿了頭顱,緊接著,和尚與老『婦』也被陰火包裹。

    兩人連慘呼聲都來不及發出,就連元嬰帶肉身,一起被焚為灰燼了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一聲佛號傳入耳朵,然而卻有衝天的怒氣沛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劉瑩施主,妳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遠處光芒一閃,一朵祥雲已似緩實急的來到了麵前。

    雲端之上,站著一慈眉善目的僧侶,看上去已有百歲年紀,肌膚隱隱泛出一層金『色』,就仿佛金身羅漢轉世似的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氣息含而不『露』,但靈壓讓鬼臉仙子也不由得『色』變了。

    離合期修仙者!

    萬佛宗慧玄那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大師,你我又見麵了。”

    劉瑩眼中閃過一縷異『色』,盈盈一福,聽口氣,兩人竟像早就認識。

    “哼,仙子別來無恙,神通果然又已大漲,妳還記得我們是故人麼,一見麵就將老衲的師侄給滅了。”慧玄雙手合十,幹瘦的身軀,卻散發出衝天的戾氣,讓人心驚無比。

    “大師何必犯那嗔怒,你心中應該清楚,我們乃是各為其主,你萬佛宗攻打我天涯海閣,劉瑩自然隻能用刀劍款待了。”鬼臉仙子秀眉微挑的說,麵對傳說中的離合期老怪物,此女臉上雖滿是戒備之『色』,卻分毫不讓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各為其主,,仙子莫非頭腦不清楚,還是得了那健忘症麼,是誰吃爬外,身為天涯海閣內堂長老,卻將九宮須臾劍陣的弱點告與我?”慧玄神『色』平淡的開口了,然而所說的內容,卻令人瞠目。

    如果有第三者在此,肯定嗤之以鼻,不錯,這種規模的門派交惡,陰謀詭計,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    重金收買叛徒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但劉瑩可能麼?

    就地位來說,她是天涯海閣的二長老,已是極端榮耀,投入萬佛宗,地位肯定不升反降。

    再說實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算夢如嫣這位太上長老,她的神通還在蘇絳唇這位閣主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修煉的功法不合,如嫣仙子恐怕已經收她為徒了。

    雖說沒有成為親傳弟子,但夢如嫣對她也是非常賞識。

    經常傳道解『惑』,這樣的恩寵,放眼天涯海閣,也僅有秦妍可以相比的。

    元嬰期大圓滿的修仙者,而且數百年後,極有可能進階離合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將來十有八九,是她與秦妍一起執掌天涯海閣。

    而眾所周知,雲中仙子『性』格冷漠,一般是不會過問門中事物的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天涯海閣未來便是由此女掌舵。

    她做叛徒,簡直荒謬到極處,恐怕便是夢如嫣親耳聽見,也是絕不會相信的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這隻有她與慧玄兩人,對方除非瘋了,否則實在沒有必要開玩笑的。

    關鍵是,劉瑩沒有否認。

    “不錯,是本宮告訴你九宮須臾劍陣的弱點,那又怎麼樣呢?”

    “怎麼樣?”慧玄一愕,即便以他的城府,也弄不清楚對方葫蘆在賣什麼『藥』了:“仙子這話什麼意思,你既然背叛天涯海閣,難道不是準備投向我萬佛宗,這件事情一旦暴『露』,天雲十二州雖然廣闊,妳以為夢如嫣還容得下妳麼?”

    “大師不要搞錯了,本仙子雖然對不起天涯海閣,做了那吃爬外之事,但也是不得已,僅此一次,並不代表我就要當叛徒,我說出九宮須臾劍陣的弱點,是為了與你交換寶物,如今交易結束,你我之間,也就沒有什麼關係了。”

    劉瑩歎了口氣,冷靜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確實如此女所說,她出賣天涯海閣,乃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枯容訣擁有驚人的神通,修煉以後,確實也比其他的功法容易進階離合,然而想要枯容訣修煉至大成境界,卻有一小小要求。

    修煉之人必須是處子之身。

    而這個要求,功法前麵,根本就沒有提,倒不是創立此功的第三十四代宗主有意設下陷阱,而是在那位前輩看來,這個要求說與不說,根本就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畢竟天涯海閣的弟子雖然也可嫁人,且按照門規,每六十年,就會舉行一次相親大會。

    可那些嫁人的女弟子,其實都有一個共同特點。

    就是從資質來說,並算不上出眾,大部分是築基期,極少數運氣不錯,凝結金丹成功,但想要結嬰絕對是半點希望也無。

    真正的精英,天涯海閣怎麼舍得讓她們嫁出去呢。

    而這《枯容訣》可是元嬰修士所煉的功法,換句話說,在那位前輩看來,如果本門之中,再有人修煉這項神通,不用說,她也滿足是處子的要求。

    然而這位鬼臉仙子情況特殊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世俗一官宦之女,後來選秀被皇上看中,成為了貴妃娘娘,很受恩寵。

    可她父親隻是一七品縣令,在朝中無權無勢,而皇後卻是大將軍之女,娘家位高權重。

    皇後善嫉,劉瑩被封為貴妃不到一個月,就被皇後趁著皇上南巡,不在宮中,找了一個由頭,賜下白綾毒酒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巧合。

    夢如嫣外出尋找煉丹用的材料寶物,正好路過,見此女靈根資質優異無比,頓時起了愛才之意,施展神通,將她救回了天涯海閣。

    於是劉瑩才踏上了修仙之路。

    她藝成之後,自然是回到世俗,將皇後一族,滅殺個幹幹淨淨了。

    在後來,劉瑩結嬰成功,因為以前受過的苦楚,她向道之心,遠比普通的修士堅定。

    女子長得漂亮又如何,修仙界法力才是第一位的,於是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《枯容訣》神通。

    然而至第三十四任宗主坐化以後,此功法一直被束之高閣,連夢如嫣也不清楚,想要將其修煉到大成,還需要這樣條件的。

    劉瑩雖然被選秀入宮,前後隻有一月,但既然受皇帝恩寵,被封為貴妃,當然不可能還是處女,而如果不將這功法修煉到最後一步,她進階離合的希望又化為泡影了。

    一失足,成千古恨,劉瑩心中充滿了鬱悶。

    但此女也是心智堅韌的人物,並不願意就這樣服輸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要進階離合。

    她在翻閱大量的古籍以後,並悉心研究,終於找到了解決之策。

    用天一真水,彌補自己根基的不足,同樣有希望將《枯容訣》修煉至最後一步。

    當然,比別人要難一些,但有希望劉瑩已是很滿意。

    可天一真水哪是那麼容易所得,如果在靈界或許還能找到這種寶物,可人界,卻是想也別想的,這種逆天之物,據說在百萬年前,早就已經失傳掉了。

    然而天無絕人之路,在一個很意外的場合,劉瑩得到了一個線索。

    萬佛宗,據說在他們的總舵,還傳承下一瓶這樣的寶物。

    這也是人界唯一的一瓶了。

    得知了這個消息,劉瑩心中卻依舊犯難以極。

    無他,本宗已與萬佛宗交惡。

    何況這種逆天之物,就算兩派關係和睦,對方肯不肯轉讓也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現在,更是想也別想了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?

    強搶硬奪?這個念頭剛剛在腦海中轉過,劉瑩就將牠給否了。

    雖然對自己的神通信心十足,對上普通的元嬰後期大修仙者就算是以一打二,甚至是以一打三她也有贏的把握。

    但萬佛宗總舵是什麼地方,虎『穴』龍潭都不足以形容,不要說自己,就算是如嫣師叔孤身闖入,能不能全身而退也是兩說,盜寶更不用去多想了,一個詞——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那就放棄麼?

    劉瑩自然也是百般不肯的,當年在世俗,她差點死在皇後的手中,蒙如嫣師叔相救,踏上了追尋長生之道的仙途。

    雖然從此以後,可以呼風喚雨,騰雲駕霧,然而修仙界比之世俗,其實還要殘酷。

    腥風血雨,這是一個奉行力量的世界,誰的拳頭大,誰就可以大聲講話。

    曆經千辛萬苦,好不容易成為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距離離合,僅剩下短短的一步,要知道一旦成功晉級,其他的好處暫且不提,光是壽元,就又可以翻上一番,足足增加上一千年。

    這個誘『惑』,誰能夠擋住,所以便是拚死一搏,劉瑩也要弄到天一真水的。

    目標已經確定好了,那就要用心去做。

    費盡周折,劉瑩終於與萬佛宗搭上線了。

    討價還價,虛與委蛇,隨後此女以透『露』九宮須臾劍陣的弱點為代價,如願以償,終於換到了天一真水。

    但此舉乃是不得已,並不代表她就甘心做叛徒,對於天涯海閣,劉瑩還是有著極為深厚的感情。

    當年若不是如嫣師叔,自己早已魂歸地府,哪能有今日的成就呢。

    何況幾百年一直在瀛洲島修煉,這就是自己的家園。

    雖然當年交換條件的時候,因為種種禁錮,撒謊是不可能的,但此女在心中暗下決心,會與眾同門一起禦敵。

    一來盡自己的職責,二來也是彌補過錯,隻要運氣不錯,也許還是可以守住的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仙子未免也太天真了,既然做了叛徒,妳以為自己還有機會回頭麼,夢如嫣是不會放過妳的,如果識相的話,就投誠我萬佛宗,老衲會給妳許多好處。”慧玄雙手合十,臉上滿是慈悲之意,表情更是懇切以極。

    畢竟眼前不僅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而且神通之強,還遠在同階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師何必多費唇舌,劉瑩已經犯過一次錯,絕不會再背叛天涯海閣。”鬼臉仙子斬釘截鐵的說。

    “妳不怕夢如嫣清理門戶?”慧玄有些詫異了,如嫣仙子的『性』格他清楚,絕對是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怕,不過大師以為如嫣師叔會相信我堂堂天涯海閣的二長老會做叛徒嗎,何況我剛剛才斬殺了三名元嬰中期的長老,你再說我是叛徒,豈不是荒謬到極處?”劉瑩微笑著開口,顯然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妳……”慧玄眉頭一挑,隨後臉『色』也隨之陰霾下來了:“小丫頭,沒想到居然敢算計本座,讓你束手就縛,乃是我不想濫殺無辜,否則妳以為區區元嬰期修仙者,能夠與老衲相匹敵麼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妳不識時務,我也不用手寫愛留情什麼,妳願意效忠天涯海閣,那就乖乖的與牠陪葬好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一股可怕的靈壓已沛然而出。

    蹬蹬蹬,劉瑩不由得連退三步,臉上第一次『露』出了驚恐:“你……你什麼時候晉級,如今已是離合中期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神通自己清楚,枯榮訣不是一般的法術,如果僅僅是麵對離合初期的修仙者,打固然打不過,但劉瑩還是有七成以上的把握成功逃脫,但離合中期卻又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,妳如果現在願意投誠我萬佛宗,老衲既往不咎,同樣願意接納妳的。”

    見鬼臉仙子『露』出懼『色』,慧玄聲音平和的開口,所謂威『逼』利誘,對方為了進階離合,情願出賣天涯海閣,換句話說,此女必是自私而怕死的家夥,麵對不能戰勝的對手,她最終一定會選擇屈服。

    然而卻與老和尚想象的不同。

    人心難測。

    鬼臉仙子目光閃爍,最終卻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,劉瑩已經做了一次叛徒,絕不會再做第二次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半天,最終卻是這令人鬱悶的結果,以慧玄的城府,也不由得心中大怒:“好,好,施主既然不知死活,那我就送妳去陰曹地府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身上的靈壓變得越發的磅,整個人更仿佛變成了一個漩渦,天地元氣,凝結成拇指大小的光點,像他身體內部,蜂擁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離合才能觸動的天地法則?”劉瑩的臉上滿是畏懼之『色』,但眸底深處,卻又隱隱帶著一絲狂熱。

    費盡波折,倒頭來還是鏡花水月一場空,自己會死在這麼?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但很快,劉瑩的眼神又變得堅定起來了,玉手一拂,一柄黃橙橙的仙劍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在她身體周圍盤旋飛舞,此劍是用萬年古木煉製的,又在她的氣海丹田,用元嬰之火日夜培煉,威力非同小可,然而此時此刻,劉瑩卻沒有分毫把握,對手實在太強大了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施主執『迷』不悟,老衲要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慧玄話音未落,突然一冷冷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不要臉的老家夥,以大欺小算什麼本事了,既然來我天涯海閣,還是由本仙子款待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慧通瞳孔微縮,颯然轉過頭顱,盯像某空無一人之處,可那除了石頭草木,什麼也沒有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隨著佛號發出,老和尚的雙目,被一層藍芒包裹,隨後他歎了口氣:“來者可是如嫣施主,妳的隱匿之術果然奇特,配合事先布置在這的幻術禁製,居然將老衲也瞞過了,但想必妳也心中有數,僅憑這一點還偷襲不了我,既然如此,還藏著幹什麼,何不現身見一見故人呢?”

    “故人?慧玄,我最討厭的就是你擺出這副偽君子的麵孔,事情發展到這一步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要戰便戰,說那麼多廢話有何用處?”

    空氣中,再次有悅耳動聽的聲音發出,然而語氣卻冰冷到極處。

    隨後青光一閃,一苗條纖秀的身影顯現出來,珠玉為唇,水做膚,然而表情卻冰冷到極處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正是天涯海閣的太上長老了。

    “如嫣師叔。”

    劉瑩的臉『色』一下子慘白無比了。

    俗話說,人算不如天算,她做夢也不曾想事情會那麼巧合,夢如嫣正好隱匿在一邊。

    剛剛的對話,師叔究竟聽見了多少,那自己吃爬外,背叛天涯海閣的事情,她老人家豈不是已經知道。

    想想當年,若不是師叔相救,自己早已魂歸地府,如今卻因為自私的緣故,讓天涯海閣瀕臨萬劫不複的危險中。

    劉瑩心中又悔又痛,慚愧得無地自容。

    畢竟就算是修仙者,多少也是要講良心的。

    剛剛麵對離合中期的慧玄,她也絲毫不曾退縮,此時此刻,卻撲通一聲跪倒下來了。

    夢如嫣歎了口氣:“對方會派高階修士突襲,我就知道本派必有內『奸』,所以才暴『露』了九宮劍陣的弱點,隻是做夢也想不到,瑩兒,那個人居然是妳。”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3 07:45:41  ExecTime:0.5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