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出其不意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 出其不意

    元嬰的臉上滿是恐懼之『色』,但想逃已經來不及了,青光一閃,已被那大手抓在了掌間。

    林軒見了,臉上閃過一絲滿意之『色』,二話不說的袖袍一拂,一片光霞將那元嬰裹住,施展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才抬起頭來,左手翻轉,一巴掌大小的幡旗在掌心中浮現。

    輕輕一搖,陰風厲號,陰氣凝聚,一猙獰鬼臉出現在了視線,張開血盆大口,舌頭一卷,已將那雙目呆滯的元嬰吞落進去。

    對於魔幡來說,修士元嬰乃是大補,這種好東西林軒自然不會浪費掉的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對方居然派高階修士奇襲天涯海閣。”

    通過搜魂之術,林軒已將敵人的計劃了解得一清二楚,臉上浮現出半憂半喜之『色』,喃喃自語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那我們應該如何,馬上趕去增援麼?”清脆的聲音傳入耳朵,月兒臉上閃過幾分焦慮之『色』,忍不住出了天機府。

    “增援?”林軒眉頭一皺:“不,兩派的高階存在與大隊人馬分隔兩地,這種情況對我們來說,正是渾水『摸』魚的好時機,這麼好的機會我豈會放棄。”

    “可萬佛宗與厲魂穀,都是雲州七大勢力,兩派的高階存在加在一起,足有數百元嬰修士,突襲天涯海閣,萬一瀛洲島守不住……”月兒滿臉擔心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本就沒有萬全之策,如此規模的大戰中,多我們兩個,也不一定就能扭轉乾坤了,還不如留在此處。”林軒歎了口氣,但表情卻沒有半分遲疑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究竟有什麼計策,可以說與小婢聽聽麼?”月兒滿臉好奇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一會兒還需要妳配合……”林軒說到這,聲音小了下去,開始傳音入秘。

    月兒乖乖的豎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很快驚奇、疑『惑』、擔憂,還有興奮的表情在少女嬌美的容顏上一一閃過。

    “少爺,這能行麼,太冒險了,如果一旦被識破,我們會陷入十萬修士的圍攻,雖然都是些低階修仙者,但數量太多,我們一樣無法抵擋的。”月兒握緊了小拳頭,有點怕怕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有數,隻要小心一點,應該不會有問題,何況即使被識破,我們倆雖擋不住十萬修仙者,但從容逃脫,問題應該還是不大的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少爺既然有把握,那小婢也就不勸了。”月兒理了理發絲,語氣雖平淡以極,但麵卻蘊含有深切的情意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一暖,不過此時此刻,當然沒有時間與小丫頭親熱:“那我們就依計行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林軒雙手一握,嘴唇微動,一陣低不可聞的咒語聲隱隱傳入耳朵,隨後他身上青光一閃,容貌身材都驟然大變。

    分明便是剛剛被他滅殺的那名厲魂穀長老。

    當然,趙楓不過是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林軒不得不施展斂氣術,讓自己身上的靈力波動變弱許多。

    這並非天魔擬容術,而是另外一種易形換貌的神通。

    因為天魔擬容術固然神妙以極,但卻有時間***,而林軒如今已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即使施展別的易容術,除非是離合期老怪物,否則其他人也絕不可能識破。

    權衡利弊,還是用這種易容神通更加穩妥一些。

    做好這一切以後,林軒又伸出手來,在儲物袋上一拍,取出一空白的玉筒簡,然後左手一翻,一銀『色』的符籙出現在掌心麵。

    林軒二話不說的將此符貼在玉筒表麵。

    然後雙手揮舞,接連幾道法訣打出,那符表麵靈光閃爍,竟詭異的消失不見了,此玉筒從表麵上看,沒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將其收好以後,化為一道驚虹,像魁金島中心飛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轉眼過去了一盞茶的功夫,島嶼中心那式樣精美的建築。

    大殿中擺滿了一個個的箱子,熏香仙子與空能和尚正在清點所繳獲的財物。

    兩人雖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但麵對成捆成捆的靈草靈物,連妖丹都是拿箱子裝的,臉上依舊全是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回收獲實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東西,大部分都要上繳,但此時此地,以他倆為主,自然可以中飽私囊。

    隻要做得不是太過分,上麵應該也不會追查的。

    空能和尚打開麵前的一個木盒,一人參形狀的靈草映入了眼簾中,然而卻是紫『色』,隱隱還有沁人心脾的香味兒發出。

    “紫心草。”

    空能大喜,眼中毫不掩飾的流『露』出了幾分貪婪之意,隨後袖袍一拂,一道光霞閃過,已將此寶收入了自己的儲物袋中。

    另一側,熏香仙子也不是什麼老實的家夥,此時此刻,同樣將一手鐲形狀的寶物放入自己懷去了。

    兩人互不幹涉,很有默契的做著監守自盜的勾當,興奮得滿臉紅光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空能和尚突然雙眉一挑,聲音低沉的輕喝道:“誰偷偷『摸』『摸』的躲在那,給本座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熏香仙子聽了,臉上同樣異『色』一閃,浮現出幾分凶煞氣之氣來。

    “,大師佛法果然深厚以極,小弟才剛剛進來,就暴『露』了行跡,慚愧,慚愧。”

    一獻媚的聲音傳入耳朵,話音未落,原本空無一人的大殿入口處,光華一閃,一個人影慢慢浮現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空能和尚覺得對方有些眼熟,熏香仙子已經語帶不悅的開口了:“趙長老,你不在外巡邏,來這常樂殿做什麼?”

    同為厲魂穀長老,雖然彼此不熟,但此女自然能將趙楓認出,正監守自盜的時候被對方撞破,熏香仙子心中的惱怒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怕被空能看笑話,甚至都起了殺人滅口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,兩位道友不可誤會,小弟來這,是因為接到了師叔他老人家的萬符,有一些事情必須要與兩位商量一下的。”趙楓眼中閃過一絲詭異之『色』,如此這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師尊他發來了萬符,怎麼沒給本宮,而是落在了你的手中?” 熏香仙子一呆,臉上不由得閃過幾分詫異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純屬意外。”趙楓撓了撓頭,有點尷尬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意外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此事以後再說,太上長老發來的萬符,有重要命令吩咐,兩位道友看看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,你將東西給我。” 熏香仙子點了點頭,做為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她豈會不知道事情的輕重。

    趙楓聽了,自然沒有異議,伸手一拍,將一張金『色』的符籙取了出來,一道法訣打在上麵,此符一閃,無風自燃,一太極八卦的圖案若隱若現,隨後融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陣符?趙兄,你這是何意?”空能和尚見了對方此舉,臉『色』不由得陰霾下去,雙手一合,身上颯然有尺許長的靈光冒出,敵意已是毫不掩飾的顯『露』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兩位道友千萬不要誤會,趙某這麼做,隻是心存小心罷了,畢竟萬符上麵的命令事關重大,一點也不能泄『露』啊。”趙楓急忙擺了擺手,心急解釋的開口。

    聽他這麼說,空能與熏香仙子對視一眼,敵意才漸漸變淡,一來對方確實是厲魂穀長老,二來就算這小子吃爬外,區區一名元嬰初期的修士,也翻不起什麼浪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磨磨蹭蹭的,師尊他老人家有什麼命令,快說。”

    熏香仙子語氣不善的開口,修仙界弱肉強食,要人尊重就要有足夠的實力,而此女可知道趙楓的底細,不過是一水貨元嬰修士而已。

    在那些凝丹弟子麵前,他可以擺譜兒,但在同階修士眼中,不過一笑話罷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師姐不用著急,小弟這就取。”

    麵對熏香仙子的斥,趙楓卻一點脾氣也無,反而將手伸入懷中,取出了一翠綠的玉筒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師尊發來的是萬符?”

    “嗯,但具體內容是刻印在玉筒簡中的。”趙楓擺了擺頭,神『色』恭敬的開口。

    熏香仙子眉頭一皺,但還是伸手接過了玉筒,空能也跨前幾步,兩人幾乎同時將神識沉入進去了。

    而他們都沒有發覺,一直都表現得很恭順的“趙楓”卻偏過頭顱,嘴角閃過一絲譏諷,然後雙手一握。

    那玉筒靈光一閃,轟的一聲爆裂了開來。

    變起倉儲,空能與熏香仙子雖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也反應不及,隻能勉強將靈力護盾開啟。

    然而做為最基礎的防禦法術,靈力護盾雖然有開啟迅速的特點,但其防護力,卻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那玉筒爆炸以後,立刻化為一團耀目的紅芒,將兩人包裹,紅芒表麵,隱隱還有詭異的符文閃爍,一看就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兩個老怪物的靈力護盾如氣泡一般的破滅掉了。

    隨後他們皆被那耀眼的光芒吞沒。

    一擊得手以後,趙楓身上青光一閃,變成了一容貌普通,隻有二十出頭的青年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正是林軒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一驚怒的咆哮從那紅光中傳出,隨後陰氣如墨,屍臭翻湧,那紅芒居然被震散掉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林軒有點詫異,隻見一渾身長滿綠『毛』的怪物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獠牙外『露』,額頭凸出,雙目之中更是有凶厲的紅光不停閃爍,但容貌依稀與熏香仙子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厲魂穀的陰魂鬼物很多,此女本來就是一僵屍通靈變成的怪物,此時此刻,不過是顯出原型來了。

    當然,不是完好無損,僵屍的一隻手臂,已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而她旁邊和尚更是狼狽,除了頭顱,半邊身子都被炸去,如今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,此肉身的隕落,僅僅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怪不得兩位會被委以重任,你們雖然僅僅才元嬰中期,但神通卻頗有獨到之秘。”林軒拍了拍手,嘴角邊『露』出幾分譏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空能身受重創,原本驚怒交集,可看清楚林軒的容貌以後,又不由得大為戒懼,畢竟追殺令就是由萬佛宗發出,他豈會認不出本門的這生死大敵。

    尤其讓他驚恐的是,對方已進階到了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“怎麼,此人道友認識?” 熏香仙子現出原形以後,聲音也變得沙啞無比。

    “仙子小心,此人就是那林軒賊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林軒?那個滅殺了貴宗羅漢堂首座,空眩神僧的林軒?” 熏香仙子一呆,也不由得變得畏懼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正是那賊子。”空能如此說,眼珠卻『亂』轉起來了,想要尋找脫身之策。

    “哼,兩位以為還走得掉麼,若想少吃苦頭,就乖乖的束手就縛。”林軒神『色』從容的說,他早已在周圍布下了禁製陣符,麵就算是鬧翻了天,外麵也絕不會聽到絲毫動靜。

    兩人心中雖害怕以極,但自然不會束手待斃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空能一聲暴喝,伸手一拍,一金缽形狀的寶物從衣袖中飛掠出來,一晃之後,化為數丈大小,狠狠的向著林軒頭頂砸落。

    至於那熏香仙子,則伸出殘存的右手,一陣咯咯的聲音傳入耳朵,此手臂驟然暴漲,指甲更是變得有尺許來長,向著林軒的胸口抓下去了。

    若被擊中,就算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也免不了開膛破肚之禍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不在乎,他的修為就算不及離合期老怪物,也是相差仿佛,區區兩名元嬰中期的修士,還深受重創,在他麵前,根本就翻不起什麼風浪。

    林軒袖袍一拂,一尺許長的短劍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靈芒耀目,狠狠的像那金缽劈上去了。

    青火!

    至於熏香仙子暴漲伸長的手臂,林軒嘴角更是流『露』出一絲奇怪的笑意。

    僵屍的身體固然堅硬以極,但林軒的神通豈是普通修士可比,吸了口氣,他的身軀,竟然散發出詭異的妖力。

    悅耳的鳳鳴傳入耳朵,林軒的手臂,變成了璀璨的銀『色』。

    不用說,是學自玄鳳仙子的秘術,林軒一拳狠狠的像對方轟過去了。

    !

    先是一聲悶響,隨後傳來了熏香仙子的慘呼,不止手臂,她渾身的骨骼,都被林軒那一拳給轟碎掉了。

    至於一旁的空能,下場也差不多,青火劈上金缽,如切豆腐,隨後取下了這大和尚的頭顱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01:44:15  ExecTime:0.5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