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零八章說還是不說
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八章 說還是不說

    林軒笑而不語,伸出手來,在儲物袋上一拍,一四四方方的錦盒浮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仙子請看。”

    隻見他雙手輕握,那盒蓋頓時打開了,一股血腥之氣彌散而出,麵果然盛放著天獅上人的皮『毛』骨骼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在錦盒上掃過,即便以五『色』仙子的城府,表情也不由得有些驚駭了,天獅上人可是貨真價實的五階妖族,而且在離合期存在中向來是以勇猛著稱的。

    一方霸主,跺跺腳讓整個修仙界也為之震顫的人物,居然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?

    驚訝之餘,她像左轉過了頭去,神識在夢如嫣的嬌軀上掃過,依舊是離合期初期頂峰無疑。

    好友境界尚未突破,就算這些年又修煉了什麼厲害法術,神通也沒有突飛猛進的道理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這次能夠滅殺獅王父子,林軒是出了大力。

    這小子真如此了不起?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的目光中滿是驚奇,原本她雖已決定與天涯海閣聯手,但那是由於義女對林軒情根深種,不得已做出的選擇,可現在看來,卻未必有錯。

    林軒不過元嬰後期,就如此了不起,有朝一日,若真能突破離合,取代望亭樓成為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媛媛這丫頭,目光還真是毒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五『色』仙子看林軒的目光也趨於柔和,不用說,是認可他這便宜女婿了。

    “怎麼,仙子不請我們進去坐坐?”夢如嫣輕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此女執掌天涯海閣,自然也是聰明絕頂的人物,五『色』仙子的打算雖然並不清楚,但大體上也能猜個***不離十的。

    “,是我疏忽。”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既然決定與他們聯盟,臉上的表情自然也就和善親熱了許多,盈盈一福,淺笑迎客。

    “義母妳太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也是打蛇隨棍上的主兒,立刻改了稱呼。

    孔雀仙子聽了也不由得臉上一紅,沒好氣的瞪了丈夫一眼,但嘴角卻笑得很甜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麼說,其樂融融,一行人回到了五『色』靈山之中。

    夢如嫣與五『色』仙子商討具體的聯盟,這些事情,林軒就沒有興趣摻和,俗話說,小別勝新婚,何況自己與媛媛夫妻分離,已五十載有餘,雖然這點時間對修仙者而言,不過彈指一揮間,但兩人卻希望能耳鬢廝磨,以慰藉那長久以來的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於是夫妻倆手牽著手,來到後山漫步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選擇這開辟洞府,除了靈氣妖脈的緣故,風景也不用說,放眼望去,青山翠綠,靈禽飛舞,好一派引人入勝的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“媛媛,這些年,妳還過得好麼?”林軒的聲音很溫柔,盡管此時此刻,他的臉『色』依舊蒼白,但乍見愛妻,林軒已沒有心情去打坐恢複法力。

    “還好。”

    孔雀仙子將頭靠在林軒的肩膀,在別人眼中,她是化形後期的大妖族,『性』格堅毅,巾幗不讓須眉的人物,不過人都是有兩麵的,誰說她就沒有溫柔如水的一刻。

    “妾身與夫君分離以後,便來到了雲州,這果然天地廣闊,高手數不勝數,妾身便想,在這修煉,應該更容易晉級,於是便在雲州遊曆,後來更機緣巧合,遇見了義母,蒙她老人家不棄,於是我便隨著義母在無『色』靈山修煉,沒想到卻會在這有與夫君重逢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孔雀眼神有些『迷』離,人海茫茫,夫妻兩能夠再次重聚,這緣之一字,真的是奇妙無比。

    仿佛感覺到媛媛的心意,林軒輕輕的撫『摸』著她光滑如錦的發絲。

    時間仿佛靜止。

    良久,女子才悠悠的歎了口氣:“夫君,這些年,你又如何,妾身聽說,你曾被萬佛宗通緝過,怎麼又修煉出這麼一身驚世駭俗的神通來了。”

    媛媛的眼中帶著驚奇,雖然林軒以前,就遠比同階了不起,但以元嬰修士能夠打敗離合,這樣的事情,從上古時期也沒有聽說過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林軒卻有些為難了。

    不是想對媛媛保密,而是訴說過往的經曆,難免要提及另兩位愛妻,月兒倒也罷了,媛媛心中有數,那丫頭是打一開始就跟著自己。

    孔雀雖然強勢,但並非不講道理,早知道月兒與自己不過名義上的主仆,雙修幾乎是水到渠成的。

    隻不過看小丫頭什麼時候能夠凝結元嬰成功。

    嚴格說來,還是她占了月兒的先,孔雀沒有吃醋的理由。

    這一點,林軒有把握,兩女應該能夠和睦相處,當然,前提是,小桃千萬別在關鍵時刻清醒。

    否則以她的『性』格,月兒恐怕還沒什麼,她就先會去找孔雀拚個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一想到此處,即便以林軒的城府,也感覺到頭疼到極處。

    清官難斷家務事,古人誠不欺我。

    月兒好辦,可歐陽琴心卻讓林軒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雖說當時是為了療傷,但若說自己真的不心動,不愛歐陽,林軒自己也欺騙不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雖說兩人相聚不多,但從自己還是築基期的小修仙者,就與琴心認識了,那時候,她是高高在上的碧雲山長老,也曾幫過自己不少忙。

    相識,相知,到紅顏知己……

    距離愛情本來就隻有一步而已,這種情感的轉化很容易。

    一別兩百餘載,重逢時已是天地異變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歐陽仙子成了落難紅顏,自己則從築基期躍升成元嬰後期的大修士。

    原本就有了好感,佳人傾心也就成了自然。

    所以療傷不過是一個借口而已,兩人繼續待下去同樣可能成為夫妻,林軒確定自己是愛歐陽地。

    可這番話,能對孔雀說嗎?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急轉,卻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依偎在自己懷中的媛媛,美人如玉,可他背後卻感覺冷颼颼地。

    愛妻的『性』格,林軒豈會不清楚,當初做為一方霸主,絕對是心狠手辣的人物,否則第一次見到自己,也不會要打要殺的。

    她敢力拚檮杌,麵對上界凶獸也不『露』半分畏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別看現在溫柔如水,將歐陽琴心的事情講出恐怕就要成為河東獅了。

    女人心,海底針,林軒再聰明,也猜不到媛媛的反應。

    但十有***不可能是哭哭啼啼,多半是馬上拿出寶物追砍自己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,林軒的臉『色』陰霾無比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,夫君,莫非還有什麼事情不好對妾身言明?”孔雀睜開美眸,她也是很聰明的女子,從丈夫的反應,隱隱嗅到幾股不祥的氣息。

    難道這家夥,居然背著自己出去拈花惹草了?

    發現孔雀的嬌軀驟然僵硬,柳眉也漸漸豎起,林軒心中叫苦不迭,他對敵的時候,堅毅果敢,此時此刻,也馬上做下決斷。

    雖然俗語有雲,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。

    但林軒卻不願矛盾在這一刻暴『露』。

    反正歐陽已飛升到靈界之中,指不定什麼時候才能與自己重逢,那何必將與她的事情合盤托出。

    林軒並不是有意隱瞞什麼,而是害怕孔雀雌威大怒,翻臉與自己動手,且不說他現在法力消耗一空,根本就還手之力都沒有,就算打得過,又怎麼下得了手呢,要知道,那可是自己老婆。

    林軒對敵人,固然辣手,但對身邊的人,卻好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為了劉芯、武雲兒幾個丫頭,他也可以花大量的心血發展拜軒閣,更別說會如何心疼枕邊人了。

    男人有威風,不應該在家耍,而應該在外麵,豪氣雲天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這也可以說是善意的謊言,甚至談不上撒謊,隻不過把與歐陽的事,略過不提罷了。

    “,媛媛,妳誤會了,為夫怎麼會對妳有所隱瞞,隻是這幾十年發生的事情太多,一時片刻,我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。”林軒心中有點愧疚,但臉上卻絲毫異『色』不『露』,好在自從踏入仙道以來,虛與委蛇對他來說,早已是家常便飯,當然,這次情況不同,對老婆撒謊,心中還是頗為不安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不過孔雀倒並未疑心什麼,夫君能夠在不足百年的時間再次晉級,踏入元嬰後期,而且修為堪比離合,不用說,肯定經曆了許多艱難苦楚。

    她的臉上『露』出幾分心疼之『色』:“那你就一件一件的,慢慢對妾身說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妳讓我理一下思緒。”林軒皺眉思索,過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,便開始娓娓講述。

    從他去見妙幽仙子開始,到如何與夢如嫣聯袂來到此處,當然,是該說的才說,比如說與歐陽雙修療毒還有月兒乃阿修羅王轉世,都有意略了過去。

    前者是擔心孔雀雌威大怒,後者則是不想讓愛妻做無謂的擔心了,畢竟阿修羅前世乃是與真仙為敵,這中間的牽扯也未免太駭人了些。

    夫妻本是一體,但困難的大頭林軒還是希望自己扛了就行。

    他這番話與真實相比,略有縮減,但林軒圓謊的本事乃一等一,孔雀並未聽出不妥:“原來如此,沒想到這幾十載,夫君竟經曆了這許多事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默然不語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08:44:48  ExecTime:0.8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