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零七章孔雀的心意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三百零七章 孔雀的心意
  做為活了數萬年的五階妖族,又是雄霸一方的人物,天獅上人收刮了不知多少寶物,然而自己還來不及享用,卻全都落在了林軒手中。
  “姐,妳真的不要一點麼?”
  林軒的身家豐厚以極,然而麵對天獅上人留下來的大量財貨,依舊有些瞠目,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美貌女修,滿臉誠懇的開口。
  如嫣仙子微笑著搖了搖頭,以此女高傲的『性』格,大話既已出口,又怎麼可能做出食言而肥的事情來呢?
  “既如此,那小弟可就不客氣。”
  林軒分門別類的將天獅上人遺留的寶物裝入了自己的儲物袋堙C
  整個過程花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,而事情還並沒有因此結束,天獅上人可是五階妖族,皮『毛』骨骼,都是絕佳的煉寶之物。
  可遇而不可求!
  別說坊市堙A放眼人界,都找不到地方出售,誰敢去獵殺五階妖族,那不是老壽星上吊,嫌命長麼?
  可惜月兒的玄陰寶盒太過詭異,一劍斬下獅王的頭顱,他的魂魄竟然也連帶被滅殺掉了,否則這種等級的妖魂,對自己來說,一樣大有用途。
  心中如此想著,林軒伸手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將一顆拳頭大小的妖丹卷過。
  心中也有些自得,這種等級的寶物,放眼人界,除了自己,恐怕還真沒有什麼人拿得出。
  喜滋滋的打量幾眼之後,林軒將其收入懷中。
  隨後又伸手一拍,取出一四四方方的錦盒來,盒蓋打開,光霞一閃,將天獅上人的屍體卷入媊恁C
  林軒這才微微歎息,臉上的表情滿意以極,誰讓獅王父子要惹自己,屍骨無存的下場是他們自己找地。
  林軒不喜歡無故殺生,但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,絕對是狠辣無情,不會懷有半分仁慈與憐憫。
  這也是修仙界的現實,隻有腹黑心狠才能活下去。
  寶物清理完畢,四周混『亂』的天地元氣漸漸平息,放眼望去,仿佛什麼也不曾發生過,但若將神識放出,可以發現方圓千堙A已沒有一絲一毫生命的氣息。
  不是被剛剛的驚天之戰波及,死無葬身之地,就是早已逃得遠遠地。
  “姐,我們可以走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夢如嫣點點頭,什麼也沒多說,隨後姐弟兩人各展神通,化為兩道瑰麗炫目的驚虹,像五『色』靈山的方向飛掠而走。
  至於月兒那丫頭,當然是回到了天機府中。
  說起來,兩人這次半路劫殺仇敵,也是得到了五『色』仙子的默許。
  雖然表麵上沒有多餘的言語,但獅王父子剛剛告辭,姐弟二人也馬上推說有事,五『色』仙子不是白癡,當然不難猜到姐弟二人的心思。
  但她並未阻止,一來五『色』與天獅上人交情淺薄,範不著為他與林軒夢如嫣交惡,二來五『色』這麼做,也是有自己的考慮來著……
  與此同時,五『色』靈山。
  山巔之上,雲遮霧繞,兩位女子傲立於那絕壁之上。
  左邊一個,看上去不過二十三、四年紀,身材高挑,容顏美麗,一身絢爛的五彩戰衣,然而眉目之間,卻隱隱流『露』出幾分剛毅。
  一看就是那種極有主見的女子。
  右邊的則要稍大一些,但依舊風韻猶存,顯得雍容而美麗。
  不用說,自然是孔雀與五『色』仙子。
  “義母,妳何必攔我,女兒不過是想去助夫君一臂之力。”孔雀秀眉微皺,恭敬卻略帶不滿的開口。
  林軒與夢如嫣借故離去的緣由,五『色』仙子能夠猜出,孔雀又何嚐不是心埵頃ヾA她原本想去幫忙,卻被五『色』攔住。
  “唉!”
  美『婦』微微歎息,嘴角邊流『露』出幾分落寂: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有了雙修道侶,就將我這做母親的拋到腦後去。”
  “媛媛哪兒有。”
  聽五『色』這樣說,以孔雀英姿颯爽的『性』格,也不由得臉上一紅了。
  “好,媛媛,既然妳還認我這義母,那就聽我把話講完,不是我不讓妳去幫林軒,而是在這中間,另有一番緣由。”
  “哦,母親請說。”孔雀一愕,隨後臉上也不由得『露』出了幾分凝重之『色』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以夢如嫣如此高傲的『性』格,為何會對妳那未來的夫君如此青眼,但兩人既然義結金蘭,林軒當然也就免不了卷入了天涯海閣與萬佛宗的衝突……”
  “這我清楚,不過在此之前,夫君似乎就與該派有嫌隙,哼,那些禿驢。”孔雀的臉上閃過幾分厭惡之意,她與林軒雖然聚少離多,但當然了解自己夫君的『性』格,向來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居然會被萬佛宗通緝,她才不會相信那玉筒中胡說八道的言語,肯定是那些和尚做了什麼對不起夫君的事。
  “以前的恩怨暫且不提,如今那林軒可是真正卷入了無邊的漩渦堙A媛媛,妳不清楚,雲州七大勢力的底蘊有多深厚,牽一發而動全身,到最後,其餘五派,甚至我們妖族,也都有可能被卷入,那將是一場無邊的浩劫了……”五『色』仙子的聲音源源傳入耳堙C
  “夢如嫣這次來找為母,目的雖然沒有說,但猜也猜得到是想與我聯合,平心來說,做母親的原本不想卷入,即使她將魅『惑』天玄丹拿出,權衡利弊,我也想拒絕的。”
  “可……”
  孔雀剛剛櫻唇微啟,五『色』仙子就擺了擺手,示意女兒先不要說。
  “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。”
  “是因為我麼?”
  “也可以這樣說。”五『色』轉過臻首,目光之中流『露』出慈愛之『色』:“媛媛,妳雖非我親生所出,但我們一見如故,在我心目中,一直是將你當做至親骨肉的。”
  “媛媛清楚。”孔雀低下頭,五『色』待她如何,此女自然心中有數。
  自己能夠那麼快進階到化形後期,也是義母不惜大耗元氣,為她易經洗髓,此恩此德,就算是親生骨血,也不一定會這麼做。
  “所以做母親的當然不希望妳難過,妳的『性』格我清楚,剛毅,果敢,而且認準了一件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,但媛媛,這回我希望妳聽我一次勸,那林軒能否與妳成為真正的雙修伴侶,還要經過最後一次考驗。”
  “考驗?”孔雀一呆,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。
  “不錯,我看得出來,妳對那林小子用情極深,但我還要看,他是否真有資格,娶我的女兒,夢如嫣與他去攔截獅王父子了,但天獅上人成名萬載,也絕不是任人欺負的軟柿子,而且按照常理,即便兩名離合期修士聯手,打敗一名同階修士不難,但想要將其滅殺則不是那麼簡單,畢竟修為到了我們這個地步,哪一個沒有壓箱底的功夫。”
  說到這堙A五『色』仙子的臉上閃過一絲傲然之『色』:“所以擺在林軒和夢如嫣前麵的是一個難題,他們不想放虎歸山,但不能滅殺獅王父子,隻會弄巧成拙,為自己和天涯海閣,增加一可怕敵人來的。”
  “那母親說的考驗……”
  “很簡單,如嫣仙子與我不打不相識,她的神通寶物,我雖然不能盡知,但也能猜個***不離十,也就是說,這次能否滅殺獅王父子,關鍵在那林軒身上了。”
  “平心來說,那小子很不錯,從來沒有一個元嬰後期修仙者,能夠堪比離合,女兒能夠找到這樣一名雙修道侶,我這做母親的其實很滿意,但我剛才說過,如今情況特殊,林軒已經卷入了雲州混『亂』的漩渦,而且還是與較為弱小的天涯海閣聯盟,所以我就不得不考慮一二了,畢竟我希望媛媛你幸福,不想被那小子拖累的。”
  “如果那小子真能滅了獅王父子,一來絕了後患,不用擔心放虎歸山,二來也證明了他的實力,那樣的話,我會為了女兒妳,與天涯海閣聯盟,一起對付萬佛宗。”
  “可如果夫君失敗了……”
  “那媛媛,我希望妳將他忘掉,這樣實力卷入衝突漩渦,十有***會隕落,我也不會答應與夢如嫣聯合,大不了將聘禮還給他就是了,在這次漩渦中,我們兩邊都不要介入,盡量自保。”五『色』仙子冷靜的道。
  “不,母親,妳錯了。”
  聽完義母的分析,孔雀的唇邊卻流『露』出幾分笑意,狂暴的山風吹『亂』了她的發絲,卻更映襯得像不染人間煙火的仙子。
  “錯?”五『色』仙子一呆,有些詫異的回過頭來。
  “母親,媛媛承認,妳講得都有道理,可感情不是這麼算地,從女兒踏上修仙之路,到現在也有五千餘載了,我們妖族,辛苦修煉是為什麼,第一,自然是將靈智開啟,不再做那混混僵僵的低等生物,第二化形以後,則有如人類的修仙者,追尋那虛無飄渺的長生之路。”
  “且不說古往今來,飛升成仙的能有幾個,就算真長生了又如何,沒有人陪伴,無窮的歲月不過是折磨,所以,長生對媛媛來說,其實早就不重要了……”說到這堙A孔雀的唇邊流『露』出幾分淒美的笑意。
  “那妳刻苦修行是為何?”五『色』仙子有些動容了,雖然長生之路確實飄渺,但卻是每一個修士苦苦追尋的目標,沒想到女兒卻說不重要。
  然而五『色』仙子心中有數,媛媛平時修行不是一般的刻苦,她的心中一定是有另一個目標在支撐著。
  比長生更重要麼?
  “洞玄!”
  孔雀清冷的聲音傳入耳朵,五『色』卻沒有聽清楚:“妳說什麼?”
  “義母難道還猜不到麼,我與夫君人妖殊途,除了最初的一夕之緣以後,就也不能待一起。”講到這堙A媛媛表情有些落寂,即便是她這樣英姿颯爽的女子,也終也有軟弱的一刻,如果可以選擇,誰又願意與心愛之人分隔兩地,去品嚐相思之苦。
  “是因為混沌妖氣?”五『色』一呆,隨後臉上就『露』出了了然的神『色』來。
  “不錯。”媛媛點了點頭:“想要突破此物的束縛,我和夫君必須有一個突破洞玄才可,雖然聽起來遙不可及,但這卻是女兒生存修煉的目的,什麼長生,我不放在眼堙A隻希望與夫君在一起。”
  孔雀的話很輕,但語氣卻斬釘截鐵。
  “那我說的考驗……”五『色』的臉『色』有些陰霾,微微歎了口氣。
  “請恕女兒不孝,但媛媛自從將身子給了夫君的一刻,就決定與他同生共死了,所以不管林軒能否斬下獅王的頭顱,我都會對他不離不棄,哪怕被卷入您說的漩渦,哪怕真的萬劫不複……”
  “不用說了!”
  五『色』仙子打斷了愛女,然而孔雀卻倔強的與她對視。
  此女向來便是這副『性』子,雖然是女兒之身,但卻堅毅勇敢,她認準的一件事情,哪怕前方有再多的艱難險阻,哪怕有刀山火海橫於眼前,她也不會有分毫心意改變。
  “媛媛,妳真認準了林軒?”
  “嗯。”孔雀理了理發絲,臉上的笑意一分一分的綻放而出,帶著愛戀與溫柔:“雖然這麼說有點俗,但這輩子,林軒就是我丈夫,媛媛生是他的人,死也要做他的鬼。”
  看著愛女秀美而倔強的容顏,五『色』仙子的怒氣漸漸消散,搖了搖頭:“妳這丫頭,既然決定了,我也無話可說,但願那林小子真有本事,不要辜負了妳的一番深情厚誼。”
  “義母,妳放心,媛媛雖然任『性』,但也並非不知道輕重緩急,我與夫君的事,絕不會將五『色』靈山也卷入漩渦堙C”
  “胡說。”五『色』仙子聽了,卻柳眉倒豎:“妳真當義母是膽小怕事的人麼,妳既然鐵了心要與林小子同生共死,那說不得,管他老獅子有沒有伏誅,我都隻有上夢如嫣的賊船了。”
  “謝謝義母。”媛媛大喜,盈盈一福,隨後臉上卻又『露』出幾分狡黠之『色』:“母親放心,媛媛相信,以夫君的本事,一定能斬下那獅王父子的頭顱。”
  “哼,你當天獅上人是泥捏的,我已經說過,離合期存在,可以分出勝負,但想要滅殺,卻千難萬難,別說林軒,就算是我與夢如嫣聯手,能否砍下那老獅子的頭,也還是兩說。”
  五『色』仙子沒好氣的說,早知道愛女對那林軒情根深種,自己應該也前去參與圍攻,否則天獅上人即使重傷逃脫,也後患無窮,但現在後悔也晚了,趕去已來不及,隻能在這媯市摁灡均C
  平心來說,她對林軒並不看好,就算神通出眾,又擁有通天靈寶,但區區一元嬰後期修士,戰力真能與離合相比?
  何況天獅上人也並非孤家寡人一個,他兒子同樣是化形後期的大妖族,帶來的手下足有數百之多。
  從實力來說,並不比林軒與夢如嫣遜『色』,簡單的講,別說滅殺那老獅子了,能否取勝,都還是兩說。
  五『色』仙子有些頭疼的想著,原本她是想要坐山觀虎鬥,然後再根據形勢,做出最佳選擇,沒想到義女對林軒情根深種,讓她不得不提前與夢如嫣聯手。
  不知道此戰的結果究竟如何?
  五『色』仙子這個念頭剛剛轉過,突然眉梢一動,有些訝然的抬起頭。
  “義母,怎麼了?”媛媛有點驚訝的開口。
  “林軒和夢如嫣回來了。”
  “哦?”
  孔雀聽了,不由得大喜,倒不懷疑母親的言語,畢竟五『色』乃是離合期妖族,神識之強,遠在她這做女兒的之上。
  “義母,我們去看看如何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對於這個提議,五『色』仙子自然不會拒絕,隻見兩人身上都有五彩絢麗的光芒閃過,隨後就化作兩道驚虹,像遠方飛掠而去了。
  千堛熄Z離,對於凡人來說,自然遙不可及,但在孔雀這樣存在的眼堙A卻轉瞬及至。
  不過半盞茶的功夫,母女倆就與林軒夢如嫣相逢。
  “夫君,你怎麼了?”目光在林軒身上掃過,特別是觸到他蒼白的臉『色』,孔雀不由得大驚失『色』。
  難道與天獅上人鬥法,受了重傷。
  “媛媛,妳不用著急,我隻是法力耗盡了而已,休息幾日,自然恢複如初。”林軒笑了笑,十分溫柔的道。
  聽林軒這樣說,孔雀皺起的秀眉才鬆開了,但美麗的俏臉上,依舊滿是關心之意。
  “如嫣妹妹,你們此去結果如何,還是沒能拿下獅王父子麼?”五『色』仙子神『色』凝重的開口了,她這樣說,其實還是顧及兩人麵子,見了林軒青白的臉『色』,她還以為是姐弟倆戰敗了。
  如嫣仙子笑而不語,卻拿眼神向著林軒示意。
  見好友這樣氣定神閑,五『色』一呆,心中也有些驚喜起來。
  難道說……兩人竟將天獅幹掉了?
  但不可能啊,獅王還有兒子與數百手下,從實力來說,比姐弟倆隻強不弱,夢如嫣的神通她清楚,難道這林軒不僅堪比離合,而且還比自己想象的強得離譜。
  五『色』仙子目光在林軒身上掃過,表情變得古怪而複雜起來了。
  “,此去我和姐姐運氣不錯,那天獅上人已然伏誅。”
  盡管心中隱隱有猜測,但聽林軒這樣說,五『色』仙子還是大驚失『色』,倒是孔雀巧笑倩兮,自己的夫君果然了不起。
  “你真的滅殺了獅王父子?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6 03:11:03  ExecTime:0.0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