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靈丹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 靈丹

    俗話說,關心則『亂』,夢如嫣此時,心中正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按照林軒所言,對方求親送什麼聘禮確實與自己無關。

    可事有巧合,夢如嫣來此,也是對五『色』仙子有所求的。

    想要對方援手相助,一起對付萬佛宗。

    可五『色』雖是自己的閨中好友,但修仙者做事,更看中利益得失,人情雖然也有效果,但沒有足夠好處,對方絕不會與自己聯盟。

    為了將五『色』仙子打動,夢如嫣也帶了許多奇珍異寶。

    其中最重要的一顆,便是這魅『惑』天玄丹了。

    不,正確的說,她僅僅是帶來一份可以煉製此丹的原料而已。

    論價值,比成品丹遠遠不及,畢竟越珍貴的丹越難煉製,失敗的幾率是很高地。

    這丹『藥』乃五『色』仙子夢寐以求之物,故而夢如嫣才有五成說服對方結盟的把握,可沒想到事有巧合,那老獅子居然先送了。

    此丹多了也沒有用途,五『色』仙子隻需要一顆,如此一來,豈不是將自己最大的倚仗憑空給砍掉了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夢如嫣又驚又怒,可偏偏還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。

    見了姐姐的臉『色』,林軒眉頭微挑,然而此時此刻,卻又不好開口問什麼,隻好將滿腹的訝然,暫時裝在肚麵。

    “,如嫣仙子果然識貨,沒想到妳也認識這魅『惑』天玄丹的。”天獅上人豪爽的笑聲傳入耳朵,隨後便將頭轉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宮裝美『婦』:“仙子,不知道妳覺得在下這三件聘禮如何,可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來了麼?”

    對方話雖然說得客氣,但明顯一副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美眸中異光閃動,麵對三件異寶,說不動心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。

    頭兩件倒還罷了,極品晶石雖然是人界罕有之物,但做為五階妖族,她也並非沒有見過,雖說是十分珍貴的禮物,但也不是非要不可。

    至於那戰甲,不過適用於凝丹期,對於五『色』仙子而言,更多的是具有象征意義,畢竟她與天巧門不同,可沒有興趣研究什麼煉甲神通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價值驚人的***品罷了。

    然而第三件寶物不同。

    魅『惑』天玄丹正是她如今急需之物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乃離合初期頂峰的妖族,距離中期的境界隻有一步之遙了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隻需要將最後一個境界突破。

    然而講起來輕鬆,真要做,其實卻是沒有那麼容易的。

    妖族晉級與人類不同。

    而妖族的種類有許多,不同的血脈,也是有所區別的。

    修煉如此,突破瓶頸亦如是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要邁過的最後一個關口,乃是心魔之障。

    顧名思義,魔由心生,在突破晉級的時候,將會產生各種心魔幻想……

    其他的修煉瓶頸,就算突破未成,也不過是法力沒有寸進,然而這心魔障一旦嚐試。

    成功了不用提,當然是晉級到離合中期。

    若是失敗了則有可能走火,輕則元氣大傷,重則失去靈智,變成一癡癡傻傻的瘋子。

    故而五『色』仙子一直不敢嚐試。

    她需要丹『藥』輔佐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這魅『惑』天玄丹了。

    據說這是上古之時,一位妖族前輩所研製,用於對付心魔,最有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此丹的原料卻珍稀到極處。

    當然,以五『色』仙子的身份修為,也不是不能收集。

    其實這百餘年來,她已先後湊齊了三份魅『惑』天玄丹的原料,可問題是,太難煉了。

    出丹率低得令人瞠目,便是煉丹宗師出手,希望也不過百分之六,七。

    為了煉成此物,五『色』仙子可說是曆經辛苦,先後找過妖族久負盛名的煉丹大師,也去離『藥』宮尋過該派老怪物的幫助,甚至不惜許下極為豐盛的好處,然而事到臨頭,最後卻都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鬱悶是唯一的形容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卻有一成品的魅『惑』天玄丹擺在眼前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怎能不心動。

    假如擁有了此物,隻要閉關修煉,花個三四十年,她有把握晉級到離合中期。

    想到這,五『色』仙子的呼吸也有些急促,這靈『藥』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寶物。

    隻要自己答應,就能如願以償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大殿安靜了下來,氣氛顯得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獅王父子對視一眼,皆胸有成竹,特別是天獅那老家夥,他既然敢來求親,就有極大把握,麵對魅『惑』天玄丹的誘『惑』,五『色』十有***會答應的。

    林軒依舊端坐席間,神『色』從容不迫,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,隻是他心中也十分好奇,五『色』仙子這位義女,究竟是怎樣風華絕代的人物,為了娶到這名兒媳,天獅上人還真是大方到離譜的境地。

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五『色』仙子幽幽歎了口氣,臉上也『露』出了真誠之意:“天獅道友拿出這樣的寶物,小妹足感盛情,令郎的人才資質,也都一等一,按理,小妹不該說出拒絕的煞風景之語,然而雙修畢竟是大事,我雖是義母,也不好替女兒做主,那丫頭的『性』子,可是剛烈到極處,我五『色』靈山與道友的獅心穀,能否結為秦晉之好,還要看兩個小輩自己的意圖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強扭的瓜不甜,道友認為這話對麼?”五『色』仙子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話講到這個地步,天獅上人心中雖有些惱怒,表麵上也不好再開口了:“仙子既然這麼說,那就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!”

    師崢卻是大急。

    數年前他出外遊曆,偶然見到一名妖族女子。

    容貌不用說,自然是傾國傾城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關鍵是她的『性』格,那敢愛敢恨,巾幗不讓須眉的氣度,著實讓這小獅子為之心折。

    他本是好『色』貪花的人物,然而這一次,真的動心了。

    此女的修為也不弱,正好當雙修伴侶。

    那時候,師崢剛晉級到化形後期,以為憑自己的容貌實力,足以讓對方心折,何況他的父王,乃是五階妖族,獅心穀少主的身份一擺出,對方還不立馬投懷送抱了。

    然而這所有的一切,不過是他一廂情願的臆想而已,那位美女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師崢的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。

    惱羞成怒,既然軟的不行,那本少爺就來硬的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9 09:45:27  ExecTime:0.4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