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意外收獲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 意外收獲

    當年李芝蘭的母親心情低落,也曾對愛女講過師門的總總好處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的一戰,讓天涯海閣威震外海。

    該派修仙者出門遊曆,別說同階修仙者,就算高一個境界的前輩,往往也是客氣以極的。

    天涯海閣,天之驕女,聽著母親的講述,李芝蘭幼小的心靈,早就對該派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。

    何況如今,爹娘已經隕落,她小小的一靈動期修仙者,又有何處可去呢?

    母親的師門是唯一選擇。

    回到靜月島她曆經千辛萬苦,囊中也早已羞澀,可入門大典還要數天,留在此地,做什麼都需要晶石,不得已,李芝蘭隻好將僅有的一點材料符籙,拿到臨時坊市,希望多少能賣一些晶石。

    可一階妖獸的骨骼皮『毛』,還有幾張破爛符籙,著實寒酸到極處,整個一個上午,連一塊晶石都沒有賣出。

    白眼倒是挨了不少,李芝蘭心中苦澀,小小年紀,但人情冷暖,她卻已深切的嚐試到了。

    然而又有什麼辦法,誰讓自己是可憐的孤女一個,而修仙界,奉行的本來就是叢林法則……

    自怨自艾沒有用處,即使有淚珠,也要往肚吞落,可少女萬萬沒有想到,她居然迎來了一位凝丹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盡管因為彼此修為差距的緣故,林軒的具體境界她感受不清楚,但那靈壓顯然要比母親要強得多,換句話說,對方至少是凝丹中期以上的。

    這樣的高手,不可能看中自己擺攤所賣的貨物,那麼借故接近自己就是唯一的解釋了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李芝蘭心中忐忑,她可不想做對方的姬妾或鼎爐,但萬一遇上個無恥的家夥,硬要用強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抗餘地的。

    雖然這人很多,但修仙界人情冷漠,沒有好處,誰又會去多管閑事呢,為她一小小的靈動期修仙者,得罪凝丹期修士明顯不值得。

    英雄救美的事情,修仙界有,但那所謂的“英雄”肯定居心叵測,目的與惡霸是一樣的——他也同樣看上那位美女了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李芝蘭的臉上隱隱『露』出畏懼之『色』,不過事已至此,她也隻能應付,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輩是說這個?”少女結結巴巴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林軒點了點頭,以他的城府,當然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少女在怕什麼,臉上也不由得『露』出幾分尷尬之『色』,但也懶得去解釋什麼,說起來,都是月兒之錯,那丫頭大概是結嬰的時候被悶壞了,居然一個人跑到坊市前麵去閑逛,將自己丟在一旁。

    否則有那丫頭相伴一旁,自己怎麼也不會被誤認為是『色』狼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著,林軒臉上,卻很快就恢複如常:“不錯,就是這個,道友將牠打開一下給我看看好麼?”

    對一小小的靈動期修仙者,林軒倒是和顏悅『色』,畢竟自己也是這麼一路走過來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李芝蘭點了點頭,自然不敢違拗,伸出纖手,將角落那米黃『色』的小袋子取過,兩手靈巧的將袋口的繩子解開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看清楚袋子麵的事物,林軒也不由得有幾分驚愕,形狀與米差不多,隻不過是淡紫『色』,泛著詭異而美麗的光澤。

    林軒伸出手來,將這些紫『色』的“米”抓在手麵細細觀看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林軒才緩緩的開口了:“姑娘,這些是什麼事物,妳從哪得到的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我也不清楚。” 李芝蘭的表情顯得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“什麼,妳也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嗯,前輩息怒,晚輩絕不敢欺騙你的,此物是我爹娘留下來的遺物,據說是他們某次冒險的時候所得,但那時候,晚輩不過六七歲的樣子,自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臉上『露』出些許沉『吟』之『色』:“那令尊令堂都是外海的修仙者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芝蘭老老實實的說。

    林軒沉『吟』著沒有開口了,再次抓起一把紫『色』的米,表麵上分毫異『色』不『露』,其實心中,卻是大喜,林軒之所以看中這東西,當然是有緣由地。

    他飼養的玉羅蜂很難升級,這東西身為上古奇蟲,威力自然非同小可,然而卻不容易飼養成熟。

    林軒現在唯一知道的方法,就是用極品晶石可以催熟。

    然而這也太奢侈,人界不用說,便是放到靈界,極品晶石也稀罕到極處,用來養蟲,月兒的前世,也許可以,至於自己,想都別去想這麼離譜的問題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相信,想要將玉羅蜂催熟,絕不隻有這麼一個途徑,隻不過其餘的方法,自己孤陋寡聞而已。

    比如說這紫『色』的米,自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但接近牠的時候,通過靈識間的聯係,林軒卻感覺到了玉羅蜂的狂躁驚喜,如果沒有料錯,絕對是有利於此蟲成長的。

    可惜此物的來曆,眼前的少女也『迷』『迷』糊糊。

    但沒有關係,靜月島有這樣的收獲,本就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先買下這紫『色』的米,到了天涯海閣,再問問姐姐好了,李芝蘭的父母,既然是外海修仙者,憑借天涯海閣的強橫實力,到時候還怕找不到此米的來源麼?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念頭轉動,已將所有的關節想清楚。

    “這東西,我要了,不知道道友打算怎麼賣的?”林軒臉上不動聲『色』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聽了林軒的話語,李芝蘭不由得鬆了口氣,沒想到對方真是來買東西,她的臉上『露』出幾分遲疑,斂衽一禮:“前輩,這是小女子爹娘遺下之物,具體價值我也不清楚,您自己看著給個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賣東西卻不知道其價值,如果換一個無恥點的家夥,隨便給個七八塊晶石也可以將這袋紫米拿走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沒品的事情林軒不會去做,堂堂元嬰期後期的大修仙者,去訛詐一靈動期女孩的東西,林軒覺得還不如去世俗買塊豆腐,幹脆一頭撞死。

    修仙界雖然陰險狡詐,但做人得有起碼的原則啊!

    “妳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李芝蘭一呆,臉上不由得『露』出警惕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“姑娘不必介懷,在下實無惡意,隻是令尊令堂的這袋遺物,價值實在是非同小可,而姑娘的修為又太低了,如果我在此處,給妳太多的晶石,道友不怕其他人眼紅麼?”林軒嘴唇微動,微笑著像少女傳音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李芝蘭的臉上,不由得『露』出掙紮之『色』,平心來說,林軒的這番解釋合情合理,然而修仙界本就不講仁義道德,自己與對方不過萍水相逢,他的話是否信得過。

    萬一對方是一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呢?

    那時候自己可是絲毫反抗的力量也無,這人多,就算人情冷漠,對方多少還是有一些顧忌的。

    李芝蘭腦海中念頭轉動,在心默默權衡起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既不生氣,也不催促,對方一小小的靈動期修仙者,又是女子,出門在外,小心一些,實無大錯,相反,林軒還很欣賞她這種小心謹慎的『性』格。

    當年的自己,不也是一樣麼?

    傻膽大在修仙界肯定是活不長的。

    少女並沒有考慮多久,僅僅幾息的功夫,眼中就閃過堅定之『色』:“行,晚輩跟您走。”

    俗話說,舍不得孩子,套不著狼,任何事情,多少都是有風險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前輩看起來和顏悅『色』,應該不是什麼壞人的,當然,最重要的一點,是李芝蘭現在確實落魄,囊中連一塊晶石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機會她不可以錯過,就算有風險,也必須賭一賭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欣賞之『色』,此女謹慎,但並不畏縮,關鍵時刻,做出了正確的選擇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不願意跟自己走,這紫米自己肯定也不會放棄,會給她留下足夠的晶石,不過對方會不會因此引來殺身之禍,就不是自己考慮範疇。

    “前輩請稍等。”

    李芝蘭一邊說,一邊開始收攤,將那幾塊獸骨,以及符籙,裝入了儲物袋,而這些東西,如今就是她全部的身家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,修仙界也真的很殘酷,像林軒,或者夢如嫣這樣的頂尖高手,可以一擲上千萬晶石,連眼都不眨一下,而靈動期修仙者,特別是散修,為了一塊,兩塊晶石,卻必須流血流汗,甚至用命去拚搏。

    當然,也沒有什麼值得同情之處,這就是修仙界的法則,每個人其實都是這麼走過來的,要說辛苦,當年誰能與林軒相比呢,靈動期一層就去闖煉心路,受那刀山火海之苦。

    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將苦其心誌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想要成為人上人都必須那麼辛苦,更何況是追尋與天地永存的長生之路。

    林軒默默的看著,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片感觸。

    李芝蘭的東西不多,因此很快就收拾好了:“前輩,那我們去何處?”

    “妳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軒這才從遐想中清醒過來,閉上雙眸,將神識放出,月兒那丫頭,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19 07:59:33  ExecTime:0.4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