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聰明反被聰明誤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 聰明反被聰明誤

    林軒不由得瞳孔微縮,隱隱感到有些不妥,不過以他的修為神通,自然也不會害怕什麼,區區一元嬰中期的陰魂鬼物,難道還能耍出什麼花樣來麼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陣令人『毛』骨悚然的笑聲傳入耳朵,昊天鬼帝的身軀,一下子幹枯了下去,仿佛被什麼吸幹了精力。

    隨後一團濃濃的黑霧,從他的天靈蓋滾滾而出,一閃之後,幻化出一張鬼臉來了。

    眼耳口鼻,分明就是昊天鬼帝,然而卻沒有了半點儒雅之氣,反而顯得猙獰無比。

    呼的一下,竄向了林軒的身體。

    變起倉儲,而且彼此間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,即便以林軒的神通,也躲無可躲,噗的一下沒入了他的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奪舍!

    平心來說,這事情古怪到了極處,且不說區區一元嬰中期的陰魂鬼物,如何能夠掙脫月兒禁製的束縛,而且憑他來奪舍林軒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奪舍是高階修仙者的必備法術,隻要進階元嬰成功,人人都能施展這項神通。

    然而不要因為這點,就小看奪舍之術,麵還涉及到天地法則,並不是想用就能施展的,否則整個修仙界還不全都『亂』套了?

    且不說其餘條件苛刻,有一點卻是明擺著。

    高階修仙者可以奪舍低階修士,但反過來,卻明顯是找死。

    追本溯源,倒不是神通法力,奪舍能否成功,最關鍵的還在於雙方的神識。

    昊天不過元嬰中期,林軒卻是大修士,雙方的差距,鬼帝不會不清楚,然而他依然施展奪舍之術,顯然是有所憑倚的。

    黑霧沒入眉心以後,林軒的臉上,不由得流『露』出幾分痛苦,五官都扭曲起來了。

    頭像撕裂一般疼。

    林軒吸了口涼氣,強忍著盤膝而坐,雙手平放於雙膝,調動神通與法力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林軒的識海一片虛無。

    一團黑氣在麵盤旋飛舞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昊天那老家夥。

    呼,那黑霧一閃,重新凝聚起來,再次幻化出鬼臉,隨後滴溜溜一個盤旋,激『射』像遠處。

    做為元嬰後期修仙者,林軒的識海是非常廣大的。

    飛了片刻,昊天才終於發現他的目標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五彩的光團,懸浮在茫茫的識海麵、

    昊天大喜,鬼臉以更快的速度激『射』而去。

    所謂奪舍,說起來繁複,其實是非常簡單的,就是將對方的元神吞了,霸占識海。

    而修士元神的強大程度,表麵上看,與境界法力成正比,其實與神識有著更為緊密的聯係。

    神識越強,元神也就越強。

    當然,在一般情況,神識也是隨著境界的增長而增長,這也是為什麼,高階修仙者能夠奪舍低階修士,但反過來,卻純粹是找死。

    不過,這隻是通常來說,什麼事情,總都有例外發生的。

    比如說昊天這老家夥,就修煉有詭異秘術,能夠短時間內,讓神識成倍的暴漲。

    不過條件也極為苛刻,付出的代價更是讓人瞠目結舌,整個肉身都會幹枯,用來滋養暴漲的元神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輩高人創出來的秘術,從表麵上說,根本就是雞肋之物,找不到半點用途。

    畢竟元神暴漲隻能持續一頓飯的功夫,為這個將肉身毀了,除非是腦袋讓驢踢了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,昊天的臉上卻滿是得意之『色』,這看似雞肋的法術,正好適用於奪舍。

    如今他神識之強,還遠在一般的元嬰後期大修士之上。

    隻要吞了林軒的元神,再花些功夫,就能成功奪舍。

    那時候,自己就算不能馬上晉級,也能得到一非常強橫的身體,不僅化險為夷,而且遲早能踏入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昊天美美的想著,臉上『露』出了猙獰以極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那姓林的小家夥,當初沒有馬上殺了自己,將是他所犯下的最大錯誤,可惜後悔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陰風大做,森然的鬼氣之中,昊天的臉孔,化為了一張血盆大口,牙齒閃爍著尖利的光澤,狠狠的向著識海中心那五彩的光團咬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那光團靈光閃爍,也同樣變化出了一張臉孔。

    看上去平凡到了極處,五官正好與林軒相同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,渾身五彩光暈閃爍,化為一道驚虹,毫不畏懼的迎向了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噗噗噗的聲音傳入耳朵,兩者在識海中互相纏鬥。

    少頃,雙方分開,那黑氣的霧氣明顯變淡,所幻化出來的鬼臉,也小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明明使用了秘術,神識之強,遠在一般的後期大修士之上,為什麼……”昊天鬼帝驚恐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哼,林某還以為你想耍什麼花招,原來是對我奪舍,不錯,不錯,你那秘術有點意思,居然可以暴增神識,不過在下想問道友一句,你覺得自己比離合修士如何,如果自問不及,那就可以安心的去死。”那五『色』光團一閃,也幻化出林軒的臉孔來,雙目之中,隱隱有殺氣流『露』,冷冷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話音未落,五『色』靈光猛然暴漲,如決堤之水一般的撲向了對方。

    另一側,聽林軒這樣說,昊天鬼帝卻臉如土『色』,心知踢到鐵板了。

    隻能說時不待我,他的算計本沒有錯,可惜林軒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揣度,藍『色』星海,在提純丹『藥』與材料的時候,還附帶有鍛煉神識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果說,林軒憑借著通天靈寶,能夠與離合初期的修士硬扛,多少還帶有取巧,畢竟他實力略有不及,需要倚靠法寶之力。

    那光比較神識一項,林軒則足以自傲,托藍『色』星海的福,他自信神識之強,足以與離合初期的老怪物相較,不需要借助法寶,也不會遜『色』分毫。

    所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,昊天鬼帝確實了不起,可偏偏與林軒這麼一變態相遇。

    使用詭異秘術以後,他能夠奪舍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然而對上林軒,結果卻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謀劃落空,見對方惡狠狠的撲向了自己,昊天鬼帝,自然不願坐以待斃,化為一道陰風,向後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想要從識海逃脫。

    然而林軒自然不會在一旁傻看著。

    那五『色』驚虹一閃,從麵飛出無數細小的光團,拉升變長,幻化出一柄柄小巧的飛劍模樣。

    如疾風驟雨,向著對方電『射』而去。

    慘叫聲傳入耳朵,鬼霧雖然幻化出一麵盾牌,但根本就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又被切下一小片來了。

    剩餘的鬼霧,變得越發稀薄。

    林軒的神識飛到近處,也幻化出一張嘴巴,二話不說的將切割下的鬼霧吞下,隨後又變化出一張臉孔,目光中流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對元神來說,這東西可是大補。

    ***了***舌頭,林軒指揮飛劍,繼續追像殘餘的鬼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轉眼過去了一盞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如老僧般入定的林軒突然緩緩睜開了雙眸。

    擦了擦額頭的汗珠,他的臉上也『露』出了一絲慶幸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表麵上看,自己似乎並未損失什麼,然而仔細想象,這一次的經曆卻非常險惡,若不是有藍『色』星海鍛煉的緣故,讓自己的神識堪比離合,這一次恐怕還真被狡猾的鬼帝奪舍。

    那時候,可就萬劫不複。

    這狡猾的老家夥。

    林軒再次閉上雙眸,如今昊天的元神已被他完全吞噬掉了,不用搜魂,對方的記憶自己也一一掌握。

    片刻後,林軒的臉上『露』出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怪不得昊天如此了不起,雖然他隻是元嬰中期,但身份卻非同小可,居然帶有嗜血鬼族的血統,而且還是王族的那種。

    當然,很稀薄,但要知道,嗜血鬼王也是陰司六王之一,神通法力,都能與天煞明王相比。

    而嗜血鬼族,天『性』是非常狡猾的。

    當然,除了昊天的身世,林軒還發現其他一些有趣的東西,不過現在也沒有時間處理。

    當務之急,還有事要做,昊天這老家夥,必須幹幹淨淨的滅除,通過翻看記憶,林軒發現他居然還留有後手的。

    “哼,真是太狡猾了,不過林某已經吃過一次苦頭,這一回,絕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。”

    林軒喃喃自語的開口,隨後化為一道驚虹,飛出了洞口。

    這是一幽深的峽穀,兩側的山峰靈光閃爍,然而禁空禁製根本就沒有效果,林軒不會讓對方逃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青石峽的入口之處。

    那矮胖老者突然毫沒征兆的發起抖來了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怎麼了?”年輕修士一呆,表情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隨後快步上前,畢竟兩人都被發配到此地,彼此關係還是不錯地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好奇,老者又沒有練功,自然不可能走火,築基期修士雖然不值一提,但早已辟穀,身體也到了百病不侵的地步,老者怎麼會突然表現得這麼難受呢?

    眼看兩人還有數丈遠的距離,老者突然抬起了頭顱,一對血紅的眼珠,可怕的陰氣更是滾滾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,你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修士驚呆了。

    可還不等他有所動作,老者就張開口,一縷厲芒飛掠出來,圍著他的脖子一繞,就斬下了對方的頭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14:04:43  ExecTime:0.4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