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奇怪的昊天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 奇怪的昊天

    一盞茶的時間以後,主仆二人回到了洞府,經過這番切磋,對於月兒神通如何,林軒已心中有數。

    小丫頭前世不愧是陰司之主,融合修羅神血以後,法力之強,遠在同階修士之上。

    而《阿修羅訣》,更是仙家之物,雖然月兒所學,僅僅是皮『毛』而已,但也同樣玄奧以極,擁有令人驚詫的威力。

    加上法寶也不錯,獸魂幡,鬼煞陰墨,還有得自迦羅古魔的佛珠……

    這樣說吧,月兒滅殺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應該是沒有問題的,如果考慮到她還有玄陰寶盒,這丫頭的實力,已“接近”離合,當然,與自己相比,多少還是有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畢竟除了神通法力,對敵時的經驗與技巧也重要無比。

    兩百年來,月兒雖說也與人動手過,但大部分時候,都是林軒在為她遮風擋雨,換句話說,月兒缺乏獨擋一麵的能力。

    別看剛剛切磋,月兒僅比林軒略遜一籌,表麵上看,還頗有幾分勢均力敵的味道在頭。

    但較藝與生死互博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林軒出手之時,每一次都留有餘地,否則若真將小丫頭給傷了,自己還不得後悔心疼。

    而且林軒之所以提議動手切磋,是為了考校月兒神通如何,所以自然不會去耍詐取巧什麼。

    否則兩人若真是生死仇敵,月兒就算有這樣的神通實力,林軒也有十足的把握將其滅殺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小丫頭實力強是強了,但經驗明顯不足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點林軒也不會與去平白著急擔心什麼。

    畢竟經驗這種東西,需要血雨腥風磨礪,一蹴而就根本就是不可能地。

    小丫頭的實力,本就超出了自己的預期,雖然經驗不足,但滅殺普通的大修士還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如此想著,臉上也『露』出了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坐,傻愣在那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月兒點點頭,雖然已與少爺雙修過,不過這丫頭到底還是臉皮薄,羞羞怯怯的挨著林軒坐下了。

    秀『色』可餐,不過林軒畢竟不是好『色』之徒,雙修也要有個度,人有七情六欲,但沉溺於溫柔鄉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想要與所愛的人在一起,更要加強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月兒前世如何,林軒並不想多做牽扯,然而有一句俗語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用在修仙界還更適用一些。

    就算月兒不想做回陰司之主,那些靈界的大能修士,甚至於真仙也都不會將她放過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喜歡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,絕不會奢望別人的憐憫什麼。

    隻有加強實力,才能保護月兒與自己。

    仙道之上步步荊棘,不過除了求長生以外,林軒現在又多了一份動力。

    雖然月兒的身份尚未暴『露』,這些危機應該也是很遙遠的,不過未雨綢繆總是沒錯。

    想要在修仙界逍遙的活著,除了實力,精明的算計也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見林軒出神,月兒也不打擾,靜靜的在一旁陪著,小丫頭要求不多,隻要有少爺相伴就很幸福。

    更別說,如今得到的已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,雖然兩人稱呼未變,但已有了雙修之緣。

    還有什麼不知足?

    月兒相信,前路的一切,少爺都會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隻要乖乖聽話就行了。

    對這丫頭來說,做一個小女人很幸福,也不知道她前世,怎麼當上殺伐決斷的陰司之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後。

    青石峽位於玖淩山深處。

    地勢險惡,環境與周圍大不相同,禁製法陣也很多。

    兩名築基期修仙者,在入口附近守衛著。

    不過臉上的都是無精打采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青石峽乃是一關押犯人之所,這牢頭的差事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處,而且據說如今被禁製住的還是一元嬰中期的陰魂鬼物。

    雖然按理他不可能逃脫,可萬一禁製出了什麼差錯,自己哪看守得住,恐怕第一個就被當做炮灰了。

    “可惡,都是得罪了馬長老那該死的家夥,他一定是夾嫌報複。”說話的是一名二十七八歲的高瘦修仙者,臉上滿是不平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可抱怨是沒用的,修仙界哪有什麼道理,一切權益都來自於實力。

    “行了,李師弟,不要多說,否則被人聽到傳入馬長老的耳中,你我更要吃不了兜著走,好在這青石峽的差事是三月一換的,你我隻要將這段時間熬過,然後就可以萬事大吉了。”另一矮胖老者歎了口氣,語氣中雖然也有不平之意,但明顯要比那年輕修士穩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師兄話是沒錯,可小弟就是咽不下這口氣的……咦,那是什麼?”年輕修士依舊是滿臉的憤怒之『色』,正想再說什麼,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驚愕。

    矮胖老者一呆,也連忙抬起頭來,隻見一道青虹,出現在了遠處的天邊,向著這邊飛掠而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靈壓,我完全感覺不出修為深淺,難道是元嬰期老怪物,有外敵入侵嗎?”年輕修士瞪大了眼珠,臉上隱隱『露』出恐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你胡說八道什麼,本門雖談不上高手如雲,但有林長老坐鎮,而且護派的禁製陣法,花去了百萬晶石之巨,威力強橫無比,外敵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就闖入這?”老者臉如土『色』,連忙不客氣的斥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那這會是誰呢?”年輕修士的臉上『露』出幾分疑『惑』。

    他話音未落,那驚虹一個轉折,已迅疾無比的來到麵前了,光暈散開,『露』出了一相貌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不用說,正是林軒。

    看清楚他的容顏,兩名拜軒閣的築基期修士臉『色』大變,撲通一聲傳入耳朵,竟齊刷刷的跪下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年輕修士,想起剛剛不敬的語言,更是嚇得渾身發起抖來了。

    “昊天鬼帝可在這?”對於兩人的表情,林軒卻視若無睹,雖然以他堪比離合修士的神識,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,但林軒又不是什麼小氣的人物,自然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回長老,閣主前些日子,確實送來了一被禁製住的陰魂鬼物,但是不是您口中的昊天鬼帝,晚輩就不清楚。”那矮胖老者見了林軒的臉『色』,暗暗鬆一口氣,連忙恭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前邊帶路。”林軒淡淡的說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奧胖老者又行了一禮,隨後才媚笑著站起來了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引著林軒走向了青石峽深處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走,是因為這設有十分厲害的禁空禁製,雖然以林軒法力神通,對他自然沒有什麼效果,但林軒又沒有吃飽了撐的,自然不會去破壞本門的陣法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也是巧合,月兒結嬰卻意外將昊天那老家夥給引來了。

    小丫頭將其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不過那時候,月兒剛剛擁有身體,主仆二人想要團聚,也就沒有顧著處理,如今終於忙過,林軒當然要來會一會這“老朋友”了。

    由矮胖老者引著,穿過重重禁製,最後來到了一山洞前麵了。

    麵黑乎乎的,不過以修仙者神識之強,自然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“長老,就是麵了。”矮胖老者恭敬的說。

    “嗯,你可以退下了。”林軒無驚無喜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矮胖老者不敢多說,衝著林軒的背影行了一禮,然後疾步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俗話說,百密一疏,即便以林軒的城府,有事沒事,也不會去注意一名築基期的小修仙者,所以他並不清楚,馬姓老者在轉身以後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軒略一沉『吟』,然後抬足像山洞走去。

    深入百餘丈以後,一座地牢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四壁都是用玄鐵金所鑄造,即便是元嬰期修仙者,想要將其打破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此牢的外麵,還有一層厚實的光幕。

    林軒左手一翻,掌心之中已多出了一麵令牌,一道白光『射』在上麵。

    那光幕散開,地牢的門也隨著打了開來。

    一中年儒生打扮的修士坐在麵。

    三縷長須,相貌清雅以極,然而卻臉白如紙,表情也有些呆滯,不用說,正是昊天那老家夥,昔日也算一代雄主,甚至連檮杌分魂也被他毀了。

    可俗話說得好,寧欺老,莫欺少,風水輪流轉,當年他惹了林軒,如今卻種下這苦果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他動彈不得,畢竟月兒爭鬥的經驗雖然不足,但神通法力,結嬰後卻暴漲到不可思議,她所種下來的禁製,一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根本就隻有徒喚奈何。

    林軒邁步走進去了。

    昊天鬼帝抬起頭,臉上滿是憤怒,不過驚恐的成分更多:“你……你想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明知故問呢,當年在幽州,你對林某可是不薄,在下自然是來報答你的。”林軒冷冷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以昊天鬼帝的陰險狡猾,又豈會聽不出林軒的反話。

    “道友饒命,當年是昊天有眼無珠,得罪了道友,你若是願意放過我,在下願意終身為奴。”昊天苦苦哀求的說。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林軒伸手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將昊天裹住,準備是使用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若是換一名修仙者,已經嚇得魂飛魄散了,然而在那青霞及體的一刻,昊天卻反而『露』出了狂喜之『色』……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23:06:02  ExecTime:0.4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