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終成眷屬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 終成眷屬

    “小婢也是一樣的,不管前世的我,是不是傳說中的阿修羅,總之今生,我永遠是少爺身邊的月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輕聲喃呢,麵蘊含著深切的情意,相愛的兩人,緊緊的擁在一起,很溫暖,很充實。

    愛是什麼?

    浪漫又為何物?

    不一定要在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荊棘的仙路,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萬劫不複,在那血雨腥風,兩人互相扶助,曾幾何時,月兒凝丹出了差錯,林軒為了她,不惜與鬼帝交惡,即便有可能萬劫不複,也絲毫不曾退縮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林軒閉關都是由小丫頭在一旁守護,強敵來了,她用自己嬌弱的身軀,為少爺將危險擋住。

    和這些相比,所謂的甜言蜜語,顯得是那樣的蒼白無力。

    因為愛根本不需要多說,更重要的是做。

    血與火,生與死的考驗,不是比花前月下更重要麼?

    林軒與月兒之間的話不多,但他們的感情像一杯美酒,濃烈而淳厚。

    誰說長生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若是孤家寡人一個,漫長的壽元不過是換了種形勢的折磨,而有相愛的人陪著,瞬間也可以化為永的。

    隻要珍惜,隻要擁有。

    情到深處自轉濃,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似的,慢慢的,林軒沒有了緊張,月兒也沒有了別扭,隻剩下兩人的嘴唇,輕輕的碰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少女的初吻,甜蜜而誘人。

    輕輕的吐出丁香小舌,林軒的臉上滿是『迷』醉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醉醺醺,暈乎乎。

    溫香在懷,軟玉在抱,美酒算什麼。

    情,才是世間最讓人『迷』醉之物,那種感覺說不清楚,仙或凡人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就修為來說,林軒與月兒已是人界頂尖的人物,可此時此刻,兩人初次親熱,卻與第一次想要偷嚐禁果的凡俗男女沒有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吻,開始輕柔,但隨著情動,林軒的動作也漸漸變得有些……嗯,大膽起來了。

    手悄然滑向少女的胸口……

    月兒滿臉緋紅。

    但對少爺她自然不會抗拒什麼。

    就這樣,兩人初次親熱,約有一盞茶的功夫,才終於分開了。

    “月兒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妳是我的。”林軒的聲音很輕,仿佛在自言自語,又仿佛在說著誓詞:“不管前世如何,今生妳從頭到腳,都是我的,什麼阿修羅,什麼真仙,我不管,誰想要對妳不利,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,我也不要妳離開我,管他什麼封印解除,管他什麼記憶恢複,我不管,我隻要妳是我的小月兒就行了,否則上天入地,便是將三界殺個血流成河,我也要讓妳永遠留在我身邊的。”

    林軒的話有點霸道。

    不過大丈夫,本該如此。

    男人麼,就該有所擔當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月兒點了點頭,乖乖的沒有多說,不過真有危險,她又怎麼可能讓少爺一個人去麵對呢?

    夫妻本為一體。

    何況她與林軒的心早已連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郎情妾意。

    林軒突然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略一盤旋之後分為數股,隨後居然被林軒用法力幻化成了兒臂粗的大紅蠟燭。

    整個洞府,一下子變得喜氣明亮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寶貝,今天就是我們的洞房花燭。”林軒的稱呼也變了。

    月兒心如小鹿,滿麵嬌羞,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,隨後卻輕移蓮步,從林軒的懷抱中掙脫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林軒一呆,卻見月兒站在原地,滴溜溜一個盤旋,纖腰有如垂柳拂擺,一陣耀目的紅光閃過,將她的整個身軀包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丫頭使用了什麼法術,林軒的神識剛一碰觸,也被輕易反彈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討厭,少爺,不許偷看的。”麵傳來少女嬌嗔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。”林軒撓了撓頭,臉上罕有的『露』出尷尬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好在,很快那紅光就消散開。

    一美貌的少女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月兒還是月兒,然而林軒的眼中卻閃過驚豔。

    鳳冠霞帔,大紅喜服,不知為何,身上更隱隱有一股貴氣透出,怎麼看,都像一位準備出嫁的美麗公主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看,那衣服雖然輕柔華美,卻明顯不是絲綢,而是用靈力幻化而出。

    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,高階修仙者,舉手投足,都可以用靈力幻化出法寶,那麼衣服自然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何況如今的月兒,神通之強,還遠在一般的後期大修士之上。

    新娘就要像新娘,看著小丫頭宜嗔宜喜的模樣,林軒也不由食指大動,不過好事急不得,他也希望給月兒一個美好回憶的。

    新婚之夜,豈能無酒,林軒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小巧白淨的玉瓶就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拔開瓶塞,頓時滿室的芬芳飄入鼻端。

    那味道濃而淳厚,皇室貢酒與其相比,也不過是垃圾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並非貪杯好酒之徒,這東西味道雖然相同,其實卻並非是酒,而是一增進元嬰期修士法力的靈『藥』。

    林軒也不知道是滅殺哪個倒黴修士後所得,不過靈『藥』也不一定全是丹丸形式的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就用來做交杯酒了。

    奢侈不用說,不過為了月兒,這一點浪費算什麼。

    隻要小丫頭高興就好了。

    林軒又伸手一拍,取出兩個小巧圓潤的酒杯來。

    隨後袖袍一拂,靈力幻化出花團錦簇,整個洞府也變得溫暖如春了。

    靈『液』做琥珀之『色』,看上去比酒還要賞心悅目得多。

    “少爺。”少女眼波如水,未飲先醉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今天還這麼叫麼,此時洞房花燭,來,乖,叫哥哥。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笑容,略帶調侃的說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哥。”

    這一聲出口,月兒連頸子都紅了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上前幾步,兩人的影子靠在了一起,輕輕相依,無限甜蜜,將那交杯酒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鳳冠霞帔已取,林軒輕舒猿臂,將月兒攔腰抱起,像牙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美人如玉,月兒雙眸緊閉,手緊緊的拽著衣物,相信便是麵對離合期老怪物,她也不會如此緊張的。

    人生初次,對於女孩子,哪還有比將自己交給心愛之人更重要,更值得回憶的事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哥哥。”月兒的聲音輕輕的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嗯,寶貝,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把……把蠟燭吹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點頭,然而臉上卻『露』出一絲詭秘的笑容,女孩子怕羞,自然喜歡黑燈瞎火,不過自己可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就算再黑,也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嘿嘿,這也算是修仙後的好處。

    吹不吹蠟燭,其實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。

    當然,月兒有要求,自己肯定是要滿足的。

    林軒腮幫一股,一口精氣噴出,整個洞府,頓時歸於黑暗了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吞了一口唾沫,輕輕褪去少女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愛在空氣中流轉著,林軒親吻著嬌妻,直到兩人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長夜漫漫,兩百年的相依,兩百年的思念,這一天雷勾動地火,自然是怎麼也愛不夠。

    反正兩人皆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這魚水交融,倒也不用擔心身體承受不住,直到第二天清晨時刻,月兒才枕著林軒的胸口沉沉的睡過去了。

    修仙者睡眠不多,兩個時辰就已足夠,大約中午時分,林軒睜開了雙眸,並沒有感覺腰酸背痛,反而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。

    雙修本也可以增進修為的。

    擁著相愛的人很滿足。

    月兒的睫『毛』動了動。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『露』出笑容,這丫頭,昨晚也很羞澀,如今醒了,還不好意思睜眼了。

    “月兒。”

    林軒輕呼,隨後手也輕輕的放在小丫頭的背上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。”

    裝睡被發覺,小丫頭羞得頸子都紅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怎麼還這樣叫我,不是說好了,以後要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可不可以通融。”月兒弱弱的說。

    “通融?”林軒不由得表情一愕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少爺人家已經叫習慣了,稱呼哥哥,感覺到好別扭的。”月兒吐了吐舌頭,臉倒也不像剛剛那麼紅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林軒本是很通達的人物,不論少爺也好,哥哥也罷,充其量,也不過是一個稱呼,隻要心意足,這些細枝末節可以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謝謝少爺。”月兒大喜,雖然兩人已有最親密的接觸,不過稱呼哥哥,她真的好不習慣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謝我,我可還沒有完全答應妳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完全答應我?”月兒一愕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林軒臉上『露』出壞壞的笑容:“平時怎麼叫,我可以不管,隨月兒妳自願,不過,雙修的時候,妳要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月兒一呆,明顯苦起了小臉。

    “怎麼,不聽我話了?”林軒下頜微揚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,少爺……哥哥怎麼說,我就怎麼做。”

    可憐月兒這兩百年來,早就養成了事事依附林軒的習慣,對他言聽計從,即便是不合理的要求,隻要是林軒所說,也不知道反駁。

    幸好小桃睡著,否則見林軒這樣“欺負”自家小姐,還不跟他這頭豬拚了。

    林軒心滿意足,抱著月兒又是好一通“欺負”,足足過了一個時辰之久,兩人才慢慢的起床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0 23:11:38  ExecTime:0.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