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生擒昊天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 生擒昊天
  “不錯,是我,昊天道友別來無恙。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,眼中卻有譏嘲之『色』閃過。
  “你已是元嬰後期!”
  昊天渾身冷汗淋漓,臉上滿是不可思議,他與林軒見麵的次數不多,然而卻印象深刻,在幽州的時候這小子不過是凝丹期修仙者,卻硬生生從自己手堸k脫,這種事情從來沒有過。
  奎陰山脈更是恩怨糾葛,不過因為檮杌的緣故,兩人倒並未見麵的。
  萬佛宗的追殺令雖引起了軒然***,然而種種機緣巧合,昊天那時正閉關修煉來著,所以也不清楚……
  在他的印象堙A這小子雖然『奸』猾了一些,但不過凝丹期,修為不值一提,怎麼也沒想到,再次見麵的時候,對方已魚躍成了大修士。
  他幾乎以為自己看錯,畢竟區區兩百餘年,這樣晉級的速度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。
  可神識掃了數遍之後,臉上的表情越發蒼白了。
  雖然這老怪物,也是城府極深的人物,但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也顯得有些無所適從。
  然而打擊並未結束。
  很快他發現在林軒身側,還有一美貌如花的少女,亭亭玉立,巧笑倩兮,看上去秀美以極,然而渾身上下,卻遍布著可怕的陰力。
  鬼女!
  而且也是元嬰後期!
  昊天覺得嘴角一陣發苦,當初在奎陰山脈被檮杌分魂盯住形勢都沒有這麼險惡,究竟該怎麼辦呢?
  “,林兄……”
  “不用巧言令『色』,你我之間的恩怨大家都心中清楚,道友現在便是跪下去求饒也沒有用,要怪就怪你當初不應該得罪我。”林軒囂張萬分的開口了,表麵上看,似乎與他的『性』格不符,但往細媟Q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,畢竟此時此刻,他已經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,無論如何,對方也絕不會有翻盤機會的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想不到對方將話說得如此『露』骨,昊天又驚又怒。
  而林軒對他的表情視若無睹,微笑著將頭轉過:“月兒,要不要用他練練手,也無需太過分,隨便抽魂煉魄一下就行了。”
  “少爺怎麼說,月兒自然聽你吩咐。”
  少女乖乖的開口了,低眉順目,一點也沒有身為大修士的覺悟。
  雖然結嬰成功,但阿修羅王記憶的封印並未解除,月兒依舊是以前那貼心可人的小丫頭,最喜歡聽林軒話了。
  “想要將我抽魂煉魄,哼,你們不要太自以為是了,真以為本王是泥捏的?”
  昊天一聲大喝,以他的城府,當然明白事情進展到這一步,已沒有分毫轉圜的餘地了。
  既然如此,委曲求全也沒有作用,不如拚了。
  雖然麵對兩名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逃走的機會並不多,但也並非一絲也無,自己修煉有幾種詭異秘術,或許能夠製造出一點生機來的。
  袖袍一拂,一道法訣激『射』而出,懸浮在鬼帝頭頂的骨矛,頓時劈堸埶晡獐仴式A表麵血光纏繞,一看就聲勢非小。
&emsp 方圓數堙A都彌漫著濃濃的血腥之氣。
  可惜月兒卻視若無睹,如今的她,已不再是那躲在少爺身後,需要人保護的小丫頭,融合修羅神血以後,她不僅結嬰成功,而且一舉突破,已是元嬰後期的修仙者。
  伸出玉手,纖掌晶瑩剔透,隻見黑光閃爍,一式樣古樸的硯台浮現而出。
  那硯台表麵符文閃爍,隱隱還有墨香飄散而出。
  月兒可不僅有獸魂幡一件寶物,那東西不過是比較常用罷了。
  這硯台是剛到軒轅城的時候,從那羅家書生手中所得,對方對鄭璿心懷覬覦,想將其當作鼎爐,哪知卻偷雞不成蝕把米,將命丟在了林軒的手堙C
  對方雖然僅僅元嬰中期,但這硯台,卻十分了不起,乃是用在陰司界也極其稀有的黑血玄晶玉所鑄,能夠收集天地間的怨氣陰風,生成鬼煞陰墨,可是能夠汙穢修士法寶的。
  月兒臉上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,根本就沒有將昊天鬼帝放在眼中,左手微拂,那硯台靈光閃爍,徐徐在她身前漂浮。
  迎風暴漲,頃刻間變得如同盾牌一樣。
  此過程說起來繁複,其實不過一瞬間的功夫。
  隨後才看見血光漫天,那骨矛刺了過來。
  兩件寶物相觸,卻一點聲息也無,然而昊天鬼帝的臉『色』,卻一下子狂變起來了。
  此骨矛乃是他的本命寶物,威力自然非同小可,然而此時此刻,卻詭異的失去心神聯係了。
  他大驚的抬起頭,隻見從那台之中,飛出兩條細細的魔蛇,一下子將骨矛纏住。
  “鬼煞陰墨!”
  昊天畢竟是陰司鬼物,一下子認出這大名鼎鼎的神通,他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,對方究竟什麼來曆,居然擁有……
  念頭尚未轉完,月兒身形飄忽。
  林軒也不由表情一愕,瞳孔微縮,小丫頭施展的什麼法術……縮地神通?
  不像啊!
  其玄妙程度,幾乎不遜『色』於自己的九天微步。
  連林軒都大感驚愕,昊天鬼帝就更不用說,眼中閃過猙獰之『色』,身形在原地滴溜溜的旋轉起來了。
  從他的身體表麵,激『射』出一道道灰白『色』的火焰。
  水晶白骨火!
  這也是他苦修多年的魔炎。
  一般的大修士雖然不怕,但也不願直纓其鋒,但月兒不同,小丫頭根本就不放在眼中。
  見對方不躲,昊天的臉上流『露』出大喜之『色』,那臭丫頭也太小看人了,自大是會付出代價。
  灰白『色』的火焰一閃,隨後往中間凝聚起來,略一扭曲,一張猙獰的大嘴浮現在了視線堙A想要將月兒吞沒。
  然而結果卻讓所有人張口結舌,水晶白骨火接觸到少女的身體以後,不僅半點傷害沒有,反而被她吸收。
  “這……”
  林軒撓了撓頭,這種程度的攻擊,如果換做自己,固然也沒有什麼好畏懼,但想要化解,也絕不可能像月兒那樣輕易。
  剛剛結嬰成功,神通就暴漲到如此地步,連林軒也有點羨慕,不過隨後,又啞然失笑起來了。
  自己羨慕月兒做什麼,那丫頭越強,對自己越有好處。
  何況阿修羅王轉世,當然不同於尋常修士。
  昊天鬼帝自然知道情況不妙以極,歎了口氣,可惜在奎陰山脈麵對檮杌分魂的時候,已將玄天九靈符用去,否則還有一線生機,不過他依舊不願坐以待斃。
  深深吸了口氣,他的雙目變成了血紅之『色』,身體也慢慢膨脹而起……
  這是什麼法術,想要自爆,還是使用什麼不為人知的詭異神通?
  月兒眼中閃過一分『迷』『惑』,但也懶得去繼續深究什麼。
  玉手伸出,指間上靈光閃爍,在虛空中寫了一個“伏”。
  看上去倒與儒家的神通頗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  當然,是用小篆寫成的。
  那“伏”字一閃,便沒入了昊天的身體媊恁C
  鬼帝的臉『色』一下子狂變,原本膨脹的軀體,更是有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……
  林軒則有些驚愕,玄魔大法他也學過,雖然並不精通,但媊悁酗偵繶奕q秘術,自然一清二楚,可月兒剛剛所施展,明顯與其一點關係也無。
  除了前一陣去天巧門總舵,兩人明明沒有分開過,可那時候,月兒一直在閉關的,她的這身本領,究竟從哪媥ヰ滿H
  昊天已動彈不得,想要將其怎麼抽魂煉魄自然隨林軒的意了。
  整個過程兔起鶻落,吳家的兩名修仙者,早已看得臉白如紙了。
  此時此刻,小命是最重要的,什麼異寶出世,他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堙C
  “給道友見禮,我們兩人不過是路經此地,意外被困在了陣法堙A對……對貴門絕無惡意。”老者行了一禮,卑躬屈膝的開始解釋。
  “意外路過這堙H”林軒以手撫額,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譏嘲之『色』:“閣下莫非以為在下是三歲的小孩兒麼,這樣的謊言也會聽進去?”
  “道友,我們真的沒有惡意,與貴門更是往日無怨,近日無仇,閣下若願放過我,在下願送一些晶石做為補償。”
  昊天鬼帝神通不俗,然而舉手投足就被月兒輕易製住,何況林軒站在一側,並未出手,老者根本興不起逃走或者是反抗的念頭,隻能苦苦哀求。
  可惜是徒勞,林軒才不是善男信女,對自己人,他和善以極,但換做別的家夥,根本就沒有心軟一說。
  何況這兩個家夥,哪是什麼路過此地,以林軒的城府,對於他們的來意當然心中有數,是被月兒結嬰天兆引過來的。
  十有***,以為異寶出世,想撿便宜,那就將自己的小命搭進去。
  “不用巧言令『色』,你們若是自爆元嬰,我可以放你們的魂魄投胎轉世,否則……”林軒淡淡的說,然而聽在兩名吳家修士的耳中,卻與晴天霹靂差不多。
  “道友,可不可以通融?”
  “哼,哪有那麼多廢話。”
  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不耐煩之『色』:“既然不願意自己動手,那就讓林某來幫你們好了。”
  話音未落,林軒袖袍一拂,一道碧綠『色』的火焰飛掠而出。
  略一閃爍,在林軒身前化為了一雞蛋大小的火球。
  碧幻幽火!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19 21:15:07  ExecTime:0.0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