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聰明的夢如嫣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 聰明的夢如嫣

    此閣樓本就沒有什麼起眼之處,做為太陰真人的清修之所,平日,更沒有什麼人敢涉足,然而此時此刻,卻有兩道驚虹像這邊飛『射』而來了。

    那驚虹速度極快,片刻間,就來到了閣樓的麵前。

    光韻散開,分別現出一白發老者與一正當妙齡的美貌女修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天巧門宗主與夢如嫣此女了。

    “太陰就在此處?”夢如嫣秀眉微顰的打量了一眼身前的建築。

    “是的,師叔。”

    龍宇位高權重,又是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然而此時此刻,卻連氣也不敢喘的。

    “嗯,你可以走了。” 夢如嫣沒有回頭,聲音之中,更聽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龍宇的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苦澀的笑容,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對自己這麼說話了,但卻不敢有分毫不滿。

    向著夢如嫣行了一禮,便渾身青芒大起,像天邊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離合期老怪物間的糾葛,他可不敢幹涉,還是等他們自己去處理好了。

    原地靜得針落可聞,夢如嫣的表情,更是有若寒冰。

    “太陰,本仙子既已來了,你還準備在麵當縮頭烏龜麼?”

    聲音不大,卻遠遠傳開,可卻並沒有回應傳來,夢如嫣的表情有些不耐煩,玉手抬起,柔嫩的掌心中,隱隱有白光閃過,一道兒臂粗的光柱電『射』而出。

    表麵上看,並不起眼,然而麵所蘊含的靈力,卻令人咋舌,若被擊中,秒殺一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絕不會有問題。

    眼看大門要被擊中,前麵的空氣,突然有如水波,輕輕晃動,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麵前了。

    須眉皆白,看上去就像凡人有一百多歲,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道袍,手中拂塵甩過,輕描淡寫的便將夢如嫣的攻擊化解了。

    能有這種手段,除了林軒這異類以外,也隻有離合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然而夢如嫣臉上卻現出不滿之『色』:“太陰,你是看不起本仙子麼,居然隻派一個影侍***出來?”

    “,兩百年未見了,道友還是這副脾氣,請問仙子,老道究竟哪一點得罪了妳,居然不遠萬,打上門來,至於派出影侍***,並非貧道輕視仙子,而是我的‘裂影幻龍訣’正練到第七成的生死關頭,實在不便見客。” 麵對夢如嫣的咄咄『逼』人,太陰卻一副好脾氣,含笑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什麼,裂影幻龍訣你已練到第七成了?”夢如嫣卻臉『色』大變。

    “,貧道也是僥幸而已,距離大成還有一段距離。”太陰謙遜的說,然而眼中卻隱隱閃過得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已一隻腳已踏入離合中期,怪不得不將本仙子放在眼。”夢如嫣『性』格剛烈以極,臉上反而『露』出幾分冷冽之意。

    “仙子何出此言,便是亭樓兄,向來也對妳尊尊敬敬的,太陰已數百年不問塵世,何時得罪了你?”老道的臉上流『露』出幾分詫異。

    “哼,不要給我提望亭樓,那個無情無義的家夥,如果他能夠對我姐姐從一而終,我自然認他這個姐夫,可那個老不死的家夥,喜新厭舊,我姐姐死了沒多久,他就娶了一個又一個,哼,你們這些男人,全都好『色』,沒一個好人了。”夢如嫣貝齒輕咬,臉上滿是厭惡。

    “咳,仙子,話不能這麼說。”太陰與望亭樓交情不深,但同為男人,也不得不替其解釋幾句:“亭樓兄對令姐一片深情,我們這些離合期的老不死,人人看在眼中,仙子這麼說,未免有失偏頗。”

    對於夢如嫣的指責,太陰心中是並不認同,畢竟望亭樓與夢如冰當年,並沒有結成雙修道侶,這從一而終何從談起。

    此其一。

    再說,望亭樓第一次納妾,距離那位如冰仙子隕落,已過去百年,哪談得上死了沒多久。

    即便對修仙者來說,一百年也絕不算短。

    何況亭樓雖娶了一個又一個,但並非好『色』,而是與他修煉的***有關,除了服『藥』打坐,還需要與女子雙修,才能增進功力。

    而他那些侍妾,修為不過元嬰期,不多娶幾個,也沒有效果

    何況亭樓除了納妾,正妻的位子一直空懸,事情已過去八百年,但每到夢如冰的忌辰,他依舊會焚香祭拜一番。

    如此有情有義的男子,可在夢如嫣的眼中,卻成了負心薄新之徒,站在旁觀者的角度,太陰也有些替望亭樓不值了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是點到為止,沒必要為這事與夢如嫣多做爭執,眼前還是先解決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如嫣道友,妳光臨我天巧門總舵,究竟為何,老道可不記得什麼時候,得罪過妳?”

    “哼,你還好意思說,在我麵前,裝什麼糊塗?”夢如嫣秀眉一挑,臉『色』卻陰沉下來了:“前一次在雪暝山,你天巧門用元嬰後期傀襲擊我徒兒秦妍,好在妍兒沒事,我也就沒與你計較,可數日以前,我天涯海閣的弟子,又被一隊傀儡襲擊……”

    也難怪夢如嫣心急上火,這一次,天涯海閣隕落了數百弟子,其中還包括五六名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即便被元嬰傀儡襲擊,也不能說,就是我天巧門幹的,仙子應該清楚,表麵上,本門並不出售元嬰期傀儡,可對方如果真能拿出逆天寶物做為交換的話,這規矩也可以改。”太陰真人聽了對方的指責,略感不悅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他雖然對夢如嫣很客氣,但並不是說就真怕了此女,隻是給望亭樓麵子。

    “那元後傀儡又怎麼解釋,這種傀儡你們是絕不賣的,可兩次襲擊,卻偏偏都出現了。”夢如嫣理了理發絲,聲音更是冰冷無比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太陰真人張口結舌,此事確實奇怪,他當然心中清楚,本門並沒有攻擊天涯海閣,畢竟同屬七大勢力,沒有自己首肯,下麵的徒子徒孫絕不敢自行做主。

    可夢如嫣說得也沒錯,不管對方拿出什麼寶物,元後傀儡都絕不會交換,可連太陰也想不通,除了本門以外,還有什麼勢力能將這種傀儡煉製出來。

    襲擊天涯海閣,是想要報仇,還是對本門栽贓陷害?

    “怎麼,無話可說?”

    “仙子不用著急,如果不棄,可在本門盤桓幾日,待貧道查證以後,再給妳一個交代如何?”太陰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夢如嫣點了點頭,此女表麵上風風火火,其實也很有心機,假如她真認為這件事情是天巧門所做,也不會孤身犯險,跑來對方的總舵,之所以做出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,其實不過是想借天巧門之力,查明幕後主使。

    如今天涯海閣與萬佛宗已勢如水火,再有一隱藏在暗處的強大勢力對本門心懷覬覦,天涯海閣的處境將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她想拖天巧門下水,畢竟那神秘勢力可以製造元嬰後期傀儡,光憑這一點,天巧門就不可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如果一五一十的將原因講清楚,太陰那老家夥,不一定會上鉤,所以夢如嫣才裝出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來。

    聽夢如嫣同意,太陰鬆了口氣,然而就在這時,一道青光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夢如嫣秀眉微挑,太陰的臉上,也浮現出幾分詫異,並非萬符,而是飛劍傳書,這可是離合期老怪物特有的法術,難道又出什麼事了?

    兩人對視一眼,隨後太陰伸出手來,那縷青光頓時落在了他的掌心麵。

    太陰將神識注入。

    僅僅過去頃刻的功夫,老家夥就抬起頭,失聲驚呼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夢如嫣也神『色』凝重的開口,要知道他們可是人界頂兒尖兒的存在,放眼天雲十二州,能夠讓他們動容的事情也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“慧通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夢如嫣一呆,幾乎以為自己聽錯:“你說誰,慧通,萬佛宗的慧通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還有哪個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慧通在我們這群人中,神通雖然並談不上出眾,但也絕非弱者,晉級離合也有好幾百年了,人界還有誰能夠滅殺他麼?”夢如嫣聽到這個消息,第一反應並非驚喜,而是詫異。

    “平心來說,我也不願相信,但這飛劍傳書,是從萬佛宗發過來的,這種事情,相信妳也心有數,絕不可能拿來開玩笑的。”太陰真人的臉上,早已收起了嬉笑之意,滿臉凝重的開口。

    他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,當然,並不是因為與慧通或者萬佛宗有多麼深厚的交情,而是一直以來,離合期都被認為是人界頂尖的存在,除了壽元耗盡,或者死於天劫,絕沒有隕落一說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是說真的殺不死,比如望亭樓出手,一對一的情況下,滅殺他們任何一人都能辦到。

    但這件事情顯然不是亭樓所做,那慧通怎麼死的,可就真有些蹊蹺。

    關鍵是連元嬰都沒有逃脫。

    對方能夠滅殺慧通,那如果讓自己碰上了,恐怕也不會有多大不同。

    想到這,夢如嫣與太陰真人對視一眼,表情都變得非常難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1-23 14:01:17  ExecTime:0.4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