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八百年前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 八百年前

    另一邊,天州,魔域山脈。

    那神秘的洞窟。

    望著法陣中的身影,田小劍的表情變幻不定,那名叫風良的老怪物,雖身處層層禁製之中,但依舊不是自己可以對付。

    甚至在他麵前,逃走都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?

    自從極惡魔尊隕落,田小劍遇到的險境也很多,但卻沒有一個,能夠與眼前相比。

    望亭樓這個名字,田小劍已想起來了,他曾在極偶然的情況下,聽人說過,鬆風書院太上長老,傳說中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。

    而這叫風良的老怪物,既是亭樓的死敵,那十有***也是離合後期。

    田小劍的嘴角有些發苦,當年的如嫣仙子以一人之力,就滅殺了八十二家聯盟的數萬修仙者,其中元嬰後期就有八人之多。

    離合期是分水嶺,田小劍在很多典籍上,都看過與此有關的描述,自己一區區元嬰初期的修仙者,在對方麵前班門弄斧,那簡直與找死差不多。

    動武不行,惟有智取,田小劍表麵不動聲『色』,心中卻苦思著脫身之策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叫什麼?”風良粗豪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晚輩姓田,名叫小劍。”

    “田小劍,嗯,名字不錯,尤為難得的是,我看你,不過區區兩百歲年紀,居然就能踏入元嬰期,如此良才美質,看來本宮的運氣真不錯。”風良咯咯咯的嬌笑起來了。

    這老怪物,忽男忽女,以田小劍的城府,心中也是惡寒不已的。

    “前輩過講了,晚輩能夠修到此境界,不過僥幸而已。” 田小劍腦海中念頭轉過,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,隻能小心翼翼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僥幸,你也不用謙虛,雖然與本宮當年相比,確實要略遜一些,但如此速度,也非常了不起,小子,我問你一事,你願不願意拜我為師?”

    “拜師?”田小劍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愕然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說另一邊,看著眼前的錦盒,莫雪鬆的神『色』漸漸凝重,盡管他的雙眼不能視物,但神識具有同樣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道友,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,莫兄不用問,你看看就清楚。”林軒高深莫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見對方如此胸有成竹,莫雪鬆吸了口氣,心中大感好奇,他卻不知道,為了這次的交易,林軒可是大費心思。

    光是幾個錦盒,就花了他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至於麵的東西,在林軒眼,倒沒有如何了不起。

    不過他相信,天巧門一定會感興趣。

    林軒做事情向來謀定而後動,沒有極大的把握,他也不會萬迢迢,專門跑到這天巧門來了。

    莫雪鬆可不知道林軒故弄了一番玄虛,他小心翼翼的將錦盒捧在手,青光一閃,已將上麵的符籙揭了下來。

    盒蓋打開,麵的東西通過神識進入腦海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莫雪鬆的瞳孔,原本灰蒙蒙的,此時此刻,卻精光大做,臉上『露』出不可思議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妨取出來,仔細看看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莫雪鬆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,但這東西,實在非同小可,他也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。

    雙手一抖,那錦盒靈光大作,麵的東西已經飛出來了。

    與世俗的鎧甲有幾分相識,但卻要絢爛得多。

    不用說,是林軒煉製的戰甲了。

    莫雪鬆的臉上滿是震驚之『色』,將神識放出,在戰甲上細細掃過,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。

    修仙百藝,天巧門涉獵了許多,唯有這戰甲術,在幾百萬年前,就已漸漸失傳。

    典籍之中,對其用途特『色』,倒是記載了很多,偏偏煉製之法,卻找不到描述。

    天巧門曆代煉器大師,心中都鬱悶不已,要知道這東西在上古時期,重要『性』可是能與法寶相比。

    這麼多年下來,他們在古修士的遺址,也不是沒有找到過戰甲,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差,那些戰甲都十分低劣,而且大多殘缺不全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根本沒有多少研究的價值。

    天巧門一代又一代的煉器大師,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對於戰甲術的研究,依舊是一知半解,根本就弄不出什麼好東西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,卻是一套完整的戰甲,而且品質不差。

    雖然這戰甲本身,不一定價值連城,但所代表的意義,卻十分深遠。

    也難怪莫雪鬆身為天巧門大長老,堂堂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見到此物,同樣也會有些失態。

    畢竟,他本身就是一位煉器大師,對於上古時期風行無比的戰甲術,也非常的感興趣。

    一時間竟有些入『迷』,足足過了小半頓飯的功夫,才慢慢的收回了神識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莫道友,此物貴派覺得如何,可能換取元嬰期傀儡與晶威炮麼?”林軒笑『吟』『吟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這東西,道友從哪來的?” 莫雪鬆卻沒有回答林軒的問題,此時此刻,他的臉上滿是狂熱,有些激動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十餘年前,林某在一古修士洞府,偶然發現的。”林軒喝了一口茶,如此這般的回答。

    這番話,不盡不實,此甲是林軒自己煉製,當初,為了煉製碧焰麒麟甲能夠成功,林軒花了大量功夫,鑽研煉甲術。

    當然不是隻看典籍就行了,還需要實際動手,林軒前前後後,一共煉了十餘套戰甲。

    這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當然,此甲不過是練手之作,自然遠遠沒有辦法與碧焰麒麟甲相比,就林軒而言,不過是雞肋,留下來也沒有多大用處,但在天巧門修士眼中,卻是無價之寶了。

    林軒為了掩人耳目,還對此甲做了一番處理,讓其看起來,像是年代很久的東西。

    莫雪鬆果然沒有懷疑,臉上『露』出急切之『色』:“道友手中還有麼?”

    林軒也不開口,袖袍一拂,兩個一模一樣的錦盒出現在桌子上了,同樣的式樣古樸,同樣貼有禁製符籙……

    莫雪鬆吸了口氣,將緊張而興奮的心情平複下去,盒蓋打開,兩套完整的戰甲顯『露』出來。

    天州,魔域山脈。

    “前輩要我拜你為師?”田小劍一愕,臉上滿是詫異之『色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你可願意麼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田小劍有些遲疑,如果僅從修為上說,眼前之人做他的師尊是綽綽有餘,可到目前為止,他一點都不知道對方的來曆。

    何況作為離合期老怪物,他為何會被困在這魔域山脈之中,對方收自己為徒,是否又有什麼別的用意?

    腦海中諸般念頭閃過,田小劍遲疑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莫非你不願意,想當年,我風良縱橫天下的時候,便是望亭樓那老家夥,也懼我三分的,什麼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,如果我風良出世,這個名頭輪得到他麼?”那禁製中的人影有些不耐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田小劍聽了,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對方的口氣大得離譜,居然不將望亭樓放在眼中,可田小劍覺得對方並沒有撒謊,以他的城府,真話假話還是辨識得出。

    “前輩,照你所說,你是當年的天下第一高手了?”田小劍小心翼翼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為何會被困在這,這……洞府。”

    “哼,若是單打獨鬥,我自然不怕望亭樓,可當年與本宮交手的,可不止他一個,還有夢如冰,否則你以為區區一個望亭樓,能夠將本宮擒下來麼?”風良有些狠狠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夢如冰?”田小劍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若有所思的神『色』來:“這個名字我從未聽過,但與天涯海閣的大長老,夢如嫣頗有幾分相似之處,難道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涯海閣的大長老,這麼說夢如嫣那丫頭也步入了離合,哼,不錯,夢如冰就是她的親姐姐,不論資質修為,都勝過夢如嫣一大截,哼,人也漂亮得多,當年的雲州第一美女,便是望亭樓也拜在其石榴裙下,可惜此人修為雖高,卻有些迂腐,不知道追女人,要快刀斬『亂』麻,最後還是為本尊所趁。”說到這,風良的聲音透出幾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……”

    田小劍吞了一口唾沫,想不到八百年前,這些老怪物之間,還有如此多的愛恨情仇。

    “本尊當然不會在女人身上多花心思,找了個機會將夢如冰製住,原本想要一親芳澤,哪知道望亭樓卻偏偏趕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後麵的事情不用多說,見仰慕的仙子被風良輕薄,望亭樓大怒,神通盡出,與對方大戰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兩人都是離合中期的修仙者,神通不相伯仲,如果一定要說,風良略勝一籌,他修煉的魔功古怪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可惜老魔犯了一個錯誤,他加在夢如冰身上的禁製雖然非同小可,偏偏卻是有時效***的。

    他雖然比望亭樓略勝一籌,但想要分出勝負也並不輕鬆。

    兩個時辰後,夢如冰身上的禁製解開,此女雖然沒有事情青白,但多少總被占了一點便宜,對風良自然惱恨以極。

    以二對一,天涯海閣的落雲飄雪訣也非同小可,那時候,夢如嫣僅是元嬰後期,但她的姐姐,已進階了離合,形勢開始對風良不利……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7 15:00:08  ExecTime:0.5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