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古地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 古地圖

    話音未落,林軒已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青光耀眼,一空白的玉筒簡出現在麵前,林軒將神識沉入麵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一頓飯的功夫,林軒才抬起頭,將玉筒遞到宮裝女子手中:“茲事體大,還請道友親手轉交給貴師叔。”

    “是,妾身記下了,一定不負道友所托。”

    見林軒臉上滿是鄭重之『色』,姬月如忙恭敬的點頭,隱隱猜到這封書信恐怕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隨後兩人又聊了一些別的,見林軒和顏悅『色』,姬月如自然將修煉的一些疑難提出,簡單的說,就是與林軒交換修煉心得。

    這樣的好事林軒當然不會錯過,別看他能戰勝離合期修仙者,但眼前的女子進階後期其實要比他早得多。

    何況天涯海閣做為七大勢力之一,門內的***自然頗有獨到之處,俗話說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在兩人的交流中林軒獲益良多。

    當然,姬月如也沒有吃虧,林軒雖晉級不久,但看過的典籍很多,見聞廣博,又正魔妖兼修,打鬥的經驗更是豐富,姬月如提出的一些疑點,林軒的回答,往往能讓她茅塞頓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,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,轉眼,日頭已經偏西。

    林軒起身告辭:“月如仙子,林某還有事,那玉筒,勞煩一定親手交到貴師叔手中,在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以後,林軒也不等對方出言挽留,就轉身化為一道驚虹,閃了幾閃,已消失在遠處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對方走得如此幹脆,姬月如不由得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悵然若失的表情來,玉手把玩著林軒所給的玉筒,隱隱有些躊躇起來了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她歎了口氣,到底沒有將神識注入進去,表麵上,對方也是元嬰期,但實力卻與離合期老怪相差無幾,這玉筒又如此看重,麵沒做手腳才是怪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偷看,十有***會被發覺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好奇,但觸怒對方更加不智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還是不要節外生枝,她將玉筒簡放入了懷。

    隨後轉身端起茶,卻有腳步聲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姑母。”

    做為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不用回頭,憑借神識,她也能將周圍的一切掌握得清清楚楚,來人是姬家之主,不過麵對她,卻是滿臉恭敬之『色』,連大氣也不敢喘的。

    “事情辦得如何?”

    姬月如緩緩的開口,此時此刻,她又恢複了大修仙者那高高在上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啟稟姑母,千影宗的修士無一逃脫,包括靈動期,以及少數凡人雜役,全部被我們送去了陰曹地府。”疤臉漢子抱拳行了一禮,無驚無喜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姬月如點點頭,這樣的事情本也在意料之中,修仙界弱肉強食,爭鬥更是血腥無比,尤其是宗門家族之間,往往是不死不休,將戰敗者殺個雞犬不留。

    不要說心狠,要知道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,如果將對方的低階弟子放過,千百年後說不定對方會來報仇的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雲州曾經發生過。

    那是數十萬年前的往事了。

    百草門與一姓程的修仙家族爭鬥,一番惡戰之後,以百草門完勝告終,屠盡了程家的高階修仙者,但當時,百草門的門主一時心軟,將陳家靈動期的弟子放過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這些剛踏入修仙界的菜鳥,就算心中有恨,難道還能翻起什麼波浪不成?

    表麵上,這樣的看法沒錯,但世俗有一句話放到修仙界也同樣適用的,寧欺老,莫欺少。

    區區靈動期弟子,如今確實不值一提,可誰能想到,五百年後,他們中有一人,居然進階到了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而時移世易,那時的百草門又恰好衰落,正確的說,是到了青黃不接的一刻,於是下場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當年的仁慈,如今卻換來了滅門的慘劇,如果當年那位百草門宗主心狠一些,無論如何也不會出現這種事。

    自作孽,不可活,心軟,那就最好不要踏上修仙之路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發生以後,所有宗門家族,表麵上不說什麼,但暗地卻唏噓不已,前事不忘後事之師,所以宗門間輕易不會爭鬥,然而一旦開戰,就沒有手下留情一說,肯定是將對方殺個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千影宗從落敗的一刻,結局就早已注定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人逃脫?”

    “姑母放心,一個也沒有。”疤臉大漢恭敬的說,隨後臉上『露』出一絲遲疑之『色』:“姑母,那位林前輩……已經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起來,似乎與天涯海閣很熟,這位前輩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疤臉大漢還沒有說完,聲音就嘎然而止,姬月如的目光冰冷無比,仿佛要看穿他的心。

    疤臉大漢一驚,忙深深的垂下了頭。

    “不該問的事情,最好不要打聽,那位林道友的存在,不是小小的姬家可以招惹,大哥既然將家主之位傳於你,你做事情就應該穩重一些,不要因為一時好奇,為家族帶來災禍。”

    姬月如後麵的話雖然沒說,但疤臉大漢已是冷汗淋漓:“是,姑母,侄兒知錯,以後絕不敢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這還差不多,另外你出去傳令,今天看見林道友的事情,弟子們隻字也不許說,誰敢外傳,廢去修為,然後再按族規論處。” 姬月如神『色』凝重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疤臉漢子也不由得身體一抖,這處罰不可謂不重,但麵對姑母,他自然絲毫異議也不敢有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退下。”

    疤臉大漢又行了一禮,隨後才緩緩從大殿中走出。

    偌大的殿堂中,便隻剩下姬月如一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位林道友,究竟是誰呢?” 姬月如的臉上,同樣滿是好奇之『色』,在大殿中踱步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算了,知道此事也沒有意義,如果有機會,再去像秦師妹旁敲側擊。”她***了***額頭,自言自語的說。

    隨後她也轉身化為一道驚虹,像天邊飛去了,原本按照最初的打算,姬月如準備在這多待幾天,可現在有了林軒的請托,對於懷中的書信耽擱不得,自然要盡早趕回天涯海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說另一邊。

    天州。

    田小劍來到這,已有數月之久。

    他與林軒的情況有些相同,因為滅殺了笛蟲仙子,所以幾乎成了妖族公敵,堂堂的離『藥』宮少主,如今卻不得不東躲***的。

    好在天雲交易會以後,九頭老祖失蹤,追殺令才漸漸的歸於虛無,不過田小劍也再沒有回離『藥』宮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雲州,風起雲湧,大戰隨時有一觸即發的勢頭,自己表麵上是離『藥』宮少主,但那僅僅是一個稱呼,真正在幕後做主的是離合期老怪物,連師尊也違拗不得,自己什麼時候被當做炮灰也不一定的。

    『亂』世之中,除了自己,誰也信不得,唯有實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說起修為,田小劍鬱悶不已,他自問在同階修士中,已是頂兒尖兒的人物,但那林軒,卻總是壓過自己一籌,別看兩***哥兄弟的叫得親熱,其實都在互相防備著。

    差距絕不能被對方拉開,否則下一次見麵,林軒起了殺心可不好辦。

    唯有變強。

    這是唯一的出路,不過說起來容易,元嬰修士哪有那麼容易晉級。

    原本,按照田小劍的打算,是找個荒僻的地方閉關,在能夠縱橫天下以前,絕不出來。

    找個方法雖然笨了一點,但卻最為穩妥。

    可禍兮福所倚,在軒轅城的時,他為了躲避追殺,不得不女扮男裝,哪知道人長得太帥了也是罪過,小田女裝打扮漂亮得一塌糊塗,居然被被厲魂穀的四長老,那元嬰後期的僵屍看中。

    對方想以他做為鼎爐,可田小劍哪有那麼容易對付,雖然就實力來說,那時的他,絕打不過元嬰後期修仙者,但鬥法不信,還可以智取。

    他裝作弱質女子,在對方沒有防備的時候,用從笛蟲仙子那得來的仿製靈寶給對方來了一記狠的。

    隨後幽冥碎心劍,三『色』玄冰火齊出,硬生生滅殺了那位元嬰後期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死逃生,田小劍卻不慌不忙,開始心滿意足的收刮對方的晶石法寶。

    其他的收獲暫且不說,田小劍從對方的儲物袋中卻得到了一張隱秘的地圖。

    那地圖非常古老,不僅殘破,而且語焉不詳,田小劍揣摩了好久,才知道牠與天州有關係,而且隱藏著一個大秘密。

    天州,田小劍了解不多,然而軒轅城異變以後,羅家的往事,也一一浮出水麵了。

    不過昔日靈『藥』遍地的天州,如今早已荒蕪,感興趣的修士依舊寥寥無幾,田小劍就在這種情況來到了昔日羅家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但他的目標並非羅家總壇,那在百萬年前,就被七派修士翻了個底朝天,就算真有什麼寶物,也不可能留下來。

    田小劍去的地方,被稱為魔域山脈。

    聽起來有些嚇人,然而對於元嬰修士來說,卻半點危險也無,麵最厲害的妖族,也不過三階罷了。

    此時田小劍站在一山穀麵前,眉頭緊鎖,幾個月了,怎麼還是沒有半點收獲,難道自己的估計有錯?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9 14:09:29  ExecTime:0.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