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倒黴的慧通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 倒黴的慧通

    慧通大駭,想也不想,雙手一握,施展出瞬移神通,隻見他的身影一陣模糊,隨後便出現在二十餘丈之外了。

    隨後才有閑暇轉過頭,隻見他剛剛所站立之處,已被一片烏雲包裹。

    那雲並不大,然而麵卻妖氣蓬勃,並隱隱形成了一漩渦,麵有閃電不停交織閃爍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從那妖雲之中,傳來一聲嘶吼,驚心動魄,與這人世間的妖族大不相同,慧通不由瞳孔微縮,隱隱感到有些不妙了。

    從威壓來說,那妖雲也不過元嬰期,可不知為何,他心中卻莫名的產生了一點懼意。

    仿佛遇見天敵!

    嗚……

    山風吹過,隨後那妖雲慢慢的像兩邊散開,『露』出了麵怪獸的真顏。

    不知道該怎麼說,可怖詭異到了極處,人麵、虎足,闊口外長著白森森的獠牙,長長的尾巴上有黝黑的尖刺,身體表麵,被一層長長的『毛』發包裹。

    “檮杌!”

    慧通倒吸了一口涼氣,做為元嬰期修仙者,他的見識自然極為廣博,大名鼎鼎的靈界四凶豈會認不出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在上界之中,檮杌也是極為高階的存在,怎會無端破碎虛空,下到這人間來。

    與在奎陰山脈時不同,經過這麼多歲月的磨礪,檮杌已進階到元嬰後期,渾身翻湧著令人心悸的妖氣。

    慧通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,這種上界的大能存在,秘術神通皆不能用常理揣摩,自己即便全盛時期,與這檮杌狹路相遇,誰勝誰負,也還是兩說,現在……自然是不妙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本尊運氣當真不錯,修煉剛剛遇到瓶頸,就遇見了一離合修士的元嬰,將你吞噬融合,勝過去吃數十位元嬰期修仙者,小家夥,你如果不想多吃苦頭,就乖乖的束手就縛,本尊會給你一個痛快來著。”檮杌張開大口,雙目之中紅芒閃爍,口吐人言的講話了。

    慧通聽了,臉白如紙,真是應了那句俗語,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自己剛剛被林軒毀了法體,使盡渾身解數,好不容易才將元嬰跑脫,卻又與凶殘邪惡的檮杌狹路相逢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想自己堂堂離合期修仙者,受萬修尊崇仰慕的人物,如今卻淪為別人眼中的補品,慧通氣得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真是龍遊淺談受蝦戲,虎落平陽被犬欺。

    慧通心中鬱悶以極,然而更加險惡的是眼前的形勢,對方要吃了自己,慧通當然不可能傻傻的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打,半分勝算也無,此時此刻,逃走就成了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    慧通雙手掐訣,渾身青芒閃過,空間一陣波動,已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,不用說,自然是瞬移神通。

    做為離合期修仙者,他以元嬰之體施展此術,其玄妙還要勝過九天微步,略一轉折,就出現在百餘丈外。

    “想跑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檮杌的嘴角邊,卻流『露』出一絲譏嘲,隻見牠前爪伸出,對著空氣這麼輕輕一舞,一道亮麗的爪芒出現了。

    隨後空間一閃,慧通就跌跌撞撞的出現。

    然而老和尚的臉上,卻並沒有多少慌『亂』之『色』,連那姓林的小子都能將瞬移破除,檮杌做為上界凶獸,有這樣的法術,是絲毫也不足為奇的。

    隻見元嬰小手一掐,也不知念了一句什麼咒法,隨後從他的嘴,噴出一口精氣,化為一符咒模樣的東西,沒入了額頭。

    再次施展瞬移。

    這招數,在林軒麵前就曾經用過,如今不過是故技重施罷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檮杌略感訝異,這一次,他沒有用爪芒破除瞬移,而是圓睜雙目,從那銅鈴大的眼睛中,『射』出兩道血紅『色』的光柱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林軒無法將老和尚的秘術破除,但麵對檮杌,卻仿佛是班門弄斧,畢竟對方雖是元嬰後期,但牠本體的境界卻遠不止於此,對於空間法術的領悟,哪是一離合期修仙者可以比擬的。

    這一下,慧通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而檮杌身形一閃,也從原地消失不見,那是比瞬移更高級的破空閃。

    可怕的妖氣蜂擁而起,慧通當然不願意坐以待斃,元嬰的小臉上閃過一層青氣。

    雙手一合,一口本命真元從嘴中噴出,迎風一閃,化為九個大大的“佛”,似緩實急的向著檮杌打過去了。

    而這僅僅是第一波攻擊。

    隨後慧通雙手大開大闔,隨著他的動作,附近的天地元氣凝聚,一根根兒臂粗的冰柱出現在了視線。

    粗略一數,足有上萬之多,雖然肉身已經失去,但憑借元嬰之體,他的神通依舊遠勝普通的大修士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隨著慧通一聲輕叱,那些冰柱如疾風驟雨,向著前方的凶獸攢刺而去,每一根冰柱的前端,皆鋒銳得有如利矛一般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老東西。”

    檮杌醜陋的容顏上,閃過一絲戾氣,也不見牠有什麼動作,附近的天地元氣,也匯聚起來了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烈炎刺目,一堵熊熊燃燒的火牆擋在麵前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慧通又驚又怒,他知道檮杌位列靈界四凶,但眼前的,不過一縷是分魂而已,境界也隻是元嬰期,怎麼可能調動天地元氣。

    這明明是離合存在的標誌,眼前的一幕顯然已違反了修仙界的常識。

    然而事實就是事實,不論那金光耀眼的佛字,還是密密麻麻的冰柱,全都被火牆輕而易舉的吸收。

    慧通的表情已不是難看能形容,正確的說,是雙眼之中,充滿了驚懼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自己的招數,在對方麵前,成了小兒科,他現在肉身毀去,寶物也一件沒有,這法,你讓他怎麼鬥?

    難道自己竟會隕落?

    這個念頭剛在腦海中轉過,檮杌就已狂笑著撲過來了,張開血盆大口,伸出猩紅的舌頭。

    那舌頭長得離譜,如鞭子一般,卷向慧通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慧通嚇得魂不附體,渾身金芒閃過,向著天邊飛掠而去了。

    這樣逃走,顯然愚蠢以極,不過此時此刻,慧通哪還有別的辦法可想呢?

    他遁光的速度倒也極快,頃刻間就飛出了百餘丈遠,可颯然眉心一熱,檮杌的舌頭變得纖細以極,輕而易舉就將元嬰的頭顱貫穿。

    隨後一卷,將慧通的元嬰納入了嘴巴麵,一陣『亂』嚼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以極的神『色』,仿佛在吃美味珍饈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檮杌原本一臉享受之『色』,突然瞪大了雙目,在吞噬慧通元嬰的時候,牠也順便施展了一下搜魂之術。

    本意是想折磨一下這不識好歹的老家夥,哪知道得到的消息卻讓牠瞠目。

    那姓林的小子就在前方不遠。

    這離合期的老和尚之所以狼狽不堪,就在於被那小子將肉身毀去。

    檮杌的臉『色』陰沉以極。

    對於林軒牠印象深刻,在奎陰山脈,雙方曾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還吃了不小的苦頭。

    那小子已進階元嬰後期,而且神通實力,絲毫不遜於離合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這怎麼可能呢!

    然而搜魂的結果不會有錯。

    若按照檮杌的脾氣,恨不得馬上去找林軒報仇,將那可惡的小子抽魂扒骨,但得知林軒的實力以後,檮杌還是選擇了鄭重……自己雖然不一定會輸,但也沒有什麼贏的把握。

    何況才吞噬了離合期修士的元嬰,閉關衝擊瓶頸是接下來最緊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牠有的是時間。

    搜魂還沒有結束,檮杌停止咀嚼,繼續施展這項秘術。

    下一刻,牠的表情更加動容,甚至可以說,難看到極處。

    新月公主,那丫頭居然也到這來了。

    做為靈界四凶,新月的身份牠當然一清二楚,那丫頭不算什麼,可牠的父親,卻是靈界最頂階的存在,即便自己的本尊,也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這倒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還有,她怎麼會與林軒攪在一起,還叫對方大哥,此事可著實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還有她到下界,難道也是為了……

    再說另一邊。

    天州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是很特別的一個存在。

    先說牠的麵積,狹小無比,甚至還不及飄雲穀所在的兗州,更不要說與廣袤無邊的雲州相比。

    但在上古時期,這卻是修煉聖地,該州的修仙資源卻很豐富,靈地遍布,各種天材地寶數不勝數,如果說人界有哪一處地方,最與靈界的環境類似,那麼非天州莫屬,否則鼎盛時期的羅家也不會選天州做為總舵,這不大的一個州幾乎全被他們所占據,其他勢力根本沒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再強大的門派,也總有興衰,數百萬年前,趁著羅家青黃不接的一刻,七派及其附屬實力,共調動了數以萬計的修士,而且全是凝丹期以上的高手,光是元嬰期修仙者,就有近千之多,還有七名離合期老怪物,可謂精銳盡出。

    在那場大決戰中,不僅羅家被連根拔除,天州也被毀了,變得與今天的兗州差不多,世易時移,早已被修仙者忘記。

    然而在數月以前,卻有一英俊帥氣的修仙者來到這。

    白衣飄飄,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,如果林軒看見,肯定會大驚失『色』,因為此子正是田小劍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7-16 15:00:20  ExecTime:0.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