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戰勝離合期修仙者

  
  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 戰勝離合期修仙者
  林軒不過輕傷而已,慧通和尚卻失去了一手一足,原本那一擊,兩人勢均力敵,可因為林軒多出碧焰麒麟甲的防護,結局卻是完全不同。
  老和尚又驚又怒,臉上滿是怨毒。
  而林軒雖一臉木然之『色』,但這麼好的機會,自然是打死也不會錯過的。
  經過剛才一番鬥法,對方的刀陣已被破除,三十六柄飛刀雖然依舊懸浮在半空,但表麵卻裂紋遍布。
  嗚……
  一陣山風吹過,這套令人心悸的法寶居然化為粉末,隨風飄灑而去了。
  慧通不由得又是一陣心疼。
  而林軒手中的通天靈寶也並非完好無損,在原來的基礎上,又多出了兩道裂痕。
  林軒歎了口氣,將此寶收回到了衣袖堙C
  隨後雙手掐訣,衝身前的那紫『色』蛟龍一點指。
  吼!
  龍『吟』聲傳入耳朵,紫鞭化作的蛟龍立刻撲向了對手。
  而林軒並沒有就此罷手,左掌翻轉,一團碧綠『色』的火焰騰升起來。
  開始僅有雞蛋大小的一點,但直徑卻迅速躍升到尺許方圓。
  隨後如雛鳥破殼,一牙尖嘴利的小鳥從媊捖褐D而出。
  一個輕盈的轉折,也像老和尚衝過去了。
  林軒手堣S浮現出一式樣古樸的長戈。
  不用說,是得自雪狐王的寶物。
  具有空間神通,一直以來,林軒都用牠將元嬰的瞬移破除。
  然而除此以外,牠自身的威力也非同小可。
  趁他病,要他命,慧通雖失去了一手一足,但畢竟是離合期修仙者,林軒可不敢有分毫大意,眼前既然有天賜良機,出手自然狠辣無比。
  如果能夠將其滅在這堙A對於萬佛宗將是一無可言喻的沉重打擊。
  隨著林軒法力注入,那長戈一閃,厲芒如電,狠狠的劈向了前麵。
  這還沒有完,林軒雙拳一握,如同炒豆子般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  一隻鳳凰的虛影在他背後出現了,隨後沒入林軒的眉心之中。
  林軒向左跨出一步,隨後在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 麵對林軒的一連串攻擊,慧通臉『色』變得陰沉無比,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是這種結果,自己堂堂離合期修仙者,麵對元嬰期的小輩,一對一,居然大敗虧輸。
  可惡!
  然而鬱悶沒有用處,那紫鞭已經率先殺到了眼前,慧通忙將按僅剩的手伸了出來。
  在腰間一拍。
  一黃橙橙的木魚飛了出來。
  嗖的一下擋在自己的前麵。
  佛光之中,木魚迅速變大,有如小山一般,與紫鞭爭鬥了起來。
  雖然紫隱隱占了一點上風,但想要擊敗木魚也不是那容易。
  至於碧幻幽火,老和尚僅剩下的手臂上下揮動,附近的天地元氣,再次凝結出一個大大的“佛”,似緩實急的迎上去了。
  然而還有雪狐王的長戈,這有空間神通的寶物威力著實非同小可,慧通身為離合期老怪物,眼力當然是有的,一聲暴喝,將一銀鉤狀的法寶祭出,將麵前的攻勢給化解了。
  如果在平時,這一連串動作,對他來說,絲毫算不了什麼,然而此時此刻,他失去了一手一足,而且不要忘了,這軀體本來就是慧通奪舍之物,可以說,肉身與元嬰還沒有完全融合。
  平日堙A看不出什麼,然而重傷之後,肉身卻對元嬰出現排斥反應來了。
  這沒什麼好奇怪的,天地萬物,本就順應自然法則,搶來的軀體,與自己的元嬰當然會有一些格格不入,當然,慧通如果閉關個十幾年,將肉身重新凝煉,這種情況,也不是不能消除,但他錯就錯在不該太過自負,實力還沒有完全恢複,就四處想要找林軒尋仇,現在仇人是找到了,可結果如何,卻還是兩說。
  慧通臉上滿是汗滴,自己也知道不妙以極,偏偏屋漏還逢連夜雨,青光一閃,林軒已施展九天微步來到了他的麵前。
  此時的少年,渾身上下妖氣磅,慧通的臉上,『露』出不可置信之『色』:“不可能,你還是修妖者?”
  林軒可不會回答什麼,一拳狠狠的像他胸膛搗過去了。
  兩人相距不過丈許,慧通根本就沒有躲閃的餘地,何況此時此刻,因為重傷的緣故,他的肉身正對元嬰排斥著。
  老和尚隻能勉強提了口氣,將護身靈盾開啟。
  這是五行中最基礎的防禦法術,不過由離合期老怪物施展又自不同。
  那盾顯得凝厚以極,光幕足有尺許,畢竟媊捁藻X得有天地元氣。
  可在林軒麵前,沒有效果。
  的一聲,此盾被擊破,林軒的風鳳舞九天訣,已練到了第三層的境地,這雙拳頭的威力,比起普通元嬰後期修士本命法寶的全力一擊,顯然還要厲害上少許。
  光幕被擊破,但畢竟將時間緩了一緩,老和尚身形一閃,已從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 是縮地神通!
  林軒瞳孔微縮,二話不說的袖袍一抖,數十道劍氣魚遊而出。
  與以前的青『色』不同,這些劍氣卻做五彩之『色』,威力自然也要更勝一籌。
  “疾!”
  林軒一聲輕叱,五『色』劍氣迎風暴漲,每一道都有三尺來長,連成一線,如一道五彩的匹練一般,激『射』像正前方二十餘丈之處。
  老和尚果然在那媗膇峖茈X。
  麵對接踵而至的五『色』劍氣,他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。
  張開口,噴出一道金『色』的光柱。
  隨後那光柱閃開,也變化出一道道的劍氣來。
  頓時天空中劍氣縱橫,五『色』與金『色』的劍氣互相纏鬥,看上去就如同人間所放的煙火。
  林軒再次施展九天微步,老和尚也同樣接連使出縮地神通,兩人開始互相追逐,而慧通心生去意,雖然將林軒恨之切骨,但他也心中清楚,繼續打下去自己的勝算著實沒有什麼。
  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如果再將這具奪舍的軀體毀去,受困於天地法則,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麻煩了。
  九天微步玄妙無比,然而由離合期老怪物施展縮地神通,威力同樣令人瞠目,原本雙方可說平分秋『色』,可慧通倒黴就倒黴在肉身正對元嬰排斥著。
  雙方的距離越拉越近,其間,雙方也不停放出劍氣互相攻擊,在他們看來,這樣的劍氣僅僅『騷』擾對方而已,可千影宗與姬家的修士卻看的瞠目結舌,那些劍氣幾乎能與普通元嬰初期老怪的攻擊相比。
  而雙方不過或袖袍一拂,或將口一張,就能放出數十道。
  這個過程說起來繁複,但不過幾息的功夫,林軒就再次追到慧通的麵前了。
  一拳擊出,
  這一回,對方躲無可躲,縮地術已經來不及了,每次施展的時候也會有輕微的時間間隔。
  骨骼碎裂的聲音傳入耳朵,他的胸口,被林軒一拳打了個大洞,然而林軒收回手,拳頭上卻一滴血也沒有。
  慧通臉上不『露』不甘心的神『色』,如果不是元嬰與肉身不合,自己豈會落到如此地步?
  滿腔怨毒,畢竟他的兩具軀體,已經或直接,或間接的毀在了林軒的手中。
  他的眼中凶光閃過。
  “不好!”
  林軒鬥法的經驗何等豐富,立刻看出不妙來了,想也不想的施展九天微步,同時袖袍一抖,烏金龍甲盾化為一片光幕,將他給擋住。
  !
  老怪物的殘軀,爆成了一團血霧。
  威力同樣不小,當然殺傷林軒還遠遠做不到,但對方本也沒有這樣奢望,他的目的不過是掩護元嬰逃跑。
  從那血霧之中,飛出一道金光。
  “想走,哪有那麼輕鬆!”
  林軒的臉上,滿是陰沉之『色』,烏光一閃,那式樣古樸的長戈已回到了林軒的手掌媊恁C
  失去了慧通法力的支撐,他所放出的那幾件法寶,自然大處下風,林軒沒費什麼力氣,就輕而易舉的讓長戈擺脫了銀鉤的糾纏。
  握住此寶以後,林軒一邊將法力注入,一邊毫不猶豫的向下揮落。
  空間一陣波動,百餘丈外,那元嬰跌跌撞撞的出來,雖然僅有寸許高,但五官樣貌,卻與慧通惟妙惟肖。
  “不可能,你居然能破除瞬移之術。”
  慧通又驚又怒,但恐懼與害怕的成分卻不多,林軒眉頭微挑,隱隱感到有些不妙。
  果然,隻見那元嬰小手一掐,也不知念了一句什麼咒法,隨後從他的嘴堙A噴出一口精氣,化為一符咒模樣的東西,沒入了額頭堙C
  隨後元嬰再次施展瞬移。
  林軒自然揮落長戈,一道厲芒閃過,可這一回,沒有效果,對方的空間法術並沒有被破。
  “居然失靈了。”
  雖然在剛才,林軒心中隱隱有一點猜測,畢竟萬佛宗空眩的元嬰就曾經從自己手堸k過,而眼前的慧通,可還是他的師叔。
  不過慧通施展的秘術與空眩並不相同。
  可惡,難道功虧一簣了,林軒的表情陰沉以極,這也難怪,放虎歸山,後患無窮。
  雖然慧通一連失去兩次軀體,再次奪舍,修為也會大降許多,但不管如何,總還是離合期修仙者,錯過這天賜良機,林軒實在是懊惱以極。
  不過事既已發生了,鬱悶也沒有效果,林軒歎了口氣,先將自己的寶物收起,然後又將慧通的儲物袋放入懷中,隨後才轉過身,望向在遠處觀戰的修仙者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1 19:15:18  ExecTime:0.1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