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再見慧通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 再見慧通

    “是誰,偷襲本宗主?”豔麗男子聲音沙啞的說,表情狠毒,但明顯有幾分『色』厲內荏的味道在頭。

    “哼,姓王的小家夥,你不是要將我姬家,從雲州抹除,你不是要將我姬家的女子,當作鼎爐,好,本宮今天就站在這,你有膽子,就過來試一試。”清亮的聲音傳入耳朵,隨後遠處的天邊,出現了一道耀目的蔚藍『色』驚虹,似緩實急,速度驚人無比,一閃,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那藍光散開,從麵緩緩的走出了一位女子來,身穿翠綠『色』宮裝,大約二十七八左右,鳳眉秀目,說不上絕『色』美女,但自有一股雍容華貴的氣度。

    不過最可怕的,還是她嬌軀所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。

    此女居然是一位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姑母!”

    刀疤漢子大喜,二話不說就拜了下去,姬家的另外兩名元嬰期老怪物,雖未隕落,但也吃了不小的苦頭,好在隨著這神秘女子現身,那恐怖的威壓讓所有人全都停手,他們也連忙飛過來了。

    臉上滿是獻媚討好之『色』,恭恭敬敬的在一旁立著。

    風雲突變,原本姬家被滅已成定局,可卻突然來了一位元嬰後期的修仙者,豔麗男子的臉『色』陰晴不定的變化著,終於一字一頓的開口了:“道友也是姬家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剛剛的囂張之氣跑到了哪,怎麼,害怕了,莫非你沒有聽見他稱呼我姑母。”那宮裝女子滿臉不屑的說。

    “道友想如何?”豔麗男子咬著牙齒,他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變故。

    “如何?你剛剛不是要滅我姬家滿門麼,以眼還眼,以牙還牙是本宮的原則,既然道友如此狠毒,那千影宗也沒有必要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宮裝女子懶得與他囉嗦,玉手一拂,天空之中已多出了一象牙做成的玉梳,看上去並沒有什麼起眼之處,然而上麵所散發出來的靈壓卻令人側目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此女玉手輕抬,向前微點,從那玉梳之上,爆『射』出千萬道讓人心悸的寒光,有如飛針法寶,向著豔麗男子攢『射』。

    “門主小心!”

    “快閃。”

    豔麗男子固然大駭,千影宗其餘的老怪物,同樣看出了不妙來,數人聯手,擋下了這一擊,但每個人的表情,都變得蒼白無比。

    此女不僅是元嬰後期,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大修仙者,一身神通,到了超凡入聖的地步,她雖然是姬家家主的姑母,但一個小小的修仙家族,絕對培養不出這樣的人物。

    此女究竟是哪一派的長老?

    豔麗男子心驚膽戰的想著,百思不得其解,按理說,雲州雖是修煉聖地,但元嬰後期,也就那麼寥寥幾個而已,自己為什麼會想不起。

    一擊沒有建功,那名叫姬月如的女子,自然不會就此罷手,檀口微啟,噴出一道精氣,隨後兩柄三寸來長的飛刀又出現在了她的玉手。

    戰端再起。

    雖然僅多出一人的加入,但形勢與剛剛則完全不同,千影宗九名長老聯手,依然遠不是姬月如的對手。

    包括疤臉大漢在內的其餘三名老怪物,則獰笑著撲入了千影宗的低階修士之中,如虎入羊群,這情景與剛才是何其相似,隻不過發生了逆轉而已。

    慘叫聲不停傳入耳朵,這一回,換千影宗的修士不停隕落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血紅漫天,連那豔麗男子也被斬下了一條手臂,姬月如恨他嘴巴狠毒,出手沒有分毫留情之處。

    “似乎不用自己出手,千影宗也難逃覆滅一途。”林軒以手撫額,神『色』有些古怪的想著,隻是這位姬家的姑母,究竟是從哪來的,看她的修為神通,似乎不在萬佛宗四大金剛之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同為元嬰後期,彼此間也有很大差距,而此女明顯,不是那種普通門派能夠培養出來的大修仙者,難道說……

    林軒心中隱隱有了猜測。

    當然是不是還很難說,按理,應該沒有那麼多巧合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思索,突然眉梢一動,即便以他的城府,臉上也『露』出了驚駭之『色』:“不可能,那家夥,怎麼會來這。”

    林軒這個念頭還沒有轉完,又一股可怕的靈壓從天而降了,而且比剛剛姬月如所散發出來的,明顯還要可怕得多。

    能有這種威勢,放眼天下,也隻有一種人——那些早已不問塵世,步入了離合期的修仙者!

    而且這氣息很熟,是在軒轅城外,將自己追得差點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的慧通。

    他怎麼會到此處?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,表情變得非常嚴肅。

    而另一側,姬月如已將千影宗的幾名老怪物殺得臉如土『色』,隻見她雙手揮舞,那玉梳化為一道寒芒飛掠而出,雖不是飛劍類法寶,然而被牠擊中,隕落也是不容置疑的。

    豔麗男子躲無可躲,眼中閃過一抹厲『色』,劈啪啦的聲音傳入耳朵,他僅剩下的那條手臂猛然膨脹起來,變得比腰身還粗,表麵的鱗甲不僅加厚了許多,而且還生出了一根根鋒銳的尖刺。

    此人雖然卑鄙無恥,但不愧是元嬰中期頂峰的修妖者,神通也頗有獨到之處。

    一咬牙,那變得怪模怪樣的手臂,向著玉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相信,對方就算是大修士,自己也能接下這一擊。

    然而姬月如的嘴角邊,卻流『露』出些許譏嘲之『色』,雙手如穿花蝴蝶般飛舞,一連數道法訣打出。

    那玉梳一閃,無數雪花模樣的符文浮現在牠的表麵。

    隨後,一團刺目的白芒爆開,那法寶如白『色』的流星,狠狠的與妖化後的手臂撞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無聲無息,可那妖化後的手臂卻如春雪消融一般。

    隨後白芒爆開,一個大洞出現在了豔麗男子的身前,他瞪圓了眼珠,臉上滿是吃驚之『色』,似乎還不相信自己會就這麼隕落,連元嬰都沒有機會逃出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說起來繁複,其實不過瞬息的功夫。

    而在豔麗男子隕落的一刻,那恐怖的威壓剛好從天而降了。

    姬月如一擊建功,原本準備繼續滅掉千影宗其餘的元嬰期修仙者,可表情一下子變得煞白,這種威勢,這種感覺,讓她想起了初見如嫣師叔的一刻,難道有離合期修仙者?

    不可能,那種等階的老怪物,早已不問塵世了,何況就算要管,千影宗與姬家這點小小的紛爭也不可能將他驚動,難道是巧合,對方剛好路過此處,還是有別的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在頭。

    姬月如腦海中念頭閃過,然而她也僅僅是猜測,究竟真相如何,此女也並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就在姬月如心中忐忑的時候,一聲洪亮的佛號卻傳至耳邊了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威壓,讓所有人戰栗,兩個宗門不由得再次停止了攻擊,滿臉駭然的望向威壓的來源之處。

    可目光所及,天空卻是一片清明之『色』,什麼也沒有。

    築基期修士麵麵相覷,然而那些高階修仙者的表情,卻越發嚴肅起來了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山風吹過,原本隻是很普通的山風,可少頃之後,卻刮得越來越猛,割臉生疼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是,附近的天地元氣,突然朝著一個地方匯集,半空之中,出現了一個一個拇指大小的光點。

    隨後那些光點也跟著山風旋轉,湧動,少頃,竟然形成了一個漩渦,一白須白眉的僧人從麵走出來了。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,慧通!

    絕對沒錯,雖然對方的樣貌,與自己初見時完全不同,但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力屬『性』,則完全是一模一樣的。

    隻是他的身材相貌,為什麼會發生改變呢,難道是修煉了什麼詭異秘術?

    不像!

    林軒在暗處搖了搖頭,倒像是重新獲得了一個新軀體似的。

    這就有些令人驚詫了,要知道,雖然元嬰期以上的修仙者,能夠奪舍,但此舉受困於天地法則,可以說,有百害而無一利,所以若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會有修士吃飽了撐的,平白放棄自己原來的軀體。

    除非是在鬥法中被毀了。

    可慧通是離合期老怪物,放眼人界,能夠穩贏他的屈指可數,誰有這樣的神通。

    也難怪林軒會滿腹疑竇,那次在軒轅城外,他與夏侯蘭為了逃命各自分開,後來發生的一切,林軒並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慧通肉身被毀,被萬佛宗視為奇恥大辱,本門知道的也屈指可數,更是嚴禁有人『亂』嚼舌頭,所以外麵更不知道這一消息情況。

    說來也巧,慧通元嬰逃回本寺以後,略述情由,萬佛宗自然費勁心機,為他重新找了一合適的軀體。

    奪舍成功,經過一番適應以後,已經能夠發揮出以前九成的神通,剩下的一點點,恢複起來卻很難,需要苦修百年。

    而這回吃了大苦頭,這老和尚不僅沒有吸取教訓,在宗內靜養,反而一心想要報仇。

    於是他便出來遊曆了。

    慧通相信,他隻是由於喝涼水塞牙縫,被那傳送陣將法體給毀了,否則就那丫頭,外加兩名神秘的修仙者,三人聯手,也絕打不過自己的。

    什麼散仙之女,他又不是白癡,豈會相信這種荒誕的事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6-18 19:12:41  ExecTime:0.4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