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姬家與千影宗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 姬家與千影宗

    “少爺,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陸盈兒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詫異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“不用發傳音符,你告訴我雲兒洞府的位置,我親自去。”林軒略一躊躇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畢竟琴心的下落,涉及到的隱秘太多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雖然陸盈兒的忠心不容置疑,但有一些事情,最好還是能避則避。

    “少爺要親自去?”

    陸盈兒明顯有些驚訝,不過也沒有開口,櫻唇微啟,告訴了林軒想知道的消息。

    少頃,一道青虹離開了大殿,片刻後,在一青山環繞的地方降落下來。

    林軒眼睛微眯,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景致,就靈脈品質來說,雖然無法與自己開辟洞府的地方相比,但在玖淩山中,已算極為不錯。

    看來武雲兒到了此處,也極受陸盈兒的照拂。

    入口外,有一片『乳』白『色』的『迷』霧,不用說,被施展了些許障眼術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程度的禁製,在林軒眼中不止一提,他甚至也不動手破去,就這麼施施然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也沒有掩藏身形的意思,於是,這番舉動,自然驚動了居住在此穀的主人了。

    轟隆隆的聲音傳入耳朵,隨後從麵飛『射』而出一道驚虹:“什麼人,擅闖本姑娘的洞府?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武雲兒一聲驚呼,她已經看清楚林軒的容顏,臉上『露』出又驚又喜的神『色』,隨後忙盈盈拜下去了:“原來是師伯,恕雲兒愚鈍,居然沒能將您一眼認出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妳這丫頭,我們又不是第一次見麵,哪來那麼多虛禮?”

    林軒笑罵了一句,隨後由武雲兒引著,將他領入了洞府。

    與自己的居所僅僅是幹淨整潔不同,武雲兒的洞府布置得溫馨古樸,雖然沒有什麼太過名貴的擺設,但給人的感覺卻別有一股大氣的韻味兒在頭。

    在客廳就座,武雲兒親手為林軒煮了一壺香茗,味道倒也不錯,然而看著林軒,此女臉上卻『露』出欲言又止的神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雲兒,有什麼事,何必吞吞吐吐,妳可是想要問琴心的下落?”林軒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武雲兒點了點頭,說不擔心是騙人的,一年多前,他被人從雪樓城接到此處,可聽拜軒閣的人說,師伯當日,是孤身來此,這讓此女的心,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師伯與師尊二人同行,現如今……

    武雲兒一下子想到了最壞的結果,畢竟在雲州,元嬰修士隕落也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她當時就忍不住想要找林軒問個清楚,然而被陸盈兒死死拖住,說少爺曾經吩咐,他正閉生死關,萬萬打擾不得。

    這一年多,對武雲兒來說,可謂煎熬,要知道她與歐陽琴心之間,關係一向很好。

    如今終於見到師伯,武雲兒忍耐不住,可偏又心中忐忑,不知道該從何問起了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城府,見了此女的神『色』,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,嘴角邊『露』出淡淡的笑容:“雲兒,妳別擔心,琴心她很好,當然沒有隕落,甚至可以說因禍得福。”

    “因禍得福?”

    武雲兒一愕,滿頭霧水,不過得知師父平安,心也不由得放回了肚子麵,俏臉上『露』出笑顏:“究竟是怎麼回事,還請師伯解說,雲兒正用心聽著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事情是這樣的,那日妳離開以後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臉上卻無驚無喜,娓娓像此女道出了當初在無定河的經曆。

    當然,一些該隱瞞的地方肯定要隱瞞,比如說月兒乃阿修羅王轉世,這牽扯也太大了些,不是說信不信得過武雲兒的問題,此事告訴她也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武雲兒也聽得目瞪口呆,特別是聽說師伯曾經力敵離合期老怪。

    除了崇拜還是崇拜。

    她可不認為林軒在誇大其辭,早在雲嶺山的時候,她就已經見過林軒的本事,遠遠勝過了那些同階修士。

    如今師伯已是元嬰後期,又手握通天靈寶,力敵離合期修仙者,也未始不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不過前麵部分還僅僅是驚愕,聽到最後武雲兒的表情就無限震撼了,如果不是與林軒有過同生共死的經曆,她真要懷疑這位師伯是不是在騙自己,畢竟怎麼聽,都感覺太離譜了:“師伯,你說真的,師尊她真的通過傳送,飛升到了靈界之中?”

    武雲兒結結巴巴的開口,她雖然僅僅是凝丹期修仙者,不管關於飛升的事情肯定多少也都聽過。

    不是要離合期修士才能破碎虛空?

    而且還要度過三九小天劫。

    一個傳送陣就能將人送到靈界……怎麼聽怎麼像胡編『亂』造地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:“雲兒,這是事實,中間自然還有一些隱秘,不過我現在也不方便對妳說起,總之妳要曉得,做師伯的沒有騙妳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師伯,雲兒絕無此意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呆,不由得大急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妳的心意我明白,畢竟碧雲山不見了,妳與琴心,可以說相依為命,如今她就這麼走了,妳自然感覺無助,但沒有關係,我這個做師伯的,自然會照顧妳,從今天起,妳就是拜軒閣的三閣主,這件事情,我會與盈兒說。”林軒臉上『露』出一絲憐惜之『色』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伯。”武雲兒的俏臉上滿是感激,林軒算是說到了她的心,師尊不在了,她確實感覺自己像無根浮萍似的。

    “師伯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雲兒還能見到師尊麼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林軒也不由得張口結舌,如果是他自己,自然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不過雲兒資質雖也不弱,但若說能夠飛升靈界,那除非有逆天的機緣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算了,雲兒也就是這麼一說,等有一天,師伯在靈界遇見師尊,代雲兒像她問好就是了。”此女低下頭,有點傷感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丫頭,修仙之路步步荊棘,能走多遠,我這做師伯的自己都沒底,靈界當然不敢說,不過照拂妳結嬰總是沒有問題,至於以後的路,就要看妳自己的努力與機緣。”

    林軒這麼說,也算是給了一個承諾,看在琴心的麵上,保證武雲兒有朝一日結嬰成功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伯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所含的份量可就太大了,武雲兒不再是斂衽一禮,而是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,衝林軒磕了三個響頭。

    林軒坦然受之,結嬰可不是小事,即便他,也要花不少心血。

    武雲兒起來以後,林軒袖袍一拂,十餘個玉瓶就出現在桌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增進凝丹期修士法力的丹『藥』,而且全是中品以上的,即便拍賣會中,也很難買到,我走以後,妳分一半給陸盈兒,好好修行,『藥』不用憐惜,大口吞服就是,用完了,再來找我。”林軒如此這般的說。

    承諾既然做下了,當然得有實際的舉動,林軒經過一番斟酌,覺得猛服丹『藥』最省時省力,畢竟自己有藍『色』星海,便是上品丹也能提純出來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又取出一空白的玉筒簡,將神識沉入麵。

    將其丟給少女:“這是我的修煉心得,對於凝丹期修士會大有用處,妳與陸盈兒好好揣摩,應該能夠讓妳們少走百年左右的彎路。”

    林軒這番話可不是誇大其詞,要知道,他可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指點兩名凝丹期晚輩修行,自然是小菜一碟的事。

    隨便一句話,都能讓對方茅塞頓開,何況這玉筒簡中的話,可是林軒精挑細選。

    這一回武雲兒沒有道謝,因為林軒所給出的這些好處,豈是一個“謝”字能夠帶過,感激要埋在心中。

    林軒又與此女閑聊一會兒之後,便離開了她的洞府,轉身化為一道驚虹,略一閃爍,隨後便消失在了崇山峻嶺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半個時辰之後,林軒就出現在了十餘萬之外,這還是因為他沒有遁速全開。

    雖說此去是找千影宗報仇,但小小一個二三流的宗門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低階修士忽略不說,元嬰期長老對方有十餘個,這樣的實力,普通的大修士想獨身一人挑了或許多少會有一點難度,畢竟護派大陣也不容易對付。

    但在林軒眼中,則根本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如今他修為大進,碧焰麒麟甲又已煉成,就算碰上離合初期老怪物,誰勝誰負,都是兩說,區區一個千影宗,林軒有十足把握,談笑間,就能讓對方灰飛煙滅了。

    “哼,萬佛宗的外圍勢力,招惹上自己,隻能算他們沒長眼而已。”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冷冽的笑意,遁光一閃,速度頓時比剛剛快了近半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靈脈福地,都位於人跡罕至的群山峻嶺。

    千影宗自然也不例外,很快,林軒眼前就出現了一大片綿延起伏的群山。

    山勢起伏,遠遠望去,便向一隻巨龜昂首匍匐,看上去巍峨雄壯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靈氣也不錯,林軒不由得暗暗點頭,光就修煉而言,這的環境已勝過了拜軒閣所占據的玖淩山,當然,就交通便利來說,又大為不及,拜軒閣畢竟是商盟『性』質,否則將對方滅門以後,林軒倒不介意將總舵搬到此地。

    林軒一邊胡思『亂』想,一邊緩緩放出神識,雖然這樣一個小宗門他不放在眼中,但凡事小心早已是他的『性』格,知己知彼,對接下來的戰鬥有好處。

    林軒想先打探一下,千影宗的情形如何,然而很快,他的臉上卻『露』出了古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因為將神識放出以後,林軒居然從對方的總壇,感覺到了劇烈的靈氣波動,不用說,這種情況隻有修士大規模械鬥才會產生的。

    這千影宗還真會樹敵,自己還沒來得及找他們晦氣,居然就有人捷足先登做起了同樣的事。

    林軒有些無語,同時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略一遲疑,林軒倒不忙著現身動手,先施展斂氣術,屏蔽自己的靈力波動,這項神通,林軒已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全力施展,看上去就有如普通的凡人一般。

    隨後雙手掐訣,身影也越來越淡,變得如一縷幽魂一般,慢慢的漂浮向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林軒就接近了千影宗總壇,隻見門戶大開,護派大陣居然已經被破壞,數千修士映入眼簾。

    地上還有不少屍體,顯然雙方已經短暫的拚鬥過一次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來尋千影宗晦氣的是哪門哪派的修士。

    林軒目光在他們身上掃過,臉上卻現出幾分錯愕的表情來了。

    無他,這數千修士之中,自然以築基期的居多,占了約八成左右,剩下的便是凝丹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原本這也沒什麼,這個比例已經算是很高的,可關鍵是,做為可以左右戰局的元嬰期老怪物,這群陌生修士中不過三個。

    一個元嬰中期,兩個元嬰初期。

    這樣的實力,與千影宗相比,明顯遠遠不及,對方來到這,難道是找死?

    林軒暗暗納罕,不過雖然心中好奇,反正他與這群陌生修士也沒有什麼關係,於是樂得看戲。

    至於幫不幫忙,那要一會兒看情況。

    以林軒的隱匿神通,自然不擔心有高人能將自己的行跡看破,能有那種修為的家夥,早就已進階離合,自然不會來到這窮鄉僻壤了。

    雖然將對方的護派大陣攻破,但數千修仙者,卻並沒有急著殺上去,為首的幾人,還不時望向天邊,林軒見了,不由得以手支頜,臉上『露』出幾分玩味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他們……似乎在等什麼?

    林軒心中正這樣想的時候,前方的崇山峻嶺之中,突然驚虹大起,各種各樣的遁光,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,神識悄然掃過,粗略一數,居然有上萬之多,其中最主要的,也是築基期修仙者,但包含了九名元嬰期老怪物。

    不用說,千影宗的太上長老中,除了還留有兩人坐鎮,其餘的,已是精銳盡出。

    而且他們的靈力波動也與普通修士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修妖者!

    雖然林軒早就有耳聞,但親眼所見,又不相同,這還是他離開妖靈島後,第一次看見那麼多修妖者。

    林軒將目光投向崇山峻嶺深處,除了靈脈,果然還有一條妖脈綿延匍匐,怪說不得千影宗,會選擇此處,做為總舵。

    林軒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而那數以萬計的光點,也匯聚到身前,光芒收斂,一個又一個的修士顯『露』出來。

    “哼,我還以為是誰來我千影宗撒野,原來是姬兄啊,隻是姬兄不在崇陵島納福,跑來本門,殺我門人,毀去護派大陣,是想與本宗為敵嗎?”說話的是一三十餘歲的豔麗男子,所穿的衣服比女人還要惹人矚目,不僅如此,他還搔首弄姿,嘴唇上抹有口紅,一臉的“嫵媚”之『色』,林軒卻差點當場吐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豔麗男子雖令人惡寒,修為卻不弱,甚至可以說,是千影宗九名太上長老中,最為精深的一個,已到元嬰中期頂峰,距離後期大修仙者,僅剩下一步之遙。

    “我們來千影宗撒野,呸。”那群陌生修士中,一刀疤臉孔的大漢不由得圓睜雙目,臉上『露』出激憤之『色』:“王老怪,你好歹也是一派之主,就隻會顛倒黑白麼,我問你,我姬家與你千影宗無冤無仇,可半月以前,是誰搶走了我們運往落日城的貨物,將我家中的押運的晚輩殺了,還有包括姬某侄孫女在內的幾名女弟子,也全被你們擄走,她們現在是死是活?”

    這大漢乃姬兄家主,此時麵容扭曲,雙目有如在***,他同樣是元嬰中期,不過論法力的深厚,比起那位千影宗的老怪物,則明顯略有不急。

    林軒聽到這,則愕然不已,姬家,他們也被搶了,此事還真有些稀奇。

    要知道,修仙界雖弱肉強食,殺人搶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,但那是指單個修士,一般來說,宗門之間,很少幹這樣的事,他們又不是坐地分贓的山大王,可這千影宗,短短一月之內,先搶姬家,然後又搶拜軒閣,他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,這樣的事情,既壞名頭,又容易惹起眾怒,實在是弊大於利。

    對方完全沒有這樣做的理由,難道是另有蹊蹺?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默默思索,決定先不忙著現身了。

    “王老怪,你說我兩派紛爭是誰先挑起來,你否認沒用,這件事情乃千影宗所做,姬某已查得清清楚楚。”那刀疤臉孔的大漢惡狠狠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要否認了?”豔麗男子的嘴角卻『露』出譏嘲的笑容:“不錯,你姬家的那批貨物,是我千影宗搶的,人也是我們擄走。”

    對方承認得如此爽快,倒讓姬家家主一呆:“你們這麼做,那是為何,還有姬某的侄孫女,你們將他怎麼樣了?”

    “姬兄的侄孫女,是不是幾個丫頭中最漂亮的一個,尖尖的下巴,圓圓的眼睛……”豔麗男子無驚無喜,緩緩的將一女子的相貌描述。

    “不錯,正是海棠,你們將她怎麼樣了,沒有為難她吧!”大漢的臉上滿是關心之『色』,那名叫姬海棠的女子,不僅是其嫡親的侄孫女,而且擁有冰屬『性』的變異靈根,雖然比聖靈根稍遜一籌,但也是他極為看重的後輩了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1:46:29  ExecTime:0.6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