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千幻蛟紋盾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 千幻蛟紋盾

    而通寶訣第一層,元嬰中期就可初步掌握,顯然是自己激發的方式沒有用對了。

    那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林軒有些懊惱的思索。

    “不管,先打坐嗎,休息一會兒再說。”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取出幾顆靈『藥』吞服,然後調息恢複起法力來了,一天一夜之後,損耗的真元已經補滿,他重新研究起通天靈寶來。

    這一研究,又是半天的功夫,林軒正魔妖兼修,所學自然極為廣博,就算比起離合期修仙者,恐怕也差不了什麼。

    然而這半天時間,他用盡了所會的每一種秘術,依舊是半點效果也無,最後無奈之下,什麼刀砍火燒,連笨辦法都一一嚐試,那盾牌還是有如一塊頑石。

    林軒無語,那感覺就仿佛前麵是一座寶山,卻偏偏找不到進去的鑰匙,鬱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不會放棄,畢竟林軒的心『性』遠非常人可比,當年初入仙路,被長輩輕視,被同門欺辱,他也一心一意的苦修,何況現在已站在人界頂峰,此寶自己一定能夠想到辦法運用。

    林軒歎了口氣,繼續皺眉思索。

    難道要自己滴血認主,林軒搖了搖頭,自己都覺得這個想法荒謬,那也未免太狗血了。

    可秘術幾乎已經用遍了,百無聊賴之下,做一下嚐試,似乎也無不可。

    俗話說,死馬當作活馬醫,萬一瞎貓碰上死耗子……

    林軒腦海中一邊轉著莫名其妙的念頭,一邊終於決定動手。

    張開口,一道青芒噴吐而出,圍著他的左手一繞,手腕已被割破,嘩啦啦的鮮血流出。

    盾牌自然早就放在下麵了。

    鮮血迅速浸了進去,一層金『色』的瑞氣,從那黑乎乎的盾牌表麵,無聲無息的透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一呆,隨後大喜了起來,平心來說,他雖在這麼做,但心中根本就沒有抱多少希望的,沒想到,自己這一把還賭對了。

    運氣真不錯!

    林軒忙一眨不眨的將眼前盯著。

    隻見每一滴鮮血,都被盾牌吸收,上麵的金『色』瑞氣,也越來越濃,林軒的嘴角邊,也終於『露』出了開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少頃之後,那盾牌終於再次發生變化,鮮血也不被吸收,看來足夠,林軒右手一翻,將一張符籙貼在傷口上麵,那劃出來的劍痕消匿不見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一聲清鳴傳入耳朵,那盾牌有如通靈了一般,自己從地上飛了起來,然後開始蛻變,表麵那層黑乎乎的東西一點一點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銀光燦爛的盾牌。

    看上去有點像蛟龍的鱗片。

    不過最讓林軒驚疑的是上麵刻有的古怪紋路,與在阿修羅行宮所見到的傳送陣,上的鏤空雕刻頗有幾分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通天靈寶,不愧是上界之物。

    林軒眼睛微眯,隨後從那盾牌的表麵,漂浮出了一個個鬥大的金『色』文字,一個個靈光耀眼,看上去炫目以極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不由得大喜,忙凝目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不用說,自然是通寶訣無疑。

    不過寥寥千餘言而已,林軒一一用心記在了腦海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僅僅是囫圇吞棗而已,通寶訣字字珠璣,想要修煉的時候,還要好好體會領悟才行。

    林軒伸手一拍,取出一空白的玉筒簡,將這千餘言,全部鏤刻進麵。

    “千幻蛟紋盾!”

    林軒喃喃自語,從此寶的名字他可以推斷出,這件通天靈寶與上界的蛟龍一族,多半大有關係,隻是不知道,為何會流落在了這一處人界。

    當然,深究這些沒有意義,此盾對自己大有用途,有牠做為防禦,即使再麵對離合期老怪物,自己也底氣十足,林軒將牠與刻有通寶訣的玉筒簡,小心翼翼的收入了儲物袋中。

    寶物已盤點好了,林軒略一思索,取出了一道傳音符,然後又將穀外的禁製撤出。

    僅僅過了一盞茶的功夫,輕柔的腳步聲傳入耳,林軒抬起頭,就看見一麵容清秀的少女。陸盈兒正衝他盈盈拜了下去:“小婢見過少爺,不知道你召我來,有什麼吩咐。”

    做為拜軒閣之主,陸盈兒也算見過大場麵的,但此時此刻,臉上也不由自主的『露』出了驚訝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那堆積如山的五彩晶石,初略一數,恐怕有七八百萬之多。

    還有各種各樣靈丹與寶物,那些法寶,隨便一件,都會讓元嬰期老怪眼熱,少爺這是想要做什麼。

    心中疑『惑』,不過此女卻乖巧的沒有開口,做為下屬,不該問的就不要多說,少爺如果想要自己知曉,不用說,也會主動解『惑』。

    林軒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,凝丹期修仙者中,有這樣定力的可不多,這兩百年,盈兒確實曆練出來了,除了修為稍低,做一麵之雄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幾分笑意:“不用多禮,盈兒,我叫妳來,是讓妳清點寶物,拜軒閣想要發展,自然需要消耗大量資源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陸盈兒一呆,忙連連搖手了起來:“少爺,這怎麼可以,拜軒閣稱霸幽州,多少也有一些積蓄,小婢再無能,又怎麼能接受少爺的饋贈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,讓妳拿著就拿著,哪兒那麼多廢話,我知道拜軒閣有一些積蓄,但雲州豈是幽州那樣的蠻荒之地可比,何況少爺我富得流油,掏腰包補貼一下也不算什麼。”林軒微笑著說。

    最後一句話將陸盈兒也逗樂了,掩嘴輕笑,但還是連連搖手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皺,臉『色』有些陰沉下來:“盈兒,妳現在翅膀硬了,連我的話也敢不聽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小婢不是這個意思。”陸盈兒大急,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軒悄悄在心中歎息,這丫頭也屬驢,好好說不聽,非要裝出一副很凶的表情:“既然妳效忠我,那本少爺的話就不要反駁,乖乖將這些晶石還有寶物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陸盈兒終於乖乖的點了點頭,其實她何嚐不知道少爺是為自己這些人好,心中滿是感激:“多謝少爺恩賜,屬下一定不會辜負你。”

    隨後此女手腕翻轉,一連取出數個儲物袋,將林軒賜予的寶物分門別類的裝在了麵。

    “少爺,不知道您還有什麼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沒了,未來半年內,我都會閉關,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大事,不要打擾我。”林軒閉上雙眸,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是,小婢清楚,那這就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陸盈兒行了一禮,轉身退出石室,然後化為一道驚虹,飛出了山穀。

    石室重新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寶物已清點完了,接下來自然該療傷靜養,原本預計需要一年半載,如今有先天回元丹,二十多天應該就能補滿損失的本命真元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二十多天必須一直打坐,與閉生死關異曲同工,不能被外物打擾分毫,否則就有前功盡棄的危險了。

    林軒相信這段時間內不可能有外敵,唯一擔心的就是月兒結嬰需要自己照顧。

    前思後想,總也放心不下,還是先去小丫頭那看一看吧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林軒振衣而起,像石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共用的一個洞府,自然是轉瞬就到了。

    月兒所在的練功房外,也沒有禁製,林軒推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紅芒耀目,一股驚人以極的靈氣蜂擁而出,那靈氣與自己以前接觸到的完全不同,竟仿佛有生命似的。

    的一聲傳入耳朵,林軒仿佛被大錘砸中,如流星一般的倒飛回來,狠狠的撞在後麵的石壁上了。

    嘩啦啦,碎石落了一地,林軒從麵爬了出來,滿麵愕然。

    這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林軒眉頭一挑的站起,緩緩的像前方走去,再次進入石室,這一回,他心中有了防備,然而對那靈力的可怕程度,依舊估計不足,結果下場還是與剛剛一樣,又被狠狠的拋飛出來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,林軒連續試了七八次,下場都與先前相同,加起來,也吃了不小的苦頭,當然,做為元嬰後期的大修仙者,他如果真的不管不顧,也不是說,就一定衝不進去。

    但林軒弄不清楚狀況,自然不敢用強,萬一月兒結嬰出了差錯,自己豈不是要哭死了。

    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正感躊躇,一好聽卻充滿不屑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你這豬怎麼又來了?”

    “小桃?”林軒眉頭一挑,那丫頭什麼時候醒了,也難怪林軒印象深刻,這麼多年以來,會用“豬”一詞稱呼自己的,除了月兒通靈後的玄陰寶盒,也再沒有別人了。

    “月兒情況如何,結嬰可還順利麼?”林軒自然沒有心情與這丫頭鬥口,他隻關心月兒是否一切順暢。

    “哼,結嬰,你想得美,懂都不懂,就不要『亂』說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妳不是說過,取到修羅神血,月兒結嬰就能成功,難道有差錯?”林軒臉『色』一沉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哼,小姐結嬰當然不會有問題,我隻是說,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快而已,必須先將修羅神血煉化,你以為融合是那麼容易嗎?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林軒鬆了口氣,花點時間不算問題,隻要月兒能夠順利凝結元嬰就一切萬事大吉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8-17 18:52:48  ExecTime:0.4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