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盤點寶物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 盤點寶物

    聽林軒講完事情的始末,陸盈兒的臉上滿是感動,原本,她還以為少爺突然有心在雲州稱雄,沒想到卻是為自己這些人留後路。

    誰說修仙者寡情薄意,遇見這樣的主人真是自己三世修來的仙福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,哭什麼,別人不知道,還以為我欺負妳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少爺,奴婢粉身碎骨,也一定會報答您的大恩大德。”陸盈兒的眼中噙著淚珠,臉上的表情更誠懇到極處。

    “呸,妳這丫頭,如今好歹也是一方之主,怎麼連話也不會說,誰要妳粉身碎骨,那我還建立門派幹什麼,好好修行,不要辜負了我一番心,畢竟能踏上修仙之路也不容易,我希望妳們都能走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一定好好修行,隻是以我的資質恐怕也很難凝結元嬰。”說到這,陸盈兒的臉上流『露』出幾分黯然之『色』,畢竟當年能夠結丹成功,都是因為少爺賜下靈丹妙『藥』的緣故。

    “灰心什麼,妳現在不已經凝丹中期了,妳和芯兒的資質是差一點,不過有少爺我,讓妳們結嬰還是有把握。”林軒微笑著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說真的?”

    陸盈兒一呆,臉上『露』出狂喜的表情來,這也難怪,且不說成為元嬰修士以後,幾乎就是這一界頂兒尖兒的存在,光是千年左右的壽元,就令一幹修士垂涎。

    “放心,少爺我什麼時候騙過妳,不過妳自己,也得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林軒微笑著開口了,他並不是隨便說說,而是早就想過,在自己飛升靈界以前,要確保陸盈兒、劉芯以及武雲兒三個丫頭全都進階元嬰,再加上壯大後的拜軒閣,相信即便在雲州,那些投靠自己的修士,也完全可以立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時辰以後,林軒從殿宇中走出,雖然想要大展宏圖,但也不能急於一時的。

    由陸盈兒親自陪著,將他送到百外,一靈氣濃密之所。

    這是一百花環繞的山穀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深秋,然而由於禁製的緣故,草木卻毫無凋零的勢頭。

    此處原是血影宗兩位長老的清修之所,如今自然是歸林軒所有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好好休息,奴婢會將這劃為禁地,沒有您的令諭,絕不會有人前來打擾地。”陸盈兒櫻唇微啟,臉上滿是恭敬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,如今雲州風起雲湧,一副大戰將要來臨的勢頭,我交代妳的事情,要盡快去做,不過拜軒閣暫時還是以低調為主,等機會真的來臨了,我們再大展宏圖。”林軒殷殷叮囑。

    “少爺放心,小婢絕不敢有絲毫懈怠,倒是您的傷,真的沒事麼?”陸盈兒十分關心的開口。

    關於無定河的經曆,林軒倒沒有瞞著此女,以林軒的『性』格,自然是用人不疑,當然,關於月兒的身份還是要隱去,聽說少爺曾力敵離合期,陸盈兒又驚又喜,不過得知他身受重傷以後,又擔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這次雖然元氣大損,但休息個一年半載也能恢複,這點時間不算什麼,對了,還有一件事情要妳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請少爺吩咐。”陸盈兒忙恭敬的說。

    “軒轅城的位置妳可記得?”

    “小婢當然心有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從軒轅城過去,往西大約百餘,有一座雪樓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樓城,小婢怎麼從來沒有聽過。”陸盈兒有點好奇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廢話,妳當然沒有聽過,因為那僅僅是一座凡人城市,我要妳派人,去城中找一凝丹期女修,將她接到此處。”林軒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凝丹期女修?”

    “不錯,她是我一……故人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林軒一邊說,一邊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青光一閃,一翠綠欲滴的玉筒簡浮現在麵前。

    這是一空白之物,林軒將神識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少頃抬起頭:“此女叫武雲兒,她的畫像我已刻在玉筒簡中,妳隻要按圖所驥就行了,盡快將她帶來見我。”

    琴心因禍得福,已飛升到靈界之中,武雲兒做為她的愛徒,於情於理,自己這當師伯的都應該照顧,當然不能將她丟在雪樓城不管不顧,所以才讓盈兒盡快將她接回山中。

    至於劉芯,現在萬事未定,還是暫時讓她留在幽州,等拜軒閣在這有一定根基以後,再召喚她過來幫忙好了。

    林軒如此這般的想。

    “少爺,您還有沒有其他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沒了,盈兒,妳退下吧,記住,大部分事情,可以交予屬下打理,妳自己別耽誤了修行,否則少爺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讓妳憑空結嬰,一份收獲,一份付出,這修仙之路,可少有能夠取巧之處。”林軒如此這般的叮囑。

    “謝少爺教誨,奴婢一定謹記於心。”

    陸盈兒盈盈一福,隨後身形轉動,化為一道驚虹,離開了山穀。

    望著她的背影消失,林軒歎了口氣,月兒那丫頭,還不見蹤跡,不用說,肯定是在鄭璿的洞府,也不知道這師徒倆,是不是前世就有夙緣,要不然每次見麵,總有那麼多話,說不完。

    搖了搖頭,林軒將一套陣旗取出,雖然這麼做,有點多此一舉,但修仙界的風風雨雨,早已讓林軒養成萬事小心的習慣來了。

    熟門熟路,林軒在山穀之中,一連布下了數個陣法,就算是元嬰後期修仙者,一旦闖入,多少也會吃一些苦頭。

    頓時,那百花環繞的山穀,多出了一層白『色』的薄霧,從表麵上看,倒沒有任何不妥,其實麵卻殺機遍布。

    林軒拍了拍手,目光掃過,臉上『露』出滿意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這山穀之中,原本就有血影宗兩位太上長老的洞府,倒不用自己費心去開辟什麼,隻需要略作改建就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林軒從麵挑了一座,花了半個時辰,換成自己喜歡的布置,那位血影宗的長老,倒是懂得享受的人物,麵的家具,精美以極,想必皇宮大內,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林軒並沒有急著服『藥』療傷,而是先來到臥房,倒在那溫玉雕成的大床上,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    自從進入無定河,自己還沒有好好休息過,激烈的大戰一個接著一個,神經繃得緊緊的,雖然打坐也可讓精神恢複,但比起睡眠的效果,自然略有不足。

    原本林軒準備睡一天一夜,然而兩個時辰之後,他就眉梢一動,自己醒過來了,轟隆隆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林軒表情有些愕然,難道這麼快,就有外敵出現,不會啊,血影宗明明被屠戳一空,連靈動期的弟子都沒有放過。

    按理說,不應該驚現敵蹤。

    林軒閉上雙眸,將神識緩緩放出,下一刻,卻臉『色』大變了,渾身青芒大起,如旋風般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隻見山穀中,『迷』霧翻湧,各『色』靈光不停閃爍,林軒在腰間一拍,將控製的陣盤取了出來,幾道法訣打在上麵。

    頓時禁製被中止,『迷』霧散去,一個少女的身影進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有著傾國傾城的容顏,手持著一柄月牙形的短劍。

    林軒又是生氣,又是著急,如旋風一般飛了過去:“月兒妳幹嘛不用傳音符通知我,這陣法也是『亂』闖的。”

    幸好自己發現及時,否則小丫頭就算有幻月玄光劍護主,這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少爺,我忘了。”月兒很無辜的吐了吐舌頭,臉上滿是討好之『色』,她也知道少爺真的生氣了。

    “這也能忘?”林軒不由得一陣無語:“真不知道妳前世是怎麼統禦的陰司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又不要做阿修羅王,我隻要做為少爺鋪床疊被的丫頭就好。”月兒十分嬌懶的道。

    “鋪床疊被,我哪兒舍得,還不如……”林軒嘴角邊『露』出一絲調侃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“不如什麼?”月兒卻似乎沒有聽懂,揚起頭,十分好奇的說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望著小丫頭純潔的表情,林軒剩下的話語,不由得縮回了肚子:“沒什麼,妳與鄭璿說完話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兒點點頭:“我幫璿兒療傷,後來又說了一些私房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丫頭資質不錯,倒是可以栽培一番的,不過月兒,妳如今還有事做,先別忙著分心旁顧,如今煉化修羅神血,然後結嬰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林軒緩緩的說。

    “小婢清楚。”月兒點點頭,即便林軒不說,她也會這麼做,這丫頭盼望有身體都不知道盼望多久了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一邊聊著,一邊回到了洞府,月兒的居所林軒也早為她準備好了,畢竟兩人一路走過,對於小丫頭喜歡什麼林軒心中有數。

    時光易過,第二天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林軒雖然沒有像最初預想的那樣,睡上一天一夜,不過依舊神采飛揚。

    一想到月兒即將結嬰成功,林軒就心中火熱。

    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期盼些什麼。

    “月兒,要不要我在一旁守護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不用。”月兒笑著搖了搖頭:“您傷勢未愈,還是自己好好調養,小婢這不會出差錯,如果真有需要,會在第一時間用傳音符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為何,月兒有些羞澀,如此這般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點頭,既然修羅神血已到手,他想也不會有什麼意外,於是又叮囑月兒一些事情以後,就回到了練功房中。

    盤膝而坐,林軒卻依舊沒有急著調息,而是伸出手來,從腰間摘下幾個儲物袋。

    這次踏足無定河,雖然曆經了許多艱難險阻,但收獲也同樣豐富,修羅神血暫且不說,那些死去的修仙者,他們的儲物袋自己全都一一笑納了。

    麵包括三名離合期,其餘之人,也無一不是元嬰高手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在修仙界,身家與修為成正比,這麼多人的財富積累在一起,雖然無法與七大勢力相比,但也是一個堪稱恐怖的數字。

    林軒還來不及清理,如今終於得到空閑,當然要好好盤點。

    伸出手來,林軒抓住一個儲物袋,將其打開,然後把袋口朝著下麵。

    耀目的光霞閃過,地上頓時多出一堆東西了。

    最顯眼的自然是晶石,其中以中品的居多,林軒初略一估,換算成下品晶石,大概有二三十萬之巨。

    不過對於元嬰期高手,這個數字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還有幾個錦盒,以及一些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不用說,麵是各種材料與靈丹。

    當然,法寶也有數件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還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他將手又伸向了另一個儲物袋。

    兩個時辰以後。

    由於這次收獲太多,林軒清理花的時間也有些久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才終於初步分門別類的清理完。

    先說晶石,確實是一個恐怖的數字,一共是兩千多萬的樣子。(指換算成低階晶石)

    當然,具體的肯定沒有那麼多,畢竟這種等級的老怪物,身上帶著的,大多是中品以上的。

    最讓林軒驚喜的是,從那羅家老祖的儲物袋中,他還找到了兩枚極品晶石,要知道這種等級的寶物,即便放到上界也算稀有。

    林軒取出一個錦盒,喜哄哄的將牠們裝好了。

    隨後略一躊躇,又選了一個容積最大的儲物袋,將高階晶石全都裝了起來,中階的也取了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剩下的晶石,大概還有七八百萬的樣子,林軒就不準備要了,拿來充實拜軒閣,畢竟門派想要發展,肯定需要大量的資源。

    何況自己身上的晶石,數量已駭人無比,繼續貪多也不過是浪費而已。

    晶石清理完畢,林軒又將目光落像了旁邊的數十個錦盒,袖袍一拂,那些盒蓋便自己打開了。

    麵所盛的東西落入眼簾。

    有的精光燦爛,有的卻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“凝鳳木,萬魁花,三生石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走南闖北,見聞自然廣博以極,然而這其中的東西,也僅能認出一小半而已。

    可就是這一小半,就讓他驚訝到極點,不少東西,都是傳說之物,可遇而不可求,要麼就是早就滅絕掉了。

    麵隨便拿出一樣寶物,放到拍賣會中,恐怕都會引起各大勢力的爭奪,自己這一回,還真是賺得盆滿體滿了。

    林軒的臉上滿是喜『色』,小心翼翼的將這些極品材料裝入了儲物袋中。

    隨後他的目光又投向了一旁的瓶瓶罐罐,麵裝的是各種各樣的靈丹。

    丹『藥』對於修仙者,好處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當年林軒不過是一沒有靈根的凡人而已,靠著藍『色』星海,將廢丹提純出來,然後當作糖丸,大把大把的吞服,修行速度居然比同齡的天才還要快得多,他以區區兩百餘歲年紀,能夠進階元嬰後期,一方麵是努力,另外一方麵,就是靠著丹『藥』之力。

    林軒將玉瓶一個一個打開,臉上的喜『色』也越來越明顯,其中有兩瓶丹『藥』,連他也認不出,但從濃鬱的靈力程度,顯然是可以增進離合期修士法力的。

    這也是大收獲,要知道丹『藥』與其他的寶物不同,有價無市,就算你有足夠的晶石,也不一定有地方買去。

    這些丹『藥』對自己大有用途,至少能夠省事很多,不用收集材料去慢慢煉製了。

    “咦,這是什麼?”

    林軒的目光突然落在最後一個紅『色』的玉瓶上,從麵倒出幾粒粉紅『色』的『藥』丸,香氣撲鼻,但顯然不是用於增進法力。

    “似乎有點眼熟,自己在哪見過。”林軒自言自語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略一躊躇,他將一粒『藥』丸送到嘴邊,然而伸出舌頭,輕輕的***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先天回元丹。”

    從丹田處升起一股熱力,林軒的表情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自己運氣太好了。

    這次無定河之旅,林軒曾與三名離合期老怪為敵,雖借助通天靈寶之力,但依舊大傷元氣。

    本命真元受損,可不是隨便打打坐就能恢複,原本林軒估計,至少需要一年半載才行的。

    然而現在不同了,先天回元丹,顧名思義,本來就是用於調理真元,這可是意外收獲,雖然玉瓶中的丹『藥』僅有三顆,但也足以讓自己在短時間內就修為盡複,林軒心中自然是大喜了。

    也一一收好,接下來林軒又清理了一下符籙,不多,隻有百餘張的樣子,但無一例外的全是地階靈符。

    林軒也全部收入囊中,與別的高階修士不同,林軒身上隨時都帶有大量符籙,這些東西,在關鍵時刻,可是能夠救命的。

    林軒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卷過,一翠綠的玉筒簡漂浮在身前了。

    他把神識注入進去,一個個鬥大的金字映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這是一儒門的***,艱難繁複,一看就知道是頂階秘術,不過林軒卻失去興趣了,他如今正魔兼修,還練了鳳舞九天訣,所學已夠博,再學習儒門的***可就貪多嚼不爛了。

    隨後林軒目光從玉筒簡上挪開,又撿起了腳下的一塊玉牌,其正麵,是一鬼臉,猙獰到極處,在鬼臉旁邊,有兩個小小的文字,是很古老的那種——修羅。

    而其背麵,則有不少古怪圖案,但最顯眼的,卻是數字。

    “四十五。”

    玉牌一共有數塊之多,除了羅家老祖與那五階妖族,火蛟王,青蓮居士等大修士,每個人也都有一塊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0 05:33:20  ExecTime:0.5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