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百煉成仙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幻雨  百煉成仙最新章節  百煉成仙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百煉成仙最新章節第115章神妙的化身之術(15-11-04)      關於百煉的後記(15-09-20)      第四千二百二十章大結局(15-05-24)     

第一千二百一十章月兒護短
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一十章 月兒護短

    轟隆隆的爆裂聲不停傳入耳朵,然而對拜軒閣,兵敗不過是時間罷了,門派相爭,高階戰力往往是最主要的決定因數,他們吃虧就初虧的沒有元嬰期修仙者。

    “小妮子,乖乖束手就縛,老夫可以放妳一條生路。”那童顏鶴發的老者,臉上滿是『淫』邪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陸盈兒的臉『色』難看以極,對方乃元嬰期,與自己的修為不可同日而語,但束手就縛,卻是打死她也不願意幹的。

    被對方當作鼎爐,那還不如魂飛魄散算了。

    隻恨自己一時心急,最後卻落得了這樣有死無生的結局。

    想想當初踏上仙途,自己資質平庸,若非少爺青眼照顧,別說金丹大道,能否築基都是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陸盈兒打心眼感激,可還未曾報答少爺,就已陷入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考慮得如何,老夫可沒有時間與妳慢慢消磨。”老者的臉上『露』出不耐煩之『色』,目光肆無忌憚的在少女身上打量著。

    陸盈兒的臉上滿是厭惡,玉手一拂,一精致小巧的手鐲飛掠而出,呈雪白『色』,然而又隱含著一些淡青『色』的紋路,式樣古樸,神通暫且不說,光從裝飾的角度,就是一難得的寶物。

    碧玉青光鐲!

    此寶是林軒賜予她的,神通之強,固然不比上自己所用法寶,但即便是元嬰期老怪見了,也會眼饞心熱,林軒本不是吝嗇之徒,對於陸盈兒又賞識無比,故而送予她的寶物,自然是一等一。

    那老者一呆,臉上果然閃過貪婪的表情來。

    一區區凝丹中期的修仙者,居然有這樣的寶物?

    老天真是待自己不薄,不僅得到一上佳鼎爐,此物也歸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既然妳不聽教化,那就別怪老夫辣手摧花,讓妳見識一下元嬰修士的強大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這老怪物就出手了,也不知道他是否想要賣弄,居然並未祭出寶物,而是一道法訣打出,半空中靈光閃爍,一丈許長的米黃『色』大手出現了,帶著磅的威壓,向著少女狠狠抓下。

    陸盈兒一咬牙,雖明知不敵,但總不能束手待斃,也是一道法訣打了出去,同時櫻唇微啟,輕叱一聲:“疾!”

    碧玉青光鐲靈光閃爍,一道一道的清影浮現而出,這本是水屬『性』寶物,陸盈兒將牠與“玉女七心訣”相配合,無數冰晶的顆粒在半空***現了。

    咋一看去,有幾分像冰雨術,然而威力之強,卻完全不是一個數量級。

    嗤嗤的破空聲傳入耳,那些冰晶像被強弓硬弩發『射』,呼嘯著像對方攢『射』過去了。

    米黃『色』大手被打得千瘡百孔,那好『色』的老頭也不由得滿臉驚愕,隨後就被憤怒所代替了,自己堂堂元嬰期修仙者,與凝丹修士鬥法居然落在下風,雖有輕心大意的緣故,但這老臉也不知道該往哪兒擱。

    不過怒歸怒,心中卻越發火熱,那碧玉青光鐲,果然不是一般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不識好歹的賤婢,老夫有心憐惜,妳不知道投桃報李,居然還不知死活的與老夫動手,好,我就讓妳見識一下煉魂之苦。”

    老者說這話的時候,臉上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黑氣,兩隻眼睛也變得血紅無比,更可怕的是,他的額頭,竟長出了寸許長的小角,不用說,是動用了某種詭異的魔功邪術。

    陸盈兒的臉『色』越發白了,然而就在此刻,卻有一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閣下也不過是一隻會耍嘴皮子的廢物,對付一凝丹期修仙者,居然要召喚上界魔氣,林某還真沒有看見哪位元嬰修士,如你一般的垃圾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尖酸刻薄以極,那聲音來得更是詭異,然而陸盈兒整個人,卻像驟然煥發了生機,滿臉驚喜,忙循聲轉過了頭去:“少爺。”

    隻見遠處天邊,青光一閃,明明相隔還有數十,卻轉瞬就來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如此神通,簡直令人瞠目結舌,光芒收斂,『露』出了一容貌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身穿青衫,容貌毫不起眼,然而卻有驚人的威壓從他身上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“哪個家夥敢戲弄老夫。”好『色』老頭原本已大怒,可神識在林軒身上掃過,卻臉『色』大變了。

    元嬰後期修仙者?

    他的臉上『露』出不可置信之『色』,刷的一下蒼白起來了。

    剛剛那小妮子叫他什麼……少爺?

    難道竟是對方來的幫手?

    想到這,他的表情陰霾以極,雖然同時元嬰期,但初期與後期,卻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。

    好『色』老頭嘴角一陣發苦,隱隱覺得本門這次恐怕是有大難了。

    林軒並沒有急於動手,然而可怕的威壓卻將整個山頭全都籠罩其中。

    轟隆隆的爆裂聲已經停止了。

    麵對後期修士的威勢,凝丹期修仙者也感覺呼吸急促,至於築基期的,甚至在半空中站立不足,的摔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少爺,你沒事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陸盈兒又驚又喜,衝林軒拜了下去,原本已身處絕境,沒想到轉瞬間又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拜軒閣已兵敗如山倒,此時此刻,卻驟然士氣大振起來了。

    元嬰後期修仙者,一人就足以扭轉乾坤的。

    “璿兒見過師祖。”

    靈光閃過,又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來到麵前了,然而身上卻滿是斑斑血跡,尤其是大腿之上,一條白花花的傷口有尺許,驚心觸目。

    “璿兒,妳怎麼了?”

    林軒還未來得及開口,一聲嬌呼就傳入耳朵,月兒如旋風般來到鄭璿的麵前了,兩人名為師徒,其實卻與閨中密友差不多。

    自己的寶貝徒弟隻有這一個,月兒可是超級護短的,臉上滿是憤怒:“璿兒,是誰傷妳的?”

    一邊說,月兒一邊左手翻轉,兩個玉瓶出現在了掌間,這丫頭慷少爺之慨,麵有林軒煉製的靈丹。

    “白『色』內服,綠『色』外敷,還有是誰傷妳,乖,告訴師傅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聽得林軒忍俊不已,但不得不說,小丫頭確實是一位好老師。

    “他。”鄭璿衝旁邊一點指,那是一三十餘歲的黑瘦修士,臉上滿是一粒粒的麻子。

    

Snap Time:2018-04-23 17:41:05  ExecTime:0.435